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九階邪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一十五章 九階邪龍字體大小: A+
     

    秦烈跟隨著姜鑄哲,順著那條地道一直往地底深入,行進了將近一千五百米以後,姜鑄哲突然止住身子。

    一面晶光熠熠,表層雕繪著無數邪龍紋飾的大理石岩壁,突然在秦烈眼前呈現出來。

    岩壁上,那些栩栩如生的邪龍,以一種暗紅色的血線描繪而成,如躍然紙上,猙獰的姿態,彷彿下一刻就會從石壁上呼嘯而出。

    「就是這裡了。」姜鑄哲一臉欣然。。

    秦烈到來后,圍繞著石壁走了一截,神情嚴峻起來,指向一處道:「這些是什麼?」

    吉爾伯特和艾迪湊上來。

    只見他所指的一片石壁,也雕繪著邪龍,那些邪龍也是活靈活現。

    只是……那些邪龍分明流露出痛苦不堪的神態,似在無聲的吶喊求救。

    那些邪龍的身上,有無數幽魂涌動著,在撕咬啃食著邪龍軀體。

    所有的幽魂,都是人族的魂魄形態,經過秘法的催動,變得暴戾瘋狂,流露出來的全都是負面情緒。

    老人,孩子,婦人,中年壯漢……幽魂有著不同的年齡階段,卻在岩壁上都變得嗜血殘暴。

    秦烈粗略算了一下,發現單單這一片數十平米的石壁上,就至少蠕動著三千多幽魂。

    每一個幽魂,都曾經是一個人族的族人,被地鬼族以秘術魂祭后,將邪惡一面無限放大,用來啃食岩壁上的邪龍圖。

    「地鬼族用來破除結界的手段。」姜鑄哲臉色淡然,「無論何種的結界和壁障。都需要依賴能量支撐。如果沒辦法找到竅門破開。往往可以採用一種最笨的方法——將維持結界壁障的能量耗盡。」

