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慘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慘勝字體大小: A+
     

    據他所知,鎮魂珠至少也有四層空間,越往內,越是神秘莫測。

    第一層,蒼茫無際,浩浩蕩蕩的空間不存一物。

    第二層,則是四幅基礎古陣圖,還有極寒意境圖。

    第三層,一個繁密複雜到極致的蛛,內部鑲嵌著一個個中型古陣圖。

    第四層,還有再往內的空間,他就不得而知了。

    他只知道,如今虛渾之靈就在更深處,當初熔煉虛渾之靈也是在最內部的空間進行。

    被拜月教教徒一度尊稱為「月神」的那個邪惡靈魂,這時候,也被鎮魂珠吸入第三層之後的空間,不知具體幾層。

    這讓秦烈回憶起當年的吞魂獸。

    他和謝靜璇以前征戰石林,遇到一頭幽冥界的吞魂獸,那吞魂獸的靈魂,最終就是被鎮魂珠鎮壓吞沒。

    最後吞魂獸的靈魂甚至被徹底煉化。

    這個奇異的「月魔」,曾經鬧的拜月教天翻地覆,然後被拜月教的至寶「月之冕」封印起來,屬於那種極為棘手的至邪生靈。

    可即便如此,這個邪惡生靈,也被鎮魂珠給鎮壓了起來。

    秦烈再次為鎮魂珠的神奇而震驚。

    當年,他爺爺離開之前,曾叮囑他,一定要慎重保護好鎮魂珠,說是他以後至關重要之物。

    他已漸漸明白了這個珠子的奇妙之處。

    「秦烈!趕緊將那東西丟掉啊!」

    在他發愣,怔怔出神之際。林涼兒急忙叫嚷道。

    這時候,他還手提著「月之冕」,在林涼兒的眼中,「月之冕」封印的「月魔」或許還會作怪。

    「沒關係,這東西……」秦烈看著「月之冕」,表情古怪,說道:「應該不會再對我們造成麻煩了。」

    「呼哧。」

    也在此刻,屍妖蒲澤終於站在那口白骨棺材上趕來,重新落到他身旁。

    「大祭司!」

    「大祭司你怎麼了?」

    更遠處。何乾,董辰,還有那些都靈洞的武者,終於發現了反常之處,大聲叫嚷起來。

    秦烈和赫連崢激斗之時,何乾、董辰那些人。退的遠遠的,生怕變成「月魔」的血肉祭品。

    這讓他們也不知道在秦烈和「月之冕」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如今只看到赫連崢兩眼爆碎,滿臉都是血污,倒地后一蹶不起。

