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言語交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四十四章 言語交鋒字體大小: A+
     

    為了奪取古陣圖,羅翰等人簡直已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竟然還勾結了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這些人,萬里迢迢從天裂大陸闖入墟地。

    而且還是在三大鬼族依然荼毒暴亂之地的緊要關口!

    「我就在這裡,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摧毀我擁有的一切!看看你們怎樣從我記憶深處,拿到你們夢寐以求的古陣圖!」秦烈暴躁道。

    「不著急。」羅可馨冷著臉,語氣還算是鎮定,「等處理好白骨島、邪嬰島、暝風島以後,不怕你不乖乖就範。」她眼神浮現出輕蔑之色,「以你如意境的修為,又能在此戰中,發揮出多大的作用?聽說……你們炎日島連區區一位魂壇強者都還沒有。」

    話到這兒,羅可馨微微揚眉,傲然說道:「我們則是不同。」

    「就不說天器宗內部的力量了,單單和我爺爺交好,願意為我爺爺出力的魂壇強者,就有五人之多!涅槃境,破碎境這種級別的散修,有數百名會願意為我爺爺征戰。只要我爺爺許諾他們,未來在有閑暇的時候,幫他們煉製一件靈器,他們就會奉上所有!」

    「這是一名天級煉器宗師才能擁有的能量!」

    「你們炎日島……」羅可馨搖了搖頭,撇嘴不屑道:「還差得遠!」

    秦烈表情凝重起來。

    這一刻,他終於意識到一名如羅翰一般的天級煉器師,究竟有著何等可怕的影響力。

    因為整個暴亂之地。能煉製天級靈器出來的煉器師,也是屈指可數,而且大多數都在天器宗。

    這就導致所有暴亂之地武者,達到極深境界以後,如果想要淬鍊一件為自己度身打造的靈器,就必須要求到天器宗,求到羅翰這些真正的煉器宗師身上。

    即便是築造出魂壇的不滅境強者,也需要強大的靈器來提升實力,只要淬鍊靈器。他們就必須交好羅翰這樣的煉器宗師。

    畢竟,整個暴亂之地的大煉器宗師,幾乎都在天器宗。

    在這方面,現今的天器宗,的確沒有明顯的對手。

    這就導致羅翰的身邊,一定有太多急需要高等階靈器提升力量的強大武者。這些人為了得到羅翰的承諾,就必須隨著羅翰的心意行事。

    幫羅翰解決一些麻煩,助他殺幾個不開眼的傢伙,對那些人來說自然就理所當然了。

    這般想著,秦烈立即明白這趟踏入墟地的強者,肯定有一部分就是此類人。

    羅翰憑藉他超乎想像的影響力。一定集結了很多高手,這才敢浩浩蕩蕩殺入墟地。

    「你說的沒錯。如今的炎日島和你們天器宗相比,還有著很大的距離。」秦烈沉吟了一下,輕輕點頭,先一口承認雙方差距。

    就在羅可馨露出得意表情的時候,他又繼續說道:「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炎日島對古陣圖認識的加深,要不了太久。你們天器宗所擁有的影響力,我們也會擁有!而且。等有朝一日,我們憑藉著古陣圖的奧妙,煉製出超越天器宗的高階靈器,到時候,你們天器宗所擁有的一切,都將屬於我們炎日島!」

    咧嘴粲然一笑后,他又道:「邪嬰前輩的『諸天寶鑒』,也是你們天器宗的天級靈器之一,卻在損壞之後無人懂得修復。而我,僅僅用了數月時間,就讓這件天級靈器恢復如初,甚至威力更勝一籌!」

    「這是不是意味著,在某些方面,我們炎日島已超過你們?」

    「只要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未來,你們天器宗拿什麼和我們炎日島相鬥?」

    「難道就憑你們現在擁有的煉器技藝?」

    一番反駁的話語說完,羅可馨臉上的傲然之色,消失的乾乾淨淨。

    她眼中還浮現出一抹驚恐不安。

    她一點不傻,她正是因為知道古陣圖的價值,所以才催促天器宗,蠱惑她爺爺趁早行動起來。

    甚至於,通過她和秦烈聯姻的提議,也是她主動提出的。

    因為她很清楚,如今天器宗賴以為生,令天器宗成為白銀級勢力的煉器技藝,絕對不如古陣圖神秘強大。

    她知道,秦烈這番用來打擊她的話語,在將來很有可能成為現實!

    如果給炎日島更多時間發展,讓炎日島通過古陣圖的鑽研,最終煉製出強大的天級靈器出來。

    那時,同為煉器宗派的天器宗,將會一敗塗地!

    將再也無法通過靈器賺取豐厚的靈石,那是,所有天器宗的煉器宗師,也將會被炎日島徹底取代!

