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掃清濁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掃清濁氣字體大小: A+
     

    青鬼族的族老盧卡斯,剛剛從沉睡中醒來不久,還沒有來得及展現雄風,就被魯茲生生煉死。

    三年來,令整個暴亂之地人族惶惶不可終日的布托,被邪族寄予厚望,但在到來以後,竟被姜鑄哲重創,也落荒而逃。

    兩名巔峰強者的失利,註定了邪族針對落日群島的行動,已徹底潰敗。

    當艾迪,尤莉亞,這些暗影族的魂壇強者,從潛隱狀態走出來。

    所有邪族族人都真正崩潰了。

    安德魯和柏格森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到了退縮之意,他們略一猶豫,幾乎同時下達命令。

    「走!」

    那些和屍妖,嗜血者,血煞宗、炎日島武者糾纏的青鬼族和地鬼族族人,立即棄下對手,開始四散逃竄。

    八具神屍如擎天古神,追殺著邪族,將他們的軀體攥住,塞入口中用力咀嚼。

    屍妖,嗜血者,眾多人族族人神情振奮。

    一時間,夜色下傳來一聲聲驚天動地吼叫,被三鬼族壓制了三年的人族,第一次獲得重大勝利。

    「追殺!儘可能的殺死這些鬼族族人!」沫靈夜下令。

    「能殺多少殺多少!」秦烈也喝道。

    靳燾猶豫了一下,也悄悄下令:「收集三鬼族完整的屍骸,在無人注意的地方,可以吸食他們的鮮血來增強力量……」

    眼睛赤紅的嗜血者,猛地興奮起來。他們刻意選擇和落日群島不同的路徑,盯著鬼族族人追擊。

    隨著盧卡斯的慘死,布托的不戰而逃,加上暗影族族人的參戰,這場戰鬥的局勢突然就變得明朗了起來。

    夜色下,秦烈提著雷魄刀,身如流星閃電,也在追殺著青鬼族的族人。

    一道道炫目的電芒,如游龍從長刀內騰飛出來。將一個個青鬼族族人絞成粉碎。

    宋婷玉乘坐著一輛巨大的水晶戰車,不急不緩跟在他身後,美眸熠熠地看著他。

    過了一會兒,宋婷玉笑吟吟說道:「你是不是應該把正事做了?」

    「正事?」秦烈停下了追殺,回頭看向她,疑惑道:「什麼正事?」

    「把這邊的情況告知天劍山和寂滅宗那邊。」宋婷玉說道。

    秦烈反應了過來。隨後飛到這輛水晶戰車上,沖保護宋婷玉的葛榮光等人點了點頭,然後道:「你將消息通傳過去不就行了?」

    「你才是炎日島的島主,你親自傳去的消息,才能讓寂滅宗和天劍山兩邊動手。」宋婷玉說道。

    她很清楚,寂滅宗和天劍山這兩邊。對炎日島諸多照顧都是因為秦烈。

    她也知道這兩方在要對邪族動手之前,必須是從秦烈這裡得到消息——那兩方真正信任的也只是秦烈。

    「把音訊石給我。」秦烈伸手索要。

    宋婷玉將分別和天劍山、寂滅宗傳遞消息的音訊石給了他。

    寂滅宗。

    沈月一直都握著音訊石。在等候炎日島這邊的消息,好配合炎日島對邪族下手。

    當她得到秦烈的消息,知道布託身負重創以後,馬上告知雷閻和沈魁。

    「布托被姜鑄哲重創?另外一個四層魂壇快要鑄成的盧卡斯,被秦烈所邀的五層魂壇強者煉死?地鬼族和青鬼族已全面潰敗?」

    雷閻一臉震驚。

    「秦烈親自傳來的訊息。」沈月肯定。

    沈魁深吸一口氣,沉聲道:「通知許然夫婦,我們立即掃蕩三棱大陸!」

    「好!」

    同一時間。

    天劍山上的李牧。身子震了一下,說道:「布托被重創。邪族已經崩潰了,從今天起,我們人族將正式吹起反攻號角!」

    段千劫,燕白衣和洛楠,皆是兩眼放光。

    「那還等什麼?」洛楠催促道。

    李牧沉吟了一下,去了王恩哲、嚴冬和祖翔三人所在之地,將一枚金色的劍符取出來,道:「從現在起,天劍山暫時由我接管。」

    王恩哲冷哼一聲,才欲反駁,突然身形一震。

    他深深看向那一枚金色劍符,臉色一下子變了,半響后,他頹敗點了點頭,說道:「一切由你做主。」

    嚴冬和祖翔兩人看著那金色劍符也是勃然變色。

    他們都知道那劍符代表著什麼……

    李牧想了一下,沖王恩哲說道:「布托被重創,另外一個名叫盧卡斯的青鬼族強者,四層魂壇即將築造出來,也被秦烈邀請的強者滅殺。」

    「什麼?」王恩哲大吃一驚。

    祖翔和嚴冬兩人也是面無血色。

    「可是……神族強者到來了?」王恩哲聲音有些顫抖。

    他只知道秦烈擁有神族血脈,一聽三鬼族潰敗,四層魂壇強者被殺,他瞬間聯想起神族強者。

    「不是,是幽冥界的暗影族強者。」李牧解釋了一下,隨意以憐憫的目光看向他們,道:「你們……最好妥善處理好和秦烈間的關係,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以後如果再招惹秦烈,你們可能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丟下這番話,李牧便走出了大殿。

