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抵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抵住**字體大小: A+
     

    「姜鑄哲!你放我一條生路,從今以後,我發誓再也不會靠近血煞島半步!」

    白骨魔君的求饒聲,從「嗜血輪盤」底下傳來,間或伴隨著一兩聲凄厲慘叫。

    秦烈注意到,一截截白森森的碎骨,隨著「嗜血輪盤」的轉動,從白骨魔君所在的位置飛濺出來。

    他知道那是白骨魔君的二層白骨魂壇。

    也就是說……姜鑄哲在以「嗜血輪盤」直接粉碎他的魂壇!

    這無疑是要令白骨魔君再沒有翻身的可能!

    「不,我需要更加強大的屍妖,而你恰好合適。」姜鑄哲淡然一笑,突然道:「秦烈,過來一敘。」

    嵇青鵬遁離后,秦烈兩人停止以「寒冰意境」掩飾自己,大大方方走了出來。

    聽到姜鑄哲的邀請,他重新取出水晶戰車,帶著林涼兒朝著姜鑄哲等人方位而去。

    半響后,兩人乘坐著水晶戰車,就在姜鑄哲眾人身前停了下來。

    秦烈看向周圍的場景,眉頭漸漸皺起,眼中閃爍出異樣光芒。

    那些跟隨姜鑄哲苦修的嗜血者,在這個時候,當真是像嗜血凶獸一般,撲在一個個血繭上吞咽著鮮紅鮮血。

    每一個血繭之中,都包裹著一名殺入血煞島的武者,那些人有的來自於天器宗,有的則是白骨魔君的手下,也有一部分只是有求羅翰的散修。

    他們還沒有死透。

    姜鑄哲身旁,分別站著苗風天。還有屍妖蒲澤。

    除此之外,他兒子姜天興也在不遠處,一雙腥紅如血的眼睛,貪婪地盯著被「嗜血輪盤」死死壓著的白骨魔君,姜天興眸中的血光令人不寒而慄。

    「爹,我……」姜天興舔了舔舌尖。

    姜鑄哲擺擺手。

    姜天興雖極為渴望白骨魔君的美味鮮血,卻還是在他擺手以後,強行遏制著內心**。

    「秦烈,你看天興如今在何等境界?」姜鑄哲莫名其妙來了這麼一句。

    不止秦烈。連姜天興自己也愣住,很費解他父親詢問秦烈的話。

    秦烈怔了怔,眼瞳內電光閃閃,認真打量起姜天興。

    這麼一看,他臉色流露出驚異之色,輕呼道:「如意境後期?」

    姜天興仰頭。嘴角滿是傲然之色,道:「不錯,我在半月前已突破到如意境後期!」

    秦烈沉默起來。

    三四年前,姜天興也參加了神葬場的試煉,那時的姜天興自然也是通幽境,或許比起楚離還有洛塵這類天之驕子。境界還要遜色一籌。

    那時的姜天興應該不到通幽境後期。

    頂多四年時間,如今的楚離。還有洛塵、杜向陽這類聞名遐邇的人物,未來白銀級勢力的領軍者,僅僅只是如意境初期。

    反觀姜天興,卻在這段時間內後來居上,竟達到了如意境後期修為!

    在他來看,這一切顯得很是不可思議,也不合常理。

    「覺得很驚詫吧?」姜鑄哲微微一笑。眼睛漸漸眯起,「這便是我所修鍊血靈訣的奇妙之處!吸食人血修鍊。乃是最快捷的境界突破方式,進境真可謂是一日千里!」

    秦烈暗暗動容。

    「你沒有以人血修鍊,卻在四年之後的今天,也擁有了如意境中期的修為,而且……離再次突破只有一步之遙。」姜鑄哲以一種洞察秋毫的目光審視著他,悠然說道:「據我所知,你踏入神葬場的時候,頂多也只是通幽境初期的修為。如此來看,你的境界突破速度,比起以人血修鍊的天興來,絲毫不落下風。」

    此刻,姜天興看向秦烈的目光,多了一種複雜難明的意味,有忌憚,但更多的還是嫉妒……

    「你境界突破的速度,以我來看,也快的有些不可思議。」姜鑄哲一笑,然後誠懇地說道:「但是,我覺得你的修鍊速度,其實還可以更快!」

    秦烈心神一跳。

    姜鑄哲又道:「有沒有覺得你現今的境界,有些跟不上你的身份和地位?如果,如果你擁有破碎境,亦或者涅槃境的修為,以你手中掌握的資源,還有種種神秘莫測的法決,你甚至具備可以獨自挑戰不滅境強者的資格!」

    「當你擁有涅槃境的修為,再催動那種秘術,施展出『玄雷心核』出來,或許……連不滅境強者都要心臟爆碎而亡!」

    「而且還可能是成片的被你滅殺!」

    「這是寂滅老祖本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因為,寂滅老祖無法將雷霆閃電之力,通過玄妙莫測的古陣圖一次次增幅,增幅到難以想象的力量層次!」

