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五十一章 九大首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五十一章 九大首腦字體大小: A+
     

    秦烈心神一跳,臉色驟然陰沉下來,「消息從什麼地方傳出來的?」

    「應該是天器宗的人,還有三大鬼族的族人,一起進行散播。」拉普無奈地搖了搖頭,「短短時間內,整個暴亂之地有頭有臉的勢力,都已知曉了此事。」

    「外面什麼反應?」秦烈問道。

    「消息剛剛傳出去,反應……暫時還看不出來,不過,以我的了解來看,情況會非常糟糕。」拉普嘆息。

    兩人講話的時候,一道身影落到招魂島,瞬間挪移到這一塊,喝道:「秦烈可在?」

    「許然前輩?」秦烈愕然。

    「咻!」

    那道身影瞬息而至,就在秦烈和拉普身前停下來,正是許然。

    而且只是許然一人。

    「跟我去一趟寂滅宗,立即。」許然喝道。

    「因為什麼事?」

    「你身份的事情!」

    突然,拉普站到秦烈身前,身上一隻隻眼睛釋放出幽光,說道:「秦烈,你最好不要離開招魂島。在這個緊要關卡,一旦你冒然離開,會發生什麼難以預料。」

    「鬼目族的八目強族?」許然深深看向拉普,搖了搖頭,笑著說:「你還不是我的對手。」

    「再加上十四頭邪龍呢?」拉普冷聲道。

    「可堪一戰,不過……還是會落敗。」許然突然將三層魂壇祭出。

    三層魂壇一出,浩大壓抑的氣勢。將整個招魂島都給罩住,壓的人喘息都困難。

    拉普也是駭然失色。

    然而,下一刻后,許然又將魂壇收回,「以我三層魂壇的修為,真要想對秦烈下手,壓根不會帶他前往寂滅宗,你說是吧?」

    拉普頹然點頭。

    「南老怪因為秦烈一事提前出關,馬上就會傳喚另外八大白銀級勢力的首腦。以『影稜鏡』進行對話,商討秦烈身份一事。」許然神情肅然,沉聲道:「南老怪認為此事關乎秦烈的未來,所以他覺得秦烈應該旁聽,看看那八大白銀級勢力的首腦,究竟怎樣看待他血脈身份一事。」

