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三十五章 血耀夜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三十五章 血耀夜空字體大小: A+
     

    天枯大陸北部。

    一塊塊碩大的巨石,懸浮在半空中,巨石如山,上方建造著許多塔樓。

    眾多天鬼族族人在塔樓進進出出。

    此地離天劍山只有千里之遙,以天鬼族的行進速度,半個時辰就能突進到天劍山的山巔。

    不過他們卻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

    他們的目的,僅僅只是要震懾天劍山,讓李牧、段千劫、燕白衣等人不能抽出身去支援落日群島。

    身為天鬼族的族人,他們當中很多人擅長空間力量,一旦落日群島那邊情況不佳,他們則可以迅速前往參戰。

    天劍山這邊,除段千劫之外,別人並沒有瞬間轉移戰場的能力。

    他們就是要天劍山不能動彈。

    「一個時辰后,地鬼族和青鬼族的人就會到達落日群島,那邊如果情況不妙,我們隨時可以過去支援。」馬修輕鬆地說道。

    在他身旁聚集了七名天鬼族魂壇強者。

    但布托並不在其中。

    「落日群島那邊,只有血煞宗和炎日島兩股勢力,其中血煞宗早就不是以前那個強大的勢力。炎日島……只會煉製烈焰玄雷而已,他們也是依仗煉器師發家,實力遠遠不如天器宗。」另一人接過話,咧嘴嘿嘿一笑,「他們絕不會是地鬼族和青鬼族的對手,而且連盧卡斯都蘇醒了,他以前也只是比布託大人稍弱一籌。」

    「嗯,青鬼族的盧卡斯非常了得,他醒來以後。那些落日群島的人族強者誰能抗衡?」又有人說道。

    馬修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哈克這笨蛋。沒有能夠將蒼炎城幽影地宮的邪龍給擒拿起來,不然地鬼族的伊斯坦就能藉助於邪龍龐大血肉精氣蘇醒了。」

    一聽到「伊斯坦」,這些天鬼族的族人,都肅然起敬。

    「伊斯坦大人真要醒來,聯手布託大人,還有盧卡斯大人,萬獸山和天器宗的宗門大陣,會被瞬間攻破!」一人神情振奮。說道:「伊斯坦大人的實力,並不遜色布託大人,他真要醒來我們鬼族絕對橫掃暴亂之地剩下的所有人族勢力!」

    「落日群島被毀滅后,他應該可以藉助於血煞宗和炎日島的魂壇強者,從三萬年沉睡醒來。」馬修道。

    天鬼族族人議論紛紛。

    就在此時,馬修胸口一串骨鏈中,傳來了安德魯的厲嘯:「請布托速來助我們一臂之力!」

    天鬼族族人徒然色變。

    馬修一言不發,立即沖向身後一座最高的塔樓,去請布托出面。

    數十秒后。

    布托從塔樓內陰沉著臉走出,伸手點向五個天鬼族魂壇強者。道:「你們同我一道!」

    五人立即站起。

    布托十指指尖釋放出切割空間的鋒芒,就在眾人的身前的天空。硬生生凝鍊出一條空間之力扭曲的甬道。

    「走!」

    布托率先鑽入。

    加馬修在內,另有五名天鬼族的魂壇強者,紛紛沖入虛空甬道。

    落日群島的一片天空。

    人族和地鬼族、青鬼族的慘烈戰爭正在如火如荼進行著。

    隨著血煞宗、炎日島越來越多武者的到來,加上眾多屍妖,姜鑄哲一脈那些瘋狂的嗜血者,邪族的處境變得極其不妙。

    不斷有青鬼族和地鬼族的族人身亡落海。

    一艘艘骨頭煉成的戰車,戰艦,也被烈焰玄雷轟炸的爆碎,四分五裂的墜落海內。

    後來的琅邪和宋婷玉等人,皆是手持烈焰玄雷,一看到邪族聚集在一個方位,便毫不猶豫轟炸過去。

    大量的邪族族人被烈焰玄雷轟殺成血肉塊。

    盧卡斯被月海禁錮,八具神屍如擎天古神,將那些性喜少女手臂的邪族,給抓著塞入血淋琳大口,用力咀嚼。

    神屍的血盆大口內不時有血骨碎肉迸射出來。

    很多邪族族人被神屍給撕碎吞吃入腹。

    六個虛渾之靈的存在,震懾著所有邪族的魂壇強者,令他們不敢將魂壇祭出。

    人族的族人,則是全然不受限制,他們一個個端坐在魂壇之上,各種靈訣靈技,威力驚人的靈器都盡情招呼在邪族身上。

    不怕死亡的屍妖,在姜鑄哲的命令之下,寧願以兩三條命,也要換一個邪族強者死亡。

    屍妖在四分五裂之時,也往往有一名地鬼族和青鬼族的族人,被他們拉上陪葬。

    但屍妖卻是可再生的異類,那些邪族一旦魂滅,就真正徹底消隕了。

    將幻魔宗攻破的青鬼族,將三大家族逼的放棄天滅大陸的地鬼族,如今,在落日群島的天空,卻遭受著人族最激烈的抵抗。

    邪族開始大量傷亡。

    一簇黑糊糊雲團內。

    魯茲和艾迪,尤莉亞,還有數名暗影族族人,一邊吸取著青黑色靈石內的冥魔氣,一邊觀察著前方戰況。

    這片區域被魯茲以**力遮掩了波動,使得邪族和人族的強者,無人能感知到他們的存在。

    「好像不需要我們動手。」艾迪觀察了一會兒,笑著說道:「和秦烈一道的那些傢伙,實力已足夠強大,以目前的局勢來看,只要沒有別的勢力涉足,秦烈他們應該能獲得最終勝利。」

