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四十六章 異族式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四十六章 異族式微字體大小: A+
     

    招魂島,黑曜石宮殿前。

    葛榮光帶著近六名心腹,六人手中都抓著一個口袋,口袋內全是空間戒。

    那些空間戒存放著要交給古獸族的眾多靈材。

    秦烈和林涼兒兩人,來到秘境之門所在處,葛榮光愣了一下。

    「又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島主……身邊還真是不缺女人啊。」葛榮光暗暗道。

    「要開啟秘境之門嗎?」艾迪在旁邊詢問。

    「等一下。」秦烈搖了搖頭。

    拉普走上前,將兩個拇指頭一般大的半透明玉瓶遞給秦烈,輕聲道:「藥效會比較猛,你小心一點。」

    秦烈愣了一下,道:「什麼東西?」

    「以銀線天蛇的精血熔煉的兩滴鮮血。」拉普咧開嘴,嘿嘿笑了兩聲,道:「這兩滴鮮血對你血脈的蛻變會有很大幫助。」

    秦烈馬上反應過來,「服用方面有沒有什麼講究?」

    「以你自己的鮮血,直接融合即可。」拉普想了一下,說道:「你在服用的時候,身旁有人照看著會比較好。」

    秦烈點了點頭。

    半個時辰后,接到秦烈傳訊的許然、童真真兩人,特意從寂滅宗趕來。

    「等你很久了。」許然一見到他,便叫道:「知道你事情忙,就沒有急著催促你,還好你沒有讓我們等候太久。」

    「快點走。」童真真急道。

    艾迪看向童真真,又望了林涼兒一眼,彷彿已看穿她們的身份。說道:「你小子還真是交友廣泛。」

    講話間。他將秘境之門啟動。

    秦烈帶著葛榮光。加上許然夫婦,還有林涼兒,旋即踏入其中。

    眨眼工夫,他們便在泊羅界現身。

    此時,乃泊羅界的夜晚,天上六個月亮如銀盤高懸,揮灑著清冷月華光芒。

    點點月光灑落下來,秦烈肩膀上的銀月印記熠熠生輝。令月光如銀色的雨簾垂落。

    「六個月亮!」許然愕然。

    童真真和林涼兒,也是初來泊羅界,望著美麗的夜空,都目顯沉醉之色。

    「天地靈氣蘊含著月能,這對修鍊特殊法決的人而言,或許是福利。」許然深吸一口氣,判斷道:「不過,對很多人族普通武者來說,這裡未必就適合修鍊。」

    「島主,有件事……您可以稍稍留意一下。」葛榮光突然道。

    秦烈看想他。道:「說。」

    「盧前輩如果能夠在泊羅界的夜晚修鍊,他應該能很快將不滅境穩固下來。這裡的夜晚特別適合他。」停頓了一下,葛榮光又道:「泊羅界的白天,對炎魔前輩來說,也是一個極佳的修鍊寶地。」

    「不錯,秦烈,這地方對修鍊拜月教秘術的盧毅非常適合。」許然道。

    「白天三個太陽,這裡很適合朱雀一族,對所有修鍊火焰靈訣的武者來說,也會是洞天寶地。」童真真說道。

    秦烈眼睛猛地一亮。

    他這時才意識到,如果他能夠在泊羅界有一片自己的區域,就能安排盧毅、唐北斗過來。

    泊羅界的嚴酷環境,對幽冥界的種族是噩夢,但對那些有著特殊之處的武者卻是夢寐以求的修鍊之地。

    「我會留意此事。」他心中有了計較。

    一行人在夜色下,從秘境之門所在的山洞飛下來,落在山腳下。

    「你小子這麼快就過來了?」滕遠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聲音落下后,他便在眾人面前現身。

