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泊羅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泊羅界字體大小: A+
     

    「嗯,本來補天宮好像還放出話來,要殺入幽冥界,將他們所有族人斬盡殺絕。後來,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補天宮突然就改變了主意,只是將他們驅逐到幽冥界,不准他們踏入靈域,並沒有將事情做絕。」

    袁山似乎也聽說過此事,興緻勃勃的說道:「聽說好像是有人為他們求情了。」

    「嗯,據說補天宮看在什麼人的面子上,沒有趕盡殺絕。」袁川道。

    「誰的面子這麼大?」袁山好奇起來。

    「不知道。」搖了搖頭,袁川又說道:「已經過去三千年了,那些幽冥界的族人,好像還真是挺安分,似乎再也沒有踏入靈域。」

    「哈哈,至少這一支生活在『泊羅界』的暗影族,一直都很老實。」袁山大笑起來。

    袁川也是微微一笑,垂頭看向他胸口的魔龍頭像,說道:「有這老傢伙在,暗影族的族人,當然要安分老實。」

    「那倒是。」袁山傲然道。

    兩兄弟旁若無人地討論,並沒有避諱秦烈,可惜兩人沒有說到重點上,根本不知道向補天宮求情的人,就是秦山。

    還指望通過袁家兄弟,弄清楚他爺爺真實身份的秦烈,也是暗暗失望。

    不過,他至少從袁家兄弟這兒,知道了此地名叫「泊羅界」。

    「我們吃了赤靈龜的肉,但也幫你將那些暗影族的族人嚇走了,我們算是兩清了。」

    過了一會兒。袁山剔著牙,摸著肚子站了起來,看樣子準備離開了。

    秦烈點頭,淡然道:「那就這樣吧。」

    他準備等袁山兄弟離開后,往暗影族族人撤離的方向前行,找到先前那些暗影族的族人,看看能否通過秦山的身份從暗影族族人那兒弄清楚「泊羅界」的狀況。

    袁川也站了起來,看著秦烈,他沉吟了一下。說道:「那個方向生活著暗影族族人。」他指向暗影族族人離開的位置。

    旋即,他又指向一個方向,說道:「那邊是魔龍一族盤踞之地。」

    然後,他又指向秦烈過來的方向,眼中流露出一絲懼意,說道:「那邊。則是古獸族八階以上的古獸活動之地,你最好不要靠近。」

    最後,他指向第四個方位,好心建議:「往那邊走,那邊的靈獸等階較低,運氣好的話。你應該還能生存下來。」

    「再會了。」袁山咧嘴一笑,擺擺手。然後兩兄弟闊步往魔龍一族盤踞之地行去。

    秦烈和他們只是萍水相逢,只有一頓肉的情誼,他們肯指明一條生路,為人已經算不錯了。

    初來乍到,秦烈人生地不熟,也知道想要融入這個世界需要時間。

    他並不著急。

    就在山谷內,他將剩下的赤靈龜的肉。給吃了個精光。

    當天上還剩下一個月亮,黑夜將要變成白晝的時候。他收拾了一下,不慌不忙離開。

    他朝著暗影族族部的方向行去。

    最後一個月亮隱去,突然昏暗的天空,漸漸冒出太陽的光芒。

    初始的時候,只有一縷縷遮遮掩掩的光芒,然後,在短短一個時辰后,三個熾熱的太陽,竟全部高懸天空,又如巨大的火球般烘烤大地。

    三個太陽的浮現,顯然和九個月亮一個接著一個的升起的方式全然不同,秦烈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個天地又如巨大的火爐般炎熱。

    當最後一個月亮隱去的時候,那烙印在他肩膀上的銀月印記,就已經沒有涼絲絲的感覺。

    這意味著銀月印記已沒有月華之力能吸收。

    經過這段時日的了解,他知道,九輪月亮一起浮現的時候,銀月印記吸收月能的速度最快。

    月亮越少,銀月印記吸收的月能,也相應減少。

    如今是白晝,三個炙熱太陽高懸天空,肩膀上的銀月印記便再也無法吸收一絲月能。

    他以靈魂意識感知了一下,發現核心之源處,第一個月亮竟然都沒有吸足月能。

    這讓他暗暗驚異。

    三個太陽烘烤著大地,他一路往暗影族的方向行走,途中竟不見一個暗影族族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來到一個山腳下,看到了一棟棟木結構的小樓。

