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三十三章 攔路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三十三章 攔路者字體大小: A+
     

    夜色漆黑。

    青鬼族、地鬼族的那些戰車古獸船艦,在厚厚雲層中前行,眾多邪族族人都在用力撕扯著白嫩臂膀,讓自己體力充沛。

    「嗯?」柏格森抬起手,向身後眾人做出一個暫停的手勢。

    所有邪族族人都有秩序地停了下來。

    他們的目光都聚集到柏格森身上。

    柏格森,安德魯,林頓,這些邪族的首腦,臉色陰沉,不約而同看向前方一片黑雲濃稠區。

    「何人阻路?」安德魯厲聲問道。

    一人從黑糊糊的雲簇中緩緩走來。

    夜幕下,眾多邪族族人,最初只看到兩隻腥紅如血的眼睛,從那雙血淋琳的眼瞳之中,他們看到了無窮的暴戾嗜血之色。

    之後,更多血光熠熠的眼睛,如漆黑夜色下的血紅星光,逐漸亮起。

    那些身影漸漸走近。

    這時候,邪族的族人,才發現擋在前方的那些人,皆是身穿血衣,眼中閃爍著瘋狂的嗜血光芒。

    「血煞宗。」柏格森冷哼一聲。

    他此行目的為落日群島,他自然知道落日群島的兩股力量,其中一股便是血煞宗。

    「不太一樣。」林頓微微皺眉。

    「我乃血煞宗姜鑄哲,專門從墟地而來,請你們務必記住這個名字。」為首的紅衣人,儀態瀟洒,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種妖異不凡的魅力,「這樣你們就能知道,你們栽在什麼人手中。」

    他揮揮手。突然仰天厲嘯。尖銳的嘯聲如要撕破人的耳膜。

    很多境界較低的邪族武者都急忙捂著耳朵。

    「咦?」安德森一驚。

    從他們的左右兩側。那些同樣黑糊糊的雲團之中,突然衝出一道道灰濛濛的身影。

    陰森,死寂,生機滅絕的亡者氣息,忽然就瀰漫過來。

    那些雲團驟然變成屍氣死海。

    雲團內,數不盡的屍妖從一口口浮動的棺材上嘶嘯而出,帶著湮滅所有生靈火力的死亡味道。

    漫天屍毒磷火,如星河灌落。從中疾射而出。

    一瞬間,在這些邪族的四面八方,已到處都是屍毛茂密的屍妖。

    很多邪族族人都驚恐起來。

    從踏入暴亂之地起,他們四處追殺人族武者,也遇到零星幾股強勁的阻力。

    他們每每都將那些阻力變成強大自身的肉食。

    直至今日,這些不知從何而來,且數量巨大的屍妖,第一次讓他們覺得棘手。

    「以火焰來焚燒屍妖!」柏格森揚聲道。

    此時,以白骨魔君屍骸煉製出來的屍妖,提著那柄巨大的白骨戰刀。突然向他斬來。

    一條彷彿由屍氣彙集而成的森白長河,隨著白骨戰刀的弧線形成。刀芒帶著蝕骨滅魂的腐蝕屍毒。

    白茫茫的屍河光芒切來,十幾名青鬼族的族人,被斬成兩截以後,體內血肉精氣被迅速腐蝕。

    他們的軀骸也在腐爛融化。

    柏格森臉色一變,立即將三層魂壇祭出,自身端坐在魂壇之上。

    一圈圈由千萬人族幽魂形成的渾濁魂力光波,以魂壇為中心,湖水的漣漪般向外面蕩漾。

    渾濁光波內,幽魂涌動著,如在九幽魂海掙扎嘶吼著,想要獲得解脫。

    白骨戰刀形成的屍河刀芒,被那些渾濁的魂力漣漪一衝,竟突然扭曲起來。

    數秒后,由屍力凝成的攝人刀芒,就變成碎小的屍光,並逐漸變得黯淡。

    「沒有靈魂的東西,竟然也敢阻擋我們的步伐,真是不知所謂。」安德魯也是冷聲道。

    他伸手抓向屍妖蒲澤。

    一條條綠幽幽紋線,密密麻麻浮現在蒲澤旁邊,如瘋漲的樹藤,一下子就纏繞住了蒲澤身子。

    那些紋線如蚯蚓蠕動著,似在吞吐撕扯著蒲澤血肉,要將蒲澤變成一架白骨之身。

    最強的兩頭屍妖,在柏格森、安德魯出手后,迅速被壓制住。

    然而,那些如意境、通幽境、破碎境這一類級別的邪族,在眾多屍妖的衝擊之下,卻開始大量傷亡。

    漫天的屍氣屍毒覆蓋下來,很多邪族的族人,突然就發現體內力量運轉受制。

    「屍妖能對等階相當的邪族造成傷害,但這些邪族的強者,有不少都擁有著三層、二層魂壇。可惜,白骨魔君和蒲澤,生前的等階一個二層魂壇,令一個只有一層,想要重擊這些巔峰的邪族還是不太容易。」苗風天說道。

