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八十七章 華羽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八十七章 華羽池字體大小: A+
     

    半個時辰后。

    一幅由虛渾之靈鮮血為墨汁,緩慢勾勒而出的繁複神妙靈陣圖,就在這間修鍊室半空浮現出來。

    整個靈陣圖由數千條血線組成,但在最為關鍵的四十幾個交叉點,都掛著一枚烈焰玄雷。

    猛然一看,這一幅靈陣圖,好像一張懸在半空的漁。

    那一枚枚烈焰玄雷,則是像漁捕到的一尾尾魚兒,隨著漁的抖動,那些烈焰玄雷也彷彿在掙扎著,想要從漁內掙脫出來一般。

    秦烈長長呼出一口氣,望著他耗費心血和精神繪刻的靈陣圖,眼中有著幾分疲憊。

    火屬性、雷屬性的虛渾之靈,滴出鮮血后,此時正拚命吞吃他取出的靈材,試圖儘快恢復過來。

    通過兩個虛渾之靈的傳訊,他知道經過這番的施為,漁般裹著烈焰玄雷的古陣圖,將能釋放出遠超烈焰玄雷齊爆的威力。

    他相信這一幅漁陣圖,一旦在太陽神殿的主殿引爆,必然能形成驚天動地的威勢。

    或許,那一扇太陽宮扼住各族咽喉的秘境之門,也會被瞬間摧毀。

    只是,一個新的難題也隨之浮現出來——該如何將這漁般的古陣圖在主殿引爆?

    漁一般的古陣圖,血線為虛渾之靈的鮮血,這倒是可以虛幻隱匿起來。

    可是烈焰玄雷卻沒辦法隱藏。

    如果令漁變成虛無,眼前這漁般的古陣圖消失。就會使得四十九枚烈焰玄雷浮動在天上。

    想要操控著四十九枚烈焰玄雷,令其落在太陽宮的主殿,這根本不現實。

    太陽宮主殿附近,一直都會有武者駐守,他們不可能眼看著四十幾枚金屬球當空落下不採取行動。

    就算是他悄悄接近主殿,也要那一塊駐守的太陽宮武者不在,他才能在無人注視的情況下,將這幅由烈焰玄雷連接的古陣圖貼在主殿牆壁上。

    而且,他還要在引爆之前。趕緊抽身離開。

    否則他也必死無疑。

    「不好弄啊……」

    他又深深皺起眉頭,思量著應該通過什麼手段,不引起注意地到主殿旁邊,還要避過所有駐紮者的耳目,將其弄到主殿上,又從容離開。

    他絞盡腦汁想著。

    不知過了多久。

    「七室!黃閑!」一個響亮的聲音。從外面長廊傳來,「出來!」

    還在為如何接近主殿頭疼的秦烈,精神有些恍惚,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石門傳來不耐煩的叩擊聲,他才意識到他如今的身份,就是「黃閑」。

    「來了!」他急忙回應。

    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看了一下自己的相貌,覺得沒有什麼大問題以後。他忙推門走了出去。

    「劉楓,趙野,王虎……」

    長廊外,一個太陽宮的執事,手持點名冊,在大聲吆喝著。

    然而,除了秦烈所在的房門打開。其餘的房門全部緊閉著。

    那執事又叫喊了一會兒,發現還是沒有人冒頭以後。他嘆了一口氣,視線聚集到秦烈身上,說道:「看來這一區只有你活了下來。」

    秦烈流露出「悲痛」之色,垂著頭,沒有答話。

    「安大人下達命令,在天黑之前,我們會重新組織武力衝擊暗影族。因為先前損失慘重,本來看守囚室的那些兄弟,將會被調集出來作戰。而你們……雖然存活了下來,卻一個個力量消耗巨大,短時間沒辦法發揮出實力,所以你們會取代看守囚室的兄弟,替他們照看照看囚室那一邊。」

    這個執事隨意解釋了一番,就沖秦烈說道:「跟我走。」

    秦烈亦步亦趨跟著。

    走出北區,他注意到從別的宮殿內,也陸陸續續被帶出十幾個臉色蒼白,顯然還沒有恢復過來的太陽宮武者。

    幾個從不同宮殿喚人的執事,交流了一番,就帶著他們往一個偏僻的宮殿行去。

    秦烈跟隨著大部隊,進入那宮殿,走向一個通過底下的梯階,深入數百米以後,來到太陽宮囚禁重犯的要地。

    常年駐守此地的太陽宮武者,在他們下來的時候,和他們錯身而過,磨拳霍霍地往外界而去。

    他們將會被阻止起來,等君鴻煊從靈域請來援軍,然後一同殺入暗影族。

    「這裡的重犯很關鍵,他們的身份不能在靈域曝光,所以被囚禁在泊羅界。這些人,身上都有著秘密,我們太陽宮需要他們活著,才能慢慢套出所需要的秘密,因此你們要好生照看著。」

