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三種天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七十八章 三種天賦!字體大小: A+
     

    「前輩……」

    秦烈的臉上,首次浮現出敬意,認真沖這老頭鞠身行禮。

    「我叫滕遠,遠行的那個遠。」老頭淡淡道。

    「哦,知道了,滕前輩。」

    「不不,叫我老滕吧,我喜歡別人這麼叫我。」

    「好吧,老滕。」

    「嗯,這樣聽著順耳點。」

    秦烈心中覺得古怪,不過還是認真道:「老滕,為什麼幫我?」

    這段時間,他就在幽暗深淵內,被老滕摧殘的生不如死。

    白天,被三個太陽的強光照射,而且還是經過那些棱形晶體的一次次增幅。

    夜裡,則是被月亮光芒聚集著,同樣是被弄的常常昏迷。

    這期間,還有渾厚到令他幾乎要窒息的土靈氣,拚命地湧進來。

    他很多時候都覺得自己要死了。

    每當他奄奄一息的時候,滕遠又會冒出來,丟下一頭六階的靈獸給他,讓他吸收鮮血,吞吃獸肉來恢復傷勢。

    等他差不多恢復過來,滕遠會毫不客氣地,將他再次弄進幽暗深淵折磨。

    他就這麼昏天暗地的重複著。

    他本以為說不定哪天就死了,可現在……他還是好好的,而且似乎血脈都突破了。

    這讓他漸漸意識到滕遠並不是要弄死他。

    「你都獲得了什麼天賦?」滕遠又一次問道。

    「強化的蛻變和恢復力,還有一種名叫『燃燒』的天賦。燃燒一半鮮血,暴增一倍力量。」秦烈知道在這老頭面前,他什麼都隱藏不了,也就老老實實回答。

    「媽的,不愧是神族的血脈,強化的蛻變和恢復力,這已經非常恐怖,還有一個燃燒!」滕遠乍舌不已。

    「血脈也分等階?」秦烈問出心中疑惑。

    「血脈不分等階,為什麼古獸族的族人。會有十階之分?不單單是古獸族,還有許多強大的種族,都是以血脈等階的劃分,作為力量的層次。」滕遠一臉鄙視,「你懷有神族之血,竟然不知道血脈的十個等階?難怪你就要突破到破碎境了。還僅僅只有四階的血脈,如果不是我幫你催化一番,你要突破到五階血脈,也不知道要多久。」

    「請指點。」秦烈認真道。

    滕遠詫異地看向他:「真不知道。」

    秦烈搖頭。

    「譬如古獸族,就是以血脈的變化,分成十個等階。很多太古強者。也是以血脈來這樣劃分,血脈剛剛覺醒。在一階到三階的時候,往往不太明顯,也沒有特殊的天賦。」

    「血脈一階到三階的時候,只會強大太古強族的體魄,增強生命磁場,開發潛能,讓太古強族的力量。速度,感知。一起獲得提升。」

    「從四階起,血脈的突破,往往就能有天賦浮現。」

    「一般而言,天賦都和血脈有關,譬如幽月族的族人,他們的天賦就是吸收月能,通過月之能力形成種種強大的攻擊,炎族也是如此。」

    「血脈越往上突破,天賦就會越強,除此之外,還有可能衍生出新的天賦。」

    「也就是說,一個太古強族的族人,如果血脈純正且強大,隨著血脈的突破,可能擁有幾個不同天賦。」

    「就像你,在突破到五階后,已經擁有了三個天賦:蛻變,恢復,還有燃燒。」

    「等你繼續突破,血脈到六階,七階,八階,九階,你的這三個天賦都會逐漸增強,另外,還可能獲得新的天賦。」

    「天賦不同於血脈秘技,它能直接用在身體上,從而產生強大的力量。」

    「血脈秘技,就是你先前用血脈施展的那火炎輪,它是從種族的混沌血域找來的,好比人族的靈技一樣,是運用血脈的方法。」

    「說白了,血脈天賦,就是血脈本身的奇異力量,而血脈秘技,則是運用血脈的方法。」

    「我這麼說,你懂不懂?」

    滕遠停了下來,看著他,說道。

    「懂,天賦,就是指血脈的特殊能力,血脈秘技,純粹就是以血脈殺敵的技藝。」秦烈道。

    「不錯。」滕遠咧嘴一笑,說道:「血脈等階的提升,將會全面提升你的生命潛能,會讓你的思考力變快,讓你變得更加聰明,感知力更強,身體各方面的反應更加敏銳,讓你聚集天地靈氣的速度和吸收的速度全部變快。還會讓你自身的境界,都會快速的提升!依我看,你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破碎境了。」

