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郎心如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三章 郎心如鐵字體大小: A+
     

    不多時,秦烈帶著十四頭邪龍,加上拉普、林涼兒兩人,便來到血煞島附近。

    血煞島,邪嬰島,還有暝風島,招魂島,這些島嶼其實都相互靠著。

    一臨近血煞島,秦烈就看到滔滔血光如海,淹沒覆蓋了整座血煞島。

    刺鼻血腥味從島上衝天而起,聞之欲嘔,很多前來觀戰的墟地武者,都只敢離血煞宗數千米遠,不敢太過於靠近。

    血煞島上,傳來山崩地裂的聲音,時不時夾雜著一聲姜鑄哲的猖狂怪笑。

    一片片璀璨光幕,一陣陣恐怖的爆炸波動,不迭從島上傳來,讓人知道此時的血煞島必然處在慘烈的戰鬥中。

    秦烈臉色肅然,又看向邪嬰島和臨近的暝風島,同樣發現有不少人影活動在島上,間或聽到幾聲靈器鏗鏘碰撞的聲音。

    一架巨大的飛行靈器「烏金靈龜」,猶如巨龜般漂浮在血煞島、邪嬰島和暝風島之間。

    近三千米長,一千米寬的「烏金靈龜」,如另外一座懸浮虛空的海島,寬闊巨大。

    這是天器宗煉製的飛行靈器,不但速度奇快,且具有很強的攻擊性。

    「烏金靈龜」的龜背上,仔細去看,還建立著一座大型空間傳送陣,似乎能直達暴亂之地任何一塊大陸。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烏金靈龜」獨屬於羅翰,乃是這位煉器宗師的專屬坐騎。

