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三十章 誤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三十章 誤會?字體大小: A+
     

    水晶戰車之下,許多都靈洞武者呼嘯而來,叫嚷著要生擒秦烈兩人。

    秦烈靜坐在戰車內一動不動,只是不斷消化體內藥效,恢復先前「血遁術」耗掉的力量。

    林涼兒兩手比劃著,漫天明晃晃冰芒寒刀落下,讓那些膽敢衝擊上前的都靈洞武者,紛紛慘死垂落。

    在真正的強者沒有到來之前,這些只有通幽境、萬象境修為的傢伙,非要上來根本就是送死。

    隨著數十名武者的喪生,那些後來者漸漸意識到林涼兒的可怕,再也不敢上前送死。

    這輛水晶戰車得以在都靈洞上空一路疾馳。

    半個時辰后。

    水晶戰車倏地停下,秦烈也從靜坐狀態站起,表情凝重地看向遠處。

    一口白骨棺材突地閃現出來,速度極快,一眨眼功夫,棺材就落入了水晶戰車。

    秦烈手握鈴鐺,深深吸了一口氣,臉色一狠,用力搖晃鈴鐺。

    「叮鈴鈴!」

    急促的鈴聲,從鈴鐺內傳來,那口白骨棺材的盒蓋也在「啪嗒」一聲后被掀開。

    苗風天煞費苦心以蒲澤之身煉成的屍妖,陡然從棺材內飛了出來,屍毛茂密的身子,瞬間出現在他和林涼兒的視線。

    「殺掉追擊過來的人。」秦烈將靈魂念頭灌入鈴鐺。

    屍妖死氣沉沉的眼瞳深處,浮現出一縷攝人白光,如收到了秦烈的授意。

    「咻!」

    一道蒼白光束。從秦烈眼前疾射後方,驚天動地的屍氣,如滾動的江水,不斷翻騰著,鋪天蓋地蔓延向四面八方。

    彷彿在一瞬間,整個都靈洞所在的天地,都被滔天屍氣給淹沒。

    數十名緊追不捨的都靈洞武者,在那一道蒼白光束衝擊下,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

    一道道身影濺著鮮血從空中墜落。

    更有許多水晶戰車。巨輦,船隻,在半空爆炸粉碎。

    滔天屍氣如泛濫的江水,從天上流溢下來,瀰漫在天和地。

    秦烈和林涼兒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駭之色。

    「呼呼呼!」

    兩人驚訝之時。那一口白骨棺材也疾飛離開,化作屍妖性命相修的靈器一般,在人群中橫衝直撞。

    許許多多都靈洞的武者被白骨棺材衝撞的粉身碎骨。

    秦烈留意到,那一口白骨棺材追擊一人的時候,重重衝擊到一座禿山的洞口。

    洞口處,有明熠的月華之光閃現。顯然也是都靈洞的一個武者聚集修鍊之地。

    然而,那座禿山的洞口。被白骨棺材狠狠衝擊之後,幾乎立即就炸碎開來。

    就連數百米高的禿山,也在重擊之下,明顯地傾斜了起來。

    這讓秦烈愈發驚異。

    這頭姜鑄哲強行要他帶上的屍妖,被他喚醒逞凶以後,竟凶焰滔天,隱隱約約之間。比當年的蒲澤本人還要凶戾可怕三分。

    「蒲澤!這是蒲澤!」

    「黑巫教的客卿蒲澤!」

    遠處,赫連崢。何乾,還有董辰等人,收到訊號后急匆匆而來。

    一看到屍妖大開殺戒,將眾多都靈洞的武者,給切菜般四分五裂,赫連崢等人紛紛尖叫起來。

    都靈洞和黑巫教相隔不遠,他們暗中來往密切,時常會有交流。

    他們都認得蒲澤。

    他們怎麼都沒有預料到,三年前在落日群島被段千劫粉碎一層魂壇的蒲澤,竟然會在此時現身。

    更讓他們覺得意外的是——現在的蒲澤分明不是以前的蒲澤!

    這個蒲澤,身上沒有一絲生命的波動,形容如一頭人猿,全身繚繞著一條條濃稠屍氣。

    白蒙蒙的屍氣,綢緞一般,如水般流蕩在他身側。

    所有臨近他的都靈洞武者,一被那些白色稠度般的屍氣碰到,身上原本旺盛的生命氣息,立即被腐蝕。

    許多人在靠近他的時候,都覺得全身無力,身上的力量迅速流失。

    彷彿他們的生命本源被屍氣給消融掉一樣。

    這便是屍妖的恐怖之處!

