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二十五章 風雲再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二十五章 風雲再起字體大小: A+
     

    「怎麼?對這兩個丫頭沒興趣?」

    幽千蘭、藺婕從山頂離開后,尼維特忽然冒了出來,三角蛇眼內滿是調侃的笑意。

    秦烈知道他一直都在附近,不過沒料到他會走出來,「想要幽月族的九大傳承秘義,哪有那麼簡單?再說了,我身邊又從來不缺女人,她們兩人的身子算得了什麼?」

    「幽甫那老傢伙還當你好糊弄,區區兩個女人就想要你將傳承秘義交出來,還真是夠天真的。」尼維特嘲笑道。

    「我先把這些文字記憶下來。」秦烈指向石地上幽千蘭刻出來的人族文字。

    「嗯。」尼維特點頭表示明白。

    他沒有繼續打攪秦烈,而是在秦烈身後一塊巨石旁邊停下,望著天上的月亮若有所思。

    另一邊。

    幽千蘭和藺婕兩女,一臉屈辱地下山,回到了幽月族的族地。

    幽月族幾名族老,匆匆迎來,眼神充滿了希冀。

    「怎樣?他有沒有對你們下手?」幽甫急道。

    讓藺婕也悄悄上去,加重籌碼,的確就是他的授意。

    在他眼中,幽月族這些少女,還有太陰殿那些有幽月族血脈的人族少女,都遠遠不如九大傳承秘義重要。

    如果能夠以這些少女的身子,令秦烈心情暢快,從而將傳承秘義告知他們,他會覺得非常值得。

    對幽月族而言,九大傳承秘義能振興整個種族,讓他們這個族部繁榮昌盛,變成整個幽月族的聖地。

    為了得到傳承秘義,他可以捨棄一切,何況區區一些少女?

    「他讓我們將身子留著,等他什麼時候有興趣了,會和您談交換傳承秘義的條件。那時,我們的身子……會是條件的添頭。而不是主要部分。」藺婕臉色平靜。

    可她心中卻充滿了屈辱感。

    幽千蘭輕輕咬著下唇,俏臉蒼白,眼中往昔令人迷醉的光芒都彷彿黯淡下去。

    她也被秦烈的一番話給傷到了高傲心靈。

    一向自視甚高的她,通過這件事終於明白過來。她其實並沒有她想象中的那麼珍貴。

    幽甫,為了幽月族的未來,可以毫不猶豫犧牲她。

    秦烈,對主動褪下衣衫,要投懷送抱的她,也沒當真一回事。

    「只是添頭?」幽甫怔了一下,眉頭深深皺起,「看樣子這小子並不傻,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必須要另覓它法了。」