    「尊者這個孫兒了不得。」尤莉亞感嘆道。

    魯茲也暗暗動容,說道:「此子絕非池中之物,將來他重返中央世界以後,一定會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他已得到泊羅界古獸族的好感,泊羅界的古獸族實力極為強大,相當於中央世界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尤莉亞想了想,又說道:「他如果能整合暴亂之地所有強者,將那些有希望進階到虛空境的強者。都給收攏起來。那相當於又是一個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來日。在秦家反撲中央世界的時候,他掌控的力量也能算得上一股不弱的力量。」

    「屬於他的力量,還有一股更加強大的。」魯茲笑道。

    「誰?」尤莉亞和艾迪齊問。

    魯茲指了指他們,又指向自己,說道:「我們。」

    尤莉亞、艾迪神情一震。

    「我們幽冥界的角魔族、鬼目族和暗影族,已逐漸重返幽冥大陸!」魯茲深吸一口氣,又喝道:「不僅如此,連我們的皇族——陰冥族。也已在幽冥大陸現身!我們皇族現任的主事者,是一個名叫凌語詩的女人,她恰恰就是秦烈青梅竹馬的情人。」

    「陰冥族族人出現了?」尤莉亞駭然失色。

    艾迪也激動起來,「他們在幽冥大陸?」

    「塔特告訴我的消息。」魯茲重重點頭,道:「此間事了,我們就前往幽冥大陸,去面見陰冥族的新一代女皇。」

    這些暗影族的族老都精神大振。

    「咦?」魯茲眼睛一眯。

    只見邪族和人族交鋒的區域,有一片空間突然激烈動蕩起來,一條長長的虛空通道迅速凝現。

    「我們的對手來了。」魯茲咧嘴一笑。

    果然,就在魯茲這番話剛剛落下。布托帶著馬修等人已在交戰區中央現身。

    「布託大人來了!」

    「是布托!」

    「太好了!」

    地鬼族和青鬼族族人,一見布托和馬修現身。立即振奮起來。

    「是布托!」

    血厲和唐北斗兩人,眼見天鬼族的這個虛空境強者到來,皆是臉色巨變。

    和盧卡斯不同,布托的第四層魂壇,已徹底築造出來。

    他是真正的虛空境級別存在。

    這個層次的強者,在現今的暴亂之地,幾乎無人能敵。

    「我會竭盡全力纏住他!」

    血厲突然化為血芒,全身一團團血氣涌動著,從血色骨龍身上飛了出去。

    一座血玉寶塔般的七層魂壇,從血厲的頭頂浮升出來,那七層魂壇倏一閃現,整個黑暗的天空如驟然被血光照亮。

    就準備出手對付布托的魯茲,還有眾多暗影族的族人,一見七層魂壇浮現,瞬間獃滯住了。

    「七層魂壇!域始境初期!」魯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艾迪和尤莉亞也如遭電擊。

    他們初臨墟地不久,並不知道血厲身上的奇妙,不知道那座七層魂壇並非血厲築造出來的。

    他們第一時間被深深震懾住。

    然而,只是一霎后,魯茲便反應過來,道:「那座魂壇並不屬於他!」

    魂壇內存在的氣息和波動,和血厲身上的並不一致,這意味著什麼魯茲非常清楚。

    「他頂多只能發揮那座魂壇兩層的力量。」魯茲仔細觀察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他得到七層魂壇的時間很短,融合的太過於急躁,這樣恐怕適得其反,將來會出現很多的弊端。」

    「再有五百年時間,我們所有鬼族的族人加起來,都未必是你的對手。可惜,我不會給你那麼多時間,我今天就會殺了你。」布托厲笑道。

    他來暴亂之地不是一天兩天,通過那些被他所殺的人族強者,他對這片天地的許多事情都已了解透徹。

    他知道血厲的魂壇來自於血之始祖,知道血厲融合時間很短,根本無法將這座瑰麗的七層魂壇力量發揮出一半。

    所以他並沒有將血厲真正放在眼裡。

    「空間碎裂!」布托沉喝。

    突然間,血厲和七層魂壇所處的那片空間,如鏡子一般破碎,出現無數細密的空間裂痕。

    血厲和七層魂壇直接被釘在那片如要爆碎的空間。

    魯茲皺著眉頭,身影鬼魅般閃掠著,就欲出手解救。

    突地,一束奇異的血色芒光,從姜鑄哲眼瞳深處疾射而出。

    這一束血芒,由十五種色澤不同的太古強族精血凝鍊而成,仿若能刺透世間一切阻礙的神針。

    血芒以肉眼難見的速度,朝著布托的眉心疾速射來,從中傳來的銳意,令本要出手的魯茲都大驚失色,又一次中途停下。

    「天血神芒!」

    也在同時,魯茲發出夜梟啼哭般的驚恐怪嘯,白日見鬼般匆忙暴退。

    ……

    ps:落枕了,脖子扭動不了,疼死了,欠的後面補,請海涵~(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