    許然一看到滕遠,臉色突然一變,輕呼道:「九階的古獸族前輩!」

    「朱雀族童真真見過大人。」

    「寒冰鳳凰一族林涼兒見過大人。」

    童真真和林涼兒,一看到滕遠,立即以古獸族的禮儀參見。

    滕遠也是神情微震,喝道:「你們是生活在靈域的朱雀和寒冰鳳凰?」

    童真真一臉苦澀,輕輕搖頭,「不是。」她看了葛榮光等人一眼。

    滕遠意味過來,點了點頭,說道:「容我先將這邊的事情處理好。」

    葛榮光聽林涼兒和童真真自曝身份,也是轟然一震,隨後趕緊垂頭,乖乖將那些泊羅界所需的靈材,從空間戒取出。

    七堆如山靈材,慢慢堆積出來,塞滿了這個還算是大的山谷。

    大量的古獸族族人,以本體前來,咆哮嘶吼著,將那些靈材拖走。

    「你們先回去。」秦烈吩咐道。

    葛榮光躬身一禮,隨後便帶著人,先一步返回。

    這麼一來,山谷內,除了秦烈以外,就只剩下許然一個人族。

    「他是我……夫君。」童真真指向許然。

    滕遠點了點頭,隨後道:「你們因何而來?」

    「我們要找九階朱雀。」童真真道。

    「童嫣在炎族那邊。」滕遠想了一下,說道:「她和尼維特在進攻炎族。」

    「能否帶我們過去?」童真真請求。

    「好。」滕遠答應下來。

    一個明黃色光罩,從滕遠掌心飛逸出來,光罩轉了一圈,將秦烈,許然夫婦,還有童真真都裹在裡面。

    這個光罩無視泊羅界恐怖的重力,以令人目眩的速度,陡然飛向天空。

    在那明黃色光罩,秦烈看著一座座山峰,如樹木般迅速掠過。

    他知道他離古獸族的領地已越來越遠。

    一個時辰后。

    明黃色的光罩速度放緩,秦烈看到遠方有一座座火山噴涌著烈焰,許多全身流動著簇簇火苗的炎族族人,怒嘯著,在和古獸族爭鬥。

    夜色下,那片天地如在燃燒,大地上岩漿河流一條條,四處都在爆炸。

    一隻只朱雀,彷彿夜晚的烈日,在天空盤旋,令夜空變成紅艷艷的火焰海。

    麒麟,巨蛇,龐大的蜥蜴,在那塊天地嘶嘯著,四處追殺炎族族人。

    那些炎族族人,如御動著岩漿長河,也在激烈抵抗。

    秦烈在那明黃色光罩內,垂頭看著下方的種族之戰,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這場戰鬥,比起發生在落日群島的那場和鬼族的血戰,要殘酷太多。

    很多炎族族人,被那些古獸撕成碎片,也有古獸被熔岩烈焰淹沒,很短時間被融成血紅骸骨。

    「炎族在泊羅界本來並不夠強大,自從他們和太陽宮走到一起,才慢慢強盛起來。」滕遠的聲音,幽幽傳來:「最近千年,在太陽宮的幫助下,炎族一點點蠶食我們的土地。我們古獸族的很多族人,都被炎族燒殺,太陽宮的武者時常過來,幫炎族殺戮我們,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重創。如果不是他們和太陽宮連接的秘境之門爆碎,我們恐怕不敢對炎族動手。」

    「原來你們的日子也不好過。」童真真道。

    「泊羅界自從被人族發現,建立起通道,我們就再沒有安生日子。」滕遠嘆道。

    「我們朱雀一族,在人族的侵入之下,已被迫從我們生活的域界離開。」童真真臉色平靜,「寒冰鳳凰一族,先被神族侵入,之後,人族以更加蠻橫的方式,幾乎將那個域界給崩碎。」

    「古獸界呢?」滕遠沉聲道。

    「和人族聯姻的古獸族族人,如今掌控著古獸界,他們……已墮落到完全聽命於人族。」童真真一臉苦澀,「我們甚至無法回去。」

    滕遠深吸一口氣,道:「當年百族聯合,終於將神族驅趕到域外星空,卻沒料到人族乘勢而起,已變得比神族還要恐怖。」

    「他們數量太多了,神族當年侵入一個域界,根本找不到足夠的族人駐紮。人族卻不同,他們只要攻下一個域界,就能安排足夠的人手,將其牢牢掌握在手中。」童真真唉聲嘆息,「我們活動的空間已越來越少,我們的族人散落在靈域,都不敢以本體現身。一旦被人族發現,我們……就會被他們當成珍貴的靈材對待。」

    「現在的人族,和當年神族的做法沒有太大區別,在某些方面甚至還要更霸道。」滕遠哼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