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求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求和字體大小: A+
     

    屍妖蒲澤突然湧現出濃烈血煞氣息,實力可謂是成倍增長,瞬間殺的赫連崢敗退而逃。

    赫連崢如何也沒有料到,屍氣衝天的蒲澤,倏然一變,身上又爆發出強烈血煞能量,一下子就吃了大虧。

    「皓月珠」好不容易驅散了屍氣,又被滔滔血海般的濃霧淹沒,使得皓月的光芒忽然黯淡下來。

    赫連崢先前釋放出「幽月魂壇」,好不容易牽引吸附的月能,很多都灌入了「皓月珠」,指望「皓月珠」能讓屍妖受重創。

    可惜,在屍妖爆發出另外一股力量后,不但「皓月珠」再難消散那些屍氣、血氣,赫連崢也只能敗退。

    幾乎同時,一枚枚「烈焰玄雷」爆滅之聲,也從遠處天空響徹出來。

    赫連崢飛身逃離之時,忍不住往爆炸聲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旋即臉色鐵青。

    一輛輛戰車,巨輦,還有許多都靈洞圈養的靈禽,上面許多都靈洞的武者,隨著「烈焰玄雷」的爆炸,接連暴體而亡,化為漫天血肉紛飛。

    他和何乾耗費了無窮心血,才將都靈洞堪堪發展到今日規模,令都靈洞有著向白銀級勢力邁進的希望。

    此戰,那些都靈洞的核心力量,則是隨著爆滅之音,大片大片消亡。

    他終於親眼看到了「烈焰玄雷」的恐怖威力。

    近千名幻魔宗的武者,在數十枚「烈焰玄雷」爆炸時,瞬間灰飛煙滅的傳聞。如今一下子顯得那麼的真實殘忍。

    他這下子總算是明白了為何那麼多勢力苦苦追逐「烈焰玄雷」,為此不惜耗費數量驚人的靈石,甚至不斷哄抬價格。

    「大祭司!頂不住啊!」

    就在此時,受命要讓秦烈「安靜」下來的董辰,滿臉驚慌,竟下意識地步步後撤。

    他在一點點和秦烈拉遠距離。

    「烈焰玄雷」爆炸的威力,或許不能真正滅殺他,但要傷他還是輕而易舉。

    更何況,就在秦烈的身旁。還有一個極寒氣息徹骨,眼神冰冷如刀鋒的林涼兒。

    林涼兒身上的氣息,讓他知道此女絕不容易對付,一個不好,他自己可能還要吃大虧。

    至於那些被他信賴,以為能人數將秦烈淹沒的麾下武者。壓根就吃不住秦烈一次次「烈焰玄雷」的爆滅,連近身都不能,又要如何令秦烈「安靜」下來?

    董辰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赫連崢回頭,他看向何乾和盧毅之戰,發現這兩人的爭鬥,身為都靈洞洞主的何乾。明顯控制住了局面。