    一個執事揚聲吩咐著,安排不同的人負責不同的片區,告訴他們需要盡什麼義務。

    秦烈默然聽著。

    他很快明白過來,知道自己只需要守著三間囚室,然後每隔三個時辰,送上吃喝之物即可。

    「泊羅界一天雖然漫長,但如果這麼耗費下去,君鴻煊還是會帶著靈域內太陽宮的強者降臨,到那時就麻煩了。」他暗暗著急。

    他必須儘快到達主殿,將烈焰玄雷引爆,摧毀秘境之門,讓太陽宮的強援無法過來。

    他不能長時間逗留在囚室。

    只是,他此時的身份為黃閑,如果冒然亂來,在太陽宮的老巢他恐怕會死的很慘。

    他只能暫時忍耐。

    那些帶領他們過來的執事,說清楚他們的責任以後,就先後離開。

    每一個被分配了任務的人,都被安排在他們負責的囚室外面,只要看著裡面的人,定時送上吃喝之物,防止他們尋短見,避免出現什麼意外就行。

    被囚禁在此的人物,在看不見希望的情況下。會心煩意燥,可能會做出自毀的事情出來。

    他們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要在那些人有異常反應的時候,趕緊通知囚室的負責人。

    弄明白職責后,他被人領著,安排到他負責的三個囚室。

    往囚室走去的時候,他注意到泊羅界本就不夠純粹的天地靈氣,漸漸稀薄,直至徹底消失。

    顯然。太陽宮的武者,為了防止囚室內的人能藉助於泊羅界的天地靈氣修鍊,所以用特殊的方法隔絕了天地靈氣的滲透。

    這會導致囚室內的人無法修鍊,也無法恢復體內的力量。

    「這個區域你負責。」將他領來的那人,指著三個囚室,又吩咐了幾句。便漠然離開。

    他所在的地方,為一個石洞,石洞內有三個石門,每一個石門後面,就是一間石室。

    那人離開后,他好奇地觀察著三個石門。發現每一個石門都有能容納食物塞進去的孔洞。

    他便通過那些孔洞觀察囚室。

    第一個囚室,內部昏暗無光。一個披頭散髮的老者縮在牆角,渾濁的眼睛中看不到一絲生機,整個人顯得有些獃滯恍惚。

    從他身上秦烈也沒有感應到什麼靈力波動,更沒有濃厚的生命氣息。

    看了一會兒,秦烈便意識到這是一個失去了希望,不會再去抗爭命運的人。

    搖了搖頭,他去第二個囚室口。又觀察起來。

    同樣昏暗的囚室內,一個獨臂的大漢。閉著眼,依靠著牆壁在打呼嚕,睡的正香。

    他所在的囚室,有著很刺鼻的臭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扔的到處都是。

    從他的身上,秦烈倒是感應到還算是濃厚的生機,這說明他肉身的爆發力還在,只是身上沒有靈力的波動。

    秦烈眼神從他這裡移開,又看向第三個石室,旋即目顯錯愕之色。

    第三個囚室,內部一點不顯昏暗,囚室頂部鑲嵌著一顆顆明珠和寶石,將洞內照的很明亮。

    這件囚室也極為乾淨,衣衫,書籍,飯碗都井然有序的放著。

    一個俊俏的青衣男子,盤坐在石床上,一手捧著書,津津有味地觀閱著,一手握著酒杯,不時地飲上兩口。

    看他那瀟洒的模樣,壓根不像是被關在囚室,而是像在朋友家中做客。

    眼見秦烈伸頭觀望,他淡然一笑,放下手中書籍,又喝了一口酒,旋即笑嘻嘻看了過來,開始進行第三百六十次的遊說:「小兄弟,你如果肯幫我,將我弄出去,我保證你在重返靈域后,將會擁有數不盡的財富。我向你保證,我能推薦你加入黃金級勢力補天宮,而且我還可以請動一個神級煉器師,煉製一件最適合你的神級靈器,材料全部由我負責!」

    「另外,我還會和你結為異性兄弟,以後在靈域我會罩著你,保證你在補天宮能呼風喚雨!」

    「介紹一下,我叫華羽池,補天宮現任宮主華天穹是我親爺爺。」

    秦烈怔怔看著他。

    「補天宮……」

    將角魔族、暗影族還有鬼目族擊潰,令五尊邪神隕落,差點令整個幽冥界全族滅亡的黃金級勢力,就是補天宮。

    這是真正稱霸靈域中央世界的強大勢力。

    太陽宮和太陰殿,在靈域中央世界只是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沒有域祖級別的巔峰人物坐鎮。

    補天宮,不單單有域祖級別的最強存在,而且還不止一個。

    補天宮當年沒有滅掉幽冥界全族,是因為他爺爺求情,是給他爺爺面子。

    補天宮的人興許認識他爺爺!

    秦烈深吸一口氣,突然問道:「你可知道秦山?」

    「山爺爺?我當然認識!」華羽池振奮道。

    「那你……可認識秦烈?」

    華羽池眼神突然黯然下去,如被當頭潑了一桶冷水,然後垂頭,情緒低落道:「認識又如何?大哥他已經死了。」

    秦烈轟然巨震。

    ……

    ps:求一張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