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最堅實的盟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最堅實的盟友字體大小: A+
     

    秦烈從邪嬰島直達寂滅宗的大型空間傳送陣。

    傳送陣周邊,十幾名寂滅宗的武者三三兩兩散落者,見他從中走出來,都流露出驚詫之色。

    最近三年寂滅宗已很少和八大白銀級勢力來往,所以甚少見到陌生面孔,通過這座大型空間傳送陣而來。

    「朋友從何而來?」一個年青的寂滅宗武者揚聲詢問。

    「炎日島。」秦烈神情從容,燦然一笑,補充道:「我叫秦烈。」

    十幾個寂滅宗武者,本來都滿不在乎在交談嬉笑著,此時突然收斂了笑容,神情都嚴肅起來。

    「閣下是炎日島秦烈?」問話者臉色凝重地確認。

    他知道秦烈已在暴亂之地消失三年,也同樣知道寂滅宗之所以沒有參與和邪族的廝殺,皆是因為這個人。

    他對秦烈之名如雷貫耳。

    「不錯。」秦烈點了點頭,解釋了一句:「我剛回來不久。」

    「請您稍等一下。」他畢恭畢敬道。

    當著秦烈的面,他聯繫沈月,將這邊情況言明。

    過了一會兒,他抬頭,有些詫異地看向秦烈,說道:「月姐馬上就到。」

    秦烈笑著點頭。

    那些寂滅宗的青年武者,則是炸開鍋來,低頭竊竊私語。

    「月姐為什麼會著急過來?」

    「聽說他和月姐關係很親密……」

    「不會吧?月姐可是我們寂滅宗的明珠,他怎麼可能得到月姐的青睞?」

    「誰知道呢?」

    沈月在他們的心目中。乃高高在上的女神,深受他們的愛慕。

    秦烈只是外來人。聽說沈月將會親自過來,他們心中自然而然就緊張起來。

    這些人的境界,只是如意境和通幽境,他們的小聲議論秦烈聽的清清楚楚。

    看著他們對沈月的維護,秦烈訝然失笑,覺得他們擔心的事情太多了。

    不多時,沈月凌空而來,倏然落下。

    時隔三年。沈月已從如意境後期,突破到破碎境初期,在暴亂之地青年一代中,沈月乃當之無愧的佼佼者。

    楚離,洛塵,杜向陽,羅可馨。天瑜,這些同齡人皆是被她甩在身後。

    這讓她的光芒更加耀目。

    那些聚集在傳送陣旁邊的青年,雖愛慕著她,可在她真正到來以後,卻不敢正視她身上的光芒。

    這些人都覺得自慚形穢,配不上耀眼的沈月。也配不上她的智慧和地位。

    他們都不敢和沈月的眼睛對視。

    只有秦烈,洒然一笑后,揚聲道:「恭喜!」

    「真是你回來了!」沈月驚喜異常,凝神細看一眼后,她身子微震。禁不住失聲輕呼:「你也踏入了破碎境?!」

    她最初知道秦烈這個人的時候,已經是如意境中期。而秦烈當時只有通幽境的境界層次。

    時隔多年,本來只有通幽境的秦烈,竟然和她一樣達到破碎境,這讓她大為震撼。

    點了點頭,先肯定她的猜測,然後秦烈神情一正,道:「我來求見老祖。」

    沈月面露難色。

    「怎麼?有什麼不方便的?」秦烈愕然。

    「到裡面再說吧。」沈月勉強一笑,隨後親自帶路,領著秦烈往寂滅宗的議事大殿而去。

    她在背對著那些青年的時候,那些人才敢大膽去看,才敢在眼中表露愛慕之色。

    寂滅宗大殿。

    「老祖在閉死關?不能邁入虛空境,他就不會出關?期間還不能被打攪?」秦烈臉色沉重。

    殿內,許然夫婦,雷閻,沈魁這些寂滅宗真正的決策人都在。

    「從你銷聲匿跡以後,南老怪就在閉關,至今已三年。」許然苦笑,無奈道:「也是如此,眼見邪族日漸強盛,我們也無法及時動手。不然,只要給布托知道南老怪處在關鍵階段,他定會整合邪族全部力量衝擊寂滅宗,那樣我們根本無法抗衡。畢竟,我們和八大白銀級勢力,因為你交惡,一旦寂滅宗被狂轟濫炸,八大勢力只會冷眼旁觀。」

    「宗主如果沒閉死關,我們或許很早就按捺不住,不會坐視邪族四處殺戮而不理。」沈魁解釋。

    他們將寂滅宗的為難道明。

    「我這趟過來,本欲請老祖不要繼續沉默,同我們聯手一起將邪族屠戮乾淨。」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老祖在閉死關,你們能否在此事上,給我一個說法?」

