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東夷來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六十一章 東夷來犯!字體大小: A+
     

    秦烈已是寂滅宗熟客,他一過來,馬上就有門人主動傳訊。

    不多時,沈月又是親自過來迎接。

    「我來找許叔,還有童嬸。」

    再次見到沈月,秦烈表情有些不自然,笑容也顯得有些勉強。

    就在不久前,他婉言拒絕了寂滅宗聯姻的提議,這讓他面對沈月的時候,心中有些愧疚。

    沈月表現的的倒是從容自然,溫婉輕笑著,說道:「我帶你過去。」

    秦烈默默跟著。

    一路上,他一言不發,反而是沈月主動談起最近局勢。

    三鬼族經過落日群島一戰,便一蹶不起,隨後被各方白銀級勢力聯手圍剿,族人逃亡中接連被殺。

    三棱大陸的虛空通道,也被寂滅宗炸碎,令他們重返空間亂流的後路都被堵死。

    近期,鬼族已漸漸銷聲匿跡,不知躲藏到了何處。

    暴亂之地慢慢恢復平靜。

    「老祖還未破關而出?」

    沈月一番關於暴亂之地的講述結束后,秦烈沒有話題可說,又不想長時間沉默,便隨口一問。

    「沒呢。」沈月輕輕搖頭,明亮的眼眸中,添了一絲憂煩,「也不知何時才能出關。虛空境的突破,比不滅境破階兇險很多,暴亂之地太多太多的強者,都在這一關魂飛魄散,我們宗門上一任宗主,便是……」她輕輕嘆息一聲。

    「老祖乃暴亂之地第一人,他必然能平安度過這個關卡。你不必擔心。」秦烈勸慰道。

    「我們自然都希望老祖平安無事。」沈月淡淡地笑笑。

    兩人邊說邊走,須臾后,便來到許然夫婦修鍊的一座山谷。

    沈月至始至終沒有提起婚約一事。

    「我還有事,就不陪你進去了。」她微微鞠身,就在山谷口告辭,身影有些落寞地離開。

    沒有立即進入山谷,秦烈停了下來,神情複雜地看著她漸行漸遠。

    他能感覺到,沈月雖一字沒有提起他拒絕婚約一事。可心中必然有了芥蒂。

    他知道沈月已主動疏遠和他之間的距離。

    「其實這丫頭各方面都不遜色宋婷玉。」許然冷不丁冒了出來,就在他身旁站著,「如果她處在宋婷玉的位置,她做的不會比宋婷玉差。另外,在家世、境界修為、個人的智慧上,她都要稍稍超出宋婷玉一籌。」

    秦烈苦笑。「比婷玉出色的人還有很多,我難道全部都要?」

    許然哈哈大笑,「你若不在意,那些女人如果也不在意,也未嘗不可。」

    「哦?」童真真插話,「比我出色的人也有很多呢。」

    許然臉色一僵。馬上堅定無比地說道:「不,不。在我的心中,沒有人比你出色!」

    童真真哼了一聲,沖秦烈說道:「我支持你的決定,不要聽這老不正經的胡說八道!」

    秦烈忙拱手道謝。

    許然乾笑不已。

    「找我們有事?」童真真問。

    「我剛從幽冥大陸回來。」秦烈也不遮遮掩掩,開門見山道:「你上次說的沒錯,我們和你們朱雀族有著共同敵人!」

    「我們?」童真真眼睛一閃,「你所謂的我們……指誰?」

    「幽冥界三大強族。炎日島。」秦烈沉吟半響,又道:「還有秦家!」

    許然和童真真猛然一震。

    半響后。童真真深吸一口氣,目顯異芒,低喝道:「我果然沒有猜錯!」

    「還請替我保密。」秦烈請求。

    「你如此信任我們,我們自當嚴守這個秘密!」童真真臉色嚴肅,道:「有秦家在暗處支持,我必然能說服九階朱雀,加上我們散落各地的族人,一同對蒼炎府下手!前期的戰鬥,六道盟必然不會插手,除非蒼炎府抵禦不住,即將被轟殺破滅,六道盟的那些強者才可能出手干涉!到了那時候,希望秦家有人出面令六道盟不敢輕舉妄動。」

