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六十七章 說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六十七章 說客字體大小: A+
     

    炎日逐漸沉落。

    隨著天色的灰暗,深藏在洞穴內的暗影族族人,悄悄從洞口冒頭,等待了一會兒,當天上不再有太陽光芒閃爍,這些縮在石洞十二天的暗影族族人,接連從那些石階走下去。

    大多數暗影族的年輕族人,都重回山腳下的村落,在商議著往何處捕捉靈獸。

    稍稍年老的那些人,則是準備照看照看藥草,去那些開採礦石的區域工作。

    如艾迪這類有著不滅境修為,已習慣了石洞內的幽暗的老頭,不會在夜幕降臨后外出活動。

    活動,也需要消耗體內,消耗力量,他們向來是能省則省。

    當第一輪彎月,緩緩在虛空浮現以後,秦烈右肩膀便重新感受到清涼感。

    那個烙在血肉上的銀月印記又在開始吸收月能。

    就在此時,依然不夠明亮的天空,突然有一個明熠的金色光團耀出。

    那些金色光芒,還帶著太陽的炎熱,令灰暗的天空變得明亮起來。

    許多剛剛返回村落的暗影族族人,看著突然閃現的金色光團,都眯著眼,臉上浮現出驚恐不安之色。

    山洞內,艾迪凝神看了一下,也是臉色微變,喝道:「太陽戰車!」

    秦烈也驚詫起來。

    不多時,一輛金光燦燦的戰車,如有黃金澆築而成,揮灑著點點金輝,從天上降落下來。

    一名身穿金色靈甲,有著一頭火紅色長發的青年男子。張開嘴,露出燦爛陽光的笑容,大步從戰車上走下來。

    金燦燦的戰車上,有著一個個太陽的圖案,那些圖案似在燃燒著火焰。

    青年相貌英俊,身上的金色靈甲有著許多精美花紋,襯托的他愈發英偉不凡。

    在他身後,有六名同樣身穿金甲,金甲上有著太陽宮標誌的武者。沉穩如山站著。

    「我乃太陽宮的君鴻煊,今日特來拜見暗影族的各位長者,還請諸位降尊一見。」

    高大陽光的青年,人站在暗影族那個村落中央,卻高高仰著頭,看向山腰處的石洞。

    他顯然知道暗影族真正的主事者。並不是村落的那些年輕族人,而是縮在山洞的那些老頭。

    「君鴻煊!」艾迪表情凝重起來。

    「此人是誰?」秦烈沉聲道。

    自報姓名的這個君鴻煊,在他的感覺當中,估計也就是破碎境的修為。

    然而,不知為何,只是在山洞的暗處遠遠看著此人。時間久了,他竟覺得眼睛有些艱澀難受。

    此人彷彿始終在向外釋放著強光。

    那是一種強烈的自信和驕傲。

    秦烈立即意識到。這個君鴻煊雖然只有破碎境的修為,卻一定比暴亂之地那些同等級的破碎境武者強大得多!

    他從此人身上感覺到一種很強的壓抑感。

    這種壓抑感,他只有在遇到涅槃境和不滅境的武者,才能感覺到。

    「君鴻煊乃是太陽宮最可怕的青年高手,他身懷精純的炎族血脈,還修鍊著太陽宮的靈訣,如今已是破碎境中期武者。在泊羅界也是極為強勢的人物。」艾迪深吸一口氣,說道:「這些年來。太陽宮一直都在栽培此人,很多泊羅界的事務,還有靈域的事情,都開始交給他處理。君鴻煊往來在靈域和泊羅界之間,許多次太陽宮的戰鬥,他都是參與者和執行者,表現出來的能力很矚目,深得太陽宮那些老傢伙的喜愛和信賴。」

    「此人年輕雖輕,據說手段極為毒辣,非常難惹,不知道他為何前來我們暗影族。」一名老者接過話,眉頭深鎖,憂心忡忡。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下去見見他。」艾迪嘆了一口氣,然後回頭看向秦烈,說道:「你暫時呆在洞內,不宜暴露出來,以免引起此人注意。」

    秦烈點了點頭。

    艾迪走出石洞,稍稍調用几絲冥魔氣,從數百米的洞口飛身跳躍下來。

    「嘭!」

    他在君鴻煊身前十米處站定,先躬身行禮,謙卑道:「老朽暗影族的艾迪,見過太陽宮的君公子,不知君公子前來我們小小的暗影族所為何事?」

    「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君鴻煊張開嘴,笑容無比燦爛,顯得很是熱情歡快,說道:「我太陽宮深知你們這一支暗影族在泊羅界生活艱難,我太陽宮的宮主於心不忍,特來提攜你們暗影族一把。」