    「是因為青鬼族和地鬼族聯手對落日群島下手了嗎?」雷閻問道。

    之前,炎日島和寂滅宗一樣,也是保持著沉默。

    幻魔宗被青鬼族衝擊的時候,炎日島屬於最近的一方,卻只是按兵不動。

    雷閻認為,這是因為邪族將矛頭轉向了炎日島,炎日島被迫不得不交戰,所以秦烈才要寂滅宗也幫忙出手。

    他覺得秦烈這麼做純粹是出於保護炎日島的私心。

    「就算地鬼族和青鬼族這次的目標是黑巫教,炎日島也不準備繼續沉默。」秦烈臉色一正,說道:「不久前我去了天滅大陸,我看到了很多凡人被殘忍殺害。所有的村落,城鎮,都是生靈塗炭,千里,萬里範圍內,竟沒有活人的生命氣息!」

    深吸一口氣,他繼續道:「還活著的人族,被聚集在黑玉城、蒼炎城和碎雨城,被那些邪族當作肉食圈養著!他們隨時都會被擊殺,被吃掉,被當成祭祀的活祭品!」

    閉上眼,回憶著那一幕幕殘酷的畫面,他深深嘆息一聲,道:「我無法繼續坐視不理!」

    「人族各大白銀級勢力,除非全部團結起來。不然……很難將邪族徹底擊潰。尤其是,現在的布托已築造出四層魂壇。而我師兄還在閉死關的這個當口上。」雷閻嘆道。

    「不,不需要老祖出面,布托那邊我可以解決。」秦烈說道。

    許然夫婦,雷閻,沈魁,沈月,一時間全部愣住。

    「什麼?你剛剛說什麼?你再說一遍?」雷閻不確定地問道。

    「我說我可以解決布托。」秦烈淡然道。

    「你能解決布托?」沈魁怔怔失神。

    許然等人呆住。

    寂滅宗的議事大殿突然安靜下來。

    半響后,沈魁面色凝重。道:「因為一些特別的原因,擁有虛空境的人族黃金級勢力,不會染指暴亂之地,但也絕不會出手幫助暴亂之地!所以,不可能有中央世界的虛空境強者,來出面幫我們解決麻煩!」

    「事實上,不僅僅是我們寂滅宗。就連萬獸山和天劍山,也都將三大鬼族肆虐暴亂之地一事,向遙遠的黃金級勢力說明了。」許然苦澀一笑,搖了搖頭,道:「可是,他們並未理睬暴亂之地的動亂。也沒有派遣虛空境的強者,過來將布托給滅殺乾淨。我相信,布托應該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才會橫行無忌。」

    「中央世界黃金級勢力不能染指,也不能插手暴亂之地的事務?」秦烈愕然。「為什麼?」

    他不知道暴亂之地竟然還有這麼隱秘的怪事。

    「我不方便多說,等炎日島真正成為暴亂之地最頂尖的白銀級勢力。自然會有人告訴你原因。」許然委婉地搪塞過去,然後目光熠熠,道:「告訴我,你是不是真有解決布托的人選?是什麼人?」

    「一名擁有五層魂壇的暗影族統領。」秦烈道。

    眾人瞬間精神大振。

    「他百分百會出手?」許然最後確認。

    「我以性命擔保!」秦烈一字一頓道。

    許然夫婦和沈魁等人忽視一眼。

    數秒后,幾人沖秦烈重重點頭,由雷閻喝道:「媽的!我們忍那些邪族很久了!我這就帶人殺向炎日島!」

    「我們馬上就參戰!」沈魁也擲地有聲道。

    他們一直關注著暴亂之地局勢,很早之前就準備動手,可惜……因為布托這個虛空境的強者無人能對付,一直在忍耐著。

    他們本欲忍到南正天破關而出。

    如今,秦烈過來告訴他們,布托的麻煩可以解決,他們終於不準備繼續忍耐下去。

    「天鬼族的族人,從天裂大陸向天枯大陸轉移,看樣子他們要配合地鬼族和青鬼族,去震懾天劍山。」沈月將最新消息道明。

    「我隨後要藉助於你們的跨大陸傳送陣,去一趟天枯大陸,希望也能得到天劍山的配合。」秦烈道。

    「我和你走一趟吧。」許然皺了皺眉頭,說道:「天劍山和我們不一樣,他們的五大天劍心不齊,王恩哲,祖翔和嚴冬這三個傢伙鼠目寸光,而且對你擁有神族血脈一事有偏見,他們不見得就能被你說動。」

    三年前,秦烈也看到王恩哲和祁陽一起反對寂滅老祖,在他血脈一事上不依不饒。

    也是如此,他離開后,炎日島只向燕白衣和洛楠出售烈焰玄雷。

    王恩哲三人不論怎麼努力,也沒有能夠從炎日島,獲取那怕一枚烈焰玄雷。

    他知道那三人恐怕真不太容易對付。

    「那好,我們一同過去。」秦烈道。

    「真真,你就在這裡,我和秦烈去一趟天劍山。那些傢伙,對不同種族者偏見很大,修鍊劍訣的人,都是死腦筋!」許然冷哼道。

    秦烈不清楚童真真的來歷,只知道童真真絕非人族。

    此時,聽到許然這番話,他感知到童真真身上的氣息,忽然覺得有些熟悉。

    這氣息,分明和泊羅界九階的朱雀,全然一致。

    秦烈眼神一轉,又深深看了童真真一下,心中便有數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