    殿內,王恩哲,祖翔和嚴冬三人,突然覺得心底發寒。

    「或許,我們三年前做出了錯誤的判斷,我們就不該受天器宗挑唆。」許久后,嚴冬聲音艱澀地說道。

    三年前,是天器宗的羅翰告知他們秦烈身懷神族血脈,要天劍山和其餘七大勢力一同聯合起來,逼寂滅宗交人。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炎日島崛起的速度實在太快,已讓他們感覺到了威脅。

    他們不想暴亂之地再出現一個白銀級勢力。

    「我們本有機會交好秦烈,結果……」祖翔深深嘆息。一臉的後悔,「看來我們以後都要小心行事了。」

    王恩哲表情也是苦澀起來。

    他們都知道李牧不會無的放矢,這意味著秦烈所在的炎日島,實力之強遠超他們的想象。

    能滅殺邪族的力量,想要毀去暴亂之地的白銀級勢力,根本輕而易舉。

    邪族入侵落日群島的行動,暴亂之地別的勢力,同樣在密切關注。

    當布托潰逃,盧卡斯被煉死以後。那些勢力也在不久之後得到消息。

    天器宗,萬獸山,黑巫教這些勢力,通過他們的途徑,也先後弄清楚消息。

    一時間整個暴亂之地都震動起來。

    天器宗那片一座座火山噴涌之地。

    天器宗的宗主馮毅,臉色陰沉。冷冷瞪著羅翰,羅可馨,還有賀沂等人,怒聲道:「都是你們乾的好事!」

    身為天器宗的第一煉器師,羅翰德高望重,在天器宗擁有著崇高地位。

    但此時。他也不得不垂下頭,臉色黯然。

    羅可馨和賀沂、畢尤等人更是慚愧無比。

    聯合嵇青鵬前往墟地。對秦烈、姜鑄哲眾人下手的主意,是羅翰他們私自進行的。

    身為宗主的馮毅並不知情。

    在他們已將秦烈,姜鑄哲,落日群島血煞宗得罪死的情況下,馮毅出於無奈之下,也只能儘可能維護他們的利益。

    他最終說動各方聯手向寂滅老祖施壓。

    這導致的結果,就是寂滅老祖憤然決定不再管暴亂之地紛爭。他們也將秦烈得罪到死。

    隨後,三大鬼族在暴亂之地開始肆虐。令幻魔宗破滅,三大家族遷移從天滅大陸,天器宗和萬獸山也被天鬼族逼迫的只敢縮在宗門大陣。

    這已經是所有人族的恥辱。

    誰也沒料到,三年之後,消失的秦烈突然回來,竟率領炎日島重創了邪族。

    布托,被本來和他們交好的姜鑄哲,以神秘異術轟成重傷。

    另外一個四層魂壇的青鬼族強者,更是直接被秦烈邀請的五層魂壇強者,給硬生生煉死。

    而姜鑄哲和秦烈,在最初的時候,馮毅是有心結交聯盟的。

    可惜因為羅翰等人的私慾,天器宗不但沒有和這兩方交好,還變成了死敵。

    馮毅如何不暴怒?

    「事已至此,宗主就算是再不滿,我們也無力改變了。」賀沂深深嘆息,「誰能想到姜鑄哲竟如此可怕,連四層魂壇的布托都能重創?誰又能想到,沒有任何根基背景的秦烈,竟然可以邀請到五層魂壇的暗影族強者參戰?我們若是能預料到今日的結果,當時怎麼也不會和姜鑄哲、秦烈翻臉。我們當時,也是為了天器宗的利益著想,讓炎日島飛快的崛起,我們天器宗以後在暴亂之地如何生存?」

    「那你告訴我,我們現在該如何生存?」馮毅厲聲道。

    「這……」賀沂啞口無言。

    「很多主意都是我出的,我會跪在秦烈面前,請求他的諒解。」一直沒吭聲的羅可馨,突然說道。

    「跪在他面前?」馮毅冷笑,「這樣會有用?」

    羅可馨臉色一白,垂頭說道:「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能怎樣幫天器宗解圍。」

    「你如果有本事爬上他的床或許還有點用。」馮毅冷哼。

    「宗主!」羅翰怒喝。

    羅可馨咬著嘴唇,身子輕輕顫抖了一下,說道:「如果這樣能幫到天器宗,我……可以試試。」

    「算了。」馮毅無力地揮揮手,說道:「事已至此,秦烈真要攜帶滅殺邪族之威,對各大勢力開刀,誰也躲不過。」

    「天劍山已經主動對天鬼族動手了,我們該怎麼辦?」賀沂問。

    「配合他們儘可能地擊殺天鬼族族人吧。」馮毅吩咐道。

    「明白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