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三十章 血肉豐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三十章 血肉豐碑!字體大小: A+
     

    知道了寂滅宗和天劍山的態度,在對付三大鬼族上,秦烈便真正有了把握。

    他相信這一股勢力足以抗衡鬼族。

    「三棱大陸還有不少天鬼族族人在活動,一旦布托被重創,亦或者被擊殺,寂滅宗會第一時間攻入那邊。」沈魁承諾。

    「我們先回炎日島。」秦烈說道。

    他和寂滅宗談話之時,杜向陽和洛塵兩人,都暫且留在寂滅宗那座大型空間傳送陣。

    這時,他一表態要離開,童真真忽地說道:「秦烈,你回來后,有沒有去寒冰島看過林涼兒?」

    「還沒有來得及。」秦烈坦然道:「最近事情實在太多。」

    童真真表示理解,想了一下,說道:「她成長速度極為驚人,應該不久后就能突破八階,她在破階的時候……你最好能夠在身邊。」

    「將三大鬼族解決后,我會去寒冰島看她。」秦烈點頭。

    「這樣吧,一會兒我陪你一同去墟地,帶上林涼兒前往炎日島。」童真真笑了笑,溫聲說道:「我和林涼兒也算是一股助力。」

    「你要去,我只能跟著了。」許然笑著說。

    「那就一起好了。」童真真乾脆地說。

    「也好。」秦烈同意。

    旋即,秦烈和許然夫婦,從寂滅宗大殿離開,往傳送陣的方向行去。

    途中,秦烈沉吟了一下,突然道:「童前輩。您應該是古獸族的……朱雀一脈吧?」

    童真真輕輕一笑,道:「對呀。雷閻和沈魁他們都知道。」她一點沒有否認。

    「您在八階的力量層次?」秦烈再問。

    童真真微笑點頭,奇怪地說道:「怎麼會忽然問起這個?」

    「沒什麼。」秦烈也不知道她和泊羅界的九階朱雀是否熟識,斟酌了一下,他還是說道:「不久前,我在別的地方……認識了一個九階的朱雀。」

    「當真?!」童真真突然激動起來。

    她竟下意識抓在了秦烈的臂膀。

    本來還在往傳送陣行走的秦烈,不得不暫時停了下來,看著童真真眼中漸漸燃燒起來的火苗,他微微一怔。隨後道:「不單單有一個九階的朱雀,沒意外的話,那裡……應該是一個不小的朱雀族群。」

