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一十一章 蓄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一十一章 蓄勢字體大小: A+
     

    秦烈並沒有在炎日島逗留太久。

    又和宋婷玉纏綿一日,將暴亂之地最新局勢了解清楚,對炎日島現今的實力有了一個清晰認識后,他便悄然返回招魂島。

    他沒有去見血煞宗的人,甚至連炎日島的墨海、唐思琪等人,也沒有相見。

    剛突破破碎境,他需要在靈域穩固境界,將實力增強一籌,嘗試加強血脈的力量。

    自從通過華羽池,知道秦家作為中央世界頂尖黃金級勢力,卻被眾強聯手轟破家門,被迫從中央世界撤離以後,他便有了堅定目標。

    中央世界,那些各大黃金級勢力,擁有太古強族血脈的天之驕子,和他同齡的對手,大都有著涅槃境的修為。

    將他「害死」的韓茜,更是快要築造自己的第一層魂壇,資質和天賦都令人驚嘆。

    和那些對手相比,他其實已落後很多,他必須要迎頭趕上。

    返回招魂島后,他很快知道尤莉亞帶著大部分暗影族的族人,去了以前拉普修鍊的七目島生活。

    艾迪和一些境界強大的族老,選擇留在招魂島,同魯茲一道。

    「魯茲前輩需要多久才能恢復巔峰。」他找到艾迪詢問。

    「大統領本是虛空境中期,就算是藉助於能迅速積累力量的丹藥,純度驚人的靈石,也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恢復到巔峰。」艾迪站在一株株幽冥界植物中央,呼吸著令他迷醉的冥魔氣,說道:「還好大統領沒有受傷。這次只是純粹恢復體內力量。如果說受了重傷。一個達到虛空境的強者。想要恢復更是難上加難。」

    「一年時間……也還好,不算是很長。」秦烈心中計算了一下,覺得三大鬼族的族人,未必就能在一年時間內,將除寂滅宗以外的八大白銀級勢力徹底擊潰。

    「你們呢?你們十八個魂壇境界的族老,需要多久能完全恢復?」他再次問道。

    「我們就要快很多了。」艾迪淡然一笑,說道:「頂多三四個月時間,我們就能全部恢復。如果有一些滋補的靈藥靈丹。專門增強冥魔氣的幽冥界異果,我們還能更快一些。」

    「這方面的要求,你找拉普,他會幫你們安排。」秦烈說道。

    旁邊的拉普嘿嘿一笑,說道:「秦烈在暴亂之地很有辦法。」

    艾迪眼睛亮了起來。

    「等葛榮光帶著古獸族需要的那一批靈材過來,你來知會我一聲,這幾天我要好好消化消化。」秦烈說道。

    拉普點頭。

    「秦烈,大統領在閉關恢復時,告訴我,讓你不要太過於求成。一滴尼維特的精血。你不能一口服用,要慢慢來。」艾迪忽然想起這事。說道:「九階『銀線天蛇』的精血,對只有破碎境初期修為,血脈只有五階的你來說,是一味相當霸道的猛葯,你一定要慎重對待!」

    「九階『銀線天蛇』的精血?」拉普眉頭一動,興緻勃勃地問道:「秦烈,你手中持有這種珍貴的精血?」

    「從古獸族得來的。」他簡單解釋了一番。

    拉普眼睛閃爍著奇異的光芒,沉吟了一下,他說道:「你將一滴『銀線天蛇』的精血交給我,我來幫你煉製一番后,可以將『銀線天蛇』精血內的奇妙最大程度釋放出來。」

    這番話他說的很有自信。

    「拉普,你還懂得煉血?」艾迪驚奇起來。

    秦烈神情微震,然後才想起來拉普這一千多年來,在墟地一直鑽研不同種族的軀體構造,還有不同血脈的區別。

    他能悟透血脈之謎,能將血脈之力運用起來,也都多虧了拉普的教導。

    在血脈,種族結構等奇詭的隱秘學科上,拉普分明已浸沒了數千年。

    「我能將『銀線天蛇』精血的神妙給發揮出來。」拉普肯定道。

    秦烈不再猶豫,將兩滴「銀線天蛇」的精血一起交給他,「你需要別的什麼材料,去炎日島直接找葛榮光,他會幫你弄妥。」

    「我需要的東西,炎日島不會有,只有墟地……才能找得到。」拉普詭秘一笑。

    「你要加入什麼進去?」秦烈臉色微變。

    「一些毒汁,還有一些只能在別的種族世界,才能找到的藥草。」拉普隨意地解釋:「在墟地,有不少和別的種族連通的甬道,能購買到其它輔世界的特殊藥材。就算是炎日島,如果要收購那樣的藥材,也必須要通過墟地的渠道。」

