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二十章 突然放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二十章 突然放手字體大小: A+
     

    「姜兄!」

    「姜大哥!」

    苗風天和靳燾,眼見姜鑄哲在秦烈身後凝形,一隻赤紅如染血的手落在秦烈後腦勺,幾乎同時驚叫起來。

    他們深知秦烈對暴亂之地的局勢,有著多麼大的影響力,知道一旦秦烈出現意外,他們密謀的那個計劃不但會無疾而終,還會被寂滅老祖、李牧、段千劫等人追殺致死。

    他們害怕姜鑄哲瘋狂之下痛下殺手。

    「你膽敢下手,我暗影族的大統領,一定不會放過你!」艾迪厲聲道。

    就連吉爾伯特和邪龍卡爾弗特,龍眼也浮現凝重之色,注意力都放在這一塊兒。

    秦烈臉色深沉,一動不動,也一聲不吭。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姜鑄哲眼中猩紅之色,並沒有一絲一毫消褪。

    他就這麼凝神看向秦烈的後背。

    許久后,他瘋狂嗜血的眼瞳深處,閃爍出一個很奇怪的色彩。

    他彷彿忽然想通了某事……

    於是,他落在秦烈後腦勺的那隻手,緩緩放了下來。

    一霎那間,秦烈化為一束雷電光芒,倏然瞬移挪開。

    他直接在九階邪龍卡爾弗特身旁重現身影。

    六個本在看護苗風天的虛渾之靈,化為六束流光,突然飛向他。

    幽月族聖器「月淚」形成的九枚月刃,也靜靜懸浮在他周邊,將他全身緊緊守住。

    隔著吉爾伯特,艾迪,靳燾等人。秦烈和姜鑄哲眼神對視。他眉心的鎮魂珠閃爍著詭秘的漆黑光澤。如眼睛在輕輕眨動。

    姜鑄哲腥紅如血的眼睛,在秦烈瞬移離開后,漸漸恢復了正常色澤。

    他也靜靜看向秦烈。

    好半響,他深吸一口氣,突然說道:「我們先出去了。」

    「什麼?」苗風天和靳燾錯愕地看向他。

    「帶著屍妖出去,將幽影地宮留給他們,我們在外面等。」姜鑄哲重述了一遍。

    苗風天、靳燾面面相覷。

    秦烈和艾迪,還有兩頭邪龍。也是驚愕住。

    誰也不知道姜鑄哲心裡想些什麼,不知道為什麼他在明明就要得手的時候,會突然放棄這一切。

    姜鑄哲並沒有解釋。

    在一眾疑惑的目光中,他將堵在幽影地宮牆壁缺口的錦旗抓下來,第一個從那洞口走了出去。

    苗風天和靳燾愣了一下,這才將兩頭屍妖帶上,在他之後從幽影地宮離開。

    前一刻,瘋狂嗜血的姜鑄哲,要不惜一切代價吸食九階邪龍的鮮血,為他進階虛空境蓄勢準備。

    下一刻。他莫名其妙放下一切,沒有任何解釋。第一個離開了這裡。

    秦烈和艾迪一臉莫名其妙。

    本來和吉爾伯特纏鬥的血妖,此時,化為一條血流也穿過那洞口,飛逸向外面姜鑄哲的身體。

    洞內先前激烈的爭鬥,戛然而止,只留下一頭霧水的秦烈等人。

    「地鬼族半個時辰內,會重新衝擊幽影地宮,你們最好儘早出來。」

    姜鑄哲的淡漠聲,從洞外的石洞飄忽而來,聲音逐漸變小,這意味著他走的越來越遠。

    「先離開這裡?」秦烈看向卡爾弗特。

    「吉爾伯特,你以秘法喚醒他們,我們一會兒就走。」九階邪龍吩咐道。

    吉爾伯特也知道此時不宜多想,忙點頭答應下來,以龍軀浮升在地宮上方,以他的邪龍之血形成點點雨落,灑向另外七頭沉睡的邪龍。

    卡爾弗特則是深深吐息,全身被銀燦燦光芒裹住,不斷縮小著身子。

    在吉爾伯特還沒有將另外七頭邪龍喚醒之時,他就完成了化形,變成一個銀髮蒼蒼的人族老叟。

    他看向先前五個攻擊秦烈的真龍國皇族古屍,眼中流露出複雜難明的神色,沉吟了一下,他嘆了一口氣,說道:「等我離開后,我會徹底摧毀幽影地宮,將你們埋藏在這塊大陸的最深地底,讓你們再也不受打攪。」

