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九十章 第四太陽!(求一張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九十章 第四太陽!(求一張月票!)字體大小: A+
     

    秦烈默默退回石洞。

    在洞內,他隱隱能聽到三間囚室內,華羽池和另外兩人,正抓緊時間,以他丟下去的靈石和丹藥恢復靈力。

    石洞內隔絕了天地靈氣,使得囚室內三人的力量,處於即將枯竭的狀態。

    他給出的那些靈石和丹藥,一個時辰內,遠遠不夠令他們恢復回來。

    但多多少少可以讓他們擁有一些力量。

    烈焰玄雷爆碎,炸掉這些囚室的前,他會立即離開,會去太陽神殿的主殿,摧毀太陽宮的秘境之門。

    他要讓太陽宮的後續援軍無法過來。

    那樣,暗影族將能平穩渡過一個難關,等艾迪、尤莉亞那些人恢復個七八成力量,等那位虛空境的族老恢復,暗影族有極大可能重返靈域。

    他在暗暗合計著。

    泊羅界的重力十倍於靈域,在這兒很多人想要施展「遁術」,都可能出現變故。

    而他,經過滕遠一番痛苦摧殘,經曆數十倍重力的壓榨,他地心元磁錄進展迅猛。

    他已完全適應了泊羅界的重力。

    別人不能從容施展的遁術,他幾乎不受影響,這也是他能從暗影族避開太陰殿的眼線,輕而易舉的離開的緣故。

    同樣的,他在這石洞內也感測過,也有自信可以在此地爆碎之前,直接以「血遁術」到達主殿的方向。

    他在靜候那一刻的到來。

    「太陽宮,九重天。六大黃金級勢力……」他眯著的眼瞳內,綻出冷厲如寒刀的光芒。

    ……

    「什麼?你們竟然沒有將暗影族掃清,還損失慘重?」

    靈域,一座入雲的雄闊宮殿內,君鴻煊的師傅曹苦公,眉頭皺成「川」字形。

    君鴻煊跪在他面前,垂著頭,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講明,不敢有絲毫隱瞞。

    「徒兒無能。」君鴻煊垂頭承認錯誤。

    「你是太陽宮三大『火種』之一。你又是我的徒弟,你的錯誤就是我的錯誤。」曹苦公沉著臉,說道:「我將你安排在泊羅界,就是希望你能通過泊羅界證明自己的能力,超過另外兩個『火種』!只有這樣,你將來才能壓過他們。得到太陽宮更多資源的傾斜!如果你沒辦法通過泊羅界,讓那些老傢伙相信你的能力,你的將來不會再有希望,你甚至會被別人取代。」

    「徒兒明白。」君鴻煊深深低頭。

    「泊羅界事關重大,不僅僅我們太陽宮,還有很多勢力摻雜其中。但你必須要告訴所有人,在泊羅界我們太陽宮才是真正的霸主!」曹苦公想了一下。說道:「以我的口令,傳喚我麾下三大殿主,回泊羅界將那個暗影族族部徹底滅掉!巴雷特如果膽敢再次插手,你就讓三大殿主聯手對付他,三大殿主聯手的力量,足以讓巴雷特安分下來。」

    「這次絕不會令師傅失望!」君鴻煊發誓。

    「你要記住,你是我的臉面!你失敗了。丟的是我的人!」曹苦公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徒兒明白。」君鴻煊退下后,立即活動起來。

    ……

    囚室中。

    華羽池眼神漸漸明亮起來。在吞吃了大量的靈丹,吸收了一塊塊靈石內的力量以後,他自信恢復了不少。

    「我準備動手了!」他突然說道。

    石洞內,秦烈從靜坐著站起,說道:「我先走。」

    「好!」華羽池沉聲道。

    秦烈催動本命精血。

    一滴滴本命精血,從他掌心內冒出來,如火焰血珠。

    「蓬!」

    突地,一團血光爆射,將他身子完全裹住。

    血光中,秦烈的身影漸漸模糊,一會兒就消失不見了。

    「泊羅界的重力,十倍於靈域,能夠在泊羅界施展遁術的人,一定精通大地之力。」華羽池嘀咕了兩句,「不知道為什麼,從這個傢伙的身上,我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

