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覓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覓食字體大小: A+
     

    一道血光閃過,秦烈和林涼兒兩人,突兀地在血煞島現身。

    「血遁術」這一門保命手段,秦烈運用過後,已漸漸摸著竅門,能規劃逃離的大致方向。

    所以這次落腳點恰好在血煞島。

    「為什麼你先前比我的感覺還要敏銳,能提前肯定他們是天鬼族的族人?」林涼兒問道。

    「對天鬼族族人,我血脈的感知確實要敏感很多,先前那四個天鬼族族人,至少有一人達到不滅境,不然我不會想也不想,就耗費本命精血直接以遁術逃離。」秦烈沉聲道。

    「原來是這樣。」林涼兒蹙著眉頭,說道:「你我的實力還是弱了一點,對達到魂壇境界的強者,沒有太好的應對辦法。」

    秦烈也無奈承認。

    也在此時,他才意識到他還抓著林涼兒冰冷的小手,不由趕緊鬆開。

    他看向林涼兒,發現在林涼兒的眼中,忽然閃過一絲奇異的神色……

    「再給我幾年時間,讓我能夠一直在寒冰島的『天冰寒晶』上修鍊冰帝遺留的傳承,我有希望突破到八階。」林涼兒神情很快恢復常態,冷然道:「八階的寒冰鳳凰族人,不會比八階的邪龍弱。另外,我還精通冰帝的傳承,配合上我們寒冰鳳凰一族的種族天賦,我相信在我突破到八階以後,將不會懼怕一層、二層魂壇的其他種族強者。」

    「這次墟地事了,我應該能突破到如意境後期。不過。從如意境到破碎境,再到涅槃境,還有不滅境……」秦烈搖頭苦笑。

    「你的破階之路,將會比大多數人族武者快捷很多,因為你天賦異稟,身懷神族血脈。這讓你肉身的強度,靈魂的感知力,還有真魂的強大,都要遠遠超出同級別武者!」林涼兒很認真。「照我看,或許在百年時間內,你就能突破到涅槃境。」

    「百年……」秦烈還是一臉苦澀。

    隨著眼界的開闊,經歷的豐富,他漸漸意識到他自身的境界已拖了後腿。

    他修鍊時日並不長,和同齡人相比。他境界突破的速度還算是數一數二了。

    只不過,他近期都是跳躍式前進,「炎日島」又吸引了太多關注,發展也是迅猛無比,令他身邊接觸的人物,都是暴亂之地有頭有臉的傢伙。一個個境界都是破碎境、涅槃境,連不滅境都有不少。

    跟那些修鍊了數百年。甚至千年的老魔巨梟相比,他此時的境界自然而然就顯得不夠看了。

    「等墟地事了,我會將更多的精力,用在境界的提升上。」秦烈突然道。

    「寒冰島的『天冰寒晶』礦脈,對你的修鍊,就大有裨益。」

    「我明白了。」

    「碧血天河!」

    就在此時,從血煞島的上空。傳來了姜鑄哲的厲笑。

    處在血煞島偏隅一角的秦烈,自然而然抬頭。看向血蒙蒙的天穹。

    海島上方的天空,兩條寬闊奇長的血河,呈「十」字交叉。

    在「十」字的交叉點處,一團濃稠血影蠕動著,如一頭被血繭裹住的血妖。

    姜鑄哲的厲笑聲,就從那團蠕動的血影而來,單單隻是聲音,就令人全身血液不正常的流動,想要從體內飆射出來。

    橫空懸挂的「碧血天河」,流淌著,釋放出令所有人鮮血失控的邪異氣息。

    血河之下,許多殺入「血煞島」的外來者,一口口鮮血噴湧出來,臉色蒼白。

    那些從他們口中噴涌的鮮血,則是受到「碧血天河」的吸引,竟一一疾飛上天。

    如一條條溪流匯入大海,那些鮮血,也是一道道匯聚在「碧血天河」,令血煞島的血腥味更加刺鼻。

    「冰魄神光!」

    一個冰寒徹骨的聲音,從高懸天空的血河一角傳來,旋即便見一座三層的寒冰魂壇突然閃現。

    那座三層的寒冰魂壇,閃耀著剔透晶瑩冰光,冰光如附有寒冰之魂,照耀向八方。

    秦烈清晰地看到,那些晶瑩冰光之中,有點點寒晶般的魂念排列組合,似在篡改天地規則。

    一種恐怖的冰凍意境,就從那些晶瑩冰光內蕩漾開來,冰光所過之處,兩條「碧血天河」如被寒流肆虐,發出「喀喀」的可怕冰凍之音。

    籠罩了整個血煞島,令所有外來者鮮血飆射的壓迫氣息,隨著「碧血天河」被迅速冰凍,再也不復存在。

    「白骨釘!」

    「玄炎錐!」

    同時,白骨魔君和另外一名二層魂壇的陌生武者,齊聲高呼。

    兩人配合著嵇青鵬的「冰魄神光」,選擇合適的時機,一起來圍攻兩條冰凍血河內的姜鑄哲。

    另一邊,一個同樣陌生的二層魂壇強者,以一敵二,令苗風天和屍妖蒲澤無法對姜鑄哲伸出援手。

    「先前那個女人說的沒錯,一個能煉製天級靈器的大煉器宗師,果然能吸引巔峰強者效力。」林涼兒仰望天空之戰,說道:「那兩個二層魂壇的強者,應該是有求於大煉器宗師,所以才甘願前來墟地圍攻姜鑄哲,希望能求得煉器宗師的垂憐,幫他們煉製一件稱心如意的靈器。」

