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傳承秘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傳承秘義字體大小: A+
     

    夜色下,六個月亮釋放出皎潔清冷月光,揮灑向天地。

    「銀線天蛇」尼維特以本體翱翔在夜空下,彷彿連綿的山脈在虛空遊盪著,給人一種震撼心靈的恐怖威懾。

    秦烈,便盤坐在這一條巨蛇脖頸處,迎著獵獵勁風,往幽月族而去。

    九階的尼維特,在天空飛行的速度,遠超他的想象。

    一座座高聳入雲的山峰,一塊塊懸浮虛空的陸地石塊,如電一般從他身旁飛逝而過。

    比起暴亂之地最快的戰車,尼維特的速度都要快上數十倍,當真是風馳電掣。

    月光之下,秦烈凝聚靈魂意識,一邊查探肩上銀月印記內的動靜,一邊默默回憶著他從「月淚」內得到的那些神秘法決符文。

    通過巴雷特和滕遠的講述,他知道「月淚」乃幽月族的傳承至寶,記載著九種幽月族自古流傳的神秘法決和秘技。

    上次「月淚」將幽甫等人聖器內的月能吸收,九個月亮瞬間變得奪目,隨後就有一段段神秘符文法決烙印向他靈魂深處。

    他當時並沒有多想,也沒有花費時間去研究那些符文的真正奧妙,此刻一梳理,才發現他根本不認識那些符文。

    這讓他暗暗覺得奇怪。

    雖不曾真正將封印的記憶破開,可他能認識幽冥界,龍族,還有許多太古強族的文字,能聽懂那些太古強族的語言。

    他自認為他對各族文字都了如指掌。

    然而,如今真的開始要了解「月淚」烙印在他腦海的符文,他才發現他完全不認識。

    「幽月族不是擁有混沌血域的頂尖強族。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當年才沒有學習他們的文字。」他心中這麼認為。

    旋即。他意識到幽月族一行,的確非常有必要。

    暴亂之地沒有任何幽月族的族人,他如果想要將那些從「月淚」內獲取的知識運用起來,就必須要精通幽月族的文字。

    「就快要到了。」尼維特有些尖銳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他端坐在尼維特脖頸上,然而,離尼維特的蛇頭竟然還有十幾米遠,加上尼維特飛行速度極快,這讓他聽著尼維特的聲音。竟覺得有些飄忽遙遠。

    「竟然這麼快!」他驚訝起來。

    從古獸族離開,到現在連半個時辰都沒有到,天上依然還是第六個月亮。

    可尼維特馬上就要到達幽月族的族地。

    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尼維特龐大的身軀,突然墜向一片連綿起伏的山脈。

    那些山脈有著一個個山谷,每一個山谷之中,都有著波光熠熠的水潭,潭水倒影著月亮,如在吸納著月光。

    許多精美的碉樓,釋放出蒙蒙玉石般的晶瑩光澤。坐落在山谷內。

    不少幽月族的族人,從那些碉樓內走出來。臉色驚恐地看向天上。

    尼維特的到來,令這些幽月族的族人,都尖叫著相互傳信。

    古獸族的尼維特,乃泊羅界最為凶戾的恐怖存在,在幽月族沒有和太陰殿結成血親之前,他時常在泊羅界各大種族聚集地出沒,將許多生靈吞沒。

    幽月族,在數千年之前,也時常被尼維特光顧。

    這些幽月族的族人,都知道泊羅界的秘境之門被炸毀,知道太陰殿不會再有援軍過來。

    臨近的黑獄族族人,已經正式衝擊他們的族地,開始大肆進攻。

    眼見尼維特到來,他們當尼維特凶性大發,也要拿他們幽月族開刀了。

    因此,眾多幽月族的族人,都恐懼起來,第一時間向深處的山谷傳訊。

    山谷深處,幽甫得到消息后,也是臉色巨變。

    「你們倆上次是否得罪了尼維特?」他陰沉的眼睛,閃爍著冰冷寒光,直勾勾看向幽千蘭和藺婕。

    兩女之前受他囑託,要想盡一切辦法接近秦烈,盡最大可能從秦烈處將九種傳承秘義獲取。

    她們並肩去了古獸族的領地。

    只不過,她們並沒有見著秦烈,只是遇到了尼維特,然後就被尼維特不耐煩的驅趕出來。

    尼維特的突然到來,讓幽甫以為幽千蘭和藺婕兩女,之前在古獸族得罪了他,以為他這次是來興師問罪的。

    「沒有,我們只是……只是問了一些那個姚天的消息。」幽千蘭輕聲道。

    一身剪裁合體的銀白宮裝長裙,潔白如雪的優美脖頸上,吊著一枚精美的彎月吊墜,幽千蘭在月色之下,給人一種清冷聖潔的高貴感,讓附近許多幽月族和太陰殿的男性武者,都目弦神迷。

