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五十章 順理成章 的突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五十章 順理成章 的突破字體大小: A+
     

    「秦烈,你怎麼了?」

    拉普注意到他的異常,別頭望過來,疑惑地問道。

    「沒事。」秦烈眉頭擰成一團,搖了搖頭,眼神閃爍。

    他被禁錮的記憶,向來不包括這一類花紋還有不同語言,許多奇異種族文字、語言方面的記憶,他每次都能回憶起來。

    所以他一直覺得被禁錮的記憶,只包含他的過去,不包括以前研習的知識。

    但這次顯然是個特例。

    在拉普第八目照耀下,從黑曜石牆體上閃現出來的神秘花紋,他第一眼就覺得熟悉。

    然而,等他仔細去想的時候,卻頭痛欲裂,怎麼也回想不起來。

    這意味著,那些牆壁上的花紋,屬於被禁錮的一段記憶。

    這段記憶,很有可能和他以前的某段經歷密切相關,所以被連帶著禁錮起來。

    「那我們再來看看。」

    拉普沒有多問,又一次調整自己,平靜了心中紊亂,以第八目照耀向黑曜石牆體。

    許許多多蜿蜒蠕動的花紋,又從牆體上緩緩呈現,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很生動。

    彷彿當真有著靈性一般。

    秦烈將視線凝聚在牆體上,一邊認真端詳,一邊細細回想。

    撕裂腦海的刺痛,又一次從頭部傳來,他禁不住發出「嘶嘶」的痛呼,不得不強行中止。

    「我應該認得上面的花紋,可是……我無法回憶起。」秦烈呲牙咧嘴道。

    拉普見他臉色不太好。急忙停下了以第八目對黑曜石牆體的照射,「看樣子你的感覺沒有錯,這座年代久遠的黑曜石宮殿,應該的確有蹊蹺的地方。」

    秦烈點了點頭。

    「既然你回憶不起來,那應該是你境界不夠,不足以破開禁錮記憶的封印。」拉普沉吟了一下,勸慰道:「不要急,你只要一直這麼修鍊下去,等境界提升。靈魂足夠強大了,自然能在不久后破開記憶封印。」

    「也只能這樣了。」秦烈無奈道。

    「我這幾天幫你問問,看看墟地一些年歲大的那些老傢伙,知不知道這座黑曜石宮殿的來頭。」拉普笑了笑,說道:「墟地有些老傢伙,雖然境界不高、實力不強。但卻活了數千年之久。那些老傢伙,喪失了境界攀升的可能,只求能一直活下去,極為的怕死,應該很容易就能問出點事情來。」

    「也好。」秦烈說道。

    之後,拉普又從招魂島離開。繼續從七目島移植凈魔蘭草,還有那些幽冥界獨有的植物過來。隨便幫他打探消息。

    知道黑曜石宮殿有古怪以後,他便沒有繼續留在這座恢宏宮殿修鍊,而是轉移到宮殿後方的灰石樓。

    那些灰石樓,則是招魂鬼母後來建造的,專門供她麾下居住和修鍊。

    在灰石樓修鍊,他再也沒有聽到異常聲音,心神終於安靜下來。

    他終於能專心致志用來突破境界。

    ……

    三棱大陸。

    四名天鬼族族人。在那片空間波動扭曲之地現身,來到一塊巨大浮石上的骨塔前。

    天鬼族的大賢者馬修。從骨塔內走出,臉色陰沉,詢問道:「有沒有殺死那個烈焰家族的餘孽?」

    四名天鬼族族人,半跪著,神情沮喪。

    為首一人,竟有著不滅境初期修為,他在布托的注視之下,明顯有些心虛,「他以遁術逃了出去,等我們再想動手的時候,他身邊始終有不滅境強者守護,我們再也沒有能找到機會。」

    「再有半月時間,布托就能恢復,到時我們三大鬼族將會和暴亂之地人族全面開戰!」馬修臉色陰寒,「布托,我,還有很多族人,身上都留有烈焰印記!那些烈焰印記,在將來很有可能會變成隱患,會讓我們和人族魂壇強者決戰之時出現意外!」

    「上次那一戰,也沒有意外發生,我想……」那人嘀咕道。

    馬修眼神寒光熠熠,「上次?上次他解放了邪龍,帶著那些人族的武者,在三棱大陸地面一戰四處肆虐!害的我們損失了多少族人?」

    四名半跪著的天鬼族族人,見馬修發怒,旋即不敢多言。

    「上次,還好他只是專註於地面一戰,如果他飛上天空,即便只是在那個寂滅老祖身旁站著,一動不動,對我們這些身懷烈焰印記的人來說,都是一個致命威脅!」馬修哼道:「布托已下達命令,在和人族全面開戰之前,定要解決這個隱患!要不惜一切代價!」

    「據我多方打聽,人族也仇視神族族人,那個烈焰家族的餘孽,以人族之身混在人族之中,應該是居心不軌!我想,我們可以將他的身份公開,讓那些人族的強者,主動滅殺他!」為首那人提議。