    「血脈的突破,強大了生命潛能,可以大幅度提升修鍊速度?」秦烈愕然。

    「就是這樣!」滕遠哼了一聲,「人族千方百計獲取太古強族純凈的血脈,就是為了改變出生孱弱的弊端,通過血脈的加強,將生命潛能開發出來,從而令修鍊速度迅速提升。」

    「這也是人族越來越可怕的根本原因。」

    「神族,之所以陰溝裡翻船,就是因為小瞧了人族的智慧,還有人族之血可以融合各族血脈的可怕能力!」

    「人族,也是極少數在竊取強族血脈,混血之後,還能繼續修鍊所謂的靈訣,將靈力儲納靈海,額外獲得強大力量的種族!」

    「以前的人族,修鍊著重境界,忽視肉身的淬鍊,因為天生孱弱的原因,他們就算是花費大量的精力,用在肉身的打磨上,也遠遠趕不上那些太古強族。」

    「這讓他們在正面血戰中往往吃大虧。」

    「最初的時候,人族聯合百族和神族交戰,他們都是縮在後面釋放靈技,從不敢衝到前面。」

    「那時的人族受百族輕視,戰力有限。一旦被神族突破防線貼近,就會被輕易斬殺。」

    「那時他們的身體太弱了。」

    「後來,人族通過血脈的混合,擁有了太古強者的血脈,肉身強度也提升上來,不再是不堪一擊。」

    「他們不但修鍊更快了,也變得更強,甚至具備了和神族正面一戰的能力。」

    「在第二次百族大戰的時候,人族。終於不是縮在那些太古強族之後,而是和太古強族一樣沖在前面和神族交戰,這是令神族不得不重遁域外星空的原因。」

    「人族,生孩子天下第一,他們的數量太恐怖了,其它種族全部加起來的人口。也不及人族的十分之一。」

    「這麼龐大的人口基數,只要出現百分之一的強者,就足以令所有種族恐懼。」

    「現在,神族退去,人族已雄霸靈域,就已經向百族證明了這一點。」

    「神族不見了。其餘種族,開始活在人族的陰影中。而且。這些年……人族氣焰越來越盛,變得越來越猖狂,比起以前的神族,也好不到哪兒去!」

    「媽的!」

    滕遠本在說血脈一事,然而,話到後來,就聽他在說人族的不是。

    秦烈滿臉尷尬。

    滕遠對神族。還有人族,都是怨念頗深的樣子。而他偏偏是人族,而且還擁有神族血脈。

    「算了算了。」許久后,滕遠自己罵累了,又見秦烈久久不吭聲,才主動停了下來。

    「一般來說,太古強族的血脈突破到五階,以你們的實力衡量,相當於如意境了。哦,對了,你們境界的劃分,就是仿照太古強族的血脈等階。不過,神族的血脈是出了名的強大,所以你雖然只是剛突破五階的血脈,單單以血脈力量對敵,你應該也能斬殺一到兩個破碎境初期的小武者。」

    「當然,像君鴻煊和藺婕這樣的大勢力種子,且本身也有太古強族血脈的傢伙,就要另當別論了。」

    「哦,我忘了你也是如意境後期,即將突破到破碎境。」

    「你要突破到破碎境,和這兩人殊死搏鬥,加上神族之血,或許能斗個旗鼓相當。」

    「他們畢竟都在破碎境中期。」

    滕遠大大咧咧道。

    「老滕,為什麼幫我?」秦烈突然道。

    滕遠停下了嚷嚷,哼了哼,說道:「你從他身上得到地心元磁錄的那個傢伙,和我……淵源頗深。」他眼中閃過明顯的悲痛之色。

    「他的傳承,生命最後的一絲能量,都化為組成地心元磁錄的文字烙印在你身上。算起來,你是他唯一的傳承人。」

    「另外,你解開封印的那些古獸族族人,也和我有點關係。」

    「我欠你一個人情,就給你一段福澤,就當是幫他們還掉了。」

    話到後來,滕遠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眼角似乎有淚光閃過。

    「滾吧滾吧,我能做的已經做了,後面的事情我才懶得管,我這就送你離開!」滕遠又嚷嚷起來。

    「轟!」

    秦烈腦海傳來爆響,眼中滿是碎光,身子又騰雲駕霧而起。

    他知道他在迅速離開此地。

    不知過了多久,頭暈目眩的他,聽到了滕遠的輕呼。

    他飄蕩的身子也停了下來。

    他發現他被一層層灰黃色的氣流裹住,就在暗影族族人生活的村落上空,周邊還停泊著一輛輛太陽宮的戰車,更遠處,還有一些月牙形般的飛行靈器。

    垂頭一看,他發現暗影族的族人,在那山谷當中,正在被太陽宮的人追殺。

    「這事和我無關。」滕遠神情淡漠,然後說道:「要不……我送你離開吧?」

    「不,讓我下去。」秦烈沉聲道。

    「你肯定?」

    「肯定?」

    「那好吧。」

    他於是將秦烈丟了下去。

    ……

    ps:八月第一天,小聲地求下月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