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三十九章 血脈妙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三十九章 血脈妙用字體大小: A+
     

    一艘載滿靈材的雲帆船慢悠悠漂浮在雲海之中。

    數日來,秦烈諸人藉助於搜刮的靈丹妙藥,日夜不休恢復著傷勢。

    一般來說,越是境界高深,實力強大的武者,一旦受傷恢復起來就越是不容易。

    盧毅、林涼兒皆是如此。

    雖然天天服用各類「魂雲聖靈丹」、「血玉丹」、「蘊靈丹」,但是兩人的傷勢恢復,還是顯得頗為緩慢。

    盧毅只恢復了氣血,臉色還顯得蒼白,消耗的靈力,肉身的傷口,並沒有完全癒合。

    林涼兒也大體如此。

    反觀秦烈,精神頭卻是一天比一天好,只是臂膀和肩膀的碎骨,依然還隱隱作痛

    「這具體魄看來還不夠強大,骨頭竟然被赫連崢捏碎,淬體之途,果然是漫漫長路……」他喃喃低語。

    旁邊的拉普,扯了扯嘴角,微笑道:「赫連崢擁有不滅境的修為,築造出了一層魂壇,他使出靈力來捏碎你的骨骼,你又如何能抗衡?你以為他利用的僅僅只是手指的力量不成?」

    「還是覺得不夠強大啊。」秦烈笑了笑。

    「你不過只有如意境的修為而已。」拉普啞然,搖了搖頭,說道:「等你有一天突破到不滅境,和赫連崢一樣築造出一層魂壇,那時候你這具軀體的強大程度,將超過他五倍都不止!」

    經他這麼一說,秦烈回味過來。才發現自己理解錯誤。

    他以自己和赫連崢相比,這分明就不合適,他應該那那些同級別的如意境武者比較。

    那些都靈洞的如意境武者,要是和他交鋒,恐怕一個照面就會被轟殺成渣。

    他就算是站著不動,純粹以血脈肉身之力,也敢於硬抗那些人的全力衝擊。

    這麼一想,他心情立馬舒暢許多,知道自己有些鑽牛角尖了。

    「再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後,等我凝鍊出足夠多的本命精血,就助你破開金銀錢幣的禁錮。」秦烈說道。

    「無妨,反正已經被禁錮了很久,也不著急那麼一天兩天。」拉普神色輕鬆。

    「我盡量快一點。」秦烈表態。

    「這幾日,我看你天天吞吃靈獸干肉。服用增強氣血的丹藥,你的……血脈恢復如何?」拉普壓低聲音。

    此時,盧毅和林涼兒都在較遠的方位,盧毅因為傷勢較重的原因,最近幾乎一直閉眼苦修,心無旁騖。

    拉普顯然不想讓別人知道秦烈身懷神族血脈一事。

    「血脈在恢復中。近期感覺還不錯。」秦烈也輕聲回應。

    「據我所知,太古強者的血脈。對肉身傷勢的恢復大有裨益。」拉普聲音放得更低,低幽道:「將血脈的氣息,散逸在血肉之中,能加快傷勢的恢復,你不妨試試。」

    秦烈聞言心神一動。

    前段時間,他血脈旺盛之時,曾激發血脈之力。只見無數烈焰神火文字,化為澎湃的能量沒入血肉筋脈骨骼。令他瞬間獲得一股驚人神力。

    只是,在那個過程之中,他生出一種身體將會發生蛻變的可怕感。

    他不得不強行中止。

    「血脈的力量,逸入血肉骨骼,似乎會引發某種變化,我怕……」秦烈低聲說明自己的顧慮。

    拉普認真傾聽,半響后,他突然說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曾經對你說過,我以前探尋太古遺迹的時候,被困住了七百年,就是為了得到一具神族族人的屍身?」

    「記得。」秦烈輕輕點頭。

    「那我告訴我,我的確得到了那具神族族人屍身,並仔細研究過他身體的結構。」拉普微笑道。

    秦烈一下子來了興趣,「怎樣?」

    他雖然身懷神族血脈,卻從未見過神族族人,事實上,在現今的靈域,神族已成為一個久遠的神話,幾乎沒有人知道神族究竟是什麼模樣。

    「如果我說,那具神族族人的屍身,從外表上看,和你們人族沒有太明顯的區別,你會不會覺得很不可思議?」拉普慢悠悠地說。

    「怎麼可能?」秦烈愕然。

    「沒什麼不可能的。」拉普臉色很認真,「那具神族族人的屍身,單單從外面來看,和人族的確極其相似,看不出太明顯的區別。」

    在秦烈驚訝無比的時候,拉普繼續說:「然而,在軀體內部的結構上,神族和人族卻有著巨大區別!」

    「哦?」秦烈神情肅穆。

    「那個神族族人擁有三個心臟!」拉普深吸一口氣,「心臟是血液的源頭,是推動血液的力量,是一條條血脈匯聚之地,也是太古強者的根本。那個人,不但擁有三個心臟,而且一條條血管都奇粗無比!他體內無數血管,都連接著三個心臟,如果他還活著,那三個跳動的心臟,會讓他體內血脈之力如火山般洶湧爆發,釋放出無窮無盡的血脈力量!」

