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器靈幽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器靈幽夜字體大小: A+
     

    月光下,秦烈靜坐著,感知著銀月印記內月淚的旋轉軌跡。

    被幽月族稱呼為傳承聖器的「月淚」,在銀月印記的古陣圖心核之中,真真如淚滴形狀,釋放出淡淡幽光。

    觀察著「月淚」,他頻頻抬頭,看向泊羅界的夜空。

    「月淚」內的九個淚滴,和泊羅界夜空的九個月亮,冥冥之中彷彿有著某種聯繫。

    心神一動,九個淚滴般的光點,從銀月印記內飛了出來。

    「月淚」懸浮在他胸前,輕輕轉動著,顯得煞是好看。

    仔細去看,他從一個個淚滴般的「月淚」上方,能隱隱看到許多微小的古符。

    ——那是幽月族獨有的文字。

    幽月族的九大傳承秘義,在他心頭迅速過了一遍,除了「月動天殞」用來御動「月淚」以外,其餘的傳承秘義都需要身懷幽月族血脈才能施展。

    他嘗試著動用那些秘義,卻發現他體內的種種力量,果然沒辦法形成任何攻擊。

    「沒有什麼價值……」他喃喃低語。

    「只是你不清楚月淚的價值而言。」

    突地,一個模糊的魂念,從九個水滴般的月淚內飄逝出來。

    秦烈倏地站了起來,目顯驚憾之光,喝道:「是誰?」

    一絲絲月光,如絲線從九滴月淚內飛逝出來,絲絲月光匯聚,慢悠悠凝鍊著,最終形成一個白蒙蒙的身影。

    這個白色影子,純粹由月能凝成,沒有清晰的面容。如一縷幽魂。

    然而。秦烈凝神感知。卻知道影子有著靈魂動蕩。

    他立即知道這是一個智慧生命。

    「我是誰?」幽影扭動著,如風中殘燭,彷彿隨時都會消散,「我是幽月族的族長,是被拜月教尊稱為月神,被你那珠子活生生煉入月淚,變成了月淚器靈的那個靈魂。」

    「月魔?!」秦烈駭然失色。

    這是令拜月教一夜間轟塌,使得無數魂壇強者隕滅的罪魁禍首。也是曾封印在「月之冕」的凶魔。

    「隨便你怎麼稱呼,但我現在只是月淚中的器靈,你眉心的珠子……在我靈魂本源當中,甚至烙了種種嚴苛的印記。那些印記,讓我的生死完全和你連接起來,你若魂滅,我也將瞬間消散。」

    說起鎮魂珠時,他的靈魂之音都彷彿在顫抖,似深深恐懼鎮魂珠的可怕手段。

    「你以前……從未顯現出來,為什麼這次浮出?」秦烈已悄悄凝鍊了雷霆閃電之力。只要月魔有了異常,他會馬上以雷霆閃電轟擊。

    雷霆為魂魄的剋星。他相信即便是月魔,在純靈魂的狀態,也未必就能抵禦雷霆轟殺。

    「剛剛成為器靈時,魂魄會非常虛弱,而我……也在一點點適應新的靈魂形態。」月魔魂念飄忽著,慢悠悠解釋:「月淚在沒有能吸足月能之前,這件器物熔煉的最後一步,就不算是達成。」

    「哦。」秦烈往後退了兩步,和月魔拉開距離,道:「你現在主動現身所為何事?」

    月魔長時間沉默起來。

    從泊羅界的九個月亮上,落下能量純凈的月光,如九條溪流匯在月魔身上。

    似乎只有這樣才能保持月魔的幽影存在。

    「我原名叫幽夜,我乃幽月族的現任族長,月淚一直由我掌管。」月魔經過一番沉吟,緩緩說道:「幽月族生活的域界,名為暗月界,它比泊羅界離靈域還要遙遠,很多年來都處於封閉狀態,很少和外界來往。」

