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七十章 幽月族聖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七十章 幽月族聖器字體大小: A+
     

    巴雷特坐在地上以龍語大叫。

    村落內,艾迪等暗影族族人,見秦烈和巴雷特以龍語交流,還令巴雷特情緒越來越激動,都愈發擔憂,同樣也不明所以。

    他們不知道秦烈和巴雷特在討論什麼。

    「父親,阿布利特是誰?」袁山以龍語詢問。

    袁文良臉色肅然,低聲解釋:「是魔龍一族的老族長,也是巴雷特的父親,算起來……也是我們血脈的始源。」

    袁山和袁川兄弟肅然起敬。

    再看秦烈的時候,他們目光變了,隱隱覺得秦烈的嗤笑,應該不是故意挑釁巴雷特,而是為了得到巴雷特的關注,獲得一個和巴雷特交流的機會。

    「關於阿布利特一事……這裡不太方便說吧?」秦烈故意看向藺婕和幽千蘭。

    巴雷特強忍著內心的激動,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以通用語對藺婕和幽千蘭說道:「你們先離開這兒。」

    秦烈也向艾迪說道:「我有事要和巴雷特單獨談。」

    艾迪愕然。

    這時候,他才意識到秦烈的嗤笑另有深意,而不是狂妄的真想挑釁巴雷特。

    「那我們過一會兒再來?」藺婕禮貌地問道。

    巴雷特僵在半空的肥手,隨意揮舞了一下,「隨便你們。」

    「我們先出去。」藺婕點了點頭,抿嘴一笑,很好奇地看了看秦烈,這才和幽千蘭轉身要離開。

    就在此時。一輪新的明月,悄然在幽暗天空浮現。

    多出一輪明月,月能便多出一分,自然有另外的月光揮灑下來,分別逸入幽千蘭,藺婕,還有……秦烈的身上。

    「咦?」

    幽千蘭和藺婕兩女,幾乎同時輕呼,也都同時轉身。

    兩女。四隻明熠的眼睛,一起凝視在秦烈身上。

    她們敏銳的覺察到,就在這輪新明月浮現的那一霎,不但有月光被她們吸引而來,另外還有一縷月能,如天外流泉一般。往秦烈體內注入。

    那一道流泉般的月能,比起她們吸引的月能,竟然還要純粹凝鍊。

    這立即引起了兩女的注意。

    尤其是幽千蘭,她在看向秦烈的時候,眉心的月牙晶塊,倏然釋放出銀燦燦的光芒。

    只見小小的月牙晶塊。對向秦烈之時,內部浮現出一個個月亮殘影。浮升出許多模糊虛幻的景象。

    幽千蘭的眼睛也越來越亮。

    秦烈一愣,也旋即反應過來,意識到隨著新一輪明月的升起,他肩膀的銀月印記又多吸收著一縷月能。

    暗影族和袁家族人,沒有修鍊月之力量,也沒有天賦神通,自然無從體會。

    幽千蘭和藺婕則不同。

    兩人身懷幽月族血脈。都能從天上明月來吸收月能,對月能的感知極為敏銳。

    她們自然而然從他身上看出了異常。

    「怎麼?」巴雷特沉著臉。哼了一聲,顯得有些不悅,「難道聽不懂我的話?」

    「抱歉,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藺婕歉意鞠身,然後扯了扯幽千蘭的衣角,不顧她愣然望向秦烈,將她拽上了月牙形的飛行靈器離開。

    等這一艘月牙般的飛行靈器離開村落數千米,幽千蘭才緩過神來,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很奇怪,那個人族青年身上有個東西,似乎能吸收月能。那東西,讓我覺得很熟悉,就像我在面對族內那兩樣聖物時,所感覺到的那樣。」

    「不可能吧?」藺婕驚詫道。

    她身懷幽月族血脈,自然知道在幽月族的祖地,供著兩樣強大的聖器。

    即便是她,有著幽月族的血脈,因為不是真正的幽月族族人,也不夠資格去祖地瞻仰那兩件聖器。

    只有幽千蘭這類真正的幽月族族人,才能在祭祀的時候,去祖地感受聖器的波動。

    她深知幽月族的那兩樣聖器,對幽月族的族人而言,有多麼的重要和神秘,也知道只有當幽月族遇到巨大麻煩的時候,族內強者才能請出那兩樣聖器出來。

    聖器在身,幽月族的族人,將從月亮中獲得難以想象的力量,令持有聖器者實力暴漲。

    據她揣測,那兩樣從古時期傳下來的兩樣幽月族的聖器,可能和人族的神級靈器那般高階強大。

    幽千蘭說從秦烈的身上,感覺到和面對兩樣聖器那般的氣息,在藺婕來看簡直匪夷所思。

    「我也知道不可能。」幽千蘭搖了搖頭,神情有些恍惚,「但那種感覺……卻真的存在,我知道我的感覺錯不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藺婕愕然。