    此言一出。幽千蘭和藺婕兩女,如被在心口捅了一刀。

    幽甫這麼說,分明意味著幽甫自己,也不認為她們倆的價值抵得上九大傳承秘義。

    之所以還是安排她們這麼去做,純粹是幽甫當秦烈年青。還懷有一絲幻想,幻想秦烈禁不住美色誘惑,一時衝動下做出不理智的決定。

    眼見秦烈不為所動,幽甫又凝重起來,開始更加細緻認真思考此事。

    他沖幽千蘭和藺婕揮揮手,臉色冷淡,道:「你們下去吧。」

    兩女轉身要走。

    幽甫忽然想起秦烈的要求。突道:「等一下。」

    兩女回頭望向他。

    「你們將身子乾乾淨淨留著,絕不能和任何人發生關係,只有在他要了你們以後,你們才能和別人戀愛結合!」幽甫這番話說的極重。

    幽千蘭和藺婕兩女,如兩朵被狂風暴雨反覆催促的嬌花,明眸已黯然無光。

    「知道了。」幽千蘭垂頭輕聲答了一句。

    藺婕也是面如死灰。

    兩個時辰后。

    秦烈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神光熠熠,喝道:「這些幽月族的古字全部記下來了!」

    「那九大傳承秘義呢?」尼維特隨意問。

    「需要時間整理組合,然後才能知道具體的含義和奧妙,不過……我想沒必要繼續留在幽月族做這些事。」他咧嘴笑道。

    九大傳承秘義,一共只有七千多個古符。他在弄明白這些符文的含義后,只要花費一段時間,就能真正弄清楚那些秘義的奇妙。

    如今「月淚」在幽月族吸取了足夠的月能,又變得明亮如鑽,他也得到他想要的東西,自然就沒必要待在這裡了。

    「你準備先回靈域了?」尼維特問。

    「嗯。」秦烈點頭,「那邊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那走吧。」

    尼維特化為真身,讓他繼續飛落在脖頸,隨後懸浮在幽月族天空。

    「我們先走一步,等他什麼時候想和你們幽月族談傳承秘義一事,他會再來幽月族。這期間,你們最好能多準備一些籌碼,免得到時沒有什麼東西能拿來交換那些秘義。」

    尼維特的鬼泣般的尖利嘯聲,在整個幽月族的族地回蕩,在眾多幽月族族人注視下,他蜿蜒扭動著身子飛天而去。

    ……

    天戮大陸。

    幻魔宗和黑巫教之間遍地沼澤的「萬毒澤林」,眾多青鬼族和地鬼族的強者聚集,柏格森,林頓,安德魯,巴勒姆還有哈克等人都赫然在列。

    「萬毒澤林」內,天上被七彩瘴氣覆蓋,林間充滿了酸毒氣味。

    十幾個青鬼族的族人,躺在他們的面前,眼眶深陷,體內的血肉精氣在迅速流失著。

    這些都是青鬼族的哨兵。

    「全部都是巫毒,到處都是巫蟲,那些巫蟲成千上萬,比蝗蟲還要多,遍布在萬毒澤林的每一個角落。」一個精氣神一直在流失的青鬼族族人,眼中充滿了恐懼,「很多巫蟲能滲透進靈魂,我的真魂都在被啃噬,我使盡了所有的方法,也沒辦法將巫蟲給消滅。各位大人,黑巫教掌握的巫毒,我們根本沒辦法破解,也沒有好的抵禦辦法,一旦中了巫毒,會比被烈焰玄雷直接轟殺還要可怕。」

    「黑巫教是暴亂之地最古老的白銀級勢力,比幻魔宗厲害很多,現在三大家族和部分幻魔宗的人族魂壇強者,都已經聚集在黑巫教,的確不太容易對付。」

    「黑巫教深處被無數巫蟲覆蓋,都是都是毒瘴氣,想要攻破有點棘手。」

    「看樣子要暫時緩一緩了。」

    青鬼族和地鬼族的魂壇強者,交流了一番,漸漸有了決定——轉攻落日群島。

    「這個落日群島,一直向寂滅宗還有天劍山提供烈焰玄雷,還有不少赤銅級的勢力,也以烈焰玄雷來阻礙我們的步伐,是時候毀滅他們了!」柏格森陰惻惻道。

    「動手吧。」

    半日後。

    兩艘有著炎日錦旗的大型飛空靈器,在原幻魔宗領地上空航行,將那些逃脫青鬼族滅殺的人族武者接納上去。

    由林頓帶領的一群青鬼族強者突然現行。

    「給我殺!」他下達命令。

    同一時間,在幻魔宗另一片天空,三架流金火鳳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接應人族的存活者。

    不同的是,他們屬於血煞宗,受沫靈夜調動。

    巴勒姆和哈克為首的地鬼族強者從地底突然衝天而來。

    ……

    「周康以音訊石通知我們,他們受到了地鬼族的伏擊,損失慘重,已在四處潰逃。」洪博文匆忙找到沫靈夜,將剛剛得來的消息稟報。

    沫靈夜臉色一變,看向身旁的雨凌薇,無奈道:「邪族暫時捨棄了黑巫教,應該將目標對向了我們,落日群島終於要被迫參戰了。」

    雨凌薇嘆了一口氣,說道:「只要我們還生活在暴亂之地,就躲不過這一劫。」

    沫靈夜點了點頭,吩咐洪博文:「將消息通知宋丫頭,她應該明白我們即將面臨什麼。」

    「我這就去。」洪博文轉身離去。

    「落日群島可有信心能抵擋住邪族的衝擊?」雨凌薇輕聲道。

    沫靈夜搖了搖頭,滿臉苦澀,道:「如今的暴亂之地,別說是我們了,恐怕連寂滅宗都非邪族之敵。」

    「那要如何是好?」雨凌薇眼瞳灰暗。

    「走一步算一步吧。」沫靈夜嘆息,「這個關卡秦烈偏偏不在,不然,還是有希望的……」

    雨凌薇愕然,「你對他的評價竟然這麼高?他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是魂壇強者啊?」

    「你沒有見過他,所以不知道他的能力。」沫靈夜輕笑著,說道:「他雖不是魂壇強者,卻擅長創造奇迹,很多不可能的事情,在他手中都會變成可能。」

    「他真有你說的這麼神奇?」雨凌薇不信。

    「可惜他不在。」沫靈夜無奈哀嘆,「不然,你或許就能見識他的奇妙,知道我所言非虛了。」

    雨凌薇眼中滿是驚異,心中還是似信非信,不認為秦烈真有沫靈夜所說的那麼神奇。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