    「這就夠了。」姜鑄哲舔了舔嘴角,道:「屍妖不是真正的生命,死個幾千幾萬我都不心疼,日後只要花費一些功夫,消耗一些材料還可以重新煉製。但那些邪族,卻是活生生的生命,他們每死一個,就少一個,就算是三個屍妖換一個同階的邪族族人,我們也穩賺不賠。」

    「不錯,我們損失的屍妖,只是大量的材料。死去的邪族,卻是真正的生命,他們死去后,若屍骸保存完整,我們還能重新煉製出屍妖出來。」靳燾獰笑。

    「那些巔峰強者不被纏住,單靠屍妖,恐怕不能給邪族帶來更大的傷亡。」苗風天有些心疼那些辛苦煉製的屍妖,他看向身後眾多眼睛猩紅的嗜血者,說道:「他們是否要參戰?」

    嗜血者乃姜鑄哲真正的力量班底,數量不是很多,但全部都是修鍊極端血靈訣的精銳。

    姜鑄哲對那些人一向很珍惜,輕易不會讓他們進行死亡損耗,往往都是有了絕大的把握,才會動用這些嗜血者。

    「姜大哥?」靳燾試探地問道。

    「這次必須要衝上去和邪族廝殺!」姜鑄哲沉喝。

    靳燾有些費解。

    「邪族的目標是落日群島,那邊一個是血煞宗,另外一個炎日島。也和血煞宗淵源極深。」姜鑄哲眼中血光深幽。「他們是自己人。」

    「自己人?」靳燾苦笑。小聲嘀咕了一句,「他們永遠不會認可我們。」

    「不。」姜鑄哲搖了搖頭,大有深意地說道:「師兄和始祖的遺體融合以後,我就漸漸意識到,他所走的道路……最終會和我們一致。」

    靳燾轟然一震,旋即不敢置信地看向姜鑄哲,驚聲道:「難道,難道……」

    「我們修鍊的血靈訣才是正統。血之始祖。血煞宗的第一代宗主黎昕,後面幾代稱霸暴亂之地的宗主,最終……全都走上了這條路。」姜鑄哲眼中血色妖異,「這本就是一條不歸路,回不了頭,從修鍊血靈訣起,就已踏入了這條路。不論最初如何堅守本心,等真正踏入了不滅境,都無法抵禦住吸食鮮血的**,最終都會淪陷。血祖如此。第一代宗主如此,我是如此。師兄……最終也會如此。」

