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三十六章 鎮壓「月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三十六章 鎮壓「月魔」!字體大小: A+
     

    秦烈也看出了形勢不妙。

    頭戴「月之冕」的赫連崢,突然變得無影無形,令人摸不著蹤跡,不知其藏身何處。

    也只有屍妖蒲澤,才能稍稍感應,能對他造成一點威脅。

    然而,赫連崢每一次光影爆碎,那些濺射出來的月芒,都會狠狠衝擊而來。

    他和林涼兒被月芒重擊幾次,都不同程度的受了傷,恐怕堅持不了太久。

    他已經凝鍊靈魂意識感知,可惜,在皎潔月光之下,他一點赫連崢的蹤跡都找尋不到。

    境界上巨大的差距,讓他沒辦法鎖定赫連崢的靈魂,自然不能幫上屍妖的忙。

    「嗚嗚!」

    兩名破碎境的都靈洞武者,突然顴骨深陷,身上的生命跡象迅速消泯。

    秦烈下意識看向那兩人。

    一縷縷精純的月能,混合著血肉精氣,被活生生從兩人體內抽離出來。

    眾多月能和精氣紛紛匯向一點。

    屍妖蒲澤暴躁地又一次動手。

    血氣為天羅,屍氣為地,屍妖蒲澤以「天羅地」秘術,試圖將那一點位置的赫連崢制住。

    「嘿嘿,區區一具傀儡,竟然也敢在都靈洞猖狂!」赫連崢陰沉沉笑聲又起。

    「蓬!蓬!」

    兩個破碎境的都靈洞武者,身上月能,還有血肉精氣被抽離之後,驟然暴體而亡。

    那「天羅地」罩落之處,又有一團炫目月光炸碎。無數月芒飛濺。

    秦烈和林涼兒兩人,急匆匆遠離,趕緊拉開距離。

    不過這次爆碎的月芒,目標似乎並沒有瞄準他們,而是全部盯上了屍妖蒲澤。

    「叮叮噹噹!」

    一陣密集的金鐵交擊聲音,從屍妖蒲澤全身傳來,只見一個個細密的裂口,在屍妖身上撕裂而出。

    那些裂口內,冒逸出濃稠的屍氣。卻沒有滴落一滴鮮血。

    被這麼一番衝擊后,屍妖蒲澤的氣勢,分明大大減弱了一籌。

    彷彿,就這麼短短時間,他在和赫連崢的爭鬥之中,已消耗了太多的力量。

    他已漸漸流露出疲態。

    「傀儡就是傀儡。怎會是高等階的生靈敵手?秦島主,今日你苦苦相逼,我就算是拼著付出慘痛代價,也要將你留下了!」赫連崢怪笑起來。

    一抹明月幽芒,突兀地在秦烈和林涼兒身前閃現出來。

    不遠處,又有一名破碎境的都靈洞武者。身上的月能和血肉精氣被抽離而亡。

    何乾,董辰。還有那些了解「月神」恐怖之處的都靈洞武者,此時已躲到數萬米之外。

    他們只留赫連崢一人在此。

    沒有人想成為「月神」下一個的血肉祭品。

    「抓緊我!」

    秦烈臉色陡然一變,知道此時此刻的赫連崢,處於最危險的狀態,他必須要再次以血遁術逃離了。

    因為,此刻的赫連崢已避過屍妖蒲澤,就這麼站在他眼前。

    屍妖根本沒有替他解決麻煩的時間!