    「我跟你走。」秦烈越過拉普。走到了許然的身旁,「現在就出發吧。」

    他也很想知道,暴亂之地的武者,如何看待神族血脈一事。

    「好!先去邪嬰島,以空間傳送陣前往寂滅宗,直接去寂滅宗『影稜鏡』所在之地!」許然一把抓來。帶著他徑直飛起。

    這次,因為時間緊急。許然不但沒有隱藏身份,也沒有遮掩他強大的氣勢。

    「沒事,塞納修鍊出了岔子,短時間不會去管墟地的事情。」許然如此解釋。

    「難怪先前羅翰那些人敢如此肆無忌憚。」秦烈暗暗點頭。

    不多時,許然便帶著他飛回邪嬰島,秦烈敏銳注意到,島上很多炎日島的武者。神情有些急切。

    顯然,他們也收到了消息。知道了自己身懷神族血脈一事。

    以淵看向他的時候,也欲言又止,好像有很多話要說。

    「以後聊。」丟下這句話,他便和許然一道兒,進入了空間傳送陣。

    一團璀璨光爍閃過。

    睜眼時,他發現他處在另外一座大型空間傳送陣,許然則是一把抓著他,帶著他疾飛而去。

    一刻鐘后,他在許然的帶領之下,來到一座山巔的巨型宮殿。

    宮殿前方,有不少寂滅宗的武者已經在等候,雷閻,童真真,沈月,還有沈魁都在當中。

    「南老怪準備的怎樣了?」許然過來后詢問。

    「就等你將秦烈帶來了。」雷閻回答。

    點了點頭,許然不再多言,也鬆開一直抓著秦烈的手,示意秦烈跟他們一起進去。

    秦烈沒有任何遲疑,在這些寂滅宗的核心人物注視下,立即踏入宮殿。

    寬闊無比的宮殿內部,擺放著一面面「影稜鏡」,那些「影稜鏡」都是兩米高,一米寬,內部閃爍著渾濁的光芒。

    「影稜鏡」和「音訊石」作用差不多,一個可以遠距離傳音,一個不但能傳音,還能照耀出影像出來。

    然而,因為「影稜鏡」極為罕見稀少,整個暴亂之地,也僅僅只有白銀級的勢力,才持有「影稜鏡」,才能跨大陸的相互交流。

    一般而言,也只有暴亂之地發生重大事件,譬如修羅族入侵,還有三大鬼族入侵,需要所有勢力共同抵禦的時候,才會運用到「影稜鏡」。

    「秦烈,你站在這個角落,中途不要講話,只要靜靜看,靜靜聽就行了。」寂滅老祖站在一面「影稜鏡」的前方,指向一個地方,示意他過去。

    秦烈點了點頭,沒有多言什麼,就在寂滅老祖指點的地方老老實實站好。

    那個角落,乃是視線上的死角,一會兒將會出現在「影稜鏡」的人物,無法看到他的存在。

    「都找好自己的位置沒有?」寂滅老祖看向眾人。

    秦烈注意到,這時候的雷閻,許然夫婦,還有沈月,沈魁,也都在許多角落站好。

    除寂滅老祖以外,寂滅宗沒有人站在「影稜鏡」前方,那些一面面豎立的其它「影稜鏡」,也都沒有人影。

    「好了。」雷閻講話。

    「嗯,我召喚他們。」寂滅老祖點了點頭,然後忽然往後退了一步,整個人竟然直接融入身後的那面「影稜鏡」。

    秦烈立即驚訝起來。

    在他來看,寂滅老祖彷彿突然從此地消失,氣息,壓迫的感覺,身上的靈魂動靜,都一下子沒了。

    然而,他又能清晰地看到寂滅老祖,看到他在那面「影稜鏡」內直挺挺站著。

    這是一種玄之又玄的體悟。

    下一刻。寂滅老祖旁邊,那一面面其它的「影稜鏡」,內部渾濁的光芒瘋狂閃爍起來。

    很快地,一道道模糊身影,漸漸從中變得清晰。

    彷彿有一個個人,和寂滅老祖一樣,從別的天地,別的空間,鑽入了那些「影稜鏡」之中。

    等一面面「影稜鏡」的光爍停止閃動。等所有影像清晰之後,秦烈瞳孔不由一縮。

    他已知道那些人分別是誰。

    黑巫教教主將岸,天器宗的宗主馮毅,萬獸山的山主祁陽,天劍山五大天劍之首的王恩哲,幻魔宗的聞濱。還有三大家族的三大家主:夏侯桀、蘇磐、林躍翰,加寂滅老祖在內,所有暴亂之地的首腦齊齊在一面面「影稜鏡」現身。

    「南老怪,三大鬼族的族人,還沒有下一步的動作,那大賢者布托也並未出關。你因何急匆匆招呼我們?」馮毅率先發難。

    「我們三大家族在天滅大陸和地鬼族正在戰鬥,沒功夫搭理三棱大陸的鬼族。所以三棱大陸的戰鬥,我們不會參加!」夏侯桀喝道。

    「青鬼族還在天戮大陸大開殺戒,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從幻魔宗的地盤,流波到我們黑巫教的地盤。」黑巫教的教主將岸,眼神深幽不見得底,聲音冷漠至極。「所以,我們黑巫教也不會管三棱大陸的變故。不會派遣強者參與。」

    「幻魔宗為何來的是你聞濱?」南正天沒有搭理他們,猛地盯向了聞濱,冷嘲熱諷道:「你是什麼東西?你也夠資格回應我的號召?」

    此言一出,各大白銀級勢力首腦,都嗤笑起來,一個個看向聞濱的眼神,都充滿了輕視。

    在落日群島曾耀武揚威的聞濱,此時,卻顯得極為不自在。

    被南正天當面嘲諷呵斥,又被將岸、馮毅、祁陽這些人譏笑后,他也是敢怒不敢言,紅著臉說道:「七日前,在我們幻魔宗嵇師叔的主持下,我已取代雨凌薇,成為了幻魔宗的新宗主。」

    「嵇青鵬在墟地差點被姜鑄哲殺死,你和楚妙丹都是靈魂重創,現在也還沒有恢復。」寂滅老祖表情怪異,「這個時候,你們幻魔宗的雨凌薇還在和青鬼族血戰不休,你卻在嵇青鵬的主持下,成為了幻魔宗的新宗主……嘿嘿,真有本事,你可真是有本事啊!」

    祁陽,馮毅,還有王恩哲等人,皆是不客氣地哈哈笑了起來。

    很顯然,這些暴亂之地真正的首腦,並沒有將聞濱放在眼裡,沒有給予他應有的尊重。

    「聞宗主對吧?」將岸也陰陽怪氣開口,「等你們和青鬼族的事情結束,我,將會親臨幻魔宗,去拜訪你這個新宗主,到時請務必待在幻魔宗!」

    此言一出,聞濱臉色猛地一變,愈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寂滅老祖哼了一聲,沒有繼續針對聞濱,而是話鋒一轉,說道:「我招呼大家過來,不是為了立即商討對付三大鬼族,而是要說說秦烈的事情。」

    「秦烈?」將岸撇嘴,「南老怪,你搞什麼鬼?就因為一個區區如意境的小子,你要興師動眾招呼所有人過來?你莫不成只是想要顯示你暴亂之地第一人的氣勢?」

    「為了一個秦烈,招呼我們所有人,的確太興師動眾了。」天器宗的馮毅也道。

    「他秦烈難道生了三頭六臂不成?」夏侯桀譏諷道。

    其餘人也是七嘴八舌表示不滿。

    只有天劍山的王恩哲,還有萬獸山的祁陽,沉默著,沒有出言反駁。

    秦烈在一角,默默看著九大暴亂之地巔峰權勢的講話,終於意識到在這些人眼中,自己依然僅僅只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小人物。

    那些人,因為南正天的招呼而心生不滿,分明是沒有將他當一回事。

    「九面『影稜鏡』,代表著暴亂之地九大最有權勢的人物,將來我必會在其中一面『影稜鏡』,而且還是以召喚者的身份!」秦烈暗暗在心中發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