    「我並不敢保證秦家百分百出手。」秦烈皺眉,「我尚未和我爺爺溝通過。」

    「補天宮收回當年對幽冥界的制裁,可是你爺爺在後面出力?三千年前,是否也是你爺爺出面,才讓幽冥界逃過一劫?」童真真鄭重問道。

    「不錯。」秦烈答道。

    「有這兩點就足夠了。」童真真微微一笑,放下心來,「在你爺爺的布置中,幽冥界的三大強族,應該是很重要的一枚棋子,他絕然不會捨棄幽冥界的三大強族。」

    「所以,六道盟真要替蒼炎府出頭,你們秦家必然會有人出面狙擊六道盟!他既然請補天宮收回誓言,就預料到幽冥大陸和蒼炎府的衝突,他一定在暗中有周全布置。」

    「幽冥界三大強族的回歸,應該是你們秦家重返中央世界的一步妙招,他不會允許三大強者被六道盟提前掐滅復仇之火。」

    秦烈訝然,「你這麼肯定秦家必然出面?」

    「你爺爺有什麼手段你會不知?」童真真笑問。

    秦烈眼神一黯。

    童真真旋即反應過來,知道許然獲知的消息屬實——秦烈果然失去了對過去的記憶。

    她於是又說道:「我可以代表朱雀一族承諾,一旦幽冥大陸和蒼炎府進行真正的血戰,我們朱雀一族會立即踏入重返朱雀界的道路!蒼炎府留在朱雀界的人族強者,將一個也回不來!而且童嫣大人還可以前往蒼炎府,去找蔡燦一戰!」

    「好!」秦烈重重點頭。

    「鬼目族的麻煩解決沒?」童真真又關切地問道:「據我所知,鬼目族的現任族長格雷,並不認可凌家的身份。他們如果處處刁難,凌家和角魔族、暗影族處境會很尷尬。」

    「格雷已代表鬼目族宣誓效忠。」秦烈淡然道。

    童真真愣了一下,旋即深深看向他,突然說道:「我聽說過你在三百年前的名聲,老實說,你以前的名聲……並不好。不過,如今你的表現,卻真正能配得上秦家第三代的稱呼。」

    ……

    天戮大陸東方。

    茫茫海域中,有許許多多的島嶼。如星辰般散落在海面上。

    一個近百米高,青褐色肌膚,背生雙翼,頭部有著猙獰牛角的邪神分身,在海面上振翅疾馳。

    邪神的肩部,分別坐著高宇和珈玥。兩人面色焦急,頻頻看向後方。

    他們後方海域,眾多東夷人乘坐著各式各樣的鳥禽類飛行靈器,不急不緩地跟隨著。

    沿途,許多本來屬於黑巫教和幻魔宗的島嶼,都被東夷人順勢拿下。迅速搶掠一空。

    「不太正常。」高宇臉色陰沉,眼瞳中閃爍著冰寒詭異的光芒。「那些傢伙一路追逐而來,人數越來越多,速度卻漸漸放慢。」

    「他們想要擒拿我們應該並不困難。」珈玥也是暗暗疑惑,「這次不僅僅是我們白夷部落,就連赤夷部落和黑夷部落也都出動了,好像還有不滅境的族老混在人群中。就我們兩個,怎麼可能驚動不滅境的老傢伙?我們白夷部落的事情。也輪不到黑夷部落和赤夷部落插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看他們是藉機生事。」高宇冷聲道。