    「過去追殺他們。」

    秦烈冷哼一聲,又搖晃起鈴鐺。命令屍妖蒲澤繼續下手。

    站在白骨棺材上的屍妖忽然衝出。

    「你怎麼樣?」林涼兒關切道。

    「沒事,骨頭被赫連崢捏碎了幾根。不過不要緊,以我的血脈之力,很容易恢復過來。」秦烈暗暗咬牙。

    這時候,他身上傳來錐心的痛苦,肩膀和手臂骨骼的碎裂,讓他活動都有些艱難。

    他只能在水晶戰車內默坐下來。

    「都靈洞的人,將再也無法阻止我們。估計一會兒就要逃離此處。」沉吟了一下,他從林涼兒說道:「你去將盧毅弄過來。」

    「你呢?」林涼兒不太放心。

    「不會有不開眼的都靈洞武者。敢在這時候找我麻煩,尤其是……屍妖還在大開殺戒。」秦烈表態。

    「那好。」林涼兒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就怎麼走了出去。

    秦烈坐在水晶戰車,一邊默默恢復,一邊打量著外界的動靜。

    隨著屍妖蒲澤的衝出,何乾、董辰又看到赫連崢奄奄一息,立即意識到都靈洞已經一敗塗地。

    沒了赫連崢,誰也無法抗衡屍妖蒲澤,有「烈焰玄雷」在手,再多的都靈洞武者都沒辦法圍毆秦烈。

    這導致他們已全部處在下風。

    「帶著大祭司離開此地!」何乾突然下令。

    一時間,所有都靈洞的武者,包括董辰都流露出憋屈無奈的表情。

    不過這只是一霎。

    等他們看到屍妖蒲澤,凶戾哞叫著,從天上俯衝下來以後,都紛紛變色。

    於是他們迅速將赫連崢抬起來,再也不敢多言一句,急匆匆逃離向外界。

    他們一逃,許許多多的都靈洞的武者,也意識到不妙,同樣紛紛撤離。

    一時間,整個都靈洞的武者,都在亡命跑路。

    再也沒有人顧得上秦烈,林涼兒,還有盧毅。

    「林涼兒,逮住幾個都靈洞的武者,詢問拉普被關押之處!」秦烈突然叫道。

    「知道了。」林涼兒輕輕點頭。

    在她身旁,乃是虛弱不堪的盧毅,隨著「月魔」消失,赫連崢被重創,盧毅身上種種束縛也神奇地失去了蹤影。

    盧毅如今只是受了重創,加上流血過多,一時間無法恢復過來。

    他的靈魂,還有魂壇,並沒有在此戰出現破損。

    這也意味著,只要給他足夠多的時間,他能很容易恢復過來。

    盧毅一屁股坐在水晶戰車內,臉色蒼白如紙,眼睛怪異地看向他。

    「諾,這是你要的『月之冕』,我現在給你。」秦烈有些吃力的,將那「月之冕」扔了出去。

    「月之冕」滴溜溜滾動著,一直滾到了盧毅的腳邊,才停了下來。

    望著「月之冕」,盧毅眼中浮現出一絲深深懼意,他略顯顫抖的伸出手,輕輕按在上面。

    下一刻,他臉上浮現出深深地錯愕,「怎麼沒了月魔的氣息?」

    然後盧毅突然恐懼起來,禁不住失聲尖叫,「封印也破掉了!『月之冕』的封印已不復存在,怎麼回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月魔』已經破開封印走了出來?!」

    他之所以千里迢迢來都靈洞,要拿回「月之冕」,就是害怕何乾將「月魔」釋放,從而殘害更多的拜月教門徒。

    他知道「月魔」能輕而易舉將所有身懷月能的拜月教教徒體內力量剝離出來。

    「怎會這樣?怎會這樣?」盧毅驚慌失措。

    「裡面的『月魔』,應該不會繼續作怪,你放心好了。」秦烈勸慰道。

    「不會做怪?什麼意思?」盧毅一臉茫然,「難道『月魔』已經被斬滅?不可能,這絕不可能!就連我祖父他們,當年也僅僅只能將『月魔』封印起來,並沒有能力滅殺他!」

    他不斷搖頭。

    「月魔被重新封印了起來。」秦烈道。

    「封印?秦烈,是誰,是什麼東西封印了他?」盧毅急忙問。

    「比『月之冕』更加厲害的東西。」秦烈臉色平靜,並且極為肯定地說道:「我可以保證『月魔』再也無法作惡,也可以保證,不會有拜月教的教徒,能再一次觸碰到他!」

    盧毅愣了一會兒。

    許久許久之後,他深深看向秦烈,輕輕點了點頭,在沒有多問下去。

    他只是默默將「月之冕」收起,將起放進自己的空間戒,眼中浮現出一個解脫的目光。

    「也好,這樣也好,這樣……也算是有了一個交代。」盧毅喃喃低語。

    兩人各懷心思地同時沉默下來。

    須臾后,林涼兒從遠處飛回來,說道:「拉普真就在我們之前進出的那個山腹內。」

    「走!」秦烈點了點頭。

    搖晃了一下鈴鐺,正在漫天追殺都靈洞武者的屍妖蒲澤,也重新飛回。

    三人一屍妖,乘坐著一輛水晶戰車,重新往原先逃離的那個山峰而去。

    沿途,許多戰車,巨輦,還有靈禽急匆匆逃離都靈洞。

    更遠處,一架架大型的飛行靈器,也接連飛天而起。

    都靈洞的武者,全部收到潰敗的消息,再也不敢久留。

    他們這次順順此次到了那個山洞口。

    在秦烈心神命令之下,屍妖蒲澤跟隨林涼兒,一同深入了山洞。

    半個時辰后,林涼兒和屍妖蒲澤,將全身被金絲銀線穿透的拉普帶了出來。

    「何乾、董辰他們走得匆忙,都靈洞還有很多珍貴的靈材,有很多靈石應該沒有被帶上。」何乾突然道。

    秦烈眼睛一亮。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