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三十一章 奇?再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三十一章 奇?再現!字體大小: A+
     

    隨著秦烈全神貫注將精力用在古陣圖的繪製凝鍊上,八根雷亟木之間,立即電閃雷鳴,一條條奪目電芒交織而成。

    深夜時分,月如銀盤高懸天際,繁星點點綴滿夜幕,一片祥和寧靜。

    然而,就在八根雷亟木中央,在那一幅大型複合靈陣圖形成的那一霎,一聲不合時宜地炸雷響徹出來。

    「轟隆!」

    於是安詳夜空被瞬間轟擊破碎。

    幽暗漆黑的雲霄深處,隱隱有電蛇遊盪著,攜帶著凶狂雷霆,從雷池內俯衝下界。

    「噼啪!」

    一道長長閃電炫目垂落,像是墜下來的流星,拖曳著綿長虹芒。

    閃電直勾勾落向八根雷亟木中央。

    這八根雷亟木,乃是東夷人煞費苦心,聚集各個族部之力,才最終找尋而來的。

    每一根雷亟木都有一兩千年的樹齡,更老一點的,怕是有四五千年。

    雷亟木天生能吸收雷霆閃電之力,本就生長不易,極為珍貴,往往一旦被發現,就會立即被砍伐出來。

    一般的雷亟木,能有數百年的樹齡,已經能稱得上奇寶了。

    何況是千年樹齡?而且還是八根?

