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一十九章 神器之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一十九章 神器之威!字體大小: A+
     

    對苗風天而言,血之靈力凝成的血龍,雷霆閃電之力,都算不得什麼。

    雷霆力量,對陰魂惡鬼有著天生克制力,血靈訣對血肉精氣濃烈的生靈,同樣有著可怕的殺傷力。

    然而,修鍊屍之始祖傳承的他,對這兩種力量偏偏有著超強的抗性。

    也只有至陽至烈的力量才能重創甚至煉死他。

    那些由秦烈血脈之力凝結的不滅火焰,帶著泊羅界三個炎日獨有的恐怖炎能,恰恰就是他最為懼怕恐懼的力量。

    一簇簇小火苗,燃燒之際,讓他只能痛苦怒喝。

    「秦烈!你若是再敢亂來,我絕不會繼續手下留情!」苗風天厲聲咆哮。

    「你只要站著不動,就不會有事。」秦烈臉色深沉。

    這番話,正是先前他被濃濃屍氣裹住,苗風天對他說的。

    一滴滴剔透晶瑩的血珠,內部烈焰神文閃爍著,傳來熾烈的炎能,悄然聚集在苗風天身旁。

    那些血珠都蘊藏著他血脈內的不滅之火。

    他也看出來了,苗風天根本不怕他的血靈訣,也不怕天雷殛,他的寒冰訣和地心元磁錄,因為他本身境界的不足,也絕不可能威脅到此人。

    只有烙印在血脈內的烈焰,純粹的血脈之力,才能真正對苗風天造成傷害。

    他於是捨棄了破碎境所擁有的種種力量,只是以五階血脈內的不滅烈焰,來威脅這個修鍊陰邪屍力的傢伙。

    滴滴紅寶石般的晶瑩血珠,懸浮虛空的雨水般。環繞包圍在苗風天周邊。

    每一滴鮮血之中。都蘊藏著令苗風天深惡痛絕的炎日氣息。讓他不敢輕易動手。

    同時,六個虛渾之靈,也悄然在他頭頂浮現出來。

    只要他膽管釋放出魂壇,動用魂壇之力破掉眼前不利局面,有「魂壇吞噬者」惡名的虛渾之靈,一定會對他的魂壇下手。

    這讓苗風天突覺束手束腳。

    「你也不要試著以靈魂意識來直接衝擊我的識海。」秦烈眼神凌厲如刀鋒,嘴角綻出一個殘酷的笑容,「我修鍊雷帝的傳承。我的靈魂識海,乃狂暴的雷霆閃電。即便是你境界遠遠超過我,你的靈魂意識膽敢闖進來,也勢必被雷霆閃電轟成湮滅!」