    這般說著,君鴻煊瀟洒地打了個響指。

    他身後的一個太陽宮的武者,上前一步,從空間戒內倒下近五萬塊晶瑩剔透的靈石。

    那些靈石嘩啦啦滾落在暗影族的村落石地上。

    「靈石!數萬靈石!品質比魔龍一族給我們的好很多!」

    「天!數萬塊靈石,夠我們修鍊很久了!」

    眾多暗影族的年青族人,一生之中,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靈石,馬上都激動起來。

    艾迪望著那些靈石,臉色平靜,顯得有些無動於衷。

    他知道,要是在秦烈沒來之前,沒有將數十萬高品質的靈石丟盡幽冥池,沒有告訴他還有七百萬靈石可用,他一定不會如此的鎮定。

    君鴻煊深深看向艾迪,眼中有過一絲訝色,心裏面也為艾迪的淡定敬佩。

    「不愧是曾經敢和補天宮血戰的老傢伙,三千年前,這些老鬼在靈域也曾見識過大場面,曾坐擁享用不盡的財富,自然不會因為這些靈石而亂了心。」

    君鴻煊暗暗想。

    「君公子,你弄這麼多靈石出來,不知究竟有什麼深意?」艾迪平靜問道。

    「我知道你們這一支族部,當年因為和補天宮的血戰。被迫流落到泊羅界,並且終生不能返回靈域。而泊羅界,又沒有適合你們修鍊的土壤,沒有冥魔氣可用,所以你們生活的非常艱難。」

    君鴻煊輕嘆一聲,一臉的同情之色,隨後又道:「我太陽宮的宮主,對你們的遭遇感到同情,經過和補天宮的多方商談求情。補天宮那邊終於答應,以後不再追究你們暗影族當年的錯誤。也就是說,從今天起,你們暗影族的族人,甚至那些生活在幽冥界的角魔族和鬼目族族人,都可以重返靈域。可以不用擔心補天宮的追殺!」

    「在我太陽宮宮主的努力之下,補天宮已解除當年的誓言,解除對你們的封鎖!」

    「你們幽冥界的所有種族從今自由了!」

    此言一出,村落的暗影族族人,還有那些石洞內的族人,皆是呼吸急促。臉色漲得通紅。

    他們都激動難耐。

    重返靈域,回幽冥界故土。乃是他們的畢生心愿!

    他們一度以為終身無望達成心愿!

    沒料到,時隔多年以後,這個太陽宮的君鴻煊,竟帶來如此驚天好消息。

    這讓暗影族的族人全部沸騰起來。

    君鴻煊笑看著暗影族的族人歡呼,沒有急著講話,給他們時間來高興。

    「沒那麼簡單。」石洞內,一個暗影族的老者。神色冷靜,說道:「太陽宮如果肯幫助我們。早在開始之前,就應該通知我們了,而不會事情定下后才說此事。」

    洞內,一個蒼老的婦人,深深望了秦烈一眼,眯著眼,說道:「不用想了,一定是尊者在暗中出力,不知以什麼辦法讓補天宮鬆口。」頓了一下,她對秦烈說道:「你這趟過來,必然也是尊者安排,應該是尊者弄妥了補天宮,然後讓你過來將我們帶回靈域。」

    「此事,和太陽宮應該一點關係都沒有!」她冷冷看向下面的君鴻煊,哼了一聲,「我們雖然實力大不如前,可腦子卻沒有糊塗,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稍稍想一下就明白了。」

    石洞內,眾多暗影族的老者,也都在思量了一下后暗暗點頭。

    顯然,他們都認可老婦的說法,知道事實應該是她猜測的那樣。

    下方村落中,艾迪也是神色不為所動,不像那些年青的暗影族族人那麼單純。

    「當真是太陽宮宮主說服了補天宮?」艾迪淡淡地問。

    「我還能騙你不成?」君鴻煊仰頭,臉色有些不悅。

    艾迪呵呵了兩聲,並沒有講話,若有所思的沉默。

    君鴻煊微微皺眉,沉吟了一下,見艾迪沒有講話的意思,他主動說道:「靈域和泊羅界連通的兩扇秘境之門,一扇,就在我們太陽宮的掌握之中。」

    「我知道。」艾迪輕輕點頭。

    「現在,我只要你們暗影族的一句話,只要你們肯依附我們太陽宮,甘願成為我們太陽宮的附屬勢力。從現在起,我們太陽宮負責將你們所有的族人,從泊羅界遷回靈域。」

    「在靈域,我們太陽宮會安排一個中型大陸,交給你們這一支暗影族的族人。」

    「之後,你們修鍊的一應物資,我們太陽宮全部負責!」

    「還有,以後從幽冥界過來的角魔族,鬼目族和你們暗影族的同族,如果肯過去,我們也會視作你們的人,一視同仁的對待!」

    「但你們需要履行附庸勢力的責任,在我們太陽宮和別的勢力爭鬥之時,你們需要作為我們的戰士衝鋒陷陣。」

    君鴻煊臉色一正,不再拐彎抹角,將自己這趟的目的道明。

    「此事能否容我們考慮一段時間?」艾迪詢問道。

    君鴻煊微微一笑,正欲答話的時候,突然臉色一沉。

    只見兩道纖柔清麗的身影,在第一輪彎月的下面,駕馭著一輛精美的飛行靈器,也緩緩降落而來。

    一束束月光從天垂落,就在那兩個嬌柔身影上匯聚,襯托的她們如月宮的仙子。

    「太陽宮能夠給你們的東西,我們太陰殿同樣可以給,而且,我們還有附加的籌碼。」一個女子的空靈聲慢悠悠傳來。

    君鴻煊不由冷哼一聲。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