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五十四章 親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五十四章 親人字體大小: A+
     

    「現今暴亂之地動亂不休,而你,又成為了眾矢之的,神族之血成了眾人要對付你的借口。」

    許然神色誠懇,「你這段時間如果繼續活動,會給炎日島帶來麻煩,不利於炎日島的後續發展,也會讓自己處於極端危險的境況。另外,墟地那些邪魔異族,有很多也極為仇視神族,他們不會顧忌南老怪,可能會設法除掉你。」

    一邊往寂滅宗的空間傳送陣行去,許然一邊勸說。

    秦烈也在認真思量。

    「你離開一段時間,等各方勢力將三大鬼族這個威脅除掉,等炎日島更加強悍,更血煞宗重新崛起,等南老怪……突破到虛空境。」許然微微一笑,「那時候,就算是你有著神族之血,當你,還有擁護你的勢力,強大到可以無視所有質疑者……那就誰也無法拿你怎樣。」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來到寂滅宗那座大型空間傳送陣所在之處。

    等秦烈站到傳送陣以後,許然又道:「你考慮一下,如果有心離開,我可以幫你安排一個不錯的磨練之地。」

    「好。」秦烈點頭。

    「送他回邪嬰島。」許然發話。

    這座大型空間傳送陣旁邊,幾名寂滅宗武者,旋即發動陣法。

    一環環眩目的光爍將秦烈緊緊裹住。

    數秒后,秦烈一陣眩暈,睜眼后,發現又在邪嬰島現身。

    「這麼快就回來了?」邪嬰童子在空間傳送陣旁邊驚訝道。

    「咦,邪嬰前輩。你何時回來的?」秦烈也驚呼出聲。

    最近一段時間,邪嬰童子一直逗留在灰島,幫助墨海、唐思琪還有那些灰島的煉器師講解高深的煉器之道。

    灰島的煉器技藝,以一種極為驚人的速度提升著,墨海在邪嬰童子的幫助下,似乎已能煉製地級七品的靈器。

    根據秦烈得到的消息來看,頂多三年時間,灰島應該就能憑藉自己的力量,以古陣圖為核心。煉製出天級靈器。

    那時候,灰島將真正具備和天器宗分庭抗禦的煉器力量。

    「我帶你去招魂島,他們……都在招魂島,在等你。」邪嬰童子突然道。

    「他們?」秦烈愕然。

    「嗯。」邪嬰童子沒有繼續解釋,護送著他,立即從邪嬰島離開。往臨近的招魂島而去。

    邪嬰島和招魂島周邊,此時,聚集著不少邪魔和異族,灰翼族,龍人族,人魚族。還有一些修羅族族人,都在兩島中間區域。

    「那人就是秦烈吧?」一名灰翼族老者吆喝。

    「就是他!神族的餘孽!」一名人魚族族人叫道。

    一時間。許許多多異族和邪魔,從八方聚集而來,竟然將秦烈和邪嬰童子團團圍了起來。

    這些人,有通幽境、萬象境的低微人物,也有破碎境,涅槃境的厲害角色,更有很多邪族原先不屬於靈域。不同於人族力量的境界劃分,卻一個個氣勢凌人。

    一名人首蛇身的蛇人族大漢。身上覆蓋著龍鱗般的甲片,碧綠色的眼瞳內光熠明亮。

    他氣勢陰寒無比,有著等同於不滅境初期武者的實力,凌空擋在了邪嬰童子前方。

    「伊克,你想幹什麼?」邪嬰童子冷聲道。

    「他就是秦烈吧?」被邪嬰童子稱呼為「伊克」的蛇人族大漢,哼了一聲,以通用語詢問。

    「不錯。」邪嬰童子回答。

    秦烈乘坐著水晶戰車,就在邪嬰童子身後,也是冷冷看向這個伊克。

    他聽過說過此人。

    伊克和赤蝘、古陀一樣,都是附近異族的首腦,據說和赤蝘、古陀的私交還不錯,有著相當於一層魂壇武者的實力。

    這也是墟地一個有頭有臉的角色。

    「此人有神族血脈,很有可能是神族餘孽,而神族曾經恣意肆虐靈域浩瀚土地,許許多多種族的族人都被他們滅殺,被他們屠戮過。」伊克深吸一口氣,喝道:「我們蛇人族,就曾經被他們滅殺大半!」

