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九章 黑曜石宮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九章 黑曜石宮殿字體大小: A+
     

    招魂鬼母被重創魂壇,白骨魔君被姜鑄哲一脈吸乾鮮血而亡,嵇青鵬受傷后急匆匆遁離墟地,羅翰潰逃……

    聯合各方針對秦烈、姜鑄哲、邪嬰童子和邪龍的行動,至此,宣告徹底失敗。

    暝風島那邊,古陀和赤蝘等人,眼見形勢不妙,也急忙從墟地逃離。

    古陀、赤蝘,還有招魂鬼母所在的海島,則是被秦烈等人順勢接收。

    墟地這次巨變,令很多墟地的邪魔異族為之震驚,此戰過後,很多人意識到秦烈,姜鑄哲,邪嬰童子,暝風老祖,還有七目老怪,十四頭邪龍,隱隱形成了一個攻守同盟。

    這個同盟,在墟地擁有著極為強勢的力量,甚至隱隱約約間壓過了「那個人」。

    之後一段時間,秦烈,邪嬰童子,還有暝風老祖那邊,加上十四頭邪龍,不斷掃蕩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還有赤蝘、古陀的麾下。

    招魂島,還有赤蝘、古陀原本霸佔的兩座海島,也被重新劃分勢力。

    招魂島變成炎日島的附屬島嶼之一,赤蝘和古陀所在的龍人族和蜥蜴族盤踞的島嶼,被姜鑄哲接手。

    數日後。

    秦烈,邪嬰童子,暝風老祖,還有拉普,邪龍吉爾伯特,還有盧毅等人一同在招魂島齊聚。

    「邪嬰前輩,你真的決定了?」

    在恢宏氣派的黑曜石宮殿內,秦烈正視著邪嬰童子。神情肅穆。

    旁邊,暝風老祖,拉普,還有吉爾伯特都在,都略顯驚訝地看向邪嬰童子。

    「我會以客卿身份加入炎日島,將我所精通的煉器之道,向灰島傳授,助灰島的煉器師少走彎路,能煉製出更好的靈器。」邪嬰童子認真地說道。

    「炎日島……目前還很小。」秦烈解釋。

    「現在小。不意味著將來。」邪嬰童子臉色淡然,「在我來看,整個暴亂之地也只有炎日島,才有希望取代天器宗,蛻變成最強大的煉器師勢力!只要能摧毀天器宗,我願意付出所有!」

    秦烈深深看向他。半響后,才點頭:「我會安排此事。」

    邪嬰童子垂目不再多言。

    「我後天會返回落日群島,去向沫小姐請辭,隨後會找宋小姐,也以外宗客卿的身份加入炎日島。」盧毅插話。

    此言一出,島上眾人又是一臉詫異。不明白這個血煞宗的長老,為何要加入炎日島。

    秦烈也是滿臉苦笑。「盧叔,這樣真不太好。」

    「我心意已決。」盧毅淡然道。

    秦烈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該怎麼說,只能希望沫靈夜和血厲不會因為此事發怒,從此埋怨上他。

    「吉爾伯特,這座招魂島如何?」秦烈轉移話題。

    「可以,也很適合我們邪龍修鍊。」吉爾伯特回答。

    「秦烈。這座招魂島比七目島起來,還要適合我修鍊。」拉普想了一下。也說道:「我只需要將七目島的凈魔蘭草,全部移植到這兒,要不了多久,我就能開闢一片極為適合我的修鍊之地。比起七目島來,招魂島大了五倍左右,我只需要一小片區域即可。」

