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兩代人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八十九章 兩代人雄!字體大小: A+
     

    囚室外,秦烈臉色深沉,如雕塑一般站著,全身僵硬。

    通過華羽池的一番講述,他對秦家,秦山,秦浩,還有他自己,終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

    他知道了自己的過去,知道了秦家曾有過的輝煌,知道了他爺爺煉器方面的卓越,還有他父親秦浩的雄才大略。

    還知道了……他自己的庸碌無能。

    秦家第一代,為世間最強煉器師,第二代,為最有希望問鼎武道終極的至強武者。

    然而,被寄予厚望的第三代……竟然是一個最大的笑話。

    秦家的覆滅,也是從這個第三代為突破口,他是秦家轟然倒塌的關鍵原因。

    「原來的我,怎會如此無能,怎會如此混賬?」他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頂尖黃金級勢力的秦家,有著令所有強者敬畏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怎會出現這麼不堪的第三代?

    他不相信。

    「華少爺對吧?」半響后,他深吸一口氣,又望向囚室內的俊美青年,「那秦烈……既然這麼無能,有那麼多的惡習,為什麼你會稱呼他為大哥?」

    華羽池眼神一暗,嘆了一口氣,說道:「秦大哥雖然一身毛病,但重情重義,對我們幾個兄弟並不差。他只是,只是……厭惡自己的身份,他當自己是神族的族人。從我認識他起,他就厭惡人族的一個個黃金級勢力,他認為……是人族的八大黃金級勢力。令他的母親還有外公漂泊在域外星空,使得他母親那一脈的族人無法重返靈域。」

    「另外,秦大哥自身有點毛病,好像是……精神有些分裂,我也說不上來怎麼回事。總之,有什麼麻煩困擾著他,讓他無法集中精力修鍊。」

    「我敢保證,一定是韓茜那賤人誣陷了秦大哥,是她將秦大哥害死!」

    「秦大哥雖然跋扈。雖然沉迷女色,可他是真的愛那個賤人,他絕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

    「一定是那些老鬼指使那賤人,讓她害死了秦大哥,故意挑起雙方的血戰!」

    華羽池義憤填膺。

    秦烈眼中閃爍著點點電芒。

    顯然,他母親為神族的女子。是他父親在域外星空和一個神族女子有了一段情緣,才有了他。

    以前的他,或許還在域外星空和神族待過一段時間,在那些神族熏陶之下,他厭惡一切人族。

    神族,稱霸了靈域一萬多年來。最終被百族擊退,人族在此戰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他可能因此忌恨人族。

    同他父親返回靈域后。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應該沒有被改變,他依然仇視中央世界各大人族黃金級勢力。

    另外,因為自身有點問題,他在修鍊上被某種麻煩困擾,導致無法專心修鍊。

    還有當時的秦家,已經是中央世界最頂尖的家族。他也根本沒有壓力。

    種種因素連在一起,導致他自暴自棄。自甘墮落,變得不學無術,只求享樂,不但最終成為中央世界一個最大的笑話,還成了各大勢力針對秦家的突破口。

    以前的他,分明就是一個悲劇,彷彿是上天故意派來捉弄秦家的。

    「他……真的死了?」秦烈再問。

    「自然是死了。」華羽池苦笑,「那賤人手段狠毒,在山爺爺過去的時候,就消泯了秦大哥的真魂。以當時秦大哥的境界,真魂一消散,就是徹底的死亡,就算是山爺爺有著通天徹地之能,也沒辦法改變什麼。」

    「死了……」秦烈眉頭深鎖,內心嘀咕:「若真的死了,我又是什麼?」

    他沉思起來。

    他相信以前的他,身懷神族血脈,且有秦浩這個父親,還有秦山這個爺爺在,之所以如此庸碌無為,一定是有著別的原因。

    還有,他也相信,他的「死亡」也有蹊蹺之處。

    他認為華羽池的推斷不會有錯,「九重天」那個有著海族血脈的韓茜,一定是故意設局害他。

    就是因為看準了他父親秦浩被困「陰影暗界」,暫時回不了靈域,才會選擇那個時刻動手。

    或許,他們認為秦家會第一時間爆發。

    結果,他爺爺一直忍了下來,忍到秦浩回來,才在當夜動手大開殺戒。

    他們分明粗估了秦家的實力,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沒有商討好聯手細節的時候,「九重天」已潰不成軍。

