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摧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摧殘字體大小: A+
     

    秦烈渾身不自在。

    在這老頭的目光下,他生出一種全身上下,每一個毛細孔都被看透,根本無所遁形的可怕感。

    他想起了土屬性虛渾之靈的那句警告:有個很可怕的傢伙在過來。

    自從虛渾之靈誕生,這麼多年來,幾乎沒有警告過他什麼——即使在他面對魂壇存在的時候。

    土屬性虛渾之靈的警告,讓他覺得詫異的同時,也非常重視。

    這也是他匆匆和藺婕、幽千蘭中止談話的原因。

    他相信,眼前這個瘦骨嶙峋的老頭,就是土屬性虛渾之靈所說的那個「很可怕的傢伙」!

    於是他全神警惕著,卻不敢輕舉妄動,就在老頭的目光下呆站著。

    藺婕和幽千蘭兩女,沒有放棄,一起從谷內追了出來。

    「你這人怎這樣呀?」藺婕有些不悅,「你還沒有開出條件,就一口回絕,也太不給我們面子了吧?」

    「請你認真考慮。」幽千蘭也幫襯道。

    兩女也來到山谷口,在秦烈身後站定,也都看到了那個瘦巴巴的老頭。

    她們並不識得老頭是誰,只是,當她們的目光集中在老頭身上的時候,突然生出一種很可怕的感覺。

    ——老頭的身體,彷彿能夠將她們的目光吸引進去,將她們匯在目光中的月能和微小的神識,都給一起吞沒。

    這個發現讓兩女惶恐起來。

    就在此時,又是一輪月亮。悄然在天際浮現。

    新的月華光芒,從這一輪尚未完全明熠的月亮上釋放出來,化為三縷常人很難窺見的月能垂落。

    分別垂落到秦烈,幽千蘭,還有藺婕的身上。

    太過於緊張不安的秦烈,精神繃緊,體內靈力波動厲害。

    新的一束月能垂落之時,他全然沒有掩飾,加上他體內靈力太過於動蕩。這使得烙在他右肩膀的銀月印記,突然間冒出蒙蒙皎潔月光。

    銀月印記從他衣衫下浮現出清晰輪廓。

    幽千蘭全部視線都被吸引。

    她突然捂著嘴,彎月般的眼眸中,射出難以置信的光芒,一瞬不移地盯著秦烈。

    藺婕也猛地獃滯。

    她們都識得那個印記,知道那印記意味著什麼。知道其特殊意義……

    老頭哼了一聲。

    秦烈,幽千蘭,藺婕的耳膜中,傳來驚天動地的爆響,如無休無止。

    三人頭暈目眩,眼中冒出無數碎小的明黃色光爍。已不知身在何處。

    過了一會兒,等幽千蘭和藺婕緩過來。眼睛逐漸恢復正常視線,才發現那老頭和秦烈都已經不見。

    「那是銀月印記!」幽千蘭終於忍不住驚叫起來。

    藺婕苦笑點頭,「看出來了。」

    「為什麼會這樣?他怎會擁有銀月印記?就連你……也不能擁有的。」幽千蘭酥胸微顫,顯得心情激動無比。

    「只有真正的幽月族族人,一直修鍊你們幽月族的不傳秘典,並且要達到極為精深高超的境界,才有可能在體內形成一個這樣的銀月印記。對吧?」藺婕問道。

    幽千蘭輕輕點頭,說道:「整個泊羅界的幽月族族人。能夠在身上形成銀月印記的人,也不超過十個。這些人當中,很多銀月印記還很淺,不夠深刻。能夠像他那樣,將銀月印記從衣衫下浮現出來的,恐怕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

    「你也沒有形成銀月印記?」藺婕問。

    「我最少還要一百多年時間,才有可能,形成一個很淺很淺的銀月印記出來。」幽千蘭認真解釋了一下,旋即急切道:「不行!我要立即回到族人,向那些族老說明此事,這太不可思議了!」

    「我陪你一起。」藺婕沉吟了一下說道。

    「你不是要勸說暗影族嗎?」

    「我已經勸說過了,條件也都給出了,並且破壞了太陽宮的計劃。後面暗影族會作何決定,我就算是過去繼續多言,恐怕也效果不大了。」

    「那好,我們一起回族。」

    兩女匆匆交流了一番,就從山谷離開,駕馭著月牙形的靈器沖飛走。

    泊羅界深處,至強古獸族族人雄霸之地。

    一座座古山脈間,豎立著眾多參天柱子,柱子上布滿那種蚯蚓般的古文字。

    一根根巨大柱子中央,有一個寬闊、不知通往地底何處的深淵,幽暗深邃,從中溢出濃厚到令人害怕的土之元氣。

    「呼呼!」

    兩道身影突然在此地浮現出來。

    秦烈暈頭轉向,眼中光爍閃閃,終於停下后,急忙叫道:「老前輩,你……」

    他一句話還沒有說完,立即看到那些柱子上的古文字,腦海中一道電光閃過,回憶他得到「地心元磁錄」的過程。

    「可識得上面的古文字?」瘦巴巴的老頭聲音沙啞道。

    「認得。」秦烈老老實實回答。

    「你修鍊的地心元磁錄從何得來,你一字不漏地告訴我,我警告你,你有沒有說謊我能看出來。」老頭說道。

    「我……」秦烈還要討價還價一番。

    老頭眼中邪光一閃,淡淡地說道:「你要是廢話多,我不介意用別的方法,從你腦海中獲取我想要的東西。」

    秦烈趕緊閉嘴。

    在這老頭洞察人心的目光下,秦烈垂頭,認命了,不做無謂地抵抗,將他在玄冰之地得到「地心元磁錄」的過程,還有後來無意和莽妄溝通,助那些巨獸從玄冰之地離開的事情,一五一十,仔仔細細道來。