    「看來,以後我們炎日島,也可以通過這種方法吸引那些人成為我們的客卿。」秦烈暗暗點頭。

    「的確是個招攬強者的好法子。」林涼兒承認。

    「虛渾之靈!出來覓食!」深吸一口氣,秦烈一縷靈魂神識,直達鎮魂珠深處,強行召喚。

    魂念一出,隱藏在他眉心皮肉之下的鎮魂珠,倏地閃亮起來。

    下一刻,六道色彩鮮艷的光束,一下子就射了出來。

    「那個,那個,那個,還有那個!」秦烈念頭一分,一縷縷意識鎖定在嵇青鵬,白骨魔君,還有兩名陌生二層魂壇強者身上。

    他這是防止虛渾之靈無差別攻擊。

    「咿呀……」

    六個虛渾之靈回訊,告訴他,他們已經明白了目標。

    隨後,六個虛渾之靈清晰的身影,漸漸模糊,直至從虛無消失。

    就連旁邊的林涼兒,都再也沒辦法感知到虛渾之靈絲毫氣息,彷彿他們從未存在過一般。

    「如果我身邊有魂壇強者守衛,加上六個虛渾之靈,大多數的戰鬥……我應該都能佔據主動。」秦烈暗想。

    「咦!什麼東西!」

    突地,白骨魔君率先尖叫起來,只見他那白骨堆砌而成的魂壇內,浮現一抹模糊陰影。

    那陰影的存在,令白骨魔君築造魂壇的金屬性「紫金」迅速流逝,導致他這座二層的白骨魂壇變得不再牢固。

    「啊!有東西鑽入我魂壇!」

    「我也是!」

    另外兩個二層魂壇武者,也是失聲驚叫,眼中充溢著深深恐懼。

    對所有魂壇強者而言,魂壇,都是他們靈魂之根本,絕不容許外來力量侵入。

    虛渾之靈的滲透,對他們魂壇基礎精金的吸收,讓他們瞬間生出大事不妙的可怕感。

    「唔!」

    擁有三層寒冰魂壇的嵇青鵬,感知最為敏銳,他在水屬性的虛渾之靈滲透那一霎,就當機立斷,趕緊將寒冰魂壇收入識海。

    「炎日島的秦烈過來了!」嵇青鵬冷聲道。

    此言一出,白骨魔君,還有另外兩個魂壇強者,都是勃然變色。

    他們急急忙忙趕在損失更加慘重之前,將魂壇從外面收回,立即扯入識海。

    炎日島和幻魔宗一戰的種種細節,這段時間已傳遍天下,很多人都知道秦烈身懷六種奇異生命體,專克膽敢釋放在外的魂壇。

    聞濱和楚妙丹的魂壇重傷,也已經眾人皆知,讓所有擁有魂壇的強者都留意起來。

    「不要再將魂壇釋放在外!」

    嵇青鵬臉色冰寒,一雙冰晶般的眼眸,從天上俯視血煞島。

    一股寒冰氣息,如飄零的雪花覆蓋下來,將血煞島都給罩住。

    「以寒冰意境來掩飾自己。」林涼兒輕聲道。

    秦烈點頭,立即運轉寒冰訣,慢慢回想寒冰意境圖,將自己當成寒冰天地的一塊岩冰。

    嵇青鵬的森寒魂念,在血煞島各個角落飄蕩著,試圖將秦烈找尋出來。

    可惜,在他的森寒魂念之下,他沒有覺察到一絲異常。

    他領悟的寒冰力量,和冰帝遺留的寒冰意境相比,有著極其巨大的差距。

    因此,當秦烈和林涼兒兩人,一起釋放寒冰意境之後,他根本無法將秦烈和林涼兒分辨出來。

    「秦烈,不論你來不來,嵇青鵬這些人都難以在血煞島立足。」姜鑄哲的笑聲,從兩條冰凍天河交叉點傳來,「你以為,區區一個魂壇損壞的嵇青鵬,帶上幾個二層魂壇的傢伙,難道還真能威脅到我不成?」

    「血之爆裂術!」

    聲落,兩條冰凍的血河驟然爆碎,化為漫天血滴。

    一滴滴紅寶石般的鮮血之中,都有著一個姜鑄哲的靈魂縮影,霎那間,彷彿有成千上萬的姜鑄哲化為血雨,從天空灑落。

    那些血滴,落在嵇青鵬身上,濺射到白骨魔君,還有兩個二層魂壇武者身上。

    血滴一落到人身,就變得粘稠無比,像是漿糊般將那些人裹住。

    一時間,在整個血煞島上,所有的外來者都變成了血色玉米棒子。

    ——都被血繭給嚴嚴實實包住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