    他們真正認識到了秦家的恐怖,也知道他們如果不聯手,秦家會一點點地,逐一找到他們,將其一個個擊潰。

    秦家雖強,可畢竟不是六大黃金級勢力聯手的對手,隨著秦浩被數名域始境老怪圍攻擊碎魂壇,秦家這個龐然大物自然就崩塌了。

    他爺爺秦山,應該是在秦浩魂壇粉碎后,自知絕非六大黃金級勢力對手,這才帶著他遠離中央世界。

    他漸漸理清了脈絡。

    「那個『九重天』的韓茜,現在是什麼境界?有多厲害?」半響后,深深吸了一口氣,秦烈平靜地問道。

    「韓茜?」華羽池一臉苦澀,搖了搖頭,喟然一嘆,「那賤人雖然陰狠毒辣,卻貌美如花,且有著令所有人驚羨的修鍊天賦。」

    「這時候的她,應該就快要築造第一層魂壇了,她海族的血脈,也應該突破到八階左右,覺醒的天賦還不知有多少個呢。在中央世界新一代中,她是最耀眼的明珠之一,深受九重天的器重,被指派全權主宰一個附屬的域界,據說她將那域界發展的還非常不錯。」

    「雖然我極其厭惡她,卻不得不承認,這個賤人天生就是女強人,不論是修鍊天賦,血脈,心性,還是智慧手段,她都出類拔萃。」

    「整個中央世界,能比得上她的男人,也都寥寥可數。」

    「而我……更是遠遠不如她。」

    華羽池垂著頭,神情失落,提著「九重天」這個女人的時候,他竟生出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你怎會被囚禁在這裡?」秦烈漸漸冷靜下來。

    「我?」華羽池笑容更苦,「我的事情……不太好多說,你如果真想知道,就想辦法把我放出去。等我出去后,我會告訴你,為什麼我會被太陽宮給囚禁在泊羅界。」

    「太陽宮屬於哪一方?」秦烈突然問。

    「太陽宮是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他們和九重天交好,雖不是附庸,卻有著同盟協約。」華羽池說道。

    「太陰殿呢?」秦烈再問。

    「太陰殿和星辰殿交好,也是屬於同盟方。」華羽池再答,愣了一下,他看向秦烈,突然疑惑重重:「你是太陽宮的武者,你不知道秦家的事情倒是正常,怎麼會連太陽宮和九重天,太陰殿和星辰殿的關係都不知道?」

    「我會試著幫你,將你弄出去。」秦烈沒有回答,而是再問:「你自己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華羽池驟然激動起來。

    原本坐在裡面的他,突然衝到石門處,一下子拉近了和秦烈的距離,眼中閃爍著異芒,說道:「你有靈石沒?」

    「有。」秦烈點頭。

    「看到我隔壁兩間囚室了吧?」

    「嗯。」

    「把靈石,還有能迅速恢復靈力的丹藥之物,從窗口扔進他們的囚室,還有我的囚室,給我們泊羅界十來天的時間,我們就能找到辦法。」

    「十來天?不,不行,我給你們一個時辰時間。」

    「一個時辰能恢復多少力量?我們根本破不開這些囚室啊?」

    華羽池急了起來。

    秦烈沉吟了一下,從空間戒內又掏出六枚烈焰玄雷,將其遞給華羽池,告訴他烈焰玄雷的使用方法,「這東西應該可以助你們破開囚室,一逃出來,你們立即從此地離開。在這個時候,此處防禦力最薄弱,高手都不在。另外,太陽宮剛剛經歷一番重創,你們逃出后,所遇到的阻力也會小很多。」

    他沒有說,在囚室爆碎的時候,他也會趁亂前往主殿,將主殿的秘境之門,還有那一塊的強者一併送上天。

    當主殿灰飛煙滅以後,華羽池等人承受的壓力,又會小很多。

    這對華羽池最終逃生,將會起到至關重要的幫助,至不濟,華羽池被重新擒拿住,也不會被太陽宮殺掉。

    太陽宮將他囚禁在泊羅界,顯然是需要他活著,不會平白無故將他擊殺。

    最少,他還有一個補天宮核心第三代的身份,太陽宮以後會有用得著他的地方。

    左右他死不了,秦烈覺得可以賭一把,成功了,他就能脫困,就算是失敗了,又不會比現在更糟糕。

    「這東西很有趣!」華羽池聽他解釋完,想了一下,咬了咬牙,說道:「試試吧,反正最多重新回來,太陽宮的這些傢伙又不敢真的殺我。」

    「那就這樣。」

    秦烈和華羽池談話,從空間戒內,取出數百塊靈石,還有幾瓶丹藥扔給他。

    旋即,他又來到另外兩間囚室,一言不發地,將更多的靈石還要丹藥,一股腦兒塞給那兩人。

    「一個時辰后,我希望你們能有動靜,到時,我會在外面配合你們。」秦烈最後對華羽池說道。

    「你是誰?我以後怎麼回報你?」華羽池急問。

    秦烈沉默了一下,說道:「我叫姚天。」

    ……

    ps:離總榜前四十,只差十幾票,請兄弟們助我衝進去,今日會三更!(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