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三十四章 靈魂人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三十四章 靈魂人物字體大小: A+
     

    「四層魂壇!」

    血厲和唐北斗,一見盧卡斯從青鬼族的巨獸戰艦走出,臉色驟變。

    姜鑄哲也猛然一震。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盧卡斯便怪嘯著,將八具神屍當成血肉目標,興奮地衝擊而來。

    八具神屍的主人秦烈自然也會被順手滅掉。

    血厲和唐北斗立即緊張起來。

    只有姜鑄哲在震驚過後,神情依舊平靜,沒有因盧卡斯沖向秦烈而擔憂。

    因為他知道秦烈重返墟地時,並不是一個人,他知道秦烈的身旁,有一個虛空境的強者存在。

    「月淚!」

    神屍肩上,秦烈眼見盧卡斯過來,第一時間將幽月族的傳承聖器祭出。

    九輪明熠的月亮,驀地在漆黑夜空浮現,光芒奪目。

    與此同時,九大傳承秘義之中,唯一和傳承聖器相干的一種秘義,在秦烈記憶深處清晰浮現出來。

    從幽月族回來的途中,他便通過幽千蘭的翻譯,將「月淚」內記載的九大傳承秘義給仔仔細細深研了一番。

    結果,他發現那九大傳承秘義,絕大多數需要真正的幽月族族人,亦或者身懷幽月族血脈的生靈,才能夠修鍊使用。

    那些傳承秘義乃是為幽月族度身打造,並且也只適合幽月族,只能是幽月族族人才可以發揮出最強威力。

    其中,只有一種名為「月動天殞」的秘義,可以通過傳承聖器來施展。

    因時間太緊,他只是將「月動天殞」的運用方式記憶在心。並未真正運用過。

    此時。眼見盧卡斯以恐怖氣勢而來。他不及多想,立即祭出了「月淚」,嘗試動用「月動天殞」。

    他念頭一動,肩膀上銀月印記內的月能,如月華流水,瘋狂匯入了九輪月亮。

    九輪月亮般的月刃,突然膨脹開來,變成磨盤一般大小。

    無數神秘的符文。脈絡,不知名的月形圖案,從月刃上清晰浮現出來。

    一片片璀璨月光如海洋蔓延向天穹。

    月光將盧卡斯裹在其中。

    突地,雲霄深處,被厚厚烏雲遮住了光芒的靈域月亮,如陡然間下墜了一大截。

    一道令所有人心神驚悸的月光,從月亮上灌泄下來,彷彿瀑布從天河內飛落。

    滂湃月能湧入下方月光海洋。

    在所有人的眼中,秦烈身前的那片空間,突然變成了一個光海。

    盧卡斯則是被淹沒在光海之中。

    「神器!」

    青鬼族和地鬼族的族人。包括血厲和唐北斗,都是駭然失色。

    從未在暴亂之地出現的神器。在這場戰鬥之中,竟突然呈現出來。

    姜鑄哲也是臉色驚異。

    數日前,他在幽影地宮也吃過「月淚」的虧,但那時的「月淚」絕不像今天一樣,能令他都心生恐懼。

    他發現被月光海洋淹沒的盧卡斯,在當中不斷以種種陰詭的力量衝擊,卻始終沒有能衝破那片月之海。

    顯然,四層魂壇的盧卡斯被困住了。

    「虛渾之靈!」

    秦烈端坐在神屍肩上,深吸一口氣,毫不猶豫釋放出有「魂壇吞噬者」惡名的奇特生命體。

    六個虛渾之靈,立即從他眉心內飛逸出來,一閃而逝。

    和血厲,姜鑄哲,還有唐北斗、靳燾等人激戰的邪族魂壇強者,一見虛渾之靈飛出,皆是勃然變色。

    「魂壇吞噬者!是魂壇吞噬者!」柏格森尖叫。

    所有將魂壇釋放出來的邪族,紛紛怪叫起來,急急忙忙將魂壇收回識海。

    那些人突然手忙腳亂。

    姜鑄哲等人,則是趁著這個功夫,進行了一番狂轟濫炸。

    安德魯和柏格森等邪族,被他們趁機狠狠重擊了一下,柏格森嘴角深處逸出血跡。

    「邪族的魂壇,只要敢釋放出來,立即給我吞吃破壞!」秦烈以神念下令。

    六個虛渾之靈,如翱翔在天空的惡魔,呼嘯著,圍繞著地鬼族和青鬼族的族人。

    有兩個只有一層魂壇的地鬼族強者,已將魂壇收入識海,因為沒有第一時間構建靈魂防線,竟也被虛渾之靈強行突破進去。

    兩人立即發出鬼哭狼嚎的慘叫,捂著腦袋不斷後退,如腦殼要爆碎一般。

    「血肉豐碑!」

    秦烈深吸一口氣,將封魔碑也給釋放出來,並且開始激發血脈之力。

    他渾身鮮血洶湧沸騰起來。

    近百名不滅境和涅槃境的邪族族人,隨著封魔碑的浮空,隨著他血脈之力的瘋狂爆發,突然身上浮現出烈焰印記。

    那些烈焰印記,為神族烈焰家族的族人,當年烙印在他們的身上。