    「那個寂滅老祖,還有幾個人族的巔峰強者,肯定知道這傢伙的身份,也知道他的存在,足以威脅到身中烈焰印記的我們,他們豈會乖乖上當?」馬修冷聲道。

    「據我所知,人族還是和以前一樣,從來不曾真正團結過。在他們當中,肯定有一部分人不會顧全大局,會想要斬殺這個和我們一樣的異族!」那人輕呼道。

    聽完他這番解釋,馬修眼神閃爍了一會兒,似乎覺得有道理,然後下令,「那就試試吧,希望卑鄙無恥的人族,還是和以前一樣愚蠢!」

    「我這就去做!」

    ……

    奇大無比的「烏金靈龜」,緩緩朝著天裂大陸的方向飛馳著,龜背上的宮殿都平穩無比。

    羅翰,羅可馨,賀沂,還有畢尤等天器宗的強者聚集在一塊兒。

    「我得到確切消息,邪嬰童子……已悄悄加入炎日島。成為了炎日島的客卿。近日來,邪嬰童子時常在灰島出沒,和墨海,唐思琪,還有許多灰島的核心煉器師交流,幫他們解開煉器方面的疑惑。」羅可馨黛眉深鎖,幽幽嘆息,「我們都知道邪嬰童子的煉器造詣,以前在天器宗都是數一數二。種種天器宗煉器方面的卓越手段,他都了如指掌。他的加入,會讓炎日島如虎添翼,或許會在短短時間內,就煉製出天級靈器出來。」

    羅翰,賀沂。畢尤,還有許多天器宗的武者,皆是眉頭不展。

    邪嬰童子乃是羅翰師弟,在煉器方面的造詣上,天器宗甚少有人勝過他。

    如果不是他是侏儒,他在和羅翰的明爭暗鬥中。應該不會失利,不會被迫離開天器宗。

    所有人都知道邪嬰童子極端仇恨天器宗。

    如今。擁有古陣圖的炎日島,變成了天器宗的心腹之患,讓天器宗的煉器師已經寢食難安。

    唯一令天器宗眾人覺得欣慰的是,灰島上的煉器師,鑽研煉器的時日較短,就連最強的墨海也僅僅只是一個地級煉器師。

    這意味著即便是擁有古陣圖,灰島上的煉器師。要想和天器宗爭鋒,還需要一段相對不短的時間。

    在這段時間內。天器宗可以好好準備,可以好好籌劃,想盡更多辦法對付灰島。

    然而,隨著邪嬰童子的加入,隨著邪嬰童子這個高超的煉製宗師,將煉器方面種種訣竅和奧妙無償傳授向灰島煉器師,這便讓灰島追趕天器宗的時間大幅度縮短。

    加上古陣圖的奇妙,天器宗的羅翰等人,彷彿已看到不日天器宗就會被灰島打敗。

    他彷彿看到,曾經諂媚巴結著天器宗的那些各方勢力強大武者,都對灰島趨之若鶩,都眼巴巴守在灰島附近,等候灰島煉器師的接見。

    「那個侏儒早晚會毀掉天器宗!」賀沂咒罵道。

    「我們本來還有時間,還可以準備別的計劃,但現在……隨著我那好師弟的投誠,我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羅翰陰沉著臉,沉吟了一下,說道:「對外公布秦烈身份,讓他從今之後,變成暴亂之地的過街老鼠,讓他被各大異族強者各方勢力追殺致死!」

    「古陣圖呢?他一死,我們就拿不到古陣圖了啊!」羅可馨急道。

    「拿不到古陣圖,我們依然還是暴亂之地最強的煉器師勢力!但他如果繼續活著,要不了多久,灰島就能取代我們!」羅翰冷哼。

    「我們既然得不到那東西,那就,徹底毀掉吧。」賀沂也點頭。

    「就這樣去做吧!」羅翰下達命令。

    「明白了。」

    ……

    數日後。

    招魂島上,秦烈突然發出一聲嘹亮的長嘯,然後便大笑起來。

    「噼里啪啦。」

    他全身上下,傳來的骨骼脆響,聽起來竟然悅耳無比。

    一縷幽光閃來,旋即化為拉普,盯著他深深看了一眼,拉普道:「恭喜。」

    「這次突破完全是順理成章。」秦烈笑了起來。

    如意境中期到後期的突破,不算是特別困難,純粹是量變引起質變,是對軀體、血肉、真魂的又一次淬鍊。

    這次突破后,他丹田靈海內的一個個元府,都明顯脹大了一倍。

    魂湖隨之開闊,魂力也渾厚了一倍,真魂也變得更加清晰。

    「如意境中間小境界的突破,不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但下一次,等你往破碎境邁進,就要小心一點了。」拉普打量著他,說道:「如意境到破碎境,乃是一個破而後立的過程,中途可能會遇到劫難,那時的境界突破,每一步都兇險萬分。」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秦烈輕鬆道。

    「秦烈,你有大麻煩了。」拉普沉吟了一下,先嘆息一聲,然後才說道。

    「什麼大麻煩?」

    「你身懷神族血脈一事被人曝光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