    八根雷亟木,乃是純天然的雷屬性至寶,那些樹紋就像是一條條的閃電,天生能牽引雷電之力。

    秦烈修鍊的天雷殛,一旦達到「引雷入體」的境界,就能以自身導引雷電。

    經過八根雷亟木增幅之後。只要他全力施法,幾乎可以在任何時刻,任何的地點,將雲霄雷池內的閃電給吸引而來。

    「嗤嗤嗤!轟隆隆!噼里啪啦!」

    一條條閃電,電蛇般狂舞著,夾雜著爆滅的雷轟,紛紛從天轟落。

    一時間,秦烈頭頂的空間,充斥著雷電的狂暴之力。

    赫連崢。何乾,董辰這些都靈洞的權貴,眼見局勢不妙,馬上盡全力出手。

    「幽月魂壇!」

    一座如月池般的一層魂壇,在皎潔月色之下,冉冉從赫連崢天靈蓋浮升出來。

    這座魂壇倏一閃現。高懸天際的寒月光芒,就彷彿突然變得更加明亮起來。

    從寒月上釋放的清涼月光,如一下子找到宣洩口,竟紛紛湧入那座幽月魂壇。

    一座座禿山的洞口,也有月華之光匯聚而來,盡數融入那座幽月魂壇。

    赫連崢雙眸如寒月。冰冷鋒寒,氣勢瞬間暴漲數倍。

    「小心虛渾之靈!」何乾急切道。

    赫連崢不斷攀升的氣勢。因他這句話明顯衰竭,以一種忌憚的目光看了秦烈一眼,赫連崢分明心中有些不安。

    他死死看著秦烈。

    那座幽月魂壇,也始終高懸在他頭頂天靈蓋,在不斷吸收著寒月光芒,一座座月池的月能。

    他時刻提防著。

    只要秦烈在八根雷亟木中間的古陣圖刻畫完成,他會立即重新將幽月魂壇收回。以免被有「魂壇吞噬者」惡名的虛渾之靈給侵入。

    在秦烈花時間刻畫古陣圖之時,他也在抓緊時間。趁著秦烈無暇釋放虛渾之靈,而趕緊以幽月魂壇吸引月能。

    其間,何乾和董辰兩人,並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牢牢守在赫連崢身旁。

    他們甚至沒有去管那些被滔天屍氣淹沒,被腐蝕了生命精氣,一個個氣息衰弱的麾下武者。

    赫連崢身後,那個囚籠中的盧毅,眼中流露出驚異無比的神情。

    他深深看向赫連崢頭頂浮升出來的幽月魂壇。

    這一刻,他才知道今時今日的赫連崢,再也不是以前那個溫文有禮的教士。

    他也終於明白赫連崢已築造出了魂壇,變成了一名不滅境初期的真正強者,就算是重回當年的拜月教,此時的赫連崢恐怕也有一席之地。

    他明白他小瞧了都靈洞。

    有一層魂壇的赫連崢在,他想要奪回「月之冕」,根本就是痴人做夢。

    盧毅重新將目光聚集到秦烈身上,在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期望。

    半年前,血煞宗、炎日島和幻魔宗血戰,最為關鍵兇險之際,秦烈喚出六個奇異生命體,令聞濱、楚妙丹魂壇受創,最終不得不潰逃離開。

    那一戰,是秦烈力挽狂瀾,令血煞宗、炎日島死裡逃生。

    更早之前,面對三大家族和黑巫教的襲擊,也是秦烈屢屢展現奇迹,才讓落日群島得以保存。

    不知為何,秦烈往往能創造奇迹,做出常人無法企及的一些驚艷之事。

    久而久之,在盧毅還有人眼中,總覺得秦烈能達常人所不能的事情,這讓他對秦烈不知不覺間心懷一絲希望。

    「玄雷心核!」

    低沉的聲音,從秦烈口中發出,下一刻,一個碩大的耀目雷電光球,如怦動的大心臟,就在八根雷亟木中央凝鍊出來。

    「嘭嘭嘭!」

    心臟跳動般的奇異震動聲,開始從那個雷電心臟內傳了出來,令人聽著便心驚肉跳。

    屍氣雲海中,那些被屍氣腐蝕,身上的月神之翼,還有月之光盾就要碎裂的都靈洞武者,還在辛苦抵禦著。

    然而,在秦烈喝出「玄雷心核」之後,隨著心臟跳動般的聲音,那些人緊緊庇護自身的光盾,瞬間支離破碎。

    他們肉身徹徹底底暴露在屍氣雲海之中。

    無數如屍蟲般的微小屍氣,就這麼順著他們的毛孔,鑽入了他們的血肉中。

    一種酸麻刺痛,如被蟲豸啃噬的可怕感覺,一點點充溢心田。

    他們很快就感覺到全身麻痹,提不出力量,精神萎靡,就想這麼沉睡下去,永遠不要醒來。

    體內澎湃的生機如被看不見的利劍一一斬斷。

    「嘭嘭!」

    奪目的雷電光球,就在八根雷亟木中間震動,一道道肉眼難見的電芒,帶著狂暴的雷霆波動,向八方疾射。

    董辰身後,六個踏著囚籠的都靈洞武者,突然如遭重擊,身勢一下子蹌蹌踉踉虛空暴退。

    那個沉重的囚籠自然也就此脫手。

    囚籠內,盧毅渾身被金絲銀線穿透,鮮血順著絲線流淌,一點點酸麻之力滲透進來,讓他動彈不得。

    口中塞著一個大石頭,他連講話都不能,只能隨著囚籠一起往下跌落。

    他有心掙脫出來,陪著秦烈、林涼兒一同征戰,卻發現他無能為力。

    「嗤嗤嗤!」

    就在他絕望無奈之時,一縷縷火苗突兀閃現,那些火苗上還有點點血跡,其妙地附在他身上那些金絲銀線上,立即熊熊燃燒起來。

    這種拜月教當年囚禁犯人特製的金絲銀線,在那種火焰之下,竟似乎不堪一擊。

    短短時間那些金絲銀線就被融化。

    束縛禁錮盧毅的力量,突然就小了太多太多,他眼睛陡然一亮,深吸一口氣,突地咬破舌尖暴喝一聲。

    一枚枚金色和銀色的圓形錢幣,連著金絲銀線,從他血肉之中被硬生生逼離出來。

    金銀錢幣,本塞入血肉,在骨節銜接之處,制衡他骨頭的活動,是讓他動彈不得的罪魁禍首。

    如今,隨著金銀錢幣離體,盧毅一下子失去了禁制的束縛。

    心念一動,他化作一道血光從囚籠內掙脫出來,渾身鮮血淋漓,氣勢卻突然凶厲至極。

    「秦烈!都靈洞的洞主何乾我幫你對付!」盧毅叫嚷道。

    他知道他能脫困,必然是因為秦烈暗中出手,因為從那些不滅的烈焰之上,他看到了絲絲血跡。

    那是秦烈催發本命精血的痕迹。

    雖然不知道秦烈的本命精血,為什麼就能將串著金銀錢幣的絲線融掉,但他卻知道此刻秦烈需要他這一股助力。

    「我讓屍妖對付赫連崢!」

    遠處,和他隔著都靈洞眾人,還有屍妖的秦烈,這時候順勢看來,輕輕點頭。

    一時間,盧毅重新燃起希望之火,他突然發現在秦烈的幫助下,他或許能得償所願。

    一旦都靈洞最強之人赫連崢被屍妖制住,以他,秦烈,還有林涼兒之力,很有希望在都靈洞翻江倒海,將局勢就此扭轉過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