    盧毅畢竟先被重創,渾身浴血。力量損耗過大。

    只要何乾保持下去,隨著盧毅身上鮮血的流淌,盧毅自然會漸漸沒有體力持續作戰。

    到時何乾自然又能輕而易舉將盧毅擒下。

    赫連崢眼中閃過一絲痛苦掙扎的光芒,他沉吟了一下,突然高呼道:「秦島主,還請約束一下屍妖,我有話要說!」

    如一柄利劍站在水晶戰車上的秦烈。兩手握著一枚枚「烈焰玄雷」,咧嘴森然一笑。不客氣地回道:「有屁快放!」

    赫連崢眼神一怒,不過卻硬生生壓抑住沒有發作,繼續道:「如果我們現在釋放拉普,容許你們將拉普帶走,秦島主能否忘卻今日之事,以後不會前來追究?」

    秦烈先是愕然,然後突然怪笑道:「怎麼?這麼快就軟了?先前不是很硬氣么?」

    赫連崢,董辰,還有周邊眾多灰頭喪臉的都靈洞武者,都是一臉屈辱之色。

    「只要秦島主答應過往不究,我們可以立即釋放拉普,容你將他帶走,絕不阻攔,如何?」赫連崢擺出條件來。

    那些都靈洞的武者,表情都變得尷尬起來,紛紛垂頭不語,臉色微紅。

    赫連崢的這番話,意味著都靈洞已經承認失敗,承認沒辦法抗衡秦烈、屍妖、林涼兒和不知多少的「烈焰玄雷」,所以寧願將辛苦擒拿的祭品拉普釋放。

    希望都靈洞就此和秦烈恩怨兩消。

    秦烈搖晃了一下鈴鐺,那頭蒲澤所化的屍妖,暫時安分下來。

    他皺著眉頭沉吟不語。

    這趟,他之所以跟隨盧毅前來都靈洞,並不是對拜月教的什麼「月之冕」還有「月魔」感興趣,純粹就是為了解救拉普出來。

    如今赫連崢主動服軟,願意將拉普釋放出,不想繼續和他拼殺下去,算是達成了他的最初目的。

    他確實也有些心動。

    只是,赫連崢並沒有提起盧毅,而且赫連崢、何乾這些人和盧毅明顯淵源極深,他們顯然不會願意讓盧毅一道離開。

    這意味著,如果他和赫連崢達成條件,他能立即帶著拉普走,而盧毅……將會被犧牲在此。

    其實他和盧毅並無交情,在此之前,他同盧毅連熟絡都談不上。

    可盧毅畢竟掛著血煞十老之名,如果他就怎麼掉頭離開,對盧毅不聞不問,以後他沒法向沫靈夜,還有血厲,洪博文等人交代。

    而且,他從心眼裡也同情盧毅,不想看到盧毅遭受這些卑鄙小人迫害。

    這般一想,他微微一笑,問道:「我那盧叔怎麼說?」

    「盧……盧叔?」赫連崢一怔,「據我所知,你和盧毅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

    他之所以有這麼一個提議,就是覺得秦烈和盧毅非親非故,犯不著為了盧毅出生入死。

    他覺得他給出這麼一個提議后,秦烈自然會撇下盧毅,帶著拉普就此離開。

    秦烈的回答讓他眉頭緊皺起來。

    另一邊,何乾和盧毅間的戰鬥。也停了下來。

    盧毅身上鮮血不止,精神疲憊不堪,他這時候以一種複雜難明的目光,遠遠看向秦烈,不知道想些什麼。

    「我要說和盧叔沒有交情,豈會並肩而來都靈洞?炎日島和血煞宗陳亡齒寒,多年來同盟一直緊密無間,我和盧叔以前走往就很多,怎會沒有關係?」秦烈哼了一聲。認真道:「拉普,盧叔,我要帶著一起離開。之後,我們炎日島和你們都靈洞不會有瓜葛,我也懶得過來找你們都靈洞麻煩,你們怎麼說?」

    「盧毅要留下來!」赫連崢肅然道。

    何乾和董辰也是眉頭深鎖。

    他們都知道盧毅對他們仇深似海。且身份特殊,並且如今便有涅槃境巔峰的實力。

    今日若讓盧毅離開,來日,都靈洞必將後患無窮,可能因盧毅一人而土崩瓦解。

    他們所有人也都將成為盧毅的追殺目標。

    「你們堅持要留下盧叔?」

    秦烈緩緩眯著眼,眼縫內。一縷縷危險的光芒閃爍出來。

    「盧毅非留不可!」赫連崢堅持,不過話鋒一轉。又道:「為了留下盧毅,我們可以用三百萬地級靈石,來補償秦島主,你看如何?」

    他始終認為秦烈和盧毅沒有太深關係。

    為了不讓盧毅離開,他拿出三百萬地級靈石出來,覺得秦烈看在巨額財富上,也許就會鬆口。

    「三百萬?」秦烈搖頭一笑。「你因為我炎日島卻你區區三百萬地級靈石?你以為一個涅槃境巔峰的武者,只值三百萬?」

    「你想要多少?」赫連崢臉色一變。

    「我要人。不要你們的靈石。」冷哼一聲,秦烈深深吸氣,平靜道:「看來你們是不打算放人了,也好,反正我手中『烈焰玄雷』多的是,就算是毀掉整個都靈洞,也不是多大的事兒!」

    「叮鈴鈴……」

    控制屍妖蒲澤的鈴聲,突然間,又一次急促響起。

    那頭屍氣和血氣共存體內的屍妖,重獲命令后,變得更加兇殘暴躁。

    他突然飛在白骨棺材上面,如站在自己的魂壇上,氣焰滔天。

    許多森白骨爪,從那口棺材裡面冒了出來,猶如他性命相修的法器,狠狠地就朝赫連崢抓來。

    「嗤嗤嗤!」

    在那些森白骨爪的抓擊之下,空氣傳來奇異的聲音,如被撕裂了一般。

    「秦烈!你別欺人太甚!」赫連崢爆吼。

    更多都靈洞武者也紅了眼。

    「欺人太甚?」秦烈臉色冷酷,「若非我將這頭屍妖潛在周邊海底,若不是我以『血遁術』逃離出來,我現在的下場不知道有多麼凄慘!說我欺人太甚?你這老狗處心積慮算計我和盧叔,難道就不是欺人太甚?身為奴才,圖謀主子的財富,盜取『月之冕』和『皓月珠』,這就不是欺人太甚了?」

    左右撕破臉了,秦烈再也不給赫連崢一絲顏面,所說的話句句刻薄惡毒,恨不得將赫連崢氣的吐血而亡。

    「好!好!好!」

    赫連崢連叫三聲「好」,一張臉驟然變得猙獰恐怖無比,渾身都顫抖起來。

    「拼著被『月魔』之力反噬,今日老朽也要讓你這小雜種慘死當場,我倒要看看你還能怎麼逞凶!」

    赫連崢手上的空間戒突然閃亮了一下。

    旋即,一個月光幽幽的帝王冕冠,就這麼浮現出來。

    玉質般的王冕上,有著無數月牙圖案,每一個月牙都閃爍著明熠的月光。

    猛一看,彷彿這個王冕之上,聚集著無數個小彎月。

    這便是拜月教曾經的至寶——月之冕,是當年教主才能持有之物,內部還封印著「月魔」的恐怖靈魂。

    「月之冕!」秦烈微微變色。

    他凝神去看,發現「月之冕」上一個個的彎月圖案,不斷閃爍著,像是一個個眼睛。

    彷彿有一個可怕的生命,從「月之冕」內觀察著外面的世界,這給人一種無比詭異陰森的感覺。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