    「心臟,對很多太古強者,還有太古凶獸而言,都是力量的核心!」

    「尤其是擁有血脈之力的強族,對他們而言,心臟比丹田靈海還要關鍵,乃是血脈之力的源頭!」

    「這意味著,每多一個心臟,就多一個血脈源頭,就多一倍的血脈力量!」

    秦烈駭然失色。

    「在我來看,你其實不用太擔心催發血脈之力,會發生巨大的蛻變。」拉普微微一笑。

    秦烈愣了一會兒,輕輕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接下來,在拉普鼓勵的目光下,他屏息凝神,嘗試著激發血脈之力。

    一絲絲烈焰火芒,從血脈內漂浮出來,如碎星般逸入他軀體。

    一種很奇妙的感覺。突然映入心頭,他彷彿很清楚地看到,那些從血脈內飛出來的力量,主動飛向他肉身受創嚴重的部位。

    漸漸地,那些血脈能量,如一層膜裹住他的肩膀和手臂碎骨之處。

    澎湃血肉能量就此釋放而出。

    他彷彿聽到碎骨重組,被金汁鐵水重新淬鍊,變得更加堅韌的聲音。

    這是一種極為玄妙的體悟。

    不知過了多久,等他覺得有些疲憊的時候。他靜下心來,將血脈之力收斂。

    旋即,他驚奇地發現,他手臂和肩膀處的疼痛感,早已消失不見。

    他下意識地活動起了臂膀……

    「咦!」

    霍然站起,就在拉普的面前。他兩手臂膀如蛇一般扭動著。

    一切如常!

    「是不是覺得和沒有受傷之前一樣?」拉普笑問。

    秦烈重重點頭,「毫無異樣感!」

    拉普深吸一口氣,神情肅穆,「這便是太古強族血脈的恐怖之處!」

    又是幾日匆匆過去。

    這天,秦烈肉身傷勢恢復的差不多,又重新凝鍊了數十滴本命精血出來。便著手幫拉普破開禁制。

    一滴滴本命精血,燃燒著碎小的烈焰神火。融在那條條金絲銀線上。

    穿透在拉普身上的金絲銀線,在烈焰神火的焚燒下,逐漸融化。

    待到數百條金絲銀線,一一融化,拉普深吸一口氣,突然沉喝一聲。

    一枚枚金銀錢幣,從他潰爛的血肉之中。被硬生生逼離出來。

    金銀錢幣一出,拉普的一個個骨節才可以活動。他雖然精神疲憊,可眼睛卻閃耀著絕處逢生的喜悅光芒。

    「我沒事了。」他長長鬆了一口氣。

    「這些丹藥拿去。」一瓶瓶從都靈洞搶奪而來的丹藥,被秦烈硬塞過來,一股腦兒地推到他眼前。

    拉普笑了笑,也沒有推遲,從那些丹藥之中,取出一些有益他身體恢復的吞服下去,然後就這麼坐了下來,「要不了多久,我就會慢慢恢復,我們鬼目族傷勢的恢復,比起人族來……也要快上不少。」

    他有意無意地看了林涼兒一眼。

    秦烈之後,林涼兒的傷勢恢復,也分明快了不少。

    眾人之中,也只有盧毅,依舊萎靡不振。

    「秦烈,你以煉血術凝鍊出來的本命精血,似乎……和我們的不太一樣。」眼見拉普解脫出來,留意注意的盧毅,目顯異色,隨口說了一句。

    「我修鍊駁雜,各種靈訣都有涉獵,或許本命精血也蘊含了不同屬性的力量,這才能夠將金絲銀線給融掉。」秦烈解釋。

    關於血脈一事,他自然不會向盧毅多說,所以就找個借口搪塞過去。

    「這次回去后,我會向大小姐請辭,隨後……我會以客卿身份加入炎日島。」盧毅突然道。

    「什麼?」秦烈驚呼。

    「我欠沫家的人情,這麼多年來,也算是還清了。」盧毅臉色平靜,「這次,你在都靈洞救了我一命,並助我奪取了『月之冕』,讓『月魔』不能繼續殘害更多的拜月教教徒。我認真想了一下,發現無以為報,所以只能以客卿身份加入炎日島,希望能償還這段恩情。」

    「不必了吧?」秦烈苦笑,「血厲前輩和沫前輩,如果知道我挖他們牆角,不是要被我氣死?」

    「這是我個人決定,我會向他們說明清楚,你不必多慮。」盧毅神情淡然。

    可越是這樣,越說明他心意已決,恐怕秦烈勸說也沒有用。

    「不太好,這樣真不太好,我看……還是算了吧?」秦烈滿臉苦澀。

    他和血煞宗之間,一向關係緊密,合作也向來愉快。

    他可不想因為盧毅弄出矛盾出來。

    然而,在他的勸說下,盧毅卻閉目不語。

    明顯是心意已決。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