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墟地潛藏的強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墟地潛藏的強者!字體大小: A+
     

    三日後,雲帆船慢悠悠臨近墟地。

    船上,秦烈、林涼兒還有拉普,都站了起來,遙遙看向如翡翠寶石般鑲嵌在湛藍深海上的一座座海島。

    只有盧毅因為傷勢沒有痊癒,依舊端坐著,閉目苦修。

    「總算是重返墟地了。」拉普輕鬆笑了起來,「等回到七目島,傷勢徹底恢復了,我要和古陀、赤蝘這兩個傢伙算算舊賬!」

    「到時候記得算上我。」秦烈咧開嘴。

    「好!」拉普眸中冰冷殺意盎然。

    雲帆船繼續前行。

    半個時辰后,這一艘雲帆船漸漸進入墟地的範圍,穿過外圍那些沒有強者盤踞的海島,徑直往深處航行。

    突地,一股浩瀚無際的血煞氣息,翻滾著,如一團團血雲從墟地深處升騰出來。

    猛然一看,墟地深處的天空,如被妖艷的鮮血染紅。

    刺鼻的血腥味,從那血淋琳的天空瀰漫開來,令所有生活在墟地的邪魔和異族都想要嘔吐。

    「血腥味來自於白骨島的方向!」拉普臉色微變。

    「不是白骨島。」秦烈搖了搖頭,表情凝重起來,「如今那座海島,被重新命名為血煞島,姜鑄哲將白骨魔君驅逐,霸佔了那座海島!」

    「秦烈,之前你所說之事……可能發生了。」林涼兒明眸驚亂。

    從墟地離開前,邪嬰童子曾親自找來,告訴他天器宗的羅翰。還有白骨魔君,招魂鬼母,赤蝘、古陀,聯合了幻魔宗的嵇青鵬,要在墟地大鬧一番。

    那些人甚至已經達成了利益分配的默契。

    為了此事,他專門去了一趟血煞宗,找姜鑄哲談論聯手對抗的可能。

    姜鑄哲一口應承了下來。

    半月後,等他處理完都靈洞一事,剛剛返回墟地。就看到從血煞宗升騰出來的濃稠血雲,十有**就是那件事發生了。

    「怎麼回事?」拉普冷靜地問話。

    秦烈一邊御動著雲帆船,讓這一艘承載著貨物的船隻,速度稍稍加快一點,一邊詳細解釋來龍去脈。

    「嵇青鵬,羅翰。白骨魔君,招魂鬼母……」拉普越聽越是心驚,「這麼多強者竟然聯手在墟地亂來?他們這是瘋了不成?」

    「這一股實力在墟地也能橫著走。」林涼兒幽幽嘆息。

    「橫著走?那倒也未必!」拉普哼了一聲,說道:「即便是沒有姜鑄哲,這些自詡為名門正派的傢伙,一般也不敢光明正大在墟地現身。更何況還大搖大擺熱弄是非?你們不必多慮,墟地……沒你們所想的那麼簡單。這些人真若是亂來,自然會有人收拾他們!」

    此言一出,不但秦烈和林涼兒一臉錯愕,就連盧毅都表情詫異。

    「你們剛來墟地不多久,對墟地的了解並不深,所以不知道其中的狀況。」拉普微微一笑,說道:「我在墟地已經生活了千年時間。對這裡的了解要深刻許多,在墟地。只有將自己當成邪魔外道的傢伙,才可以安然無恙。姜鑄哲過來后,之所以沒有引發異常,那是因為姜鑄哲當自己為邪道,在外面受人排擠,所以『那個人』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沒有找姜鑄哲麻煩。」

    「至於羅翰,還有嵇青鵬這種把自己當成名門正派,把自己太當一回事的傢伙,敢光明正大現身,必然要招惹出是非出來!」

    拉普的語氣極為肯定。

    「那個人……」秦烈目顯異芒。

    以前,他聽暝風老祖也說過,說墟地深處有一個厲害的人物。

    如今又聽拉普說起這個人來,讓他愈發好奇,想知道此人究竟是誰。

    「那個人是誰?」他忍不住問了起來。

    「你可聽說過七大隱世強者?」拉普不答反問。

    秦烈點了點頭,「聽說過。」

    「七大隱世強者之首的那個人,常年都在墟地苦修,試圖勒破現有境界,想要問鼎虛空奇境。」拉普敬畏道。

    「塞納?!」

    秦烈和盧毅齊聲驚呼。

    拉普重重點頭,道:「正是!」

    「塞納竟然在墟地修鍊……」盧毅驚訝莫名。

    「你知道塞納的事情?」秦烈愕然。

    盧毅輕輕點頭,沉吟了一下,將他所知之事道明。

    「據我所知,塞納因為每一隻手多出一根指頭,生下來就被當成異類看待。塞納所在的那個家族,以前是一個很強大的赤銅級勢力,他父母本來也是家族的核心成員,按道理他應該很受家族器重。」

