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二章 凶魂剋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二章 凶魂剋星!字體大小: A+
     

    水晶戰車內傳來刺耳的厲嘯,如一頭受傷的凶獸在呼喚族內,聽著令人心驚膽顫。

    戰車上,秦烈眼睛直勾勾看向七目島,表情愈發嚴峻。

    遠處的七目島,被遮天蔽日的霧氣淹沒,那些霧氣之中,不時傳來鬼嚎慟哭聲,還有噬咬血肉的可怕聲。

    「桀桀!你們這些骯髒的邪龍,今日我就拿你們的龍魂飼養陰靈!」

    招魂鬼母猶如惡鬼哭泣般的聲音,響徹在整個七目島,在一片片陰森霧氣內回蕩著。

    那些霧氣中的陰靈惡鬼,聽到她的怪笑聲以後,紛紛以鬼嚎回應。

    一時間,七目島每一個角落,都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鬼叫。

    「招魂鬼母!」拉普臉色一變。

    墟地深處,招魂鬼母和白骨魔君、暝風老祖一樣,都是出了名難纏的人物。

    比起赤蝘和古陀來,招魂鬼母還要強上一籌,雖然她僅僅只有一層魂壇。

    擅長御動陰靈惡鬼的招魂鬼母,真要放開手來,將會弄出數萬陰靈惡鬼幫她作戰。

    就算是那些境界高她一籌的強者,一個不慎,也會被陰靈惡鬼侵入魂壇,受到陰魂的啃噬折磨。

    而這座七目島,因為被拉普悉心經營了很多年,島上種植了大量幽冥界的植物,使得七目島上終年繚繞著濃郁的冥魔氣。

    冥魔氣這種陰森冰寒的天地氣息,對陰靈和惡鬼具有增幅的效果。這會讓招魂鬼母變得更加可怕。

    「對絕大多數人而言,招魂鬼母都難以應對,但這個絕大多數人……卻不包括我!」秦烈冷笑,眼中一道攝人光芒閃耀而成,如冰寒鋒刃。

    「唔,我倒是忘記你精通雷霆閃電之力了!」拉普精神一振。

    「上島!」秦烈豪氣干雲。

    這輛水晶戰車,硬生生沖入七目島,在濃濃的寒霧內現身。

    「嗚嗚嗚,嗚嗚嗚……」

    陰靈、惡鬼嚎叫痛哭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彷彿無處不在。

    在濃濃霧氣中,秦烈只看到一頭頭巨大的龍身,似在痛苦扭動著。

    彷彿有一隻只陰靈惡鬼,在霧氣之中,正撕咬著邪龍的血肉。讓邪龍發出怒吼咆哮。

    一條條火焰,冰霜,酸毒,從邪龍口中噴湧出來,衝擊在寒霧中的陰靈和惡鬼所在之處。

    可惜,邪龍擅長的這類攻擊。似乎對招魂鬼母的陰靈惡鬼沒有太大作用。

    霧氣中,許許多多陰靈惡鬼蠕動著。在搜尋著血肉精氣。

    秦烈這輛水晶戰車一降臨,那些陰靈惡鬼嗅到生命氣息后,如看到光明的蒼蠅,也是紛紛湧來。

    「不知死活。」

    秦烈森然一笑,將八根雷亟木給釋放出來,又催動天雷殛。

    「劈哩啪啦!」

    一條條炫目閃電,在雷亟木上暴射而出。交織在一塊兒。

    暴雷轟鳴聲也同時響徹而出。

    「九天雷動!」

    「轟隆隆!」

    閃電如長蛇,突然從九霄深處灌落。夾雜著球形炸雷。

    一時間,以秦烈為中心,周邊電閃雷鳴,如雷霆淹沒了天地。

    無數蠕動著的陰靈惡鬼,隨著「噼里啪啦」閃電雷霆的轟擊,全部化為飛煙消散。

    凄厲鬼哭聲此起彼伏,在七目島的各個角落傳來。

    「啊啊啊!」

    突然間,先前鬼叫的招魂鬼母,發出了被割肉般的慘叫,扯開嗓子咒罵。

    霧氣瀰漫的七目島,隨著雷霆閃電的衝擊,陰寒霧氣迅速消散。

    濃濃引霧中,一個個身穿花花綠綠衣衫,模樣奇醜無比的招魂鬼母的麾下,接連顯現出來。

    那些人有男有女,臉色蒼白,都搖動著招魂幡,在指喚著陰靈惡鬼。

    隨著閃電雷霆的衝擊,其中很多人都鮮血狂噴,手中的招魂幡都脫手飛掉。

    「鬼母,這裡是七目島,你竟然在我島上亂來,有沒有想過後果?」

    也在此時,拉普從水晶戰車內飛了出去,身上一隻隻眼睛閃亮,投射出幽幽邪光。

    綠幽幽的光芒,從拉普身上照耀向八方,那些招魂鬼母的麾下,被綠光一照,瞬間捂著頭慘叫起來。

    「九幽冥神爪!」

    拉普伸手亂抓,一個個招魂鬼母的手下,被他抓的血肉模糊,恐懼的逃竄。

    秦烈駕馭著水晶戰車,徑直朝著招魂鬼母的方向而來,然後就見邪龍吉爾伯特的龍軀上,出現數百個流血的洞口。

    還有很多陰靈凶魂,在那些血洞內蠕動著,在噬咬著邪龍的血肉。

    吉爾伯特咆哮著,噴湧出烈焰龍息,卻沒辦法真正殺死那些陰魂惡鬼。

    招魂鬼母自己,則是端坐在陰靈凶魂滾滾涌動的魂壇上方,那魂壇猛一看如陰魂水潭,彷彿純粹由惡魂組成。

    「好!好一座陰靈魂壇!」秦烈獰笑著而來。

    他突然凝鍊靈魂意識,一個個念頭之中,夾雜著閃電雷霆,狠狠地衝擊向招魂鬼母的那座魂壇。

