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未知天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未知天地字體大小: A+
     

    昏暗的石室中,秦烈望著堅硬石壁,看著石壁上的秘境之門緩緩消失。

    一隻只虛空之蟲,隨著秘境之門的隱去,瘦的乾癟癟的,好似被掏空了所有的血肉精氣。

    秘境之門和虛空之蟲一起隱沒石壁后,秦烈伸手觸摸著石壁,從中感知到一股被遮掩的血氣。

    用神聆聽,他甚至能聽到牆壁內,傳來的哀嚎聲。

    很顯然,這一面牆壁內部,也封印著供虛空之蟲吸食生存的血肉之軀。

    這是一個五六平米的石室。

    室內,有幾截灰白色的骨頭,那些骨頭粗大無比,分明不是人類。

    除此之外,石室內還有一個小小的石床,一個石桌,三個圓圓的石凳。

    這便是秦烈從招魂島踏入秘境之門到達之地。

    他在石室內仔仔細細檢查了一番,發現室內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也沒有任何關於此處的介紹。

    他並不知道這兒是什麼地方。

    一條幽暗的石道,往遠處延伸,有點點碎光浮現。

    他在石室內只是稍稍停留了一會兒,便吸了一口氣,往有亮光傳來的方向走去。

    數十步后,他看到一片片巨大的葉子,堵在石洞的洞口。

    那些碎光便是透過葉子的縫隙照耀進來。

    他知道但凡有空間傳送陣,還有秘境之門的地方,要麼被重兵把守,要麼處於荒無人煙之地。且處於遮掩狀態。

    他過來的秘境之門,顯然屬於後者。

    他伸手要撥開那些芭蕉般的大葉子,準備從石洞內走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這兒究竟是什麼地方。

    「嗤!」

    手指落到葉子的那一霎,秦烈不由地咧嘴,禁不住輕呼出聲。

    他怎麼也沒有料到看似青嫩的葉子,竟然如燒紅的烙鐵,燙的嚇人。

    他觸碰葉子的手指。在沒有任何的防護之下,竟被燙的有些紅腫。

    「媽的,什麼鬼地方,一片葉子居然如滾燙的火油。」

    咒罵了兩句,他默運寒冰訣,以一條條冰絲繚繞在指頭和掌心。又一次將那些葉子撥開。

    這次有了思想準備,提前做了防備,他沒有再次受傷。

    當幾片巨大的葉子,被他從洞口撥開以後,突然便有滾滾熱浪撲面而來。

    新鮮的空氣,呼吸到肺部。也如滾滾的火焰一般。

    猛地咳嗽了幾聲,極其不適應的秦烈。還是先從洞口走出。

    一走出半封閉,被一株株猙獰植物遮掩的石洞,他便生出被火油澆灌在身的感覺。

    「喔!」他失聲怪叫起來。

    頭上,三個碩大的太陽,呈「品」字形懸浮在赤紅如火的天空,如在熊熊燃燒。

    那三個太陽,每一輪都有數十畝地大小。第一眼看去,彷彿就在頭上罩著。彷彿離他極近極近,近到像觸手可及。

    滾滾熱浪,從三個巨大的太陽上釋放出來,照耀的整個天地都彷彿要燃燒起來。

    三個太陽下方,有著許多懸浮著靜止不動的巨石,如一座座海島被定格在天空,又像是一塊塊小型的浮空大陸。

    再往下,便是一座座連綿山峰,山峰中央乃是無數茂密的植物樹木。

    他所在的位置,便在一座數千米的山峰的山腰,在峭壁一塊凸出來的石台上。

    「轟隆隆!」

    離他數十里遠的一座山峰,傳來震天動地的轟鳴,只見一道道岩漿火焰在噴涌著。

    那是一座巨大的火山在爆發。

    隨著岩漿的噴涌飛濺,他隱隱看到一隻全身赤紅的烈鳥從中飛逸出來,在岩漿火焰中撲扇著翅膀。

    「朱雀!」秦烈瞪大眼睛。

    朱雀為太古時代古獸族一脈,一出生就有至少七階的實力,等同於人族涅槃境的武者。

    朱雀和火焰鳳凰、火麒麟一樣,天生能運用火焰之力,煉化火焰來強大自身,從而完成蛻變。

    這是古獸族的火焰精靈。

    據他所知,朱雀和古獸族的族人,在神族降臨靈域以後,被大肆捕殺。

    尤其是烈焰家族的族人,極其喜好朱雀、火麒麟、火焰鳳凰這一類火焰屬性的古獸,不但在靈域將這類古獸擒殺,還以靈域的秘境之門,前往這些古獸所在的別的天地,瘋狂進行捕捉。