    「我們灰翼族也是!」

    「還有我們人魚族!」

    「我們……」

    旁邊,很多不同種族的族人,一起叫嚷起來,皆是仇視無比地瞪著秦烈。

    秦烈臉色漸漸陰沉起來。

    「伊克,你想怎麼樣?」邪嬰童子冷哼。

    「將這個神族餘孽交給我們處置!」伊克叫嚷道。

    更多的異族,還有一些邪魔,都同時吆喝起來,要邪嬰童子交人。

    邪嬰童子不由打量起周邊。

    他留意到,雖然站出來阻攔他的是伊克,但在附近看不見的區域,還有幾股強大的氣息,應該不弱於伊克。

    其中有兩人,就算是他,也覺得深不可測。

    他旋即意識到,這些異族和邪魔聚集在此,一定是因為早就知道了秦烈的身份,甚至有可能受人指使。

    有人,一定是要通過秦烈身懷神族之血一事,蓄意對付他。

    邪嬰童子也覺得有些棘手。

    在此聚集的邪魔和異族,分屬不同陣營,幾乎代表著大半墟地的異族和邪魔,其中一部分人身份極為敏感,是幾個輔世界強族在墟地的話語人。

    他如果處理不好,惹來那些輔世界強族的惱怒,很有可能令墟地發生大動蕩。

    所以邪嬰童子皺著眉頭,在思量著,該如何應付此事。

    水晶戰車內的秦烈,沉靜如水,眼睛在那些邪魔和異族的臉上一一掃過。

    從這些人的臉上,還有眼中,他看到了深深地怨恨和恐懼。

    這些邪魔和異族,仇恨神族曾經在靈域所做之事。同樣的,他們也極為恐懼神族,害怕這個域外強族的再次到來,害怕靈域重新被神族血腥統治。

    「哧啦!嗤嗤嗤!」

    就在此時,在那些聚集的邪魔和異族中央,撕裂出一條條空間縫隙。

    死神鐮刀般的明晃晃鋒芒,一片片閃現,四處切割。

    霎那間,那些邪魔和異族便鬼哭狼嚎。血肉橫飛,凄厲慘叫著逃遁。

    招魂島上,一個臉色冷漠的男子,凌空懸浮著,眼神如寒刀的鋒芒,冷冷看向那些聚集的邪魔和異族。

    「回招魂島。我看誰敢攔路。」段千劫漠然道。

    此言一出,最先堵在邪嬰童子身前的蛇人族伊克,只是回頭看了一眼,便心驚膽顫讓開路。

    一眾邪魔和異族,紛紛尖叫著,立即讓開一條路出來。

    就連隱藏在暗處。氣息極為隱秘可怕的幾個傢伙,眼見段千劫現身。也更加小心的將氣息收斂,生怕被段千劫注意到。

    「你去吧,我回邪嬰島了。」

    一見段千劫從招魂島出來,邪嬰童子瞬間放下心來,在秦烈和段千劫還有數千米遠的時候,他便掉頭往邪嬰島飛去。

    他顯得極為放心。

    因為他知道,別說數千米遠。就算是數萬米遠,對精通空間之力的段千劫而言。也只是一步之遙。

    秦烈也目顯喜色。

    於是,在一種邪魔和異族的驚懼目光下,他重新駕馭著水晶戰車,慢悠悠從那些人中央穿過,一路平靜無波地飛回了招魂島。

    「段叔,你怎會在這兒?」一在招魂島落下,他立即詢問道。

    「老段是陪我來的。」李牧的爽朗笑聲,從黑曜石宮殿所在之處響起。

    秦烈霍然明白過來。

    「過去吧。」段千劫漠然道。

    秦烈笑了笑,不再多言,駕馭著水晶戰車,迅速沖入黑曜石宮殿坐落之地。

    就在宮殿前方的廣場上,他不僅僅看到了李牧,還看到了宋婷玉,墨海,拉普。

    拉普身旁,還有一名角魔族大漢,那大漢後頸部八個彎角赫然在目,分明是角魔族的八角強者。

    大漢身後,一座八角的白骨冥靈壇停泊著。

    「我是角魔族的塔特,終於有幸見到尊者的孫子,我先謝謝你在赤瀾大陸,為我角魔族所做的事情。」那名角魔族的八角強者,一見他過來,便咧嘴大笑,主動介紹自己。

    「塔特?三千年血戰時,角魔族魔軍的三大統領之一?」秦烈駭然。

    塔特擺擺手,謙遜道:「我是最不成器的統領,不然,我也不會能活到現在。三千年血戰,我幽冥界三大種族的真正強者,早已湮滅在那場戰役。也只有弱者……才能苟延存活下來。」

    「李叔,婷玉,墨長老,你們怎麼過來了?」秦烈沖塔特施禮后,轉過頭來,看向李牧和宋婷玉等人。

    「還不是為了你身份一事。」李牧說道。

    「大家都知道了?」秦烈苦笑。

    宋婷玉,墨海,還有塔特等人,皆是點頭。

    「秦少爺,我這趟過來,不是為了別的事,只是為了將一樣東西交給你。」塔特笑著說道。

    「一樣東西?」秦烈疑惑。

    「諾,就是這個東西。」塔特將一枚巴掌大小的印記遞給他。

    印記呈暗青色,很古舊,印記上布滿扭曲蜿蜒的花紋,如交叉的閃電。

    秦烈接過印記,觸手的那一霎,體內天雷殛主動運轉。

    一絲絲青幽閃電,從他掌心激射出來,被那印記瘋狂吸納。

    幾乎同時,一個洪亮的聲音,也從印記內傳來。

    「小烈,是我……」

    印記內,那聲音倏一響起,秦烈便如遭電擊,眼中爆射出難以置信的光芒。

    他整個人都輕輕顫抖起來。

    ——因為那是他爺爺的聲音。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