    「當你踏入不滅境,以你的手段,種種的神奇,你在暴亂之地將無人可敵!」

    話到這兒,姜鑄哲停了一下,深深地看向他,露齒一笑,道:「而我,則是可以給你一個,令你修鍊速度快上加快的機會!」

    他突然指向那個依然在「嗜血輪盤」之下凄厲呻吟的白骨魔君,「這是二層魂壇的強者,他體內氣血旺盛到足以撐爆你!而你,只需要撲上去,以我的秘法吸食他的鮮血,將那些鮮血內的力量煉入自己的血液之中,你就能立即突破到如意境後期,並且在之後一段時間,持續突破下去!」

    姜鑄哲如魔鬼般誘惑他。

    「爹!」姜天興急叫。

    「閉嘴!」姜鑄哲冷哼一聲。

    姜天興死死咬著牙關,一雙血紅的眼睛中,閃爍著暴戾瘋狂之色。

    「我的,那是我的,那應該是我的……」他一遍一遍地在內心吶喊。

    看向「嗜血輪盤」下方隱沒的身影,望著濺射的碎骨,秦烈眼中浮現出痛苦的掙扎。

    他渴求更高的境界,更強大的力量,這種迅速變強的渴望是如此的強烈,強烈到他想下一刻就一步登天!

    而姜鑄哲,則是像一個魔鬼,**裸地在他眼前展現他所渴求的東西!

    他只要上前一步,稍稍墮落一下,就能令境界大幅度提升。

    從今以後,他也會獲取一種全新的提升自己的方法,能通過那種方法加快突破的速度。

    他內心在痛苦掙扎。

    「秦烈,你,你不能那麼做。」就在此時,旁邊的林涼兒突然講話,「你和其他人不一樣,你不能吸食別人的鮮血,別人的鮮血,會讓你的……血脈不純。」

    「血脈不純……血脈不純!」

    秦烈轟然一震,猛地從極深渴望中掙脫出來,眼睛瞬間恢復清明。

    「不錯,我身懷神族血脈,我的血脈必須保持純正才能持續強大,混合了太多人的駁雜鮮血,只會令我得不償失!沒有純正的血脈,我將再也無法進入『混沌血域』,無法通過強大的血脈,釋放出烈焰家族的不滅烈焰……」

    一連串念頭,在他腦海中迅速過了一遍,他突然狠狠瞪了姜鑄哲一眼,一言不發地催動著水晶戰車,就此從血煞島離開。

    姜鑄哲深深皺眉,顯得極為失望,搖頭嘆道:「可惜了。」

    只要秦烈這次一步走出,以白骨魔君的鮮血修鍊,從今以後秦烈就會是他這邊的人,會被落日群島那一脈的血煞宗集體排斥。

    炎日島,也早晚會成為他姜鑄哲手中一股至強力量,在將來血煞宗的正統爭鬥中,助他取得上風。

    為了將秦烈吸引過來,他其實一直都在等一個機會,在他來看這次就是最好的時機。

    「沒什麼可惜的,二層魂壇強者的鮮血,讓他吸食了才叫可惜!」姜天興眼中滿是興奮的光芒,低吼著,如發狂的凶獸一般,就撲上了呻吟中的白骨魔君。

    「滾開!」

    然而,就在此時,姜鑄哲卻是一腳踢出。

    姜天興的身子,如皮球一般,被他踢的拋飛了十幾米,渾身骨骼一陣「噼里啪啦」脆響。

    「轟!」

    姜天興在十幾米開外落下,抬起頭后,已滿臉血污,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父親!你,你寧願讓一個外人吸食白骨魔君的鮮血,卻不讓我吸食?」他暴戾地咆哮道。

    「你?」姜鑄哲瞥了他一眼,漠然無情,道:「現在的你,還不配吸食二層魂壇強者的鮮血,你連涅槃境武者的鮮血,都不夠資格吸食。讓你吸食,純粹就是浪費!」

    「他呢?給他就不浪費?!」姜天興怒氣衝天。

    「不錯,他吸食就不算浪費。」姜鑄哲語氣平靜,淡然道:「等你什麼時候能搗鼓出一個炎日島這樣的勢力,能聚攏十四頭邪龍,邪嬰童子,還有暝風老祖這樣的人物在身邊,你吸食二層魂壇強者的鮮血就不算浪費了。」

    「可我是你親兒子!」姜天興眼中幾欲流淌出鮮血出來。

    「親兒子?」姜鑄哲扯了扯嘴角,眼神耐人尋味,聲音平靜無波,道:「如果秦烈肯選擇我這一支為血煞宗正統,願意吸食鮮血,而條件只是你的命……那我會毫不猶豫地殺了你這個親兒子。」

    姜天興如遭電擊。

    姜鑄哲皺著眉頭,冷酷道:「我只是為了得到東夷人的信任,才娶了一個東夷女人為妻。而你,只是我為了達成目的的產物而已。對我來說,你和我麾下的那些嗜血者,並沒有什麼區別。關鍵時刻,你也可以隨時用來犧牲,你現在清楚了沒有?」

    姜天興垂頭,「清楚了。」

    「那就好。」姜鑄哲漠然無情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