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四十章 不速之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四十章 不速之客字體大小: A+
     

    「再過三天,我們就能重返墟地。」

    雲帆船上,秦烈長長呼出一口氣,眼中電芒交織。

    經過這段時間恢復,他身上的傷勢已經痊癒,靈力也在眾多丹藥的滋補下滿溢,精神抖擻,又處於巔峰狀態。

    都靈洞的那一戰,對他境界的提升也有著顯著幫助,讓他隱隱約約間,覺得彷彿很快就能突破現今的境界。

    「等回到寒冰島,我只需要十來天時間,就能恢復如初。」林涼兒淡然說道。

    她若想儘快恢復,必須要藉助於「天冰寒晶」礦脈,只有冰冷的寒氣,才能迅速補充她的力量。

    「等我回到七目島,藉助於那兒的冥魔氣,也能很快恢復過來。」拉普微微一笑,看起來心情也很不錯。

    此時的他,生長出第八目,等恢復如初后,將再也不懼古陀、赤蝘兩人。

    以後,他可以繼續在「七目島」安心修鍊,再也不用擔心古陀、赤蝘膽敢過來找麻煩。

    四人中,只有盧毅沉默著,沒有插話。

    他在都靈洞所受的傷勢,在四人中最重,一時半會恐怕難以恢復。

    「這艘雲帆船承載了很多都靈洞的靈材,大家自己看一看,有合適的就先收下來。」秦烈說道。

    「也好。」拉普倒也不客氣,笑著站了起來,去雲帆船那些存放靈材的房間走動。

    林涼兒眼睛微亮,也來了興趣。同樣活動起來。

    只有盧毅一動不動。

    「都靈洞以前是拜月教分支,或許……這裡有一些和拜月教有關的東西,你不去看看?」秦烈訝然詢問。

    搖了搖頭,盧毅說道:「只有『月之冕』和『皓月珠』,對我而言才是有價值的東西,可惜『皓月珠』還在赫連崢的身上,要不然我這趟就真正無憾了。」

    秦烈皺著眉頭,猶豫了一會兒,道:「我被『月之冕』罩在頭上的時候。『月魔』曾侵入我腦海,按照他的說法,他應該不是你們拜月教信奉的『月神』。他說……他來自於什麼幽月族,他試圖衝出『月之冕』的封印,降臨這片天地,讓這兒變成幽月之境。要打通虛空通道,助更多幽影族族人降臨。」

    「幽月族?」盧毅滿臉困惑,「我從未聽過這麼一個種族。」

    「我也沒有聽過。」秦烈心思一動,不由地揚聲將拉普和林涼兒一起叫過來,詢問道:「你們可聽過幽月族?」

    「沒有。」拉普搖頭。

    林涼兒同樣不知,「從沒有聽過這麼一個種族。」

    拉普乃是幽冥界的鬼目族。活了數千年之久,見識很廣。竟然也不知道幽月族。

    林涼兒來自於寒冰鳳凰一族,對古時期很多事情都有涉獵,沒料到也不知道這個種族。

    這讓秦烈暗暗驚詫。

    「浩瀚星空,不知名的種族太多太多,誰又能全部知曉?」拉普一笑,隨意地說道:「三萬年前,在神族沒有降臨靈域之前。誰又知道有『搏天族』這麼一個強大的種族?」

    「這倒也是。」秦烈點頭。

    「唔!」

    在講話的時候,他突然臉色微變。雙瞳中異光閃爍。

    六道顏色各異的虛光,倏地從他眉心內飛射出來,瞬間化為六個虛渾之靈。

    六個虛渾之靈圍繞著他,「咿呀咿呀」,不斷地訴說著什麼。

    秦烈凝神傾聽。

    虛渾之靈在告訴他,在鎮魂珠內部,他們六個所在的天地內,闖入了一個不速之客。

    說那個不速之客打攪了他們的寧靜,讓他們心生不滿,他們要秦烈將其弄走。

    告狀的時候,六個小傢伙飛逝著,將這艘雲帆船上,一塊塊金木水火土雷六種屬性的靈材抓起,嚼碎骨一般啃噬著。

    秦烈自然知道他們所說的不速之客,就是覆滅了拜月教,被拜月教稱呼為「月魔」的邪物。

    只是,他並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這個邪物,他只是下意識地覺得鎮魂珠或許有辦法。

    雖然他並不知道具體辦法是什麼。

    他只能儘力寬慰六個小傢伙,向他們表明自己的無奈,並叮囑他們自己小心一點。

    最終,六個小傢伙吞吃了大量的靈材后,才不情不願地重返鎮魂珠。

    然而,就在他們飛回鎮魂珠第四層空間的那一霎,他們又急匆匆全部出來。

    「咿呀咿呀!」他們又急匆匆地向秦烈說明他們新的發現。

    「什麼?你們是說……那傢伙不見了?」秦烈愕然。

    六個小傢伙一頭,顯然也極為好奇,好奇那個突然闖入的傢伙,為何一下子消失了。

    秦烈也皺眉沉思。

    「咦!」

    一種強烈的吸附力,從眉心鎮魂珠內傳來,旋即,他一滴滴本命精血,還有魂力,如匯入大海的溪流一般,紛紛被吸入鎮魂珠。

    本命精血,還有精純的魂力,化為一縷縷光,穿過了一層層鎮魂珠內的空間。

    直達秦烈都未曾探明之地。

    「這是……」

    秦烈愣了一會兒,臉色驟然變得無比精彩,眼中異光如柱。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他不住喃喃自語。

    當年,在神葬場的時候,他獲取了六條無垢魂泉,然後融合六大靈體的精血,他的魂力和鮮血,最終在鎮魂珠內部孕育出六個虛渾之靈。

    他清晰地記得,鎮魂珠孕育虛渾之靈的時候,是何等霸道地強行抽離他的鮮血和魂力。

    時隔多年,他再一次體悟到了當時的感受,又被鎮魂珠吸取了本命精血和魂力。

    聯想起剛剛六個虛渾之靈的說辭,他幾乎百分百可以肯定,那個被鎮魂珠吸附進去的「月魔」,應該被扯入鎮魂珠內更深一層的空間。

    那一層空間,顯然不是虛渾之靈所居之地,而是……曾經孕育誕生他們的奇地。

    「月魔……應該是被鎮魂珠熔煉了,所以需要我的本命精血和魂力。」秦烈驚駭不已,暗暗思量:「過段時間,會不會有一個新的虛渾之靈,從鎮魂珠內飛逸出來?」

    「怎麼了?」拉普疑惑地問道。

    林涼兒和盧毅兩人,也是驚愕莫名地看向他,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間疑神疑鬼。

    「沒什麼。」秦烈神色淡然。

    關於鎮魂珠之事,他向來嚴守秘密,幾乎不會向人透露。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