    他清楚地記得,有幾隻低等級的朱雀,在那秘境之門所在的山腳下,將許多他從暴亂之地帶過來的靈材帶走。

    童真真呼吸急促起來,「一個族群?」

    「應該不會有錯。」秦烈道。

    「在何處?她們在何處?」童真真著急起來。

    「泊羅界。一個獨立的域界,離靈域相隔極遠。」秦烈沒有隱瞞。

    「要如何才能過去?」童真真連著問。

    「我掌握著一扇秘境之門,可以很方便過去。」秦烈回答。

    這時候,一直沒有講話的許然,肅然道:「如果不是很麻煩的話,希望你能安排她過去一趟。此事對她很重要。」

    他這是首次請求秦烈。

    「沒問題。」秦烈沒有猶豫,一口應承下來,旋即說道:「你準備什麼時候過去?」

    「越快越好!」童真真道。

    秦烈想了一下,說道:「沒有我陪你過去,到那邊不一定方便。這樣吧。等炎日島的危機解除,我陪你過去一趟如何?」

    「好吧。」童真真答應。

    看她的架勢。恨不得秦烈撇下炎日島的事務,第一時間就陪她前往泊羅界。

    但她也知道,此時的炎日島,很快就會被三大鬼族入侵,秦烈還真是無法馬上抽身離開。

    秦烈注意到,童真真知道泊羅界有朱雀活動后,就變得魂不守舍。

    她一路上始終沒有講話。

    等眾人到達邪嬰島后,她才說道:「秦烈,我自己去寒冰島,我找林涼兒談一些事情,恐怕不能立即去炎日島。」

    「許叔你呢?」

    「我自然是陪她了。」許然很自然地說道。

    「那好,就我們先去炎日島了。」秦烈點頭。

    隨後,通過這座空間傳送陣,他和杜向陽、洛塵兩人,直接在炎日島現身。

    這一次,他並未遮遮掩掩,而是以真容現身。

    空間傳送陣的交織光芒逐漸消失以後,那些守在傳送陣附近的炎日島武者,便眼睛一亮。

    「秦烈!」以淵驚叫。

    「島主?他是秦島主?」

    「見過島主!」

    許多不認識秦烈的炎日島武者,得到以淵確認以後,紛紛恭敬吆喝著,全部躬身行禮。

    「唔!」杜向陽看著這架勢,暗暗咂舌,說道:「炎日島比五年前要壯闊太多了!」

    入目所見,皆是一座座宏偉的岩石宮殿,一股股驚人的氣息,在那些宮殿內涌動著,分明是眾多破碎境、涅槃境這種級別的存在。

    天上,有不少巨大的飛行靈器懸浮著,將太陽的光芒都給遮掩,猛一看像是虛空巨獸一般。

    海島旁邊,一艘艘船隻停泊著,上面同樣有不少強大武者走動。

    杜向陽和洛塵兩人,稍稍觀察了一下,就知道今時今日的炎日島實力強悍無比。

    「也就十來年時間啊……」杜向陽愈發震驚。

    暴亂之地的老牌白銀級勢力,幾乎都是通過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發展,才漸漸形成氣候,擁有令人不敢小覷的實力。

    就算是以靈器起家的天器宗,也用了一百多年時間,才逐漸在暴亂之地站穩。

    炎日島,僅僅通過十來年時間,就有了如今的氣象和威懾,真的令他大跌眼鏡。

    「先前過來的那些……前輩在何處?」秦烈和以淵打了個招呼,笑了笑后,詢問魯茲等人的動向。

    以淵指向血島,壓低聲音,說道:「他們暫時潛藏了起來。」

    秦烈會意一笑,又問:「青鬼族和地鬼族還有多久過來?」

    「最快也在兩天後。」以淵回答。

    秦烈愈發放心。

    「秦烈,你回來一事要不要聲張?血煞宗那邊一直在追問你的消息,看樣子都希望你能在血戰之前,從消失狀態返回。」以淵笑問。

    他乃炎日島的真正核心之一。

    炎日島的種種事宜,宋婷玉和唐思琪等人都不隱瞞他,因為他最初便是和秦烈一同由赤瀾大陸而來。

    所以他知道魯茲等人真正的身份和實力。

    對三大鬼族,他也沒有像其他人一樣,那麼的恐懼害怕。

    「不用,等那些鬼族的傢伙過來再說。」秦烈擺擺手。

    一行人邊走邊說,很快來到秦烈在炎日島的那座宮殿,這時候,宋婷玉,唐思琪,墨海,姚泰,包括琅邪全部都在。

    大家都在商討該如何對付三大鬼族。

    秦烈和以淵眾人,從外面進來后,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宋婷玉,唐思琪,姚泰,墨海,甚至琅邪的目光都閃亮起來。

    「你總算是及時回來了。」一向喜色不形於色的墨海,嘴角流露出一絲笑意,隨後神色輕鬆地說道:「這樣大家都放心了。」

    殿內,除了魂壇境界的盧毅,還有一個面生的澹邈外,剩下的都是當年的摯友和長輩。

    他們一直都是炎日島真正的核心。

    也是秦烈真正信得過的堅實同伴。

    「聽說你先去了寂滅宗和天劍山,那兩邊怎麼說?」琅邪問。

    「只要布托被擊殺,或重創,這兩邊將會立即主動出擊!」秦烈一笑,道:「大家儘管放心,在地鬼族和青鬼族被我們迎頭痛擊,抵禦不住的時候,布托十有八九會破空而來。嘿,我相信等他過來,一定會後悔從空間亂流返回靈域!」

    琅邪眼中血光一閃,道:「這些邪族的確罪該萬死!」

    眾人許久不見,在殿內高談闊論,閑聊了一會兒,秦烈以要和魯茲溝通為由先一步離開。

    他在炎日島和血島之間,站了一會兒,突然往海水下面潛入。

    與此同時,他以心神呼喚八具神屍,讓這八個神屍從深海內浮上來。

    一瞬間,八股洶湧磅礴的血肉氣息,從深海內的神屍身上傳來。

    和三年前相比,這八具神屍體內的氣息波動,竟強大了數倍!

    封魔碑也主動懸浮出來,在他胸口閃爍著猩紅血光,釋放出神秘波動。

    一個個搏天族的符字,也從這封魔碑的碑面上,逐漸的閃現出來。

    那些符字,跳躍著,突然就飛入他身體。

    三年後,他在和八具神屍心神連通之際,引發了封魔碑的變化,令這無字墓碑某處神秘展現出來。

    「血肉豐碑,原來封魔碑真正的名字,乃是血肉豐碑!而八具神屍……則是可以在關鍵時刻,以血肉獻祭的方式,為主人提供源源不絕的血肉能量。」秦烈震驚道。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