    「蒲澤怎會變成這樣的邪物!」董辰駭然失色。

    「他從何而來?」赫連崢咆哮。

    「對方召喚出來的!」有麾下回應。

    一時間,何乾,赫連崢,還有董辰等人的目光,又紛紛全部凝聚在秦烈身上。

    「秦島主,我們之前或許有些誤會,不如令蒲澤安分一下,大家好好談談如何?」何乾突然一笑,看也不看那些被屍妖滅殺的麾下,漫不經心地虛空踏步而來。

    赫連崢和董辰,還有十幾名達到破碎境的武者,都緊緊跟隨。

    最後方,不大不小的囚籠內,盧毅全身被金屬絲線穿透,血流不止,口中也被塞入一個石塊,只能睜大眼瞪著秦烈,著急的連連搖頭。

    他以眼神勸秦烈速度離開。

    他自知這次恐怕難逃毒手,但他畢竟侍奉沫靈夜多年,還掛有血煞十老之名。

    他相信只要秦烈活著離開,將今日之事轉告沫靈夜,來日沫靈夜一定會聚集血煞宗之力,為他報仇雪恨。

    他知道沫靈夜一定能做到。

    但秦烈必須活著走出都靈洞,要將消息告知沫靈夜,否則一切都是無稽之談。

    「誤會?」

    秦烈一笑,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之間或許真有些誤會。」

    他看向赫連崢,「你們都靈洞擺出這麼大的陣仗,究竟是為了盧毅,還是要專門對付我?」

    他講話歸講話,卻沒有約束屍妖,所以屍妖依舊在大開殺戒。

    「自然是為了叛徒盧毅。」赫連崢收斂了暴躁狂怒,勉強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都靈洞對秦島主早有結交之意,只是以前沒有機會,所以未能搭上秦島主。如今秦島主親臨,我們自然要儘儘地主之誼,大家可以談談合作的事情,秦島主意下如何?」

    「合作可以談。」秦烈臉色不變,「不過不是在都靈洞,而是應該在炎日島,這是我們炎日島的規矩。」

    這般說著,他眉頭一皺,又道:「當然,合作的還有一個前提,你們必須先將拉普釋放!」

    「秦島主如果誠心和我們合作,我們自然會將拉普釋放。」赫連崢認真道。

    「還請秦島主約束一下蒲澤,不然,我們就自己動手解決了!」董辰著急起來。

    那些屍妖正在擊殺之人,恰恰都是他麾下的弟子,眼看著一個個弟子屍首分離,他漸漸忍不住了。

    「都靈洞只要現在釋放拉普,我立即帶著他離開,至於盧毅和你們之間的事情,我沒有興趣多管。」秦烈眯著眼,冷聲說道:「否則,今日大家就扯破臉,我倒要看看你們都靈洞能拿我怎樣!」

    八根雷亟木,隨著他聲音的落下,接連浮現出來。

    他和赫連崢那些人中間此時還隔著屍妖蒲澤,林涼兒也在旁邊,這讓他能有時間刻畫出靈陣圖出來。

    「嗤嗤嗤!」

    一道道青幽電芒交織著,就在他頭頂的八根雷亟之間閃現,結構繁密複雜的複合靈陣圖,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繪刻著。

    「別給他時間!」

    本來還和顏悅色勸說的赫連崢,一見八根雷亟木浮上虛空,臉色驟變。

    「動手!」何乾也沉喝道。

    他們顯然通過種種途徑,知道秦烈一旦祭出八根雷亟木,讓他凝鍊出陣圖出來,將會發揮出多麼恐怖的殺傷力。

    瞬間,先前死死克制著自己的都靈洞武者,全速沖飛而來。

    「叮鈴鈴!叮鈴鈴!」

    一聲聲清脆於耳的鈴鐺聲,突兀地響了起來,那頭屍妖聽到如此急促的催魂鈴聲,如被激發了狂性。

    「呼呼呼!」

    白骨棺材像是磨盤般虛空滾盪著,濃稠的屍氣從中噴涌而出,如能腐蝕全部具有生命氣息的生靈。

    與此同時,屍妖也發出古怪的嘶叫,只見以他為中心,蒼茫的屍氣如白茫茫雲海向周邊蔓延。

    那些被屍氣雲海裹住的都靈洞武者,身上的生命氣息,迅速被腐蝕。

    很多人眼神的精氣,光芒,都在屍氣雲海之下潰散。

    就連那些破碎境的武者,一個個都祭出月神之翼,以寒月之盾護住身子,也在屍氣雲海內舉步維艱。

    「噼里啪啦!」

    火焰煉金一般,從他們的月神之翼,還有寒月光盾上傳來無數碎光月芒。

    「別讓他們靠近我!」

    秦烈叮囑了林涼兒一句,再也不去多看屍妖和都靈洞的武者,而是集中精神,將剩下的複合靈陣圖以閃電凝鍊出來。

    ……

    ps:一堆麻煩事暫時靠一段落,嗯,也欠了一屁股債,明天起,慢慢償還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