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九十九章 淵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九十九章 淵源字體大小: A+
     

    山腳下的村落中。

    華羽池和補天宮的兩名武者,等候著秦烈的到來,三人頻頻看向暗影族生活的石洞,心裏面都在思量著秦烈身份。

    「這個姚天應該不是我們補天宮派過來的人。」華羽池突然說道。

    他的兩名追隨者,洪鐘,還有那個名叫樊永福的邋遢老者,都默默點頭。

    三人也都想明白了。

    秦烈真要是補天宮的人,只需知道華羽池被太陽宮囚禁在泊羅界,補天宮的宮主華天穹能有十幾種手段,逼太陽宮交人。

    而且太陽宮還要因為此事付出慘痛代價。

    另外,補天宮和太陰殿沒有過節,秦烈不需要將太陰殿也給摧毀。

    最後,太陽宮和太陰殿把守著通往靈域的兩扇秘境之門,太陰殿也被粉碎,意味著秦烈將他們返回靈域的道路給堵死了。

    這些情況聯繫起來,讓華羽池明白了一個事實——秦烈只是順帶將他救了出來。

    「他怎會和暗影族關係密切?」洪鐘皺著眉頭,沉吟了一下,說道:「當年和幽冥大陸交好的人族勢力,幾乎被我們補天宮連根拔起。他真要是那些勢力的後人,別說救你出來了,他不想盡辦法折磨死你才怪。」

    「那他會是什麼身份?」華羽池困惑不已。

    「鬼知道。」洪鐘搖頭。

    三人還在講話的時候,秦烈走出一個洞口。從半空飛落下來。

    他對泊羅界的十倍重力早已適應,突破到破碎境以後,能輕鬆翱翔天際。

    望著底下的華羽池,秦烈眼神有些複雜,思考了一會兒,他決定繼續隱瞞身份。

    他依然帶著狐皮面具,繼續以姚天的身份,來面對華羽池。

    如今的秦家,早已不是九大頂尖黃金級勢力之一。他也已經「死去」,他相信他爺爺也不希望他過早暴露出身份出來。

    華羽池要是知道了他的身份,等返回靈域中央世界,只要說漏嘴,就可能為他迎來滅頂之災。

    「多謝姚兄救我。」華羽池一躬到底。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秦烈奇道。

    「補天宮乃中央世界八大頂尖黃金級勢力,泊羅界的六大人族勢力。有一支和我們是同盟。」華羽池微微一笑,「我找了人,稍稍打聽了一下,就知道了姚天是誰。不過……我並沒有說你去過太陽宮。」

    「那一支和你們是同盟?」秦烈再問。

    華羽池猶豫了一下,說道:「袁家。」

    秦烈目光閃爍了一下,訝然道:「袁家?和魔龍一族為血親的袁家?」

    「對。」華羽池點頭。

    「袁家和你們是同盟?」秦烈一臉驚愕。

    「我們和袁家的關係……有點複雜。」華羽池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因為,就在三百年前。袁家還是依附秦家的十二勢力之一。」

    「秦家從九大頂尖勢力除名以後,依附秦家的那些勢力,被那些各大黃金級勢力聯手衝殺滅門。」

    「十二大勢力,損失慘重,很多就此消失。不過,也有幾個勢力,逃離到一些不知名的域界存活下來。」

    「而袁家。則是在我爺爺的邀請之下,選擇投誠到我們補天宮。」

    「和我們補天宮走到一塊兒。袁家才擺脫那些頂尖黃金級勢力的鎮壓,就怎麼生存了下來。」

    華羽池解釋。

    秦烈更是目瞪口呆。

    三百年前,袁家竟然是依附他們秦家的十二大勢力之一,因為秦家的滅亡,才被迫加入補天宮,從而躲過那些頂尖黃金級勢力的鎮壓和針對。

    「三百年前……」他在心中喃喃自語。

    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他「死」了三百年,然而,在他的印象中,他只有二十來歲的生命。

    「袁家既然以前是秦家的附庸,他們知不知道曾經向你們補天宮求情的那人,就是秦山?」他再次問道。

    「袁家的家主袁立庭應該知道,但第二代的袁文治那些人,未必就知道。」華羽池說道:「因為在袁家和魔龍一族結成血親不久后,袁家就說泊羅界有一個暗影族的分支,和他們血親魔龍一族生活在一起,還徵求我們補天宮的意見。」

    「因為山爺爺的原因,我們並沒有想要對幽冥界種族趕盡殺絕的意思,所以允許這一支暗影族繼續存活在泊羅界。」

    「魔龍一族也才敢繼續收留暗影族。」

    華羽池的一番話,讓秦烈久久無語,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就在他縮著頭眉頭苦思的時候。

    魔龍巴雷特,還有袁文治三兄弟,一同從外面飛落而來。

    一頭頭魔龍的氣息,也在村落外面傳來,令秦烈心神壓抑。

    「你換個樣子做什麼?」巴雷特一來,瞪了秦烈一眼,哼道:「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秦烈帶著狐皮面具,能瞞過別人,卻沒辦法騙過這頭老龍。

    「姚兄,你現在的樣子,不是你?」華羽池驚異起來。

    秦烈臉色深沉起來,他看了看袁文治等人,心中念頭電閃而過。

    上次袁文治等人過來的時候,他是以本來的面目相見,那時候袁文治三兄弟並沒有特別反應。

    這說明三人不認得他。

    按照華羽池的說法,袁家曾是秦家的附庸,那麼……袁文治三兄弟不可能不認得他。

    除非他如今的面貌,和三百年前的那個他,有著巨大的差異!