    這顯然是智慧種族的居住之地。

    一棟棟木樓中央,還有一個很小的廟宇,內部供著以木雕雕琢而成的魔神雕像。

    看了那些魔神雕像一眼,他便知道,這應該就是暗影族的族部。

    只是,這個不大的村落中,並沒有一個暗影族的族人。

    他皺眉打量著四周。

    然後,他注意到在山峰岩壁上,有著一個個石洞口。

    有幾個石階階梯,從山腳下往上延伸,連通著那些洞口。

    他馬上明白過來。

    順著一個石階,他往上攀爬,一邊走,還一邊揚聲呼道:「我叫秦烈,不知暗影族的各位,可聽說過塔特,拉普,庫洛,庫魯,秦山……」

    他以幽冥界的語言吆喝,手中還高舉著那根他爺爺當年留下來的木雕,以此來引起上面的注意。

    其中一個石洞口,先前曾經找上他的幾個暗影族的族人,悄悄探出頭來。

    炎炎的太陽光芒,從天穹照耀下來,那些人一被日光射到,便下意識縮頭,似乎不太適應這麼強烈的太陽光。

    「就是那個傢伙搶奪了赤靈龜!」一人在洞內大聲指責。

    幾個年老的暗影族族人,湊在別的洞口,聽著秦烈的嚷嚷聲,突然身子一震,大聲叫喊起來,「他知道塔特,還知道尊者的名字!他說他叫秦烈!」

    「他手持尊者信物!」

    「的確是尊者信物!」

    「快呼喚族老!」

    一時間。那些聚集在洞口的暗影族族人,紛紛激動起來。

    就連之前指責秦烈的三個暗影族的小輩,也是深深震驚,臉上很快浮現出狂喜的光芒。

    「你是尊者的什麼人?」一個暗影族的老頭,顫顫巍巍從一個洞口冒出,手中也握著一個木雕。

    「秦山是我爺爺。」秦烈揚聲道。

    「尊者,尊者可是一同過來了?」那老頭渾濁的眼睛放出神光。

    「沒有,只是我一人過來。」秦烈回話。

    此言一出,眾多興奮的暗影族族人。如被當頭潑了冷水,馬上由狂喜變得頹然失望起來。

    「原來是尊者的孫兒,先上來吧。」老頭招呼著,解釋說:「泊羅界白天三個太陽的光芒太可怕,我們暗影族族人這麼多年也無法適應,所以每當最後一個月亮隱沒的時候。我們就會從山腳下的村落縮回這些石洞。等太陽全部消失,夜色到來的時候,我們才會走出來,重新回下面的小村落。」

    「我猜出來了。」秦烈點了點頭。

    在那個暗影族老頭的邀請下,秦烈沿著石階,最終進入他縮著的山洞。

    「到裡面來。其他的那些老傢伙,應該也都在裡面了。」老頭見秦烈進來。以手中的木雕,和秦烈拿著的那根碰了一下,然後似乎真正放下心來,帶著秦烈直往裡面走。

    他是盡量遠離洞口的炎熱和漏進來的太陽光。

    秦烈跟隨著進去。

    很快,一個頗為寬闊的石洞,在他眼前呈現出來。

    這個石洞有五畝地大小,洞內有一個淡青色的水池。水池內隱隱可見一塊塊青褐色的石頭,水面上有淡淡冥魔氣釋放。

    寬闊的石洞內。聚集了十幾個暗影族的族人,都是佝僂著身子的老頭和老婦。

    見秦烈過來,這些老人的目光,一起聚集過來,眼神複雜無比。

    秦烈來到水池旁邊,看向這些暗影族的老頭,不由深深皺眉。

    這些老頭老婦,在他的感覺中應該境界極為高深精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從他們的身上,竟然感覺不到令人害怕的氣息。