    「地鬼族明顯就是採取這種手法。」

    他看向眾人,繼續說:「凡人的靈魂能量很有限,但數量夠多,十來萬凡人的魂魄全部被秘法催動,日日夜夜侵蝕結界和壁障,早晚也能那個將維持結界的力量耗光。」

    「當不再有力量支撐結界和壁障,那幽影地宮就能輕易打開,變成地鬼族的囊中之物。」

    「以十來萬凡人魂魄用來破開結界!」秦烈臉色陰鬱。

    「他們就快要成功了。」吉爾伯特深吸一口氣。說道:「再有一兩個月時間,他們就能通過這種最笨的方法,打開幽影地宮。」

    「所以我們過來的很及時。」姜鑄哲眼神閃爍了一下,微笑看向吉爾伯特,說道:「你應該能帶領我們進入幽影地宮?」

    秦烈等人也望來。

    「我有最簡單的辦法。」吉爾伯特哼了一聲。

    一滴滴猩紅的龍血,從他粗大的指頭滴出,甩向眾人眼前的岩壁。

    「嗤嗤嗤!」

    吉爾伯特的龍血,一落到岩壁上,就如同強硫酸滴落在金屬上,立即冒起濃煙。

    岩壁上的邪龍圖像。似乎嗅到了同類的鮮血氣味,不但沒有採取任何防禦的措施。還主動湊向那一塊,似在幫助龍血滲透岩壁。

    一絲絲血光,如鋒利的刀子,不斷鑽向石壁。

    僅僅半分鐘時間,眾人眼前的石壁,竟生生被吉爾伯特的幾滴龍血,融出一個石洞出來。

    姜鑄哲眼中血光一現,笑道:「這方法果然簡單。」

    「趁著地鬼族還沒有發現,趁早進去,將該辦的事情辦完。」秦烈道。

    吉爾伯特一聲不吭,已率先沖入石洞,急切地想要將那些邪龍同族喚醒。

    「這個石洞能持續多久?」姜鑄哲揚聲詢問。

    「半個時辰左右。」吉爾伯特在裡面答道。

    「半個時辰……」姜鑄哲點了點頭,笑著說:「時間綽綽有餘。」

    等秦烈、艾迪相繼進入后,他也沒有急著沖入幽影地宮,而是悠然取出一塊音訊石,以靈魂傳遞了一個訊息。

    然後他才從容踏入。

    就在秦烈等人進入地底通道的樹洞處,獲得屍之始祖傳承的苗風天,屍妖蒲澤,屍妖白骨魔君,還有一個面容枯槁渾身血氣滔滔的魂壇武者,沉默坐著。

    突地,全身血氣涌動的魂壇強者靳燾,胸口一團血光凝鍊成球。

    血球中,姜鑄哲瀟洒身影浮現出來,沖靳燾和苗風天吩咐道:「帶上屍妖進來。」

    靳燾和苗風天霍然而起。

    「卡爾弗特大人!」

    幽影地宮內,吉爾伯特倏一進入,突然震驚地大喝道。

    秦烈隨後進入。

    闊大無比的幽影地宮,有著七座白玉堆砌的祭台,每一個祭台上,都躺著一頭邪龍。

    然而,在那些祭台之前,卻有一頭最為巨大的邪龍,冷冷看向眾人。

    這頭邪龍身長近千米左右,但在遼闊無邊的這座地底宮殿內,並不顯得臃腫。

    他渾身覆蓋著銀燦燦龍甲,全身釋放出銀亮光澤,邪龍一族的翅膀如鋒利的刀刃,閃爍著冰冷的金屬光澤。

    龐大無比的氣勢,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充滿了幽影地宮,令所有人心生壓抑。

    吉爾伯特一進來,一看到他竟然在,幾乎立即匍匐在地,以示謙卑。

    「邪龍族長布羅克赫斯特的第七子,卡爾弗特,九階邪龍!」秦烈瞬間反應過來。

    他進入過搏天族的「混沌血域」,從中他獲取了邪龍一族許多秘辛,知道這個卡爾弗特乃邪龍族長的第七個兒子,乃是一頭貨真價實的九階邪龍。

    「吉爾伯特,竟然是你的鮮血破開了幽影地宮,他們是誰?搏天族難道已重返靈域?」九階邪龍卡爾弗特以震耳欲聾的聲音喝道。

    「搏天族並沒有重返靈域,只是因為地鬼族要破開地宮,想要殺死我們所有的同族。所以我特意過來希望喚醒你們。我沒料到。您竟然會在幽影地宮。而且已經醒來。」吉爾伯特垂頭解釋。

    「這些人是……」

    卡爾弗特看向艾迪,又看向秦烈,正欲追問的時候,他突然猛然一震。

    「你說搏天族沒有重返靈域,那他是誰?!」

    他從秦烈身上分明感應到了最純粹的搏天族血脈。

    「他身上流淌著高貴神聖的搏天族血脈,可他並不是搏天族征服靈域的大軍,他,他只是……」吉爾伯特斟酌著用詞。說道:「他只是先行者。」

    「先行者?」卡爾弗特一臉疑惑。

    旁邊的艾迪卻大吃一驚。

    ——他並不知道秦烈流淌著搏天族血脈。

    卡爾弗特還要再問,突然看到姜鑄哲笑呵呵走了進來,不由地臉色巨變,怒道:「是你?這三百年來,你曾經五次試圖闖進來,我記得你的氣息!」

    秦烈忙要解釋,要告訴卡爾弗特這次姜鑄哲沒有惡意,然而,就在他開口的時候,他也臉色驟變。

    這時候。苗風天,屍妖蒲澤。屍妖白骨魔君,還有一名渾身血氣涌動的老者突然在姜鑄哲之後進來。

    苗風天四人一進來,姜鑄哲立即回頭,將一面屍氣衝天的錦旗堵在吉爾伯特以鮮血融開的石洞口。

    破開的幽影地宮,被那一面屍氣濃郁無比的錦旗,給擋了個結結實實。

    姜鑄哲這才回頭,看向臉色驚異的眾人,笑道:「這樣地鬼族的族人就不能順著那洞口進來搗亂了。」

    「你究竟想要什麼?」秦烈臉色陰沉。

    苗風天和靳燾帶著兩頭屍妖進來,姜鑄哲又堵住了洞口,這種種異常表明姜鑄哲絕對有其他意圖。

    「你是血煞宗第幾代傳人?」九階邪龍卡爾弗特怒聲問道。

    「最近的一代。」姜鑄哲微微一笑,然後看向卡爾弗特,還有同樣憤怒的秦烈,說道:「曾經稱霸這裡的古國,名叫真龍國,真龍國乃天滅大陸以前的霸主。這個古國的皇族,體內流淌著卡爾弗特的龍血,是卡爾弗特和人族混血的後代。」

    「真龍國最強大的時候,甚至和拜月教有過爭鋒,實力不相上下。」

    「可惜,這個真龍國最終還是被我們血煞宗所滅,血煞宗能稱霸天滅大陸,就是因為將真龍國覆滅掉。」

    「那是血煞宗第一代宗主黎昕所在的時代。」

    「這頭九階的邪龍,潛藏在幽影地宮,藉助於真龍國收集各種天材地寶,想要恢復元氣。」

    「只不過,沒有等他有足夠的時間恢復過來,血煞宗第一代的宗主黎昕,就毀去了真龍國,並且一直找到幽影地宮和他一戰。」

    「此戰過後,他遭受重創,黎昕也負傷離去。」

    「這座幽影地宮,隨後被他從內部重重封禁,生恐黎昕再次到來。而黎昕,也擔心他衝出幽影地宮作亂,危害到血煞宗在天滅大陸的霸主地位,在外面同樣以血煞宗秘術封印起來,讓他無法走出幽影地宮。」

    「他在重創之下,無法走出幽影地宮,也無人能進來,傷勢的恢復變得無比緩慢,而且還不能補充力量,如今的傷勢……應該比當初還要嚴重。」

    姜鑄哲微笑著,說道:「我曾短暫做過一段時間血煞宗的宗主,翻閱宗門秘典,才知道這段過去。」

    「你到底想怎樣?」秦烈沉喝。

    姜鑄哲眯著眼,眼瞳內血光熠熠,「黎昕當年留下的手稿,曾說過……修鍊極端血靈訣的人,邁入不滅境後期以後,如果能夠將這頭九階邪龍的鮮血吸食,那強大的氣血力量能夠助此人更上一層樓,從而問鼎虛空妙境。」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圖,知道他找尋「古屍」只是幌子,真實目的是覬覦卡爾弗特的九階龍血。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