    因為朱雀、火麒麟和火焰鳳凰這類古獸的血肉,能夠增強烈焰家族族人的血脈強度,讓烈焰家族的族人變得更加強大。

    「難道這是朱雀一族生活之地?」秦烈臉上泛出苦意。

    他很清楚,朱雀、火麒麟、火焰鳳凰這些天生能運用火焰能量的古獸,有多麼仇視他這種身懷烈焰家族血脈的傢伙。

    他相信,如果那一隻沐浴在岩漿火焰中的朱雀,知道附近有他這麼一個人物存在,必然會不顧一切趕來滅殺。

    他下意識地調整心境,生怕不小心激發了血脈之力,從而引起遠方那隻驚鴻一現的朱雀注意。

    好在那隻朱雀只顧著以岩漿內的火焰能量洗刷自己的身子,壓根沒有留意到,躲在數十里之外的他。

    站在峭壁凸起的石台上,望著赤紅如火的天空,三個奇大無比的太陽,還有太陽下一塊塊巨大浮石,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重力!十倍於靈域的重力!」

    在石台上走動了一會兒,他大汗淋漓,臉色變得更加古怪。

    眼見一塊塊巨大浮石,在天空懸浮著,他理所當然的認為這片天地的重力一定數十倍弱於靈域。

    結果,他發現他大錯特錯!

    此地的重力,竟然比靈域還要強十倍,這意味著他要在這兒走動,將會耗費比靈域多十倍的力氣。

    也意味著等他突破到破碎境以後,想要凌空橫行,要比在靈域吃力十倍!

    「什麼地方都不能去,先觀察觀察情況,弄清楚這片天地的特殊之處。」秦烈暗暗思量。

    接下來一段時間,他就在石台附近活動,果真什麼地方都沒有去。

    在他的感覺中,至少已經過了兩三天,可這個天地的太陽根本沒有落下。

    兩三天時間,這個世界還是白晝,三個碩大炙熱的太陽,依然呈「品」字形高懸天空。

    彷彿這個世界永遠不會有黑夜的到來一般。

    他在這段時間內,發現即便沒有怎麼活動,體力也消耗巨大。

    這是因為天氣實在太過於炎熱,在三個巨大火球般的太陽烘烤下,整個世界都像是一個巨大的火爐,熱的他頭暈眼花。

    他從空間戒內,取出許多靈獸的干肉,不斷吞吃。

    他發現也不知怎麼回事,只是通過簡簡單單進食的方式,他便覺得血脈很活躍,變得蠢蠢欲動,彷彿要帶著他一起燃燒起來。

    這裡,似乎對於他的血脈,有著某種增幅的作用。

    除此之外,他在修鍊大地之力的時候,也發現進境奇快。

    又隔了幾天,他取出封魔碑,吸取內部的血煞氣息,從而凝鍊精血。

    在如意境中期,他能凝鍊一百零八滴本命精血,現在突破到如意境後期,他一直凝鍊,整整煉出兩百五十滴本命精血!

    心念一動,一滴滴殷紅如鑽的本命精血,從他體內飄飛出來,就這麼懸浮在他周邊。

    就像是一顆顆透亮的紅寶石。

    「唔!」

    他突然驚呼,眼睛綻出奪目光芒,一瞬不移地盯著那兩百五十滴本命精血。

    他注意到,一顆顆紅寶石般的本命精血,在三個熾熱太陽光芒的照耀下,血滴內部一簇簇烈焰神火搖曳著,似在吸收著太陽的炎火。

    他分明看到一絲絲火線般的太陽真火融入那些本命精血之中。

    他從每一滴本命精血當中,都感覺到了太陽火芒的炙熱,還有精純無比的炎熱能量。

    他直勾勾看著。

    許久許久之後,在一滴滴本命精血之中,那些跳躍的烈焰神火,都熾烈如小太陽,從中釋放出烈焰神文,顯得奇妙無比。

    又過了一段時間,那些本命精血似乎吸足了太陽真火,一滴滴變得愈發剔透晶瑩。

    而秦烈,將兩百五十滴本命精血,一一融入體內以後,突然發現他已漸漸適應這個天地的燥熱。

    懸浮頭頂的炙熱太陽,還在洶湧燃燒,空氣中依舊充滿著令人難受的熱量,可他呼吸著熱騰騰的空氣,站在炎熱的太陽下面,已不覺得難受。

    也在這個時候,他決定離開峭壁,決定出去走走,更加深入地去了解這個天地。

    將石洞重新以大葉子遮掩,留下記號,他便準備此地離開。

    他取出一輛水晶戰車,打算駕馭著水晶戰車,在附近飛旋一圈。

    然而,等他站在水晶戰車,試圖以靈石催動時,才發現水晶戰車一動不動。

    愣了一下,他取出等級更高的水晶戰車,繼續嘗試。

    結果戰車依然一動不動。

    「十倍重力的天地,水晶戰車……竟然無法使用。」他不由苦笑。

    無奈下,他只能將這些戰車收起,以最笨的方法,從峭壁上一點點往下落。

    他用了至少半個時辰時間,才慢慢從山腰滑落下來,在山腳下站定。

    然後,他忽然注意到,彷彿永遠不會消失的三個太陽,不知什麼時候已沒了蹤影。

    似乎永遠都是白晝的天地,也漸漸昏暗,如要進入夜晚。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