    歷經三萬年的漫長時間,那些烈焰印記依然沒有徹底消泯,在秦烈純粹的烈焰血脈爆發之下,全部開始洶湧燃燒。

    他們很快被烈焰給攪的焦頭爛額,無力參與下面的戰鬥,只能苦苦抵禦烈焰的焚燒力量。

    「去!衝殺他們!」秦烈這才向神屍下令。

    八具神屍旋即如八座巍峨山峰,往那些邪族聚集的方向覆蓋,神屍嘶吼著,震天動地的聲音,彷彿能傳到臨近的天戮大陸。

    「已經戰上了?」

    沫靈夜,漠峻,盧毅,澹邈等人,以不滅境、涅槃境的修為,一路狂馳,終於聚集過來。

    他們比那些乘坐戰車者要快上不少。

    然而,等他們到來后,凝神一看后,發現這邊的大戰已在如火如荼進行。

    他們的目光下意識地被秦烈所吸引。

    秦烈身上無數火苗般的神文涌動著,如火焰星辰在他體錶轉動,他一邊指喚著八具神屍。一邊操控著虛渾之靈。還不時分心以「月動天殞」聚集更多月能。將燦燦月海內的盧卡斯死死困住。

    他身上湧現的烈焰氣息,又讓眾多身懷烈焰印記的邪族族人,變成了燃燒的火人,連一點戰鬥力都沒。

    他一人發揮出來的力量,甚至比唐北斗,姜鑄哲,加上血厲三人還要強大。

    「這就是秦烈了。」沫靈夜看向身旁的幻魔宗宗主,以一種無奈又慶幸的語氣說道:「我說過。此戰他若能趕回來,我們的勝算至少要加上三成。」

    雨凌薇眼中滿是驚異之色,她深深看向並沒有親自參戰,卻以自身的神奇之處,令地鬼族、青鬼族損失慘重的秦烈,幽幽道:「我現在相信你說的話了。」

    她也是二層魂壇的強者,從月海內盧卡斯的氣息,她便知道盧卡斯乃是四層魂壇即將成功築造的絕世強者。

    那是一個只弱布托一籌的恐怖存在。

    然而,那人……卻被秦烈以不知名的神器,給死死的禁錮住。竟連掙脫都不能。

    她不敢想象,如果那人沒有被制住。以那人超越此地所有人族一個層次的實力,會給這場戰鬥帶來多麼大的變數。

    因為,姜鑄哲,唐北斗,血厲,這些三層魂壇的強者,一個都不是那人的對手。

    「他就是我們炎日島的真正主人。」盧毅到來后,看了一眼局勢,沖身旁的澹邈說道。

    澹邈為炎日島另外一個魂壇武者。

    他在加入炎日島以後,只對宋婷玉一人負責,他對炎日島一直沒有敬畏之心。

    之所以留在炎日島,是因為他藉助於了炎日島的數額巨大的靈材,才成功築造出一層魂壇。

    唐北斗算不上炎日島的人,他也是在唐北斗的推薦之下加入炎日島,他和唐北斗私交極好。

    如此一來,真正屬於炎日島的強者,只有一個和他同等級的盧毅。

    而盧毅和他實力只是相當。

    因此,他對炎日島只有感恩之心,卻沒有敬畏之意。

    ——因為炎日島並沒有比他還要強大的存在。

    他加入炎日島時,秦烈已踏入泊羅界,所以他從未見過秦烈。

    他認為炎日島的快速發展,皆因宋婷玉管理有方,不認為和秦烈有何關係。

    他甚至從心裡輕視這個挂名的島主。

    直到現在,望著以一己之力,將四層魂壇捆縛,以虛渾之靈震懾所有邪族魂壇,以神秘之力令百名邪族強者燃燒,又驅動神屍將邪族追的四處潰逃的秦烈,他才突然意識到:炎日島能在短時間崛起於暴亂之地,絕對不是僅僅因為宋婷玉管理有道,也絕不僅僅只是因為灰島的那些煉器師。

    他突然明白,秦烈,才真正是炎日島的靈魂。

    「過來前,島主曾立誓,要從今天逆改暴亂之地邪族肆虐人族的局勢,要將邪族一一滅絕。」盧毅神情肅然,「我相信他能說到做到。」

    澹邈又是一震,隨後油然而生敬意,道:「這氣魄已無人能及。」

    「殺!」漠峻已沖向邪族。

    盧毅和澹邈對視一笑,也在漠峻之後,同血煞宗武者一起闖入邪族人群中。

    胸襟血跡流淌的柏格森,怪嘯著,突然道:「我們需要布托的幫助!」

    「我這就喚布托前來助戰!」安德魯也大聲叫嚷。

    本來,他們以為黑巫教為難啃的骨頭,覺得落日群島相對容易對付。

    這時候,隨著姜鑄哲一脈的到來,隨著秦烈種種底牌盡出,樣樣都扼住他們咽喉一般,讓他們處處受制,他們突然發現落日群島比黑巫教要棘手不知多少倍。

    他們甚至看到了慘敗的跡象。

    不得已之下,他們被迫向布托求援,希望目前三大鬼族的最強者,能橫跨虛空過來逆轉局勢。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

    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
    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