    「對我不會有什麼副作用?」秦烈心有不安。

    「放心,我反正不會害你的。」拉普安慰道。

    秦烈於是不再多問。

    深夜。

    一輛巨大的藍水晶戰車,懸浮在黑魆魆的雲層深處,八根雷亟木呈八角形,坐落在巨大的戰車上。

    雷亟木中央,一名**著上身,體型比例堪稱完美的青年,胸口印記處雷聲轟鳴。

    一絲絲青幽閃電,從青年皮層內跳躍而出,激射向八根雷亟木。

    漸漸地,在八根雷亟木上,爬滿了一縷縷電弧火光。

    一刻鐘后,青年所在的雷亟木中央,已形成一片熾烈炫目的電網光池。

    一道匹練般的閃電流光,由青年頭頂飛入蒼穹,如連接了九霄雷池。

    「轟隆隆!」

    很快地,暴雨傾盆,漫天雷電從天轟落。

    秦烈的胸口,雷帝印釋放出奪目的虹光,形成一股狂猛吸力。

    一縷縷雷霆閃電之力,從九霄深處墜落,經過一次次淬鍊凝結,形成了雷池之水。

    一滴滴由雷電凝結而成的奇異水滴,經過雷帝印的導引,匯入他胸腔三十八個開闢出來的穴竅。

    三十八隻有核桃大小的穴竅,吸納了雷池之水,在他胸口如變成一顆顆璀璨星辰。

    猛然一看,彷彿有三十八個星辰,在他胸口不斷閃爍著耀目的電芒。

    整整持續了三個時辰,他突破到破碎境開闢出來的穴竅,終於充盈了暴戾的雷池之水。

    「九雷轟!」

    心念一動,團團刺目雷球,蘊藏著狂暴的雷霆波動,發出驚天動地的爆響,突然往下轟落。

    霎那間,這輛近百米長的巨大水晶戰車,立即被成千上萬電芒雷光吞沒。

    水晶戰車在「喀喀喀」脆響聲解體崩裂。

    八根雷亟木,就在戰車爆碎之時,被他納入空間戒。

    戰車粉碎,他以破碎境的修為,凌空懸浮在厚厚雲層當中,如身披雷電鎧甲,整個人釋放出奪目的電芒雷光。

    「疾雷遁!」

    六滴雷池之水,突然間將所有雷電能量釋放,瞬間凝成的力量灌入他全身筋脈血管。

    一陣顫慄感湧入他心頭。

    「咻!」

    墟地上空,幽暗的夜色下,一道眩目閃電閃過。

    下一刻,他便在招魂島重新現身,除了感覺筋脈有些脹痛以外,他只是損失了六滴雷池之水。

    「比血遁術快,不過……遁離的距離不如血遁術遠,這疾雷遁更加適合與敵人交戰,而血遁術則是適合逃生。」秦烈喃喃道。

    這般說著,他在黑曜石宮殿後面坐下來,將封魔碑取出,要以封魔碑內蘊含的澎湃氣血來凝鍊精血。

    在泊羅界,他辛辛苦苦凝結的兩百五十滴本命精血,消耗了太多,他需要將本命精血重新凝鍊一番。

    一束猩紅血光驟然飛逝而來。

    他抬頭一看,就見血光凝為姜鑄哲的身影,瀟洒落了下來。

    「果然是你小子回來了。」姜鑄哲颯然一笑,「幾日前,我便感覺到招魂島突然出現十幾股強悍氣息,其中一股氣息……令我都心生壓抑。」

    話到這兒的時候,他看向魯茲、艾迪還有拉普所在的那片區域,眼中有著一絲深深忌憚。

    「我知道在招魂島上,定然多了一個連我都招惹不起的人物,加上又不知道招魂島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便沒有過來查探。」

    「不過,我對招魂島多留個心眼。」

    「今天我暗暗觀察,看到墟地雲層深處,有不弱的雷電動靜湧現。又見一道電芒,從那兒直接飛逝到招魂島,轉念一想,就猜測恐怕你回來了。」

    「我果然沒有猜錯。」

    姜鑄哲瀟洒地說道。

    「好久不見。」秦烈臉色淡然。

    有魯茲坐鎮招魂島,又有眾多暗影族魂壇強者環伺左右,他如今對姜鑄哲已不再有敬畏之心。

    「我們以前約定的事情,還有沒有效?」姜鑄哲突然問。

    「哪一件?」秦烈隨意問道。

    「聯手對付天滅大陸一事。」姜鑄哲臉色一正。

    「三大家族已從天滅大陸撤離到黑巫教,如今天滅大陸上盤踞著地鬼族族人,你現在想對付天滅大陸上的地鬼族,還是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秦烈費解。

    「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姜鑄哲眼神陰沉,頓了一下,補充道:「黑巫教那邊,如今還多了聞濱和楚妙丹那些幻魔宗的逃生者。」

    「聞濱和楚妙丹去了黑巫教?」秦烈愕然。

    「天戮大陸附近,人族強大的勢力,除了落日群島,就是黑巫教。聞濱和楚妙丹等人,和你們落日群島已勢成水火,在青鬼族的追擊下,他們只能去黑巫教避難,不然還能有什麼選擇?」姜鑄哲冷笑,「連嵇青鵬都死了,他們不投靠將岸,難道也等著被青鬼族擊殺后,被這些邪族活生生吃掉不成?」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