    「未來,等秦烈突破到不滅境,他同樣也無法抵禦嗜血的誘惑。」

    「他們最終都會是我們的同路人。」

    靳燾震驚異常,「我明白了。」

    「走。」姜鑄哲咧嘴笑道。

    隨後,他和靳燾,苗風天,還有身後眾多的嗜血者,一起撲向那些邪族。

    更加慘烈的血戰立即掀起。

    有了姜鑄哲等人加入,邪族壓力瞬間大了不少。

    然而,因柏格森、安德魯等邪族為三層魂壇強者,再加上還有數名魂壇邪族,姜鑄哲等人參戰之後,也並未取得太大優勢。

    夜晚的天空,燦燦光團爆裂而出,一道道五顏六色的光芒如流星劃過,伴隨著凄厲慘叫。

    不斷有屍妖,邪族,還有嗜血者從雲端墜落。

    死者一一墜海。

    雲端的激戰在繼續,不斷有人死亡,不斷有屍妖四分五裂炸開。

    ……

    「呼呼呼!」

    秦烈端坐在神屍肩上,緊隨一道夜空下的血芒,和一團熾烈火焰,往邪族前來之處疾沖。

    三年後,八具神屍疾馳速度驚人無比,竟比那些最快的戰車還要迅猛。

    他僅僅只是在血厲和炎魔唐北斗之後。

    他不時回頭。

    在他身後,有漠峻等血煞宗的強者,有盧毅和澹邈等炎日島的不滅境。

    然而,那些人竟然都跟不上神屍的速度,被他一直拉在後面。

    但他後面的天空,也是光芒如流星,一束接著一束。

    隱約間,一股龐大的靈魂氣息,如天神之眼,一直注目在他身上。

    他知道那是魯茲。

    雖看不見魯茲的蹤影,不知道魯茲人在何處,但他知道魯茲就在附近。

    只是因為魯茲也是異族,怕引起血煞宗、炎日島那些人族武者的猜忌和疑惑,所以魯茲沒有真正現身出來。

    夜色下眾強都在疾馳。

    一刻鐘后。

    血厲和唐北斗兩人,率先趕到邪族和姜鑄哲眾人激戰之區,血厲到來后,停下來凝神看向交戰者。

    祭出三層血玉魂壇的姜鑄哲,本體端坐在魂壇之上,以血煞宗另一件至寶「嗜血輪盤」和柏格森激斗。

    眼見血厲到來,他咧嘴一笑,道:「師兄,好久不見。」

    血厲周邊血雲如海涌動,身上濃稠的血腥味,如血霧內的血水在滴落著。

    他死死瞪著姜鑄哲,深深吸了一口氣,道:「等滅掉邪族之後我再和你算賬!」

    話罷,他釋放出嗜血龍,腳踏血色骨龍沖向邪族人群。

    伴隨著血色骨龍的震天咆哮,一個個巨大血團從血厲袖口滾了出來,那些血光全部蛻變成巨大的血妖,逮住地鬼族和青鬼族族人就撕扯。

    炎魔唐北斗一頭亂糟糟紅髮如鳥窩,全身火焰燃燒,他到來后,看了姜鑄哲和血厲一眼,隨後目光落在安德魯的身上,道:「這個小侏儒交給我。」

    他突然以巨大的火焰拳頭錘打向安德魯。

    無數火焰隕石般的光焰,以他為中心,像是不知名的火焰域界崩塌,全部滾滾蕩蕩轟向安德魯。

    安德魯臉色一變。

    姜鑄哲,血厲,還有炎魔唐北斗,都是達到三層魂壇的巔峰強者。

    而當時被攻陷的幻魔宗,僅僅只有嵇青鵬一人達到三層魂壇,且嵇青鵬還在墟地被傷過。

    所以他們沒有向布托求援,就輕而易舉的滅掉幻魔宗,讓嵇青鵬慘死。

    幻魔宗為九大白銀級勢力,幻魔宗的滅亡,讓他們士氣大振,已生驕狂之心。

    他們以為還算不上九大白銀級勢力的落日群島應該比幻魔宗還要遜色。

    結果,他們遇到了從墟地趕來的姜鑄哲一脈,遇到寧願遭受反噬,也要迅速強大起來的血厲,再加上曾經敢挑戰南正天的唐北斗。

    三個人族巔峰強者的出手,加眾多不怕死的屍妖,和瘋狂的嗜血者,一下子令他們前行的步伐受阻。

    他們意識到此戰絕對要比對付幻魔宗艱難。

    「盧卡斯大人!還請出戰!」柏格森朝著身後,那龐大的古獸骸骨形的龐大飛行靈器喝道。

    一個瘦骨嶙峋,兩手如枯爪的青鬼族老者,穿著寬鬆的黑袍,如惡鬼般怪笑著走出來。

    此人一點眉心,一座冤魂涌動的魂壇,從他兩眼之間飛逸出來。

    這座魂壇的第三層之上,一座初構建出來的魂壇,已有了雛形,似即將真正形成。

    那是即將完全成形的第四層魂壇。

    「滅掉幻魔宗以後,藉助於幻魔宗龐大的底蘊,和那個嵇青鵬的真魂和魂壇,我們青鬼族的族老也被喚醒了過來。」柏格森陰惻惻笑了起來,「天鬼族,青鬼族和地鬼族,不是只有布托一人處於虛空境。我們青鬼族,還有地鬼族,都有族老當年被神族重傷沉睡,只等我們籌集到足夠的血肉精氣,就能從三萬年沉睡中蘇醒!」

    「你們今天全部都要死!」安德魯也狂笑起來,「你們三人的血肉,可以讓我們地鬼族的族老,也從三萬年的沉睡中醒來!」

    兩大鬼族首腦興奮異常。

    也在此時,秦烈端坐在神屍的肩上,從遠處趕了過來。

    名叫盧卡斯的青鬼族強者,一看到那八具神屍,鼻翼動了動,突然激動起來,以令人靈魂撕裂的聲音尖叫道:「那是神族的神仆,是為血肉豐碑提供血肉精氣的血食,吃了他們的血肉,我和伊斯坦都能迅速恢復!」

    他竟對姜鑄哲等人不理不問,徑直朝著神屍衝來,似乎想要第一時間將神屍吞入腹中。

    八具神屍,體內蘊藏著驚人的血肉精氣,那些血肉精氣可以直接被血肉豐碑以獻祭的方式攫取。

    那是能令盧卡斯將第四層魂壇短時間完全構建出來的血肉能量。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