    他心中理清了頭緒。

    他也知道,如今的他在氣質方面和以前肯定截然不同,加上神族血脈覺醒后。他的樣子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不但長高了一截,也從以前的俊逸,變得粗獷雄壯,這樣才導致袁文治等人認不出他。

    另外,還有關鍵的一點,在那些袁家人心中他應該已經死了。

    如此種種,讓他意識到他就算是恢復真實的相貌,華羽池也未必就能認出他來!

    這般想著。他將狐皮面具收起,以真正的模樣來面對華羽池。

    果然,華羽池盯著他認真打量了幾眼,臉上滿是疑惑,顯然不知道面前的這個人,就是三百年前他稱呼的那個「秦大哥」。

    「你們又來幹什麼?」秦烈淡然道。

    華羽池也看向袁文治。

    袁文治一臉苦笑。說道:「我剛剛知道了一些事情。」

    「什麼?」秦烈愕然。

    袁文治看向巴雷特。

    巴雷特哼了一聲,說道:「袁家的家主,第一次前來泊羅界找我的時候,就曾拜託我,請我幫忙照看這個暗影族。三千年前,幫助幽冥界全族求情的那個人。乃是對袁家有大恩的秦家的老家主!」

    「這件事連我們都不知道。」袁文治尷尬道。

    「你幫忙照看暗影族?就在先前,你不是已捨棄了暗影族么?」秦烈疑惑重重。

    「我只是想要給他們一點苦頭吃吃!這些不知好歹的傢伙!」巴雷特咆哮起來。隨後叫嚷起來,說道:「古獸族的九階朱雀,讓我將這一支暗影族的族人遣送到她修鍊的火山區,明顯要將以前的仇恨結算。小子,我不知道你從何而來,不知道你背後站著什麼勢力,我這趟過來。只是要將這些暗影族的族人,送到一個能迅速離開泊羅界的地方!」

    「我知道。你沒有通過太陰殿和太陽宮的秘境之門過來,你一定掌握著最後一個進出泊羅界的通道!我現在過來,就是幫你將這些暗影族的族人送到那個地方!」

    「否則,你和暗影族的族人,都會被古獸族趕盡殺絕!」

    「太陽宮和太陰殿秘境之門已經破碎,泊羅界的局勢,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如今最強的就是古獸族、巨人族、黑獄族,你們不立即離開,將會全部死在這兒!」

    巴雷特不耐的吼道。

    他曾答應袁家的家族袁立庭,在力所能及的時候,盡量保住暗影族不被滅掉。

    他本來的想法,乃是讓暗影族和袁家結盟,通過袁家的能量返回靈域。

    他知道袁立庭一直非常敬重秦山,所以他相信暗影族和袁家結盟,對袁家和暗影族而言都是最好的結果。

    他並不知道中途跳出來,和暗影族達成默契的秦烈,就是秦山安排進來的。

    他當秦烈乃是另外一股勢力。

    所以他暴跳如雷,當時就說捨棄暗影族,要太陽宮和太陰殿給他們好看。

    那時他被氣暈了頭。

    事後,冷靜下來,他其實還有心再幫暗影族一把。

    然而,在太陽宮和太陰殿秘境之門粉碎后,他本來的準備的一些計劃全部報廢。

    當九階朱雀要他將暗影族送回時,他同樣不知秦烈和古獸族早有默契,以為古獸族要報當年的仇恨。

    所以他這趟過來,並不是要將暗影族送回古獸族,而是最後盡一點力,希望通過秦烈掌握的最後一扇秘境之門,在古獸族沒有反應過來之前,送暗影族悄悄離開泊羅界。

    「還有一扇秘境之門?」華羽池驚喜萬分地看向秦烈。

    秦烈則是深深看向魔龍巴雷特,還有袁家眾人,他眼神無比複雜。

    他沒料到,在最後的時刻,這頭魔龍會因為袁立庭的拜託,還準備幫暗影族一把。

    他同樣沒料到,秦家滅亡后,袁立庭還會因為敬重他爺爺秦山,囑託這頭老龍照顧暗影族。

    「九階朱雀讓你將暗影族送往的目的地,就是我過來的地方,也是最後一扇秘境之門的位置。」想了一下,秦烈微笑道:「古獸族和我們有協議,他們不會為難我們,只要你們將暗影族送到那兒,我們就能重返靈域。」

    此言一出,魔龍巴雷特,袁家三兄弟,包括華羽池都驚的大叫起來。

    「小子,你身後究竟是哪一方勢力?」巴雷特瞪大龍眼。

    袁文治和華羽池也獃獃看向他。

    看向眾人,秦烈沉默了一下,神情複雜地說道:「秦家。」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