    他講述的很仔細,沒有絲毫遺漏。也沒有摻雜一點謊言。

    這和他以前的鬼話連篇全然不同。

    因為他知道,這老頭非同常人,應該真有看穿他謊言的能力,所以不去自討苦吃。

    老頭從始至終沒有插話,皺著眉頭,認真聽著。

    在秦烈一番話講完,半個時辰后,他都沒有開口。

    他似乎陷入了回憶當中。

    秦烈也只能耐心等候。

    「你是說……地心元磁錄,從他……」老頭終於開口。在說到「他」的時候,老頭分明嘴唇顫抖了一下,一句連貫的話也被迫中止。

    好一會兒后,他才重新平復心境,再次問道:「從他的骨頭上得來?之後,他骨頭上的所有光澤。力量,都失去了,瞬間腐朽千萬年?」

    秦烈輕輕點頭。

    「還有,那些被冰封的傢伙,也是你一一解封?」老頭再問。

    秦烈繼續點頭。

    老頭然後停止了詢問,又一次陷入沉默。似在思考著該如何來對待秦烈。

    許久許久之後。

    老頭五指張開,遙遙朝向旁邊的深淵。掌心一股土之力量噴吐。

    幽暗深淵中,陡然傳來恐怖的重力,如要將臨近的所有事物吸收進去。

    秦烈來不及反應,身子如被巨大的磁石鎖定,被猛地吸入那幽暗深淵。

    霎那間,恐怖的重力臨身,牽引著他。將他直往深處拽。

    同時,濃厚精純至極的土之靈氣。如潮水一般淹沒了他,那些土之靈氣化為千絲萬縷,順著他渾身毛細孔鑽了進來。

    他生出被土之靈氣海洋淹沒的感覺。

    於是,他自然而然催動「地心元磁錄」,瞬間,全身毛孔吸收土之靈氣的速度,又提升了十倍不止。

    短短數秒的時間,他就覺得自己已經吃「撐」了,覺得這具身體已無法容納更多的土之靈氣。

    因為就在不久前,他剛剛修鍊過一輪「土之靈氣」,從大地之中牽引了很多土靈氣入體。

    就像剛剛吃飽,尚未來得及全部消化,又被人強行灌入大量美食一樣。

    這不是享受,而是受罪!

    他在幽暗深淵瘋狂大叫,告訴那老頭,他暫時不需要修鍊,他希望能停一停。

    「由不得你做主。」老頭的嘀咕聲,從外面飄忽而來,「這是你的福澤,好好享用吧。」

    更多的土靈氣,如同受到某種力量的擠壓,更加瘋狂地往秦烈體內滲透。

    過多力量的湧入,若是身體不夠容納,就像往裝滿水的水杯內繼續裝水,如果那些多餘的水不能溢出來,水杯……就會爆炸。

    秦烈這時候就覺得自己是個裝滿水的水杯,生出下一刻,身體就會被那些土之靈氣撐爆的可怕感。

    他感覺到了劇痛。

    筋脈,臟腑,血肉,骨骼,隨著大量土之靈氣的狂涌,都發出撕心裂肺的疼痛。

    如被強行脹大,被濃厚精純的靈氣,給硬生生鑽入。

    他於是在幽暗深淵內凄厲慘叫。

    深淵外面,那老頭沒有動,卻彷彿能窺見內部的一切變化。

    他眼中浮現一絲驚訝,以微不可聞地聲音嘀咕,「這樣皮肉都沒有綻裂,不愧是懷有神族之血的異類,既然如此,那就繼續下去。」

    秦烈身上所有的秘密,彷彿已被他洞察出來。

    他繼續在暗中加強著土靈氣的滲透。

    秦烈又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充氣過度的氣球,馬上就會爆炸,會被炸成無數碎小血肉。

    他衣衫早已爆碎,**的身體上,有點點血珠子從皮層內滲出來。

    那些血珠子內部隱隱有不滅烈焰浮現,在洶湧燃燒著,釋放出恐怖炎能。

    眾多土之靈氣,竟分成了一部分,逸入那些血珠子當中。

    「烈焰家族的血脈……」老頭在外面摸著下巴,沉吟了一下,嘴角浮現可怕的笑容,「很好,等白晝到來,三個太陽浮上天空,我還能加點料。」

    「哦,不對,不對,他還有幽月族的銀月印記。」

    老頭抬頭,看著天上的四個月亮,哈哈大笑起來:「不用等白天了,現在就能加料了!」

    他興奮起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