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四十章 算總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四十章 算總帳!字體大小: A+
     

    流金火鳳,烏金靈龜,雲帆船,黃金巨輦,許許多多水晶戰車,如一團團烏雲浮在幻魔宗上空。

    在那些各式各樣的飛行靈器上面,站著數以萬計的武者,一股股凌厲的氣勢如利劍,彷彿從天刺了下來。

    聞濱眾人抬頭一看,臉色瞬間大變,怎麼也沒有料到對方來的如此之快。

    「教主?」公冶濯輕呼。

    將岸眼神深沉,表情也漸漸凝重起來,同樣有些措手不及。

    「這裡是幻魔宗地界,此地不歡迎任何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族人!」雨凌薇從天上緩緩飛落下來,面如寒霜,沖將岸還有三大家族的族長,冷聲道:「請你們速速離開此地!」

    將岸哼了一聲,道:「我們受幻魔宗宗主邀請而來。」

    「我就是幻魔宗宗主。」雨凌薇言辭銳利,「我怎麼不記得邀請過你們?」

    「雨師妹,幻魔宗現任的宗主,應該是我才對吧?」聞濱沉著臉反駁。

    「誰持有幻魔球,誰便是幻魔宗宗主,這是宗門自古定下來的規矩!」

    一枚深幽的圓球,從雨凌薇手中懸浮出來,突然華光如氤氳瀰漫,營造出一個新奇的虛幻世界。

    裡面有日月星辰變幻,有山川湖泊,有各類靈獸鳥雀,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

    雨凌薇的身影,在那個幻魔世界內漸漸放大,如那個世界的唯一的神祗。

    「這便是幻魔宗的至寶——幻魔球!」

    站在那片光怪陸離的世界中央,她冷冷看向聞濱,以行動表明她才是正統。

    「我的宗主身份是嵇師叔承認的!」聞濱喝道。

    「他人在何處?」雨凌薇厲聲問。

    「他隕滅時,你難道不在場?」聞濱叫道。

    「別說嵇師叔已經不在,就算是他還活著,他有什麼資格進行宗主的推選?」雨凌薇怒聲道。

    「雨師姐,聞師兄坐上宗主之位,也是你自己退讓的,你現在怎能出爾反爾?」楚妙丹叫嚷道。

    「你閉嘴!」雨凌薇冷聲斥道。

    「你!」楚妙丹俏臉一白。禁不住就要動手。

    也在此時,秦烈從天上飛落下來。

    他一現身,才準備撒潑的楚妙丹,突然眼顯懼意。一下子就噤聲了。

    聞濱眼神陰晴不定,也停止了反駁,突然沉默起來。

    將岸皺著眉頭,深深看向秦烈,沒有主動講話。

    他也在等秦烈先開口。

    各方都突然安靜下來。

    秦烈看了看聞濱,又看向楚妙丹,師秀玲,還有雎睿婕等人。

    這些人,在他的目光下,都是眼神閃爍。下意識迴避他的視線。

    「雨宗主,我只問一句,對這些人你可還要念舊情?」秦烈突然道。

    雨凌薇神情微變。

    聞濱等人臉色忽然蒼白起來。

    「全部殺了。」秦烈平靜地說道。

    話音方落,從天上一輛紫黑色戰車內,突然飛落一個個身影下來。

    皆是暗影族的魂壇強者。

    以艾迪。尤莉亞為首的五個三層魂壇強者,一起將魂壇祭出,仿若餓狼撲向了羊群。

    「將教主救命!」楚妙丹大聲尖叫。

    「秦烈!放過我們!」雎睿婕失聲痛泣,叫道:「我知道錯了!」

    雨凌薇伸出手,臉色無比複雜,她想要阻止。

    此時,沫靈夜的聲音。以隱秘的方式傳到她耳邊:「他們死了你才可以沒有阻礙的重建幻魔宗。」

    雨凌薇伸出的手在半空停住。

    「秦島主!」將岸深吸一口氣,肩膀聳動著,如受了奇恥大辱,「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們,他們,還有他們!」秦烈伸出手。連續點在夏侯桀,蘇磐,林躍翰的身上,說道:「三大家族族長一併斬殺!」