    一見「烏金靈龜」在此,秦烈馬上知道。天器宗的這位煉器宗師如今必然就在附近。

    就在「烏金靈龜」寬闊的龜背上,還建造著一座座富麗堂皇的宮殿,還有許許多多停泊著的各類水晶戰車。

    那些宮殿戰車上,有不少武者出沒,似在警戒著什麼。

    待到秦烈攜十四頭邪龍而來,從那「烏金靈龜」背上一座華美宮殿內,倏地閃現出一道優美婀娜的身影。

    那優美身影明眸閃亮,喚過一隻「魅靈妖狐」出來,笑吟吟乘坐著妖狐。在三名涅槃境武者小心翼翼地庇護下,從「烏金靈龜」上飛了出來。

    「秦烈,好久不見啊。」羅可馨抿嘴輕笑。

    她身穿一件暗紫色紗裙,身姿婀娜,一雙眼睛猶如身下的「魅靈妖狐」,有著一種令人心神搖曳的魅惑。

    在她身後。三名涅槃境的武者一字排開,身上都釋放出如深海般的氣息,更添她的氣勢。

    「羅小姐,這麼大陣仗浩浩蕩蕩踏入墟地,不知所為何事?」秦烈皺眉。

    「為了懲戒天器宗的叛徒,索回天器宗的至寶『諸天寶鑒』。另外……也是希望能夠和你,還有姜鑄哲前輩好好談一談。」羅可馨淡定地說道。

    「哦?」秦烈皮笑肉不笑。「你們天器宗所謂的好好談一談,就是殺入血煞島,這麼一個『友好』的談論法?」

    「秦島主說笑了。」羅可馨臉色如常,「我們可沒有殺入什麼血煞島,而是受白骨魔君的邀請,特意來白骨島做客。這明明就是白骨島,何時變成血煞島了?」

    頓了一下。羅可馨又道:「莫不成姜鑄哲登上白骨島,白骨島就必須要改名?若是那樣。我們是否也可以稱呼它為天器島?」

    秦烈啞然失笑,「當然可以,只要你們天器宗逼姜鑄哲離島,在他離島的那一霎,你們就可以重新命名。」

    「這便是墟地的規矩?」羅可馨微笑。

    秦烈也笑著點頭,「不錯,墟地就是這樣的規矩,誰的拳頭硬,誰說的就算。」

    「哦,那我知道了。要不了多久,這個姜鑄哲命令的海島,應該就能夠重新變回白骨島。」羅可馨自信滿滿道。

    「秦烈,在那血煞島上,如今至少有六名魂壇級別的強者。」拉普突然低聲說道。

    他在講話之前,曾以第八目窺視血煞宗,通過細微的能量動靜,就料到了島上的強者數量。

    「六名魂壇強者……」秦烈暗暗動容。

    據他所知,姜鑄哲那一方應該只有他和苗風天達到魂壇境界,那麼剩下的四名魂壇強者,應該都屬於羅翰、白骨魔君這一方的。

    除了白骨魔君本人外,其中至少還有一個幻魔宗的嵇青鵬,否則,無人能抗衡三層魂壇的姜鑄哲。

    剩下的兩名魂壇,對付起一層魂壇的苗風天來,應該不會特別棘手。

    這麼一想,秦烈算是知道為什麼羅可馨一副底氣十足的模樣了。

    「叮鈴鈴!」

    他隨手取出鈴鐺,當著羅可馨的面,輕輕搖晃了兩下。

    那口停放在他水晶戰車內的白骨棺材,倏然飛了出去,如一道長虹射入血煞島。

    「啪嗒!」

    棺材的盒蓋掀開,其中的屍妖蒲澤猛地站了起來,一頭鑽入血氣衝天的島上。

    「好!回來的剛剛好!」

    島上,濃稠如血漿的血霧深處,傳來了姜鑄哲爽朗笑聲。

    聽到姜鑄哲的笑聲,秦烈嘴角也浮現一絲微笑,知道姜鑄哲應該還能應付島上局勢。

    「那是什麼東西?」

    反觀羅可馨,則是臉色微變,扭頭詢問身旁一名涅槃境武者。

    「應該是苗風天煉製的一頭屍妖。」那人回答。

    頓了一下,他又補充道:「那頭屍妖身上的屍氣非常恐怖,這意味著它的實力也絕對不弱,興許……他有著不下於不滅境的實力。」

    「一頭擁有魂壇強者力量的屍妖……」羅可馨嘀咕了一句,神色略有些凝重。

    「吉爾伯特,你和你的邪龍同族,前往邪嬰島,配合邪嬰島的邪嬰童子,擊殺所有外來者。」秦烈回頭吩咐了一聲。

    「嗷嚎!」

    吉爾伯特嘶聲咆哮,旋即和那些邪龍同族一起,氣勢驚人地沖向邪嬰島。

    「這些邪龍不是應該由招魂鬼母對付嗎?」羅可馨臉色更加不好看了。

    「招魂鬼母沒有回招魂島,按道理而言,她和她麾下的弟子,這個時候應該就在七目島對付邪龍。」那名天器宗的涅槃境武者又道。

    「糟糕!在邪嬰島上對付邪嬰童子的,是我爺爺他們!」羅可馨咬了咬牙。

    「拉普前輩,你去一趟暝風島,看看暝風老祖是否需要幫忙。」秦烈又道。

    「我前暝風老祖一個很大的人情。」拉普輕輕點頭,旋即裹著濃郁冥魔氣飛走,疾射向暝風島。

    「擁有第八目的鬼目族族人!八目的鬼目族族人,實力最差也相當一層魂壇的人族強者,且第八目詭秘莫測,極為難纏!」羅可馨身後,那名有著涅槃境修為的天器宗武者,又壓低聲音解釋。

    此言一出,羅可馨的眼神,突然陰沉了下來。

    本來,在秦烈未曾現身之前,她還算鎮定自若,自信在血煞島、邪嬰島和暝風島上,他們的人手戰鬥力處於上風。

    她以為她已經掌控住了局面。

    然而,隨著招魂鬼母的潰敗,導致十四頭邪龍解脫出來,還有拉普的參戰,一頭屍妖的加入,一下子又讓戰鬥充滿了變數。

    現在,她不認為在那三座海島上,她的人就能百分百佔到便宜了。

    「秦烈,為什麼非要和我們做對?」羅可馨面色一苦,忽然酸澀地說道:「我們天器宗開出來的條件,難道還不足以吸引你?」

    「條件?哪個條件?」秦烈裝傻充愣。

    「上次,上次我們委託姜鑄哲……所說的那個條件呀。」羅可馨俏臉上浮現出嫵媚之色,兩腮泛出了點點羞紅。

    姜鑄哲上次說過,願意將羅可馨許配給他,並且承諾他立即就能成為天器宗的副宗主,以後他和羅可馨的孩子,不論是男還是女,都會是下一任宗主的內定人選。

    這是天器宗下了血本想要獲取他手中的古陣圖。

    在天器宗來看,他們已經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就算是再貪婪的人,也會為這些優厚條件感到滿意。

    結果……秦烈又一次無情拒絕。

    也是這次拒絕,徹底激怒了天器宗,令他們再也沒了耐心,想要通過一些極端的手段,來達成他們的目的——奪取秦烈掌控的古陣圖!

    當羅翰知道,當年他師傅淬鍊的「諸天寶鑒」,損壞多年,又被重新修復以後,他終於按捺不住。

    「你們天器宗能給的東西,寂滅宗全部都能滿足,而寂滅宗還沒有你們那麼貪婪……」秦烈咧嘴一笑,不客氣地譏諷道:「而且,比起沈月師姐來,你不論是美貌,智慧,武道境界,還是出生,都似乎沒有什麼優勢吧?」

    「沈月!又是沈月!!」羅可馨驟然氣急敗壞起來。

    做為天器宗和寂滅宗最出類拔萃的兩名女子,一直以來,無數人都拿她和沈月做比較,她也始終想要壓沈月一頭。

    只是,很多時候,她在和沈月的鬥爭中都處於劣勢。

    沈月,在她心中,就是一根尖刺。

    這次秦烈無意中提起沈月,恰恰擊中了她內心的痛處,瞬間令她歇斯底里起來。

    「既然你執迷不悟,我就讓天器宗摧毀你擁有的一切,讓你在炎日島和墟地所有的基業,都化為泡影!」羅可馨眼神森冷,「我們會從你記憶深處,攫取有關古陣圖的一切!而你的血肉,則是會成為赤蝘、古陀這些異族的美食!」

    「看來你們果然一切都籌劃好了,連如何分配我的靈魂和血肉,都有了妥善安排。」秦烈臉色陰沉如水,心中也動了真怒。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