    自稱幽夜的幽月族族長,打開了話匣子,向秦烈講述暗月界的覆滅經過。

    暗月界離靈域極其遙遠,就連當年神族稱霸之後,也沒有通過虛空通道到達過暗月界。

    幽夜和很多幽月族的族人,一直生活在暗月界,沒有被神族入侵靈域影響,也沒有被人族強盛后征伐各界影響。

    直到有一天,一種影子形態的域外生命到來,短短時間就將暗月界給淹沒。

    這種奇異的生命種族,不要俘虜,生活在暗月界的幽月族族人,大片大片死亡。

    他們的靈魂,則是被這種奇異的生命種族吞沒,變成這種詭異種族的靈魂食物。

    幽夜率領整個幽月族,和這種生命種族交戰,卻毫無反抗之力地被屠殺。

    最終,幽夜帶領殘餘的族人,從暗月界離開,在未知的茫茫星河遊盪。

    他們找到了一個死寂的月星,族人就在內部岩洞內苟延殘喘,幽夜則是利用秘術,靈魂遨遊星空,慢慢將自己的靈魂寄托在一個月亮上,試圖為那些族人找尋能夠生存的新域界。

    他的靈魂,在一個月亮上,感知到拜月教祭祀月亮時的龐大靈魂波動。

    他自稱「月神」,和拜月教的魂壇強者達成聯繫,誘導拜月教的教徒,在靈域建造幽月族獨有的月之祭壇,試圖打開通道,接引族人前往靈域。

    最終,他靈魂成功降臨靈域,因月之祭壇的建造,需要大量的靈魂為源動力,他便大開殺戒,拿拜月教的魂壇強者開刀。

    可惜,拜月教十幾個魂壇強者一起抗爭,同心協力下,竟令他身負重創。

    就連他降臨的靈魂,也再也沒有能回去,而是被拜月教的聖器月之冕封印。

    拜月教覆滅之後,赫連崢、何乾以毒計暗殺盧毅,將月之冕奪取,聚集一部分原拜月教的教徒,創建了都靈洞。

    隨後赫連崢、何乾嘗試破開了月之冕封印。

    幽夜靈魂解封以後,吸取上次失敗的教訓,加上赫連崢、何乾太弱,即便是殺死他們,也不夠靈魂開啟月之祭壇。

    所以他這次沒有拿何乾、赫連崢開刀。

    他選擇誘使赫連崢等人。讓這些人幫他收集強者之魂。他則是傳授一部分幽月族的零碎秘術。

    拉普。就是在他的命令下,被赫連崢、何乾、董辰暗算囚禁。

    盧毅,本是都靈洞新的目標,結果因為秦烈身懷鎮魂珠,就在幽夜全部佔據上風,靈魂持有「月淚」的情況下,反被鎮魂珠吸入當中。

    鎮魂珠內,他渾渾噩噩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和月淚都被淬鍊。

    等他重新清醒,再一次擁有完整意識的時候,他才意識到他成為了月淚的器靈,月淚……也蛻變成了神級靈器。

    「你是說……月淚以前沒有器靈,不是神級靈器?」

    幽夜解釋完以後,秦烈別的沒有問,而是把握到了最為神奇之處。

    ——月淚經過鎮魂珠的淬鍊,完成了升華,蛻變成了神級靈器!

    「不錯,月淚以前只是傳承聖器。實際威力有限,按照靈域的器物劃分方式。月淚以前只是天級靈器。」幽夜很肯定地說道:「經過那珠子的淬鍊,我的靈魂和月淚融為一體,月淚蛻變成了神級靈器。」

    「你以前在什麼境界?」秦烈再問。

    「只差一步就能築造七層魂壇。」幽夜傲然道。

    「可憐……」秦烈譏誚道。

    幽夜的幽魂,在夜色下劇烈搖曳了一番,似情緒有些激動。

    不過很快他便平靜下來。

    「我想和你做筆交易。」幽夜突然道。

    「你說。」秦烈神色淡然。

    「你幫助幽月族,將我那些族人遷移到泊羅界的幽月族,將那些你用不著的傳承秘義,傳授給這裡的幽月族分支,讓他們能生存下來,不被黑獄族所滅。」幽夜開出條件,然後道:「而我,將說服幽月族的族人,以我們的古誓言承諾,我們幽月族願意臣服神族,受神族指使調動。」

    「臣服神族?」秦烈愕然。

    「你體內流淌著神族之血,若非如此,我根本不會和你談條件。」幽夜解釋,「我希望有朝一日還能重返暗月界,而那種恐怖的陰影生命種族,恐怕只有神族才有辦法對付。在未來,我們需要藉助於神族的力量,才能報仇雪恨。」

    話到這裡,幽夜的幽影不斷扭動著,激動地說道:「那種陰影生命,從陰影暗界而來,正一點點向星空域界侵蝕。他們所過之處,根本不會有生命種族還能存活,有靈魂的生命全部被他們吞沒掉。」

    「他們侵蝕星空的速度很快。早晚有一天,他們能找到靈域。到了那時,靈域也會變成我們暗月界那樣,所有生命都被吞沒靈魂而亡。」

    「那時,會是靈域所有生命的末日,現今生活在靈域的各大太古強族,根本無力抵抗。」

    「因為我們不了解他們,人族,也對他們一無所知。在浩瀚星空中,可能只有開闢了一個個天地,探知到無窮域界的神族,才有可能知道他們的來歷,知道他們的弱點。」

    幽夜在說起這種生命種族的時候,分明極為恐懼,怕的要命。

    而他,還是六層魂壇,虛空境後期的強者。

    「陰影暗界……」秦烈臉色漸漸凝重。

    他通過神族的「混沌血域」,知道魔龍族的族長阿布利特,被困在一個未知域界,那裡沒有日月星辰,沒有光,只有永恆的黑暗,只有一些陰影生物能存活,那裡……就是陰影暗界。

    三百年前,他在靈域中央世界「遇難」之時,他父親秦浩也被困在陰影暗界,而他父親乃域始境強者,是靈域中央世界最巔峰那一類人。

    「陰影暗界,和陰影生命種族一起在淹沒天地,據我所知……陰影暗界能蠶食域界,將一個個域界變成陰影暗界的一部分。將其變成永遠沒有光芒,沒有日月星辰,永恆黑暗的死亡枯寂域界。」幽夜恐懼道。

    「什麼?陰影暗界還能侵蝕域界?」秦烈驚叫。

    「我感覺是這樣。因為就在陰影生命種族到來不久,我們暗月界就變了,所有的月亮光芒都消失了。」幽夜深深嘆息,「我希望我的感覺錯了,不然,暗月界就真的完了。」

    ……

    ps:狀態有點差,在鋪展新情節,寫得慢了,後面提速~(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