    這般說著,他便將烈焰玄雷取出,著手準備。

    「呼!」

    秦烈的身影,突然在太陽神殿北區牆角冒出來,附近並沒有太陽宮武者活動。

    沒人注意到他。

    北區的太陽宮武者,很多都死在前一次的戰鬥中,所以人數很少。

    他不可能直接遁離到主殿附近,以免引起主殿附近駐守武者的注意,這才在這一塊暫時停留。

    他看向外面的廣場。

    廣場上,一輛輛戰車從一些宮殿內開赴出來,停泊在那兒。

    很多精神飽滿的太陽宮武者,被那些執事吆喝著,相繼上了戰車,磨拳霍霍的,就等君鴻煊帶領靈域強者到來。

    他知道,一旦讓君鴻煊將太陽宮真正的巔峰強者,帶入泊羅界,到時暗影族必將遭受滅頂之災。

    「太陽宮,九重天的盟友,很好!」他吸了一口氣,開始在心中默數,「一,二,三,四……」

    數到九的時候,南方那個囚禁著華羽池等犯人的宮殿,地底突然傳來驚天動地的爆響。

    伴隨著劇烈的爆鳴,烈焰,電光,還有暴雷聲此起彼伏。

    然而,那座宮殿卻屹立不動,只是搖晃了幾下。

    「果然……」秦烈神情不變。

    他早知道,六枚烈焰玄雷齊爆,絕不可能摧毀整座太陽神殿,頂多將下面的囚室炸碎。

    他開始擔心,不知道華羽池等人,能否從中逃離出來。

    「有人侵入!」

    「囚犯要逃了!」

    「快過去看看!」

    突地,所有聚集在廣場上的太陽宮武者,第一時間爆吼起來。

    十二座太陽神殿。每一個神殿內,都射出一道道火焰般的身影。

    就連那主殿內,也有君安,還有另外一個老者被驚動,怒嘯著衝擊出來。

    「咦!」

    秦烈突然眼神異光閃爍。

    他感覺到,就在他剛剛遁離的石洞處,十倍於靈域的重力場,竟變成了和靈域一模一樣。

    有人分明以某種神奇的手段,消減了那兒十倍的重力場。令那兒可以變成正常以遁術逃離的環境。

    「頂尖黃金級勢力補天宮的人,果然有非常手段,難怪敢答應在一個時辰后就動手,看來我小瞧他們了。」他喃喃低語。

    補天宮為中央世界最強勢力之一,底蘊之深厚遠非太陽宮可比,華羽池身為現任補天宮宮主華天穹的親孫子。自然有著幾手神奇秘術。

    得到他的幫助后,以六枚烈焰玄雷摧毀一片天地,令底下空間炸碎混亂后,華羽池顯然找到了脫困之術。

    這個發現令秦烈愈發振奮。

    他注意觀察著四周,等發現主殿方向,一個個駐紮的守衛。也紛紛往囚室方向而去的時候,他又一次發動短距離的「血遁術」。

    他突然就在主殿方向現身。

    這座太陽宮的主殿。數百米高,牆壁上布滿繁瑣精美的花紋,增強著宮殿吸收太陽之力的效率。

    在主殿現身後,他伸手摸了一下,就將那綴滿烈焰玄雷的漁,掛在了主殿的牆壁上。

    「你在幹什麼?」

    就在此時,一個太陽宮的老者。從主殿內走出來。

    他本欲趕到囚室的方向,看看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可靈魂突然就察覺到了異常動靜。

    他找了一下,就看到了秦烈,看到秦烈正鬼鬼祟祟做著反常的事情。

    他立即厲喝出手。

    璀璨奪目的太陽光海,從他身上釋放出來,如要一下子將秦烈淹沒。

    秦烈駭然失色。

    不及多想,也來不及做更多的調整,秦烈再一次催動血遁術。

    這次是十來滴本命精血一起爆碎。

    霎那間,他被血光裹住一點點消散,真身瞬移到數百里之外。

    這是長距離的遁術。

    一陣頭暈目眩后,他在數百裡外的半空閃現,隨後,則是以驚人速度墜落。

    他能看到太陽宮所在的那座懸浮大陸。

    「給我爆!」

    他激發留在每一枚烈焰玄雷內的本命精血。

    然後,他沒有做任何調整,只是死死瞪著遠方的那塊大陸,不放過任何細節。

    他不知道他能否成功,不知道經過一次次增幅,那漁般聚集著四十九枚的烈焰玄雷,能否將太陽宮的那座主殿摧毀。

    只有主殿毀去,秘境之門爆碎,太陽宮不能調集後續的強者到來,暗影族才有可能度過此劫。

    「一定要成功!」他心中暗暗祈禱。

    突地,一聲驚動了泊羅界所有巔峰存在的轟鳴,從他所看的方向傳來。

    這一刻,在泊羅界的天空,如浮現出第四個太陽!

    太陽宮在泊羅界的老巢,十二座太陽神殿下的那塊大陸,頃刻間變成熾烈光團,當真如一個瘋狂釋放出光和焰的太陽!

    相隔數百里,恐怖餘波,燃燒所有物種的熾烈氣息,如淹沒天地的浪潮席捲而來。

    這股餘波內傳來的大爆滅般的氣息,令數百里之外的他,都一臉駭然之色。

    他看到,在那熾烈炫目的光團之中,隱隱有幾座魂壇試圖沖離出去,卻被焰火和雷光裹緊,一點點地破碎。

    那是不滅境的強者!

    他忽然覺得嘴唇有些乾澀。

    望著遠方炙熱燃燒的第四個「太陽」,看著內部爆碎的魂壇,他知道,他不但成功破碎了秘境之門,而且還打破了他自己保持的記錄。

    ——他以烈焰玄雷轟殺了不滅境!

    以兩個虛渾之靈的鮮血為血線,以他自己本命精血在烈焰玄雷上繪圖,四十九枚烈焰玄雷,四十九個小型增幅古陣圖,通過最後漁般這一幅最大古陣圖的增幅,這疊加后形成的威力,已毀天滅地。

    ……

    ps:求一張月票進前四十!!(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