    苗風天臉色陡然驚懼起來。

    如果沒有秦烈這番話,他或許下一步就會以不滅境的靈魂意識,凝成靈魂風暴衝擊秦烈識海。

    但現在他趕緊止住自己的妄想。

    雷霆閃電之力,能殛滅所有生靈的魂魄,就算是他不滅境的靈魂,也休想在雷霆閃電的轟擊下安然無恙。

    他很清楚,如果秦烈所言不虛。他冒然以靈魂意識硬闖秦烈的識海,當真被漫天雷霆閃電劈射。他必然無法全身而退。

    靈魂一旦重創,想要恢復就絕非一朝一夕的時間,會漫長的令他境界不進反退。

    苗風天眼瞳深幽,皺著眉頭衡量著得失,十幾秒后,他臉上浮現出一個頹喪神情,點頭道:「算了,我不再插手,你想怎樣就怎樣。」

    他真要不顧一切出手,或許會被包圍他的不滅之炎燃燒一部分力量,會受上不輕不重的傷。

    但他還是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在短時間內重創甚至擊殺秦烈。

    可他也知道,不論是他,還是姜鑄哲,都需要秦烈活著。

    只有秦烈活著,暴亂之地的局勢,才可能朝著他們設想的方向衍變。

    他和姜鑄哲一樣,都不想將秦烈得罪死,不想將秦烈逼的太厲害。

    於是他選擇放手。

    「多謝。」

    秦烈深深看向他,凌厲的眼神,漸漸收斂了鋒芒。

    「你還是無法改變什麼。」苗風天淡漠道。

    秦烈回頭,以背對向苗風天,將視線聚集在靳燾和姜鑄哲的身上。

    他立即知道了苗風天話里的意思。

    靳燾帶著屍妖蒲澤,還有屍妖白骨魔君,全力出手對付艾迪。

    本來能從容應付兩頭屍妖的艾迪,在靳燾加入以後,明顯就落在了下風。

    種種幽冥界的詭秘法決,雖掀起了滔滔魔雲波濤,但靳燾和兩頭屍妖合力之後,還是顯得很從容。

    只有二層魂壇的靳燾,實力比全盛時期的白骨魔君還要可怕,這個跟隨了姜鑄哲多年,同樣經歷了血煞宗覆滅的強者,本來……就是血厲和姜鑄哲的同門師弟。

    通過修鍊極端的血靈訣,以吸食鮮血不斷強大自己的靳燾,一直都是姜鑄哲身邊最強大的助手。

    姜鑄哲能夠施展的血典各大殺招,碧血天河,天羅血網,泣血鬼爪,血龍吟等等秘術,他也運用的嫻熟無比。

    除此之外,兩頭屍妖體內的濃烈血氣,也能被他輕易調動,配合他施展的種種血煞宗秘術,令艾迪左支右絀。

    只恢復了六七成實力的艾迪,展現出來的戰鬥力,已經令秦烈覺得驚嘆。

    可是,以目前的情形來看,艾迪還是不可能勝過靳燾和兩頭屍妖。

    他的視線越過艾迪這一邊,又看向被天羅血網罩住的吉爾伯特,發現吉爾伯特依然被捆縛的緊緊的,始終無法掙脫出來。

    吉爾伯特後面,姜鑄哲頭頂著「嗜血輪盤」,釋放出碧血天河,令兩條綿長猩紅的交匯血河,一起落在九階邪龍卡爾弗特銀光燦燦的龍身上。

    兩條血河,如血紅色的彩帶垂下,從中湧現的血之靈力瘋狂滲透向邪龍的體內。

    這頭力量幾乎消耗殆盡的邪龍,沒有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而是低聲嘶嘯,他那銀亮的鱗甲縫隙內,綻出寒晶一般的冰光。

    絲絲冰光和血河內的血之靈力交匯在一塊兒,激烈爭鬥著。血光迸射。冰芒碎濺。

    卡爾弗特在極力阻止血之靈力鑽向他的龍軀。

    姜鑄哲。則是頭頂「嗜血輪盤」,不斷加持著更多的力量,猩紅眼瞳內閃爍著瘋狂殘忍的血光。

    他知道,一旦讓那些蘊藏著他生命精氣和靈魂意念的本命精血,滲透到邪卡爾弗特血肉中。

    他的那些本命精血,就會代替他的嘴,將這頭九階邪龍澎湃濃厚的氣血給盡數吞沒。

    到時,卡爾弗特就會變成一具冰冷沒有生息的龍屍。

    而他。則是可以通過九階邪龍的滂湃生命血氣,嘗試著更進一步,去築造第四層魂壇。

    一旦他擁有了四層魂壇,他將殺入天戮大陸,將黑巫教、三大家族這些曾覆滅血煞宗的罪魁禍首,給一一吸食鮮血,看著他們恐懼痛苦的死亡。

    就算是如今在暴亂之地猖獗活動的三大鬼族,也會變成他的獵物,被他逐個吸食鮮血追殺至死。

    血煞宗,在他的手中。輝煌將超過千年前的榮光。

    想到美妙處,他下意識舔了舔嘴角。眼中滿是嗜殺凶戾。

    「姜鑄哲已經進入狀態,在這個時候,你如果膽敢阻止他,他恐怕不會像先前一般理智。」苗風天臉色凝重,道:「他在清醒的時候,一切都好說,一旦瘋狂起來……就算是親兒子阻止他,他都會毫不猶豫殺掉。秦烈,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這頭九階的邪龍,你只要放手不管,讓姜鑄哲得償所願,他事後冷靜下來,一定還會作出補償。」

    此刻的姜鑄哲,讓苗風天都有些懼怕,他這是真心勸說。

    他怕姜鑄哲在失去理智的狀態下會失手將秦烈殺死。

    真要這樣,李牧、段千劫、寂滅老祖,還有剛剛到來的暗影族虛空境強者,恐怕會全世界追殺姜鑄哲,順便也追殺他……

    這絕非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瘋狂的姜鑄哲,我又不是第一次見到,我也不會是第一次在火上澆油。」秦烈語氣平靜,可眼神卻充滿了不要命的瘋狂。

    苗風天駭然。

    他發現秦烈和姜鑄哲一樣,也是一個瘋子,也會做出不可理喻的瘋狂之事。

    果然!