    精通血靈訣的他,暗暗感知了一下,甚至覺得那些老頭和老婦,體內生命氣息都不夠旺盛,就像是即將老死的古樹一樣。

    這顯然不合常理。

    一般而言,境界強大的生靈,生命氣息也會澎湃無比,絕不會因為年齡大而衰弱枯竭。

    更何況,暗影族身為幽冥界的強族之一,壽齡也都很長。

    塔特,拉普,還有庫洛,這些都是活了至少三千年的幽冥界族人,這些傢伙一個個不但保持著青春,生命力更是澎湃到令人恐懼。

    暗影族,還是幽冥界三大強族之中,修鍊方式和靈域許多高智慧種族一致的種族。

    也就是說,他們和秦烈一樣,境界也是以煉體境、開元境一步步進階。

    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能量來源,乃是冥魔氣,而非天地靈氣。

    「你們……為什麼會這樣?」秦烈問出心中疑惑。

    「你是指我們為什麼死氣沉沉的對吧?」領秦烈進來的那個暗影族的老頭苦笑著說。

    秦烈點頭。

    「泊羅界沒有冥魔氣,我們當年從幽冥大陸帶來的幽冥界的植物種子,還有魔甲蟲,都無法適應這兒極端的天氣。」老頭搖著頭,深深嘆息,「幽冥界的植物無法存活,魔甲蟲也接連死亡,這讓我們沒辦法轉化這裡的天地靈氣為冥魔氣。沒有冥魔氣,我們的沒辦法修鍊,不能恢復力量,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秦烈愕然。

    「三千年前,我們三大種族在和補天宮的血戰中慘敗,為了保持種族的延續性,我們這一支暗影族族人,被迫遷入了泊羅界。」

    「這個秘境之門的坐標,是尊者交給我們的,我們是從幽冥大陸的一個秘境之門直達這兒。」

    「最初的時候,我們生活在古獸族那些強大族人生活之地,那個秘境之門在山洞中。」

    老者解釋。

    秦烈心神微動,說道:「我便是通過那個秘境之門過來的。」

    「你也是從幽冥大陸而來?」老頭激動起來,「據我所知,在我們這一批離開后,那個幽冥大陸的秘境之門應該被摧毀了啊!這是為了防止補天宮的人,通過那個秘境之門,找到我們這裡!」

    「不,我不是從幽冥大陸而來。」秦烈搖了搖頭。

    「我早該猜到。」老頭苦笑一聲,「事實上,不久以後,我們就試圖通過那個秘境之門,重返幽冥大陸。可惜,我們始終無法成功,這讓我們知道幽冥大陸的那一扇秘境之門,的確被摧毀了。」

    「為什麼那麼著急回去?」秦烈皺著眉頭,「在你們離開后,我爺爺雖然和補天宮達成了條件,已允許你們重返幽冥界,但是,卻不允許你們再回靈域。」

    「我們不知道後面的事情,我們之所以想要回去,純粹是因為我們在這泊羅界難以生存。」老頭無奈道。

    「為何?」秦烈問。

    「泊羅界沒有冥魔氣,極端的環境,讓我們幽冥界的植物還有魔甲蟲都無法存活。這讓我們只能通過攜帶的靈石,以這個幽冥池,將靈石內的靈氣,轉化為適合我們修鍊的冥魔氣。」

    「靈石的數量畢竟有限。」

    「而這個泊羅界,那秘境之門所在之地,還有著一個個高階的古獸族強者。」

    「不同種族之間,衝突在所難免,我們暗影族的強者,為了爭奪生存的權利,沒多久就和那些古獸族強者爆發了戰鬥。」

    「可惜,我們這一支的實力本就不夠強大,因為沒有冥魔氣修鍊,我們戰鬥消耗的力量,只能以靈石補充。」

    「靈石沒多久就耗盡了。」

    「我們很快知道,這個泊羅界雖然有天地靈氣,卻極為不純,根本無法孕育出能量純凈的靈石出來。」

    「我們於是再沒有後續的靈石補充。」

    「之後,我們一直潰敗,再沒有反擊之力。」

    「我們已無法守住那個秘境之門,無法在那兒生存下去,所以只能往外遷移。」

    「我們一直遷移到了這兒。」

    「而這裡還生活著魔龍一族,還好魔龍和古獸族不合,在我們傷亡慘重,不得不向魔龍巴雷特謙卑臣服以後,我們……終於苟延殘喘下來。」

    「這些年來,我們只能幫魔龍種植他們需要的藥草,為他們開採附近的礦脈,從他們手中換取一些靈石,來助新生的族人修鍊。」

    「我們種植的藥草,還有開採的礦脈,則是被魔龍換給他們的血親袁家。」

    「魔龍其實不需要靈石,是在我們的苦苦哀求之下,魔龍才向他們的血親袁家,索要了一些靈石。」

    「那些靈石讓我們就這麼生存了下來。」

    「直到現在。」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