    見幽甫訓斥她,這些幽月族、太陰殿的男性,都流露出不忍的表情。

    旁邊的藺婕,同樣容貌出眾,睿智的眼睛彷彿永遠都在閃爍著聰慧的光芒,在計量著什麼。

    「我們和尼維特只講了兩句話,請求他允許我們見姚天一面,僅此而已。」她解釋道。

    「希望他不是因為你們而來。」幽甫冷哼一聲。

    「他來了!」一個幽月族的族人抬頭看天。

    尼維特龐大的身軀,在月色下光幕纏繞,不斷收縮著。

    數十秒之後,他就以人族之身顯形,在他身旁赫然還站在令幽甫「朝思暮想」的秦烈。

    「幽甫,聽說你們想要見他?」尼維特咧開嘴,尖銳陰森的笑聲,如被弔死的女鬼在哭泣,「我現在幫你們將他專門送來了,要不要感謝我?」

    聽到他的笑聲,眾多幽月族的族人,都是頭皮發麻。

    「多謝!」尼維特拱手道。

    「給我五千塊冷月寒晶算報酬。」尼維特眯著三角蛇眼。

    「好!」幽甫一口應承下來,馬上吩咐下面人去準備,一點不敢疏忽。

    秦烈表情怪異。

    他知道冷月寒晶為天級五品的靈材。在幽月族掌控的礦脈內開採的最多。分佈在泊羅界其它地方的較少。

    冷月寒晶在暴亂之地價值連城。對太陰殿還有拜月宮這類修鍊月之力量的人而言,冷月寒晶乃最為珍貴的至寶。

    就連他也能用來恢復「月淚」的力量。

    只是……對尼維特而言卻絲毫無用。

    「族老,這枚戒指內有五千塊冷月寒晶。」很快地,一個幽月族的族人,就將一枚空間戒遞來。

    幽甫接過後,一言不發,就將空間戒投擲給尼維特。

    尼維特抓住后,怪笑了兩聲。又隨手將這枚盛放了五千塊冷月寒晶的空間戒塞給秦烈,說道:「這東西就當傭金的一部分。」

    秦烈為他們換取暴亂之地的靈材,按照雙方約定,他要抽取一成為傭金。

    然而,因為古獸族給出的那一批靈材,總價值遠遠超出他本來的估量,他已經通過交易賺取了豐厚的利潤,佔了莫大便宜,便沒有提起傭金的事情。

    他沒提,可尼維特卻記在了心裡。在想辦法補償。

    這些冷月寒晶就被他當成傭金來對待。

    底下那些幽月族族人,眼睜睜看著尼維特這個古獸族的三大首腦。將五千塊冷月寒晶轉手給了秦烈,臉色都為之一變。

    本來,他們以為尼維特是擒住了秦烈,將秦烈給他們送來。

    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尼維特親自過來,分明就是要保證秦烈在幽月族無人敢動,他根本就是以秦烈後台的身份而來。

    這讓幽甫眾人暗暗叫苦。

    「我這個小兄弟很忙的,沒有太多時間耽誤,你們找他有什麼事情就趁早說。」尼維特見幽月族族人苦笑不語,馬上不耐煩起來,「別浪費時間啊,不然,一會兒我們就離開。」

    秦烈和尼維特並肩懸浮在幽月族族地上方數十米,他居高臨下打量著幽月族的生活之地,發現巨大的山谷中,有著許許多多月池。

    那些月池,分明以特殊的方法建造而成,池體上繪刻著許多古老的符文。

    那些符文,和他從「月淚」內獲取的,關於幽月族的九大秘義一致。

    這讓他心中暗暗有了計較。

    不少幽月族的族人,都聚集在月池旁邊,似在通過月池來更好的吸收月能。

    有幾個月池內,有很淺的池水積蓄而出,池水內傳出最為精純的月之力量。

    秦烈摸了摸下巴,心神一動,就將「月淚」釋放出來。

    「月淚」化為九個小月亮,在幽月族族地懸浮著,輕輕遊盪。

    一種令所有幽月族族人頂禮膜拜的神聖氣息從九個小月亮內傳來。

    除了幾個族老忍著不動,大多數幽月族的族人,都不由自主跪伏下來,眼睛炙烈地看向九個袖珍小月亮。

    九個月亮晃蕩著,來到那些有著池水的月池上方,如鯨魚吸水一般,將月池內的池水吸走。

    「月淚」變得愈發明亮。

    幽甫月牙形的眼瞳,死死盯著「月淚」,突然道:「你是否從我們幽月族的聖器之中,得到了九種秘義傳承?」

    他這番話自然是對秦烈說的。

    「好像是這樣。」秦烈淡然一笑。

    「你,你能否將那九種秘義傳授給我們?」幽甫嘴唇顫抖起來。

    所有幽月族的族人也都目光如炬地看向他。

    秦烈呵呵輕笑,「我不知道那些符文具體代表著什麼意思。」

    「沒關係!你可以將那些符文刻畫出來,我們自然知道它們代表的含義!」幽甫激動起來。

    秦烈沒答話,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幽甫老臉一紅,知道自己過於激動了,連忙道:「我明白。你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告知我們,說,你有什麼條件?」

    「條件嘛……我還沒想好。」秦烈笑了笑,「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弄清楚那些符文的意思,你們就先安排一人教我。」

    「千蘭!」幽甫沉喝。

    如月中謫仙般聖潔清冷的幽千蘭,立即明白了幽甫的意圖,她先沖秦烈微微鞠身,然後抬頭,一雙月牙形的美麗眼瞳深深看向秦烈,輕聲道:「我精通那些古符。」

    「那就你。」秦烈漠然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