    秦烈放下這番話以後,突然一手將右肩膀上的衣衫撕裂掉,在他右肩上,一個清晰的銀月印記流露出來。

    苗風天凝神去看的時候,發現九輪月亮從印記內飛升出來,迅速凝成九個陰寒鋒銳的月刃。

    一種聖潔,明凈,冰寒,冷冽的氣息,從九個月刃上釋放出來。

    苗風天的靈魂,在那些月芒之下,竟生出一種寧靜不想反抗的念頭。

    九個月刃化為九束月光激射向邪龍吉爾伯特。

    如九柄陰寒利劍划動而來。

    「哧啦!」

    將吉爾伯特緊緊束縛住的「天羅血網」,在月刃的優美划動下,如被利器切割的錦帛,一下子就撕裂開來。

    「好鋒利的靈器!」苗風天失聲驚叫。

    他對姜鑄哲還算是了解,他知道以「嗜血輪盤」內血之靈力凝成的「天羅血網」,韌性驚人至極。

    姜鑄哲曾說過,在整個暴亂之地,也只有寥寥幾樣天劍山的天級飛劍,才能斬斷「天羅血網」。

    而且,御動飛劍者,還必須是和他一樣的天劍山魂壇級彆強者。

    可現在,只有區區破碎境修為的秦烈,只是以靈魂操控著九枚月刃,輕而易舉就將「天羅血網」斬斷,這分明不合常理。

    除非……那月刃的等級根本就超過了天級靈器的範疇!

    想到這個可能性,苗風天身子禁不住微微顫抖,再看秦烈的時候,他眼中綻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神級,神級靈器,一定是暴亂之地從未出現過的神級靈器!」

    「嗚嗷!」

    吉爾伯特從血網內掙脫,朝天咆哮著,瘋狂撕扯向姜鑄哲。

    全力對付卡爾弗特的姜鑄哲,血紅的眼瞳中,浮現出凶戾無情之色。

    一條條鮮血流光,從他身上流淌下來,就在他的腳下凝形,化為血妖。

    純粹由鮮血凝成的血妖,也是無聲咆哮著,迎向了吉爾伯特。

    姜鑄哲那紅的無比妖異的皮膚,在那血妖形成之後,終於有了一絲蒼白色。

    也在此時,九道皎潔月光,如九個冷冽流星飛逝而來。

    姜鑄哲眼中第一次閃現驚悸。

    從那些皎潔月光之中,他覺察到一種能將他砌成一塊塊的凌厲氣息,這是……神級靈器才能擁有的恐怖鋒利。

    他突然從瘋狂中冷靜下來。

    隔著吉爾伯特,隔著艾迪和靳燾,他的視線落到秦烈身上。

    一束猙獰血芒,從他的眼瞳飛射而出,這血芒竟比月刃還快,瞬息間便突射到秦烈眉心。

    一種如被鋼針刺透腦殼的恐懼感,彷彿從秦烈的骨髓中蔓延出來,讓秦烈禁不住全身顫慄。

    就在此時,隱藏在眉心皮肉之下的鎮魂珠,突然震破了皮肉呈現出來。

    如秦烈的第三隻眼睛。

    純黑如墨汁的鎮魂珠,彷彿真是一隻深幽神秘的眼睛,直勾勾看向那一束血芒。

    「蓬!」

    這一束即將射向鎮魂珠的血芒,就在抵達秦烈眉心的那一霎,突然爆碎成虛無。

    姜鑄哲那看向秦烈的眼瞳,浮現出一抹痛苦之色,他以微不可查的聲音悶哼一聲,將一口就要湧出喉嚨的精血,又給硬生生咽了下去。

    只是,一抹血線,還是從他左眼的眼角緩緩逸了出來……

    同時,九道冷冽的月芒,也勢不可擋地劈射而來。

    姜鑄哲正在全力煉化卡爾弗特的精血,不得不全部收回,並瞬間以血遁術挪移方位。

    月刃匯聚之地姜鑄哲身影陡然消失。

    再次凝形之時,他已出現在秦烈身後,一隻手突然落在秦烈的後腦勺上。

    一股隱而未發的狂暴血之靈力就在他手上蠢蠢欲動。

    秦烈身子立即僵住,再也不敢動彈分毫,不敢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

    ps:這章近四千字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