    「然而,由於兩隻手有十二根指頭,他雖然在小時候展現出了驚人的修鍊天賦,卻從不受家族的認可,還被當成『妖魔』轉生。最終……連他父母都受到他的牽連,被逐出了家門。」

    「沒多久,他父母紛紛被家族內的仇敵迫害致死,他也只能四處逃命流亡。」

    「之後很多年,他彷彿從墟地徹底消失了,再也沒有他的消息。」

    「三百年後,此人滿頭白髮地現身他所在的家族,毫無徵兆地大開殺戒。」

    「他將那個曾經不肯接受他的家族,給滅了門,家族所有成員都被他斬殺乾淨。」

    「那個家族,以前曾經是寂滅宗的附庸,事後不多久,寂滅宗就派出強者追殺他。」

    「結果,所有被派出的寂滅宗武者,都被他接連斬殺。」

    「那個時代,寂滅宗的宗主,還是南正天的師傅。」

    「直到南正天坐上寂滅宗的宗主之位,才下了命令,不讓寂滅宗的門徒繼續對塞納追殺。」

    「此事,也算是告一段落,塞納也又一次消失多年。」

    「之後,又是很多年過去,塞納再次現身。」

    「這一次,他直接殺入寂滅宗,一路沖入雷神咆哮山谷,要拿南正天泄恨。」

    「那個時候的南正天,已經是暴亂之地最恐怖的存在,此戰,曾一度吸引了所有強者的目光。」

    「結果顯而易見,塞納在這一戰敗北,重創之下,一路鮮血飛濺的從寂滅宗遁離出去。」

    「聽說南正天在此戰過後,也宣布閉關了一段時日,應該也付出了一些代價。」

    「由此可見這塞納究竟有多強。」

    「塞納之後,『炎魔』唐北斗也曾挑戰南正天,結果也是慘敗。」

    「只不過,塞納當年是憑自己的力量從寂滅宗走了出去,而唐北斗則是在戰敗以後,渾身虛脫,被寂滅宗的門人送出的山門。」

    「這也是為什麼在七大隱世強者之中,塞納會排名在唐北斗之前的原因了。」

    「排名在他們兩人後面的段千劫,雖也曾鋒利如刀,但因為之前只是二層魂壇境界,加上從未挑戰過南正天,沒有證明過自己,所以只能排在塞納和唐北斗之後。」

    「在暴亂之地,若想證明自己,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挑戰南正天……而不死。」

    「塞納和唐北斗,就是通過這種方法,向世人證明他們的強大。」

    盧毅身為拜月教曾經的「月神之子」,對暴亂之地種種秘事了解頗深,他所說的這一段舊事,就連拉普都沒有聽說過。

    「原來是從小被當成妖魔,難怪他厭惡一切名門正派,這些年來,九大白銀級勢力的強者,只要敢進入墟地,往往都是隱藏身份,一方面是怕暴露自己,另外一方面,也是害怕引起塞納的注意。」拉普皺著眉頭,「羅翰、嵇青鵬,這些人應該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塞納的事情,也應該知道塞納的脾氣,不知道他們這趟為什麼膽敢在墟地亂來。」

    「要麼,他們認為自己的實力足夠強大,不怕塞納出來大開殺戒。」秦烈眯著眼,沉吟了一下,說道:「要麼,他們知道塞納一些秘事,知道塞納這段時間不會出來。」

    「也只有這兩個可能。」拉普點頭。

    這般說著,雲帆船飄飄忽忽,已經漸漸快要接近七目島了。

    眼見七目島臨近,有著「七目老怪」之名的拉普,眼中冒出了激動的光芒。

    「嗷嚎!」

    一頭頭邪龍咆哮聲,從七目島的方向響徹出來,單單聽聲音,就知道邪龍暴躁異常。

    秦烈臉色驟然一沉。

    以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這段時間都在七目島內,看來那些人踏入墟地以後,除了對姜鑄哲所在的血煞宗動手了,也同樣沒有拉下七目島。

    「盧……叔,你先待在雲帆船內,我們提前一步過去看看。」秦烈急切道。

    雲帆船速度太慢了,他要著急前往七目島,必須要棄下雲帆船。

    眾人中,拉普和林涼兒恢復的還算好,只有盧毅暫時沒有作戰能力,所以被他要求留下來。

    「好!」盧毅也不羅嗦,點頭就應承下來。

    「走!」

    取出一輛水晶戰車,秦烈帶著林涼兒,拉普,還有屍妖蒲澤所在的白骨棺材,急匆匆就從雲帆船沖了出去。

    這輛水晶戰車從一座座海島上方橫飛過去,惹來下面很多邪魔和異族不滿,那些人飛上半空,正要出手教訓,一看到拉普陰沉著臉站在水晶戰車上,立即乖乖閉嘴。

    對墟地外圍的邪魔和異族而言,「七目老怪」拉普也是一方梟雄,不是能輕易招惹的角色。

    他們自知不是拉普的對手,所以只能忍氣吞聲,乖乖看著拉普從他們的領地上空借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