    「嗚嗷!」

    七頭邪龍,被吉爾伯特以秘法喚醒,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

    「卡爾弗特大人呢?!」他們叫嚷道。

    「你們都化身為人,我們馬上離開,其他的不要多問。」九階邪龍喝道。

    「好!」

    這七頭邪龍,在卡爾弗特的命令之下,紛紛縮小為人。

    秦烈一臉驚異,「吉爾伯特,他們怎麼都是擁有真名的八階邪龍?」

    他從搏天族的「混沌血域」中得知,當年進階的八階的邪龍,幾乎都尾隨搏天族一起遁入域外星空。

    留在靈域的邪龍,幾乎絕大多數都是七階的,沒有擁有真名的邪龍。

    因為八階以下的邪龍,無法適應域外星空的殘酷環境,所以他們在邪龍族長的授意下,以沉睡的方式深藏靈域地底隱秘之地。

    可這幽影地宮內,一共八頭邪龍,不但有九階的卡爾弗特,剩下的七頭竟然也都是八階。

    這太過於不可思議了。

    「我當年在戰鬥中遭受重創,不能在域外星空內飛行,所以被留下靈域。」卡爾弗特隨意解釋了一句,「他們七個被我父親選中留下來,是為了保護我,防止我出現意外。」

    話到這兒,卡爾弗特停頓了一下,以奇異的眼神看向秦烈,又道:「還有一個原因。」

    「什麼?」秦烈追問。

    「我父親也不能確定,邪龍族的那些離開者,在浩瀚無垠的域外星空,能否陪同搏天族生存下來。因為,在他們和搏天族遁入域外星空之時,百族的聯軍並沒有放棄,還是追擊了過來。」卡爾弗特眼神悲痛,「我是他的第七子,如果他們在域外星空全軍覆沒,那我就是邪龍一族的族長。我留在靈域,只是為了多一個希望,為了保持邪龍的傳承不滅。」

    秦烈明白了過來。

    邪龍族長這麼安排,是將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里,以免邪龍族的血脈斷絕。

    這麼一來,只要他們和卡爾弗特,有一方能成功存活下來,那邪龍這個種族就能繼續存活於世。

    在那個殘酷的時期,邪龍身為幫搏天族助紂為虐的必殺種族,站在了百族的對立面,真真面臨著滅族危機。

    他不敢肯定遁離了域外星空,就真正可以存活下去,所以才有此安排。

    「你體內流淌著他們的血脈,這意味著他們並沒有在域外星空滅絕,這說明我父親還有那些族人,應該還頑強的活著!」

    望著秦烈,卡爾弗特言語突然激動起來,從秦烈的身上,他可以確定搏天族和邪龍一族沒有被當年的百族聯軍覆滅。

    「族長答應過我們,有朝一日,他們會和神族重返靈域!他們絕不會有事!」

    「神族乃世間最強種族,他們本來就是從域外星空而來,他們怎會出現意外?」

    「我早就知道族長和各位大人一定都還活著!」

    「在星空的另一端,他們肯定在挂念著我們,在積累著力量,應該很快就會殺回靈域!」

    「巨龍族將在不久后付出代價!」

    醒來的七頭邪龍,聽到卡爾弗特和秦烈的對話,紛紛叫嚷起來。

    他們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堅定如一地認為,邪龍族的族長,還有那些當年遁入星空的高階邪龍,一定在密謀準備著重回靈域,帶領他們重鑄輝煌!

    「不久后,我父親一定會回來!」卡爾弗特也如此認為。

    在這些邪龍的眼睛中,秦烈看到了一種偏執的狂熱。

    「先離開再說。」艾迪冷靜地說道:「地鬼族就在上面。」

    「等卡爾弗特大人恢復了,那些卑賤的地鬼族族人,都將變成我們的肉食!」吉爾伯特張牙舞爪道。

    「都出去!」卡爾弗特喝道。

    連吉爾伯特在內,九頭邪龍,加秦烈和艾迪,迅速從幽影地宮離開。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