    「這次你無法遁走了。」赫連崢齜牙一笑。

    不等他反應過來。赫連崢突地將「月之冕」取下來,閃電般套在他頭上。

    「嘿嘿。月神對你身上的虛渾之靈有興趣,你就老老實實將一切奉獻吧。」

    「月之冕」從赫連崢的頭上,一下子落在秦烈頭上,牢牢扣住他的天靈蓋。

    霎那間,彷彿有無數冰冷的銀絲,通過「月之冕」刺入他腦殼,陰森詭異的冰冷意識,順著那些銀絲,瘋狂往他腦海鑽了進來。

    秦烈立即抱頭痛吼。

    如被億萬蟲豸啃噬腦髓般的恐懼,潮水般湧來,將他瞬間淹沒。

    「嗷!嗷……」

    秦烈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嘿嘿,嘿嘿嘿!」赫連崢則是凶戾怪笑。

    旁邊的林涼兒,衝上來要幫忙的時候,被他反手一拍,然後林涼兒立即就被一片璀璨月芒淹沒,再也無法動彈。

    同時,一縷縷冰冷隱身的靈魂念頭,如億萬尖刺,狠狠地刺在秦烈腦袋上,在他腦海內翻江倒海,似在找尋什麼。

    腦海內的刺痛,令秦烈幾欲昏厥,隱隱約約間,他彷彿看到一道彎月般的靈魂幽影,不斷閃爍著。

    「卑微的生靈,向我奉上你的一切,我讓你解脫痛苦。」

    一個陰冷冰寒的聲音,在他腦海轟隆隆響徹著,炸的他頭暈目眩。

    有那麼一刻,他真想放棄一切,就這麼任人擺布,只求少承受一些痛苦。

    然而,十多年來,他日日苦修天雷殛的堅韌心性,又讓他咬牙堅持下來。

    「一念生雷!」

    他死死咬緊牙關,在內心暴喝,竭盡所能地運轉念頭。

    一個個念頭,在靈魂識海內轉動著,瞬間激發識海內的雷霆閃電之力。

    一瞬間,他的靈魂識海爆發出驚天動地的爆鳴,一個接著一個霹靂雷霆爆滅,釋放出專滅邪魂的恐怖雷暴。

    一縷縷從「月之冕」而來,強行灌入他腦海的冰冷靈魂意識,隨著他腦海雷霆閃電的爆滅,分明發出痛呼。

    即便是曾經將拜月教覆滅的罪魁禍首「月魔」,純粹以魂魄侵蝕,也被秦烈天雷殛的反擊,給擊的狼狽不已。

    「滾出來!」

    咆哮聲中,秦烈兩手捂著頭頂「月之冕」,要將其硬生生拽下來。

    只是,那「月之冕」彷彿在他頭頂落地生根一般,不論他使出多大勁,都無法撼動「月之冕」分毫。

    就像有一個個根莖和他腦殼連在了一起。

    「雷暴,原來是雷暴……」

    「月魔」冰冷的意識。在他腦海響起,旋即一縷幽光從「月之冕」射出,直接連接到赫連崢。

    赫連崢目光突顯獃滯。

    只是一霎后,赫連崢的眼睛,又顯出沒有人類感情的光芒。

    他猛地上前一步。

    他兩手緊緊抓緊秦烈肩膀,用力一捏,秦烈肩膀骨骼發出「噼啪」碎裂聲。

    肉身劇痛,令秦烈禁不住慘叫起來,集中在腦海的精神也突然分散。

    天雷殛的「念頭生雷」。也無法後續施展,不能繼續阻止「月魔」的入侵。

    「不要掙扎了,可憐的生靈,你是絕不可能從我手中逃脫的。乖乖將虛渾之靈交出來,讓我吞噬掉,我就能從『月之冕』內真正走出來。將這片天地變成幽月之境,助我打通虛空通道,令我幽月族族人降臨靈域!」

    「月魔」的陰森聲音,又一次在秦烈腦海內響起來,並讓秦烈瞬間遭受了更加恐怖的痛苦。

    這次,骨頭被赫連崢接連捏碎的秦烈。已經沒有精力在腦海施展「念頭生雷」。

    許許多多冰冷的遊絲,像是寒月的光芒。以秦烈腦海為起始,開始侵蝕他的全身。

    一縷寒月幽芒,突地鑽向秦烈眉心,觸碰到皮肉之下的鎮魂珠。

    始終處於沉寂狀態的鎮魂珠,似乎被一股厭惡的氣息驚醒,突然破開他眉心皮肉浮現出來。

    漆黑如墨的鎮魂珠,猶如秦烈的第三隻眼。在眉心清晰浮現。

    幾乎同時,一圈圈奇異的幽光。從鎮魂珠內釋放出來。

    幽光一圈圈擴散。

    「呼呼呼!」

    頃刻間,那些鑽入秦烈腦海,億萬縷「月魔」的靈魂遊絲,如被磁鐵給吸引一般,瞬間被抽離到鎮魂珠。

    「唔,這是什麼,這是……」

    「月魔」突然發出恐懼的驚叫。

    也在此時,兩隻手一直握著「月之冕」,試圖將「月之冕」從頭頂扯下來的秦烈,終於一把將「月之冕」從頭上扯下。

    眉心,第三目一般的鎮魂珠的幽光,突然盡數灑落在「月之冕」。

    「月之冕」上,一縷縷月光,不受控制地被吸引,盡數被鎮魂珠抽離。

    秦烈彷彿聽到了「月魔」凄厲至極的慘嚎。

    「不!」

    隨著「月魔」的慘嚎,赫連崢突然眼珠子爆炸,一口鮮血狂涌而成,就怎麼垂直落向下方。

    「不!」

    「月之冕」劇烈搖晃著,上面一個個月牙形的圖案,光芒一一熄滅。

    不多時,一個彎月形狀的幽影,如被鎮魂珠給吸附著,一點點從「月之冕」內飛逸出來。

    那幽影瘋狂掙扎著,活靈活現,發出恐怖之極的尖叫。

    他竭盡所能地想要遠離鎮魂珠。

    可惜,在鎮魂珠某種力量的鎮壓之下,他所有的掙扎都顯得蒼白無力。

    最終,那一道彎月幽影,竟活生生被鎮魂珠吞沒下去。

    幽影一直被鎮魂珠內部層層空間吸附著,徹底隱沒,一下子就沒了蹤影。

    當那彎月幽影,被鎮魂珠吞沒,而赫連崢眼珠子爆碎墜落之時,秦烈就瞬間擺脫了所有束縛。

    他清晰地感知到,那一道從「月之冕」而來的彎月幽影,穿過第一層,第二層,第三層,直接深入鎮魂珠至少第四層的未知空間。

    那個空間,對目前的他來說,依然還是一片未知之地。

    而且,他也不敢肯定,那彎月幽影,是否就在第四層空間。

    ——因為他至今沒有探明鎮魂珠究竟有幾層空間。

    他只知道,當年虛渾之靈就在鎮魂珠更深處孕育而生。

    「秦烈,怎麼了?」突然,他聽到了林涼兒的聲音。

    被赫連崢之前禁錮的林涼兒,在赫連崢眼珠子爆裂,從天上墜落的那一霎,也隨著解脫。

    「發生了一些事情……」

    秦烈皺著眉頭,伸手將那失去光澤的「月之冕」拿著,再也感覺不到「月之冕」還有何奇特之處。

    於是,他立即明白,曾經將拜月教攪的天翻地覆,被拜月教信奉為「月神」的那個邪惡靈魂,真正就被鎮魂珠給鎮壓吞沒掉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