    一山不容二虎,同樣在暴亂之地,只要炎日島強勢崛起起,天器宗就註定會就此沉沒。

    因為兩方乃是最最直接的競爭關係。

    「你說的沒錯,任由你們炎日島發展下去,將來必成我們天器宗心腹大患。」羅可馨沉默了一下,然後認真地說道:「所以這次墟地之行,我們絕不會再給你時間,定會不惜一切代價除掉你這個隱患!」

    旋即,她騎著「魅靈妖狐」往後方飛去,並輕聲對那三名涅槃境武者下令:「重傷他!我們所要的僅僅只是他腦海中的記憶,只要給他留一口氣就行!」

    「明白!」

    三名涅槃境武者,身上所穿的衣衫,分明不屬於天器宗。

    他們應承下來以後,先目送著羅可馨飛向「烏金靈龜」,這才慢悠悠朝著秦烈而來。

    「三個涅槃境,兩人在涅槃境初期,一在中期,我單獨應付不來。」林涼兒輕聲說道。

    「涅槃境……我也應付不來。」

    秦烈笑了笑,然後看向臨近的血煞島、邪嬰島和暝風島,心中已有定計。

    「去血煞島避避風頭,隨便幫姜鑄哲解決一下麻煩,看看有沒有大膽妄為的傢伙,將魂壇釋放出來戰鬥。」

    心念一動,他便駕馭著水晶戰車,帶著林涼兒直衝血煞島。

    三名涅槃境武者,忽視一眼,都面有憂色。

    秦烈所在之地,離血煞島很近,他們這時候就算是全力出手阻截,恐怕也阻攔不住。

    也就是說秦烈必會在他們動手之前深入血煞島。

    此時的血煞島,乃是魂壇武者專屬的舞台,他們三人在外面要擊殺秦烈或許不太困難,可一旦進入血煞島……一切便由不得他們做主了。

    對血煞島,他們心中有著一絲畏懼,不太想深入其中。

    所以他們猶豫不決。

    「別忘記你們的所求!」羅可馨的聲音,這時候從他們身後幽幽傳來,「還有,血煞島上我們的人更多一些,真不明白你們害怕什麼?哼,想要我們為你們煉製靈器,自然需要冒點風險,不然我們邀你們過來做什麼?難道是看戲不成?」

    那三個有求於羅翰的涅槃境武者,聞言滿臉苦澀,只能硬著頭皮追向血煞島。

    在血煞島,招魂島,邪嬰島,還有暝風島這些墟地中央海島周邊,如今也聚集了不少墟地的邪魔外道。

    那些人,只是在極遠處漠然觀望著,沒有人想插手此事。

    羅翰這行人過來的架勢,實在是太過於嚇人,而且還聯合了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赤蝘、古陀這一類墟地本土豪強,這更讓墟地的邪魔異族不敢輕舉妄動了。

    他們只想靜觀其變。

    就在秦烈往血煞島飛去的時候,那些遠觀者之中,有四名全身籠罩在烏黑長袍中的傢伙,如四縷幽影般輕飄飄飛出。

    「嗤嗤!」

    奇異的空間摩擦聲,從他們衣袍處發出,濺射出點點碎芒。

    四個黑袍者,身影如鬼魅般晃悠著,看似緩慢,卻頃刻間就飄忽到了血煞島附近。

    一種強烈的危機感,瞬間逸入秦烈心頭,讓他全身似乎立馬要小幅度顫慄起來。

    血脈頃刻間沸騰如岩漿,數不盡的烈焰神文飄忽而出,令他周邊炙熱難耐。

    「怎麼回事?」林涼兒驚叫而出。

    她離秦烈極近,且天生厭惡炎熱氣息,秦烈體內的變化,她敏銳地覺察到。

    深吸一口氣,秦烈激發本命精血,立即催動「血遁術」,然後才喝道:「天鬼族!」

    話聲一落,他便抓著林涼兒,在一團妖異血光中消失無形。

    「哧啦!」

    就在他消失的那一霎,他和林涼兒乘坐的那一輛水晶戰車,竟被看不見的空間利刃切割的支離破碎。

    之後,無數明晃晃的空間鋒刃,才在那片區域如閃亮魚群般浮現。

    「又讓他逃了!」

    為首一名黑袍者,聲音陰沉沙啞,黑袍內的眼瞳中,閃耀著陰寒無情的歹毒光芒。

    「天鬼族!」

    不遠處,緊緊盯著事態變化的羅可馨,還沒有真正落入「烏金靈龜」上,此時禁不住失聲驚叫起來。

    她參加過三棱大陸的那場血戰,和天鬼族族人面對面搏鬥過,單單從黑袍內的眼神,她就認出了來人的身份——四個從三棱大陸而來的天鬼族族人!

    「找到他!」

    為首的黑袍者,沒有理會羅可馨的驚叫,陰沉沉下令。

    之後,四個吸引了眾多墟地圍觀者眼神的黑袍者,身影驟然模糊。

    一圈圈空間漣漪從他們身上蕩漾出來。

    等眾人想要細看之時,卻發現那四個黑袍者,竟神秘的消失在他們視線之中。

    擅長空間之力的天鬼族族人,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突然遁去了蹤影。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