    珈玥猛地反應過來。說道:「恐怕被你說對了!」

    東夷人和暴亂之地九大白銀級勢力,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衝突。

    以往很多時候,都是暴亂之地的白銀級勢力,聯手去東夷部落活動。

    東夷人生活在天戮大陸最東邊的海洋,由無數大大小小的海島組成,那裡常年怪霧瀰漫,禁域重重,人族白銀級勢力,深入東夷人的領地,往往會鎩羽而歸。

    每當暴亂之地白銀級勢力,斗的不可開交,損失慘重之時,東夷人逮著機會,也會殺向暴亂之地。

    天戮大陸的黑巫教和幻魔宗,在東夷人前來的海域處,有著許多附屬海島。

    那些海島首當其衝,會是東夷人第一目標,他們會將沿途海島侵佔,將那裡開採的礦材全部搶掠一空。

    多年來,黑巫教和幻魔宗同處天戮大陸,之所以沒有爆發大規模的血戰,就是因為他們還有著東夷人這個共同敵人。

    如今,三大鬼族肆虐暴亂之地的局面已經成了過去,幻魔宗遭受重創,實力消減的厲害,黑巫教也被秦烈、姜鑄哲和血厲聯手,給狠狠屠殺了一番,同樣元氣大傷。

    東夷人眼見有機可乘,便假借擒拿叛徒之名,順理成章衝殺過來。

    「聽白莉阿姨說你那兄弟秦烈,如今在暴亂之地混的風生水起,你說他敢不敢收留我們?」珈玥突然問道。

    「我不喜歡給人添麻煩。」高宇冷著臉搖頭。

    「你這混蛋都要走投無路了,還是這麼一副臭脾氣。」珈玥瞪了他一眼,說道:「你在神葬場的時候,可沒有少幫他,我看只是你將他當成手足兄弟,他或許壓根沒有將你當一回事。」

    「他不是這樣的人。」高宇皺眉。

    珈玥眼神黯然,突然道:「因為你,我父親丟掉了白夷族族長之位,我母親也被驅逐出白夷部落。而我,本是白夷族的明珠,現在卻只能跟著你逃往暴亂之地,你答應會替我報仇的。」

    「只要我還活著,將來我一定會前往白夷部落,將那些陷害你父母的人全部滅殺!」高宇道。

    「就怕我們都活不到將來。」珈玥苦笑,「還有,你畢竟只有一個人,你一個人怎麼可能和整個白夷部落抗衡?還有赤夷部落和黑夷部落,他們都是沆瀣一氣,你能勝過整個白夷部落不成?」

    高宇沉默了。

    他突然意識到,自始自終,他都在孤身一人作戰。

    他沒有靠山,沒有背景,甚至就連朋友,也僅僅只有秦烈一個。

    「在這個嚴酷的天地,個人的力量,如果強悍到能超越一切,或許可以為所欲為,可以誰都不懼。」珈玥嘆息,道:「然而,就連中央世界的域始境強者,也依然有著勢力和家族為後盾。域始境的強者,也需要結交同等級的武者,只有這樣才能避免被圍毆致死。」

    「我要你來白夷部落,就是不希望你繼續孤零零一個人修鍊,不然等你將來突破到不滅境,你都沒有辦法籌集到築造魂壇的材料。」

    「可惜,因為有姜鑄哲這個前車之鑒,東夷人已再也不能相信暴亂之地的人。」

    「我們也最終失敗了。」

    停頓了一下,珈玥說道:「高宇,我們要想活下去,就必須要藉助於別的力量。」

    高宇冷著臉,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如果能活著到達暴亂之地,我會去找秦烈,看看……他有沒有辦法幫助我們。」

    「他現在已今非昔比,可不是當年神葬場那個一窮二白的小子,他執掌著炎日島,在暴亂之地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高宇真點頭了,珈玥反而憂心忡忡,苦笑著說道:「恐怕他早就忘記你了。」

    高宇也皺眉。

    時隔多年,秦烈已成為暴亂之地最為耀眼的人物,能不能還記得當年的那一份友情,他心中其實也沒底。

    所以他也不吭聲了。

    ……

    ps:人在鄉下,欠的一章,明天補~~(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