    「先等等,等那老龍和他交談完,我們回去好好盤問清楚。」幽千蘭道。

    「也只能這樣了。」

    另一邊。

    在巴雷特的要求下,所有暗影族的族人,都從山腳下的村落返回石洞。

    太陽宮和太陰殿的人離開后,這裡,便只剩下秦烈,魔龍巴雷特,和袁家族人。

    袁家身為巴雷特的血親,懷有魔龍一族的血脈,沒有被巴雷特當成外人,所以也被留了下來。

    「小子,你怎會知道我父親的消息?」巴雷特還坐在地上,眼睛瞪大,如要吃人一般,「你要是敢欺騙我,你信不信我把你烤熟了,一塊塊撕碎吃下去?」

    「那個……兄弟,你真的知道老族長的消息?」袁山也問道。

    看著巴雷特,還有袁家眾人,秦烈淡然一笑,鎮定自若,「我的消息來源於邪龍。」

    「邪龍?」巴雷特心神一動。

    「不錯,就是邪龍。」秦烈愈發放鬆。解釋道:「當年你們魔龍一族,還有邪龍一族,共同和巨龍一族爭鬥,在龍界爭奪『始龍墓地』。結果,你父親身負重創,不得不帶著魔龍一族的族人從龍界退出。你父親擔心會被巨龍不依不饒的追擊,就讓一部分族人,跟隨你們三兄弟分別進入不同的域界,自己則是另尋奇地養傷……」

    他將他從混沌血域獲得的那些消息。沒有任何的隱瞞,一一說明清楚。

    巴雷特聽的很仔細,他眼中本來還存著的幾分不信,隨著秦烈一番話結束,徹底的消失。

    他經歷過秦烈所講述的那場戰鬥。

    身為阿布利特的幼子,他親眼見證了魔龍一族的失敗。他知道秦烈說的沒有絲毫紕漏。

    「你說的沒錯,那是我們魔龍一族,損失最慘痛的一戰,我終身難忘!」巴雷特沉喝。

    「在你們離開后,邪龍和巨龍間的戰鬥沒有停止,還在如火如荼進行……」頓了一下。秦烈又道:「直到搏天族降臨,開始征戰靈域。稱霸整個天地,邪龍和巨龍的戰鬥才停止。隨著邪龍向搏天族效忠,在搏天族的幫助下,邪龍一族驅逐了所有龍界的巨龍,最終稱霸龍界,然後……」

    將他所了解的那些情況,又仔細道明。秦烈最終說道:「你父親阿布利特,被困在一個未知域界。那裡沒有日月星辰,沒有光,只有永恆的黑暗,只有一些陰影生物能存活。當時邪龍一族的族長,曾答應那兒的魔龍,以後會想辦法助你父親脫困。可是,隨著搏天族的戰敗,邪龍也被迫遠遁域外星空,再沒有回來過,也就沒有機會助你父親脫困。」

    「沒有日月星辰,沒有光,只有永恆的黑暗……」袁文治咀嚼著這番話,臉色漸漸變得難看起來。

    巴雷特顯然沒有聽過這個地方,扭頭看向他,詢問道:「你知道那個地方?」

    袁文治點了點頭,臉色凝重至極,「我回頭和你說。」

    巴雷特眉頭皺了起來,他從袁文治的表情,就知道那地方非同小可,想解救他父親恐怕會比較棘手。

    「你還知道什麼?」他再次看向秦烈。

    「始龍墓地被邪龍一族佔有后,連墓地之門都未曾打開,經過邪龍一族和搏天族的研究,認為要打開始龍墓地,需要你們魔龍一族,邪龍一族,還有巨龍一族的三件東西。」秦烈停了一下,「具體是什麼東西,我並不知道,那頭邪龍也沒有告訴我。」

    巴雷特瞪大眼看向他,「你知道的還真是不少!那頭邪龍為什麼會告訴你這麼多東西?他又怎麼可能知道?」

    「這就不清楚了。」秦烈聳了聳肩膀。

    「還有呢?」巴雷特再問。

    這次秦烈搖頭,「沒了,我只知道這麼多。」

    「說吧,你想得到什麼?聽說你是不慎之下,不小心進入的泊羅界,你如果想要回去,我可以安排。」巴雷特聽到了袁川兄弟向袁文良所說的那番話,對秦烈的身份,多少有些了解,「除此之外,我還可以給你一筆豐厚的材料,讓你在返回靈域后,能獲得快速的境界提升。」

    「不,不,我暫時不想回靈域,也不要你的材料。」秦烈笑著搖頭。

    「那你要什麼?」巴雷特仰頭。

    「當暗影族有了決定,想要從泊羅界返回靈域后,希望你能大度的放手,不要追究下去。」秦烈認真道。

    「就這樣?」

    「嗯。」

    巴雷特哼了一聲,看向那些縮回石洞的暗影族族人,有些不情不願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會放手,但不會送他們回靈域,他們如果有本事,就不依靠任何人回去。」

    「兩扇秘境之門,分別在太陽宮、太陰殿的手中,他們想要全部返回靈域……傳送費恐怕難以籌集出來。」袁文治搖了搖頭,「以他們自己的力量,不可能回到靈域,只有太陽宮和太陰殿點頭,亦或者我們袁家幫他們支付高昂的傳送費。」

    「只要您願意放手就行。」秦烈只是看向巴雷特。

    「我說了不管就不管!」巴雷特叫嚷道。

    「那就好。」秦烈笑著點頭。

    ……

    ps:推薦一本新書《曠世戰帝》,書號:1597426,靈域版主所寫,質量不錯,大家書荒的可以看看,簡介如下:外族虎視眈眈,遠古天驕劈荊斬刺,血戰寰宇。奠基人族立身之根本。

    血與骨的映照,鐵骨柔情,男兒當自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