    頓了一下,他又說道:「墟地的海島,越往內,越是面積大,也越適合修鍊。我過來后,你我交流也方便,另外,你畢竟只有如意境的修為,有我在,也妥善一點。」

    拉普以前的七目島,雖然也頗為接近墟地深處,不過畢竟還是在外圍。

    七目島比起招魂島來,不論是面積,還是靈氣的充沛程度,都要遜色不少。

    本來,拉普因為實力不足,根本不夠資格入駐墟地深處海島。

    這次招魂鬼母重傷失利后,加上拉普生長出第八目,有了極大的信心,這才主動要求入駐招魂島。

    「如此甚好!」秦烈自然雙手贊同。

    對他而言,對太古強者血脈有著深刻認識的拉普,可謂是他的良師益友。

    以後他還需要在許多方面勞煩拉普,自然也希望拉普就在身旁,能時時詢問血脈方面的問題。

    就在招魂島上,一行人將人員調動,還有將來聯手對敵一事討論清楚。

    隨後,邪嬰童子先重返邪嬰島,暝風老祖也回到暝風島,拉普則是忙著移植凈魔蘭草。

    邪龍吉爾伯特,帶著那些邪龍,在招魂島尋覓合適的地方恢復傷勢。

    秦烈,就在這座招魂鬼母建造的黑曜石宮殿內,開始苦修。

    之所以沒有同林涼兒一起,前往寒冰島的「天冰寒晶」礦脈修鍊,是因為他覺得他離如意境後期突破,只有一步之遙。

    他認為,他所需要的僅僅只是心靈上的明悟,而不是更多力量上的積累。

    深夜,黑曜石宮殿如招魂島上一頭匍匐的漆黑巨獸,氣勢磅礴。

    秦烈在黑曜石宮殿中央一層寬闊的石殿中默默修鍊。

    這座一共有七層的黑曜石宮殿,有一百多米高,每一層面具都很大,且地面和石頂的距離有十幾米,顯得極為空闊。

    秦烈在第四層修鍊。

    在他頭頂,另外還有三層,腳下,也另外有三層。

    「嗚嗚……」

    靜心修鍊之時,他彷彿聽到一聲聲極為輕幽低微的泣聲,從宮殿內黑曜石的堅硬牆壁傳來。

    那些聲音飄飄渺渺,等他停下來修鍊,仔細去聽,彷彿又根本不存在。

    然而,等他重新修鍊之時,聲音又會不知從何處冒出來,讓他有些心神不寧。

    他覺得有些蹊蹺。

    於是,他暫停修鍊,從這座黑曜石宮殿走出,等拉普從七目島又一次移植凈魔蘭草過來的時候,便找上了拉普。

    「宮殿內那些冰冷的黑曜石牆壁內,有輕微聲音傳來?你確定?」拉普驚訝道。

    秦烈點頭,然後詢問道:「會不會是招魂鬼母弄的什麼結界禁制?」

    「不清楚。」拉普皺著眉頭,然後和秦烈一起往黑曜石宮殿行來,邊走邊說:「這座七層的黑曜石宮殿,並不是招魂鬼母建造的,本來也不屬於招魂鬼母。」

    「哦?」秦烈被勾起了好奇。

    「我來到墟地的時候,這座黑曜石宮殿就在,那時候這座海島還不叫招魂島,而是叫鬼泣島。」拉普解釋。

    「後來,招魂鬼母從外界進入墟地,因為她自身強大,便霸佔了鬼泣島,將其重新命名為招魂島。這種事情,在墟地很平常,只要實力強大,就能霸佔弱小者的海島。」

    「我聽說,這座黑曜石宮殿,數千年來就在這座海島,從來沒有被摧毀過。」

    「一代代霸佔海島的邪魔,都很喜歡這座黑曜石宮殿,一旦佔有海島,全部會選擇黑曜石宮殿為老巢。」

    「在招魂鬼母之前,這座黑曜石宮殿,也不知道曾經有過多少主人。」

    拉普講話之間,兩人一起站到黑曜石宮殿前方,夜色下,這座宮殿恢宏壯觀,還給人一種古老蒼涼的感覺。

    「我先仔細看看。」

    一抹綠幽幽光芒,從拉普肚臍眼的第八目透射出來,遙遙照耀向眼前這座黑曜石宮殿。

    在那些綠幽幽光芒照耀之下,本來很正常的黑曜石牆面上,開始浮現出一個個蜿蜒扭動的花紋。

    那些花紋如蚯蚓,似長蛇,隨著綠幽幽光芒的照耀,似在輕輕蠕動著。

    如有著生命一般。

    「咦?這些是什麼?」拉普驚呼。

    他的驚呼聲一出,從他第八目釋放出來的透射之光,就忽然熄滅了。

    秦烈獃獃看著牆面,腦海中被禁錮的記憶,如被撕裂一角。

    他突然覺得有些頭疼。

    「鬼目族的第八目,很多時候,能看透種種遮掩,能瞧見事物最真實的一面。」拉普說道:「那些黑曜石牆體表層,一定覆蓋著奇妙的結界,結界的存在,遮掩了牆體,讓人無法看到我們剛剛看到的那些繁複花紋。」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