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五十六章 身份認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五十六章 身份認同字體大小: A+
     

    「你確定你沒有弄錯?」

    鬼目族的格雷,以一種無比震驚的目光,深深看向凌語詩。

    「你們都去過九幽魂獄,都知道那邊的氣息,也知道它的特性。」拉普臉色深沉,「從凌小姐血脈中傳來的氣息,你們仔細感知,自然就知道我有沒有說錯。」

    戈登,魯茲,格雷,三大幽冥界的強者,突然同時閉眼。

    他們各自釋放出龐大的靈魂感知力,認認真真感受,想要確認凌語詩血脈的特性。

    當他們全部閉上眼,在他們靈魂識海之中,分明看到凌語詩化為幽幽深淵,如蘊藏著無窮秘密。

    他們的靈魂,霎那間如遁離肉身,一下子被抽離出來。

    三人身形一震,倏地醒轉過來,他們睜大眼看向凌語詩。

    「如何?」拉普詢問。

    「似乎……真是九幽魂獄的氣息。」格雷聲音有些艱澀。

    「那一滴銀線天蛇的生命精血,經過我精心煉製,被凌小姐融合以後,才令她血脈的特性變得如此明顯。」拉普傲然道。

    戈登三人再看拉普的時候,眼中多了一絲驚異,他們對拉普先前所說的那番話,開始認真思考。

    這時候,凌語詩滿頭秀髮中散溢出來的氤氳霧氣,漸漸在她天靈蓋匯聚。

    一簇簇幽魂般的模糊虛影,在那霧氣中若隱若現,彷彿在哀嚎著,試圖從中掙扎出來。

    三個幽冥界的頂尖強者,望著霧氣內的虛影。臉色都慢慢變了。

    「沒有錯。她的血脈……真的連接著九幽魂獄!」戈登暴喝。

    魯茲也是轟然一震。激動道:「難以置信,簡直難以置信!」

    他們皆是驚奇地看著凌語詩。

    就在這時候,一溜溜火光從秦烈皮層中閃爍出來,那些火光呈赤紅色,從中能看到一個個碎小神文。

    秦烈嘶叫著,身軀大幅度抖動,一條條筋脈如蚯蚓般浮現。

    他的頭髮,短短時間內。變成火焰般的深紅色,全身骨骼傳來「噼里啪啦」的脆響。

    格雷等人的目光,隨著他的突變,也從凌語詩的身上挪開。

    「神族血脈……」格雷眯著眼,說道:「尊者這個孫兒……以前在幽冥大陸名聲並不好。他曾被寄予眾望,被認為擁有最強血脈,可惜他讓所有人失望了,他神族血脈遲遲都沒有覺醒。」

    戈登也是疑雲叢生,道:「他以前的確沒有展現出非凡天賦。」

    他們和魯茲不同,這些年來。他們雖不曾在幽冥大陸現身,卻通過各自的途徑關注著靈域中央世界。

    因為秦山令幽冥界種族存活下來。他們也特別關注秦家,所以三百年前發生在靈域中央世界的驚天之變,他們都了如指掌。

    他們知道秦烈的存在,知道秦烈的過往,也知道秦烈的死亡經過。

    魯茲因一直被困泊羅界,自己令自己沉睡,所以不清楚秦烈的種種過往。

    他熟知的秦烈,乃是在泊羅界拯救了暗影族,將他們帶回墟地的秦烈。

    戈登和格雷兩人知道的秦烈,則是那個碌碌無為,甚至……稱得上庸才的秦烈。

    這讓他們對秦烈有著不同看法。

    「他有著五階的血脈,且修鍊刻苦,韌性驚人,一身的神妙,就算是放在靈域中央世界,也是足夠耀眼。」最為了解秦烈的拉普,看向三人,說道:「和三百年前相比,他已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我相信他會是秦家重新崛起的關鍵!」魯茲也發表意見。

    戈登和格雷,臉色驚異,不由地更加關注秦烈身上的變化。

    「呼!」

    一縷紅燦燦火芒,從秦烈眉心飛逸而出,就在戈登三人眼前凝為火靈。

    火麒麟形態的火靈,在炎族的祖地火山之心,竊取了生命炎晶,隨後便陷入沉寂。

    這次,火靈感覺到秦烈在發生血脈蛻變,竟主動從鎮魂珠出來。

    「虛渾之靈!」戈登和格雷神情一變。

    就算是在中央世界,虛渾之靈依然令人聞之色變,這種能吞沒一種屬性力量,幾乎擁有無限可能的未知生命體,乃是所有魂壇強者的心腹之敵。

    幽冥界的種族也深知虛渾之靈的恐怖和珍稀之處。

    火靈和秦烈心神互通,顯然知道這三個異族強者對秦烈並沒有惡意,所以他飛逸出來以後,就當著他們的面,從蹄足滴落了三滴鮮血出來。

    三滴火靈的精血,精準無比地落在秦烈攤開的掌心,落在銀線天蛇融入他血液的破口。

    「蓬!」

    三滴火靈的精血,一融進去,秦烈全身突然燃燒起洶湧烈焰。

    火靈則是趕緊重返鎮魂珠。

    在格雷眼中,秦烈如在瞬間變成噴涌的火山,釋放出毀天滅地的炎熱。

    「不好!」拉普臉色巨變,焦急道:「我沒料到虛渾之靈橫插一腳!這麼一來,秦烈血脈內的烈焰之力,將會更加不受控制!必須將凌小姐從他身旁挪開!」

    這時候,格雷三人也從秦烈身上,感知到彷彿能焚滅萬物的毀滅之焰氣息。

    「交給我。」魯茲伸手一抓。

    一團灰褐色光影,倏地將凌語詩罩住,瞬間將她從小石屋扯離出來。

    凌語詩下一刻就在凌家鎮廣場上出現。

    小石屋內,已被洶湧烈焰淹沒,在烈焰之中已看不見秦烈身影。

    這些幽冥界的強者,從烈焰當中只看到一個個不明所以的符文,感知到毀滅眾生的恐怖炎熱意志。

    「他的靈魂進入混沌血域了。」格雷突然道。

    擁有第九目的格雷,比所有人感知力都要敏銳,從微小的波盪,他便覺察到發生在秦烈身上的神異變化。

    「看樣子,他的血脈……應該能蛻變到六階。」戈登很是驚奇,「他的確和傳言不一樣。根據我們收集的消息來看,尊者的這個孫兒……雖然有著最強血脈,卻連覺醒都沒有。」

    「那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拉普沉聲道。

    「或許,以後的秦家,還真的能通過他再一次入駐靈域中央世界。」格雷說道。

    「我相信這小子將來的成就,一定不會弱於他老子!」魯茲表態。

    拉普看向三人,沉吟了一下,說道:「根據我的揣測,尊者……應該是有心讓他和凌小姐結合。」

    格雷愣了一會兒,然後才說道:「尊者真有這個想法?」

    「我想是這樣。」拉普點了點頭,說道:「最初的時候,尊者就是帶著他生活在凌家鎮,他和凌小姐的婚約,也是尊者的授意。」

    「格雷!凌小姐有著難以想象的強大血脈,她會開拓陰冥族一個全新時代,尊者也認可她的身份,你還要堅持你的意見嗎?」戈登喝道。

    格雷沉默了。

    許久后,他深吸一口氣,說道:「等我重回鬼目族,我會和那些族老談談,讓他們認可凌家的身份。」

    此言一出,戈登,魯茲,包括拉普都是眼睛一亮。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