    與其同時,他還心神一動,將六個虛渾之靈也呼喚出來。

    附有雷霆閃電的魂念,還有六個虛渾之靈,倏一釋放,招魂鬼母就勃然變色。

    她能制住吉爾伯特,那是因為吉爾伯特對陰靈惡鬼沒有太多的辦法,種種酸毒,還有冰霜寒氣,都沒辦法真正傷害到沒有實體的魂物。

    所以她敢承擔起對付邪龍的重任。

    然而,就像是她能對付邪龍一眼,精通雷霆閃電之力的秦烈,也恰恰就是她的剋星。

    那些從天而降的雷霆閃電,對她煉製的陰靈惡鬼而言。簡直就是天災。

    就連她的魂壇,也無法承受雷霆的轟擊,無法阻止虛渾之靈的侵入。

    「啊!」

    招魂鬼母突然慘叫,嘴角兩道血跡流淌,急急忙忙將她的魂壇收起來。

    六個模糊不清的影子,這麼一下子,就破壞了她的魂壇。

    秦烈釋放的念頭,夾雜的雷霆閃電力量,也讓她暴露在外的魂壇被狠狠重擊了一下。

    「走!都給我離開七目島!」

    她厲嘯著。將所有釋放的陰靈惡鬼收回,凝為一束灰濛濛的流光,就要從七目島遁離。

    「雷電球!」

    秦烈冷哼一聲,只見從八根雷亟木之間,飛出一團碩大的雷球。

    雷球如雷神的巨錘,狠狠地捶擊在那一束灰濛濛的流光中。並瞬間爆炸。

    「啊!」招魂鬼母發出不似人聲的慘叫,那一束由惡魂陰靈凝成的灰濛濛流光,瞬間爆射開來,無數陰魂惡鬼一下子灰飛煙滅。

    「秦烈!我早晚要將你剝皮抽骨!我發誓!」

    招魂鬼母凄厲叫著,頭也不敢回,拚命地逃了出去。

    她這次傷勢極重。魂壇破碎,短時間恐怕再沒有一戰之力。

    「鬼母在墟地橫行多年。很少人敢招惹她,不過,這次她還真是碰到剋星了。」拉普飄忽而來,表情怪異,「對她而言,修鍊雷霆之力,並且能牽引雲霄雷霆轟落的你。簡直就是她的天敵。所有她賴以強大的陰靈惡魂,被你雷霆閃電一轟。立即就灰飛煙滅,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還真是倒霉透頂。」

    秦烈也一臉莞爾,笑道:「墟地這麼多魂壇強者,我碰到誰都難逃一死,唯獨對上這個招魂鬼母,還有一戰之力。」

    「雷霆閃電果真就是陰靈惡魂剋星。」拉普也笑了起來。

    「秦烈!我體內還有一些陰靈!」吉爾伯特扭動著身子,喘息劇烈,「這些該死的陰靈,蟲豸一樣鑽入我血肉,啃噬我的精血!可恨的是,只有火焰還能傷害到他們,酸毒,還有冰霜龍息,對他們竟然沒有一點作用!」

    「這就是一物降一物。」講話間,秦烈重新凝鍊閃電。

    一縷縷青幽電芒,如火花跳躍在邪龍吉爾伯特的流血傷口上,滲透他龍軀。

    那些藏匿在他體內的陰靈和惡魂,被雷霆閃電力量衝擊,一會兒就消散乾淨。

    「還有我們……」

    霧氣散開以後,更多的邪龍從遠處飛了過來,龍軀上都布滿鮮血流淌的洞口。

    顯然,他們的血肉之中,也被陰靈惡魂鑽了進去。

    秦烈依法施為。

    半個時辰后,一頭頭邪龍體內的陰靈和凶魂,都被閃電雷霆轟滅消散。

    以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此役過後,一個個元氣大傷。

    不過,隨後在拉普、林涼兒的追殺下,那些招魂鬼母的麾下,也死傷大半。

    就連招魂鬼母本人,也是魂壇被重創,短時間恐怕很難恢復過來。

    「招魂鬼母什麼時候過來的?」

    解決了邪龍群的痛苦,秦烈眉頭重新皺起,於是詢問。

    「兩日前。」吉爾伯特回應,「那個老鬼婆帶著麾下的弟子,一過來就釋放出數萬陰靈凶魂,將這座七目島都給淹沒了。我們邪龍一族,對這一類魂魄類的生靈,沒有太好的應付辦法,所以……」

    「應該是白骨魔君那些人一起動手了。」拉普聽完后,判斷道:「這個時間點,暝風島,邪嬰島,還有血煞島,應該都被那些人同時攻擊。」

    秦烈沉重地點了點頭。

    「吉爾伯特,可還有一戰之力?」秦烈追問。

    「把那些老鬼婆的麾下給我吃了,我就可以陪你去其它海島一戰,只要不是碰到老鬼婆這種御動鬼魂的傢伙,我自信還能一戰!」吉爾伯特嚷嚷道。

    「你們自便就是。」秦烈隨口說道。

    他很清楚,像邪龍這樣的太古凶獸,恢復氣血最快捷的辦法,就是吞吃蘊含血肉精氣的肉身。

    只要吞吃的肉身血肉精氣足夠澎湃,他們恢復起來的速度,往往也會快的驚人。

    於是,以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在他點頭以後迅速活動起來。

    剛剛被斬殺的那些招魂鬼母的麾下,一時間,紛紛變成他們角逐的血肉美食。

    半個時辰后,吉爾伯特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吼,咆哮道:「走!我們殺出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