    天上,唐北斗。盧毅,澹邈,漠峻,還有特意趕來的邪嬰童子,拉普,暝風老祖,也都突然衝殺下來。

    「秦烈,三大家族的人交給我們血煞宗處理吧。」就在此時,從遠方天空,傳來了血厲的聲音。

    眾人凝神去看,發現兩道血光從遠處飛逝而來,其中一道血光屬於血厲,另外一道,竟然是姜鑄哲。

    本要和秦烈談條件的將岸,一見血厲和姜鑄哲同時過來,立即知道大事不妙。

    「遁回宗門!」將岸尖叫。

    一時間,公冶濯和公冶清兄弟,看也沒看幻魔宗和三大家族的族人,第一時間尾隨將岸離去。

    「靳燾,以嗜血者屍妖配合他們,將三大家族族人盡數斬殺。」姜鑄哲下令。

    「明白。」靳燾的聲音隨後傳來。

    不多時,眾多姜鑄哲一脈的嗜血者,屍妖,也從遠處蜂擁而來。

    這些人如一抹抹血光落向幻魔宗。

    陪同將岸而來的三大家族族人,眼見姜鑄哲和血厲趕來,都是面無血色。

    千年前,三大家族為血煞宗附庸,最後卻勾結黑巫教反叛了血煞宗,令血煞宗被各方裡應外合的進行覆滅。

    他們深知血煞宗恨他們入骨。

    在血煞宗剛剛在落日群島立足不久,他們就在將岸的慫恿下,聯手對落日群島衝擊。

    可惜,他們殲滅落日群島的計劃,因秦烈,八具神屍,還有段千劫的存在失敗。

    之後他們再沒有找到機會。

    時隔五年,血厲藉助於血之始祖的七層魂壇,已漸漸重現雄風。

    姜鑄哲更是憑藉著「天血神芒」將布托給重創。

    他們知道血煞宗會報仇,所以才和將岸緊緊抱在一塊,沒料到這趟幻魔宗之行,竟衍變成三大家族的滅族之災。

    「逃!能逃多少算多少!」三大家族族長齊聲暴喝。

    一刻鐘之前,這些黑巫教、三大家族和幻魔宗的人,還在暗暗思量著,以後該如何更好的合作。

    然而,現在他們卻全部在遭受屠戮,紛紛潰逃。

    姜鑄哲和血厲兩人,沒有留念此處的戰鬥,各自交代了兩句以後,忽然朝著將岸、公冶濯兄弟逃離的方向追去。

    這邊,聞濱,楚妙丹等人,三大家族的族長,全部成為了獵物。

    本來做好和聞濱等人殊死一戰的雨凌薇,眼睜睜看著聞濱被艾迪和尤莉亞滅殺,看著楚妙丹、師秀玲粉身碎骨,也看著雎睿婕魂飛魄散。

    她發現她根本插不上手。

    她本以為,秦烈這趟過來,只是逼聞濱這些人離開幻魔宗。

    她本以為秦烈不會大開殺戒。

    她萬萬沒有料到,秦烈倏一落下,連一句啰嗦都沒有,立即指使暗影族強者屠殺此地所有曾經的對頭。

    聞濱這些人,曾殺入落日群島,黑巫教和三大家族,也曾聯手對落日群島下手。

    這些秦烈視為敵人的人,在秦烈持有足以滅殺他們的實力之後,竟沒有絲毫猶豫,馬上開始全力撲殺。

    她更加沒有料到血厲和姜鑄哲這兩個反目多年的師兄弟,竟然會突然到來,而且是聯手對三大家族黑巫教痛下殺手。

    今天發生的一切已完全失控。

    她只能被動看著這場殺戮。

    「那個叫將岸的傢伙很機靈,他第一時間以遁術離開,就算是我也無法一下子鎖定他的方位。」魯茲從暗處現身,來到秦烈的身旁,有點無可奈何地說道:「要不,我一會兒走一趟黑巫教?」

    秦烈沉吟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說道:「交給那兩個血煞宗的師兄弟吧。」

    「也行,以那兩人的力量,就算是今天殺不死那人,以後也必定能滅掉他。」魯茲點頭,隨意道:「那個叫血厲的人,你注意一點,他融合魂壇太過於急切,以後可能會入魔……」

    「我有數。」秦烈嘆道。

    對血厲的狀況,他心知肚明,知道血厲迫於壓力,太過於求成,以後早晚會出現問題。

    從血厲和姜鑄哲走到一塊兒,他就知道,今天的血厲心性已發生變化。

    好在,血之始祖的七層魂壇,被鎮魂珠完全淬鍊過。

    ——他有信心在血厲入魔后掌控住局勢。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