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回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二十六章 回頭!字體大小: A+
     

    秦烈三人,身穿都靈洞的標配服飾,在大祭司赫連崢的帶領下,直達都靈洞囚禁拉普的密室。

    一層層明亮月光灑在身上,秦烈生出一種心神寧靜,靈魂都像是被洗滌的感覺。

    三棱大陸的時候,他曾經被月姬、夜姬和水姬聯手,以拜月教的詭秘之術,牽引月華來破開記憶封印。

    施法后,他識海魂湖中,多多少少殘留了一部分月能。

    這讓他身上的氣息,和很多純粹拜月教的教徒都相似,加上他的衣袍,還有大祭司赫連崢的指引,途中沒有遇到任何阻攔。

    林涼兒有獨到的遮掩氣息的方法,達不到不滅境的強者,很難從她身上看出端倪來。

    四人順順噹噹到達都靈洞囚室所在的位置。

    那是都靈洞深處的一座巨大禿山,山腹內石道錯綜複雜,如果不是有赫連崢指引,他們恐怕找死了也無法找到此處。

    「小少爺,真是只有你們三個人過來?」沿途,赫連崢似有些不安,反覆詢問。

    「只有我們三個。」盧毅肯定道。

    「都靈洞的洞主何乾,在涅槃境巔峰,而我,因為資質有限,這麼多年雖然也在日日修鍊,可惜只有涅槃初期的修為。」赫連崢繼續深入之前,停了一下,說道:「除了何乾以外,都靈洞還有三人達到涅槃境,其中兩人在涅槃境初期,一人在涅槃境中期。他們的實力要強大一點,依我看不能強行動手。還是悄悄將拉普解決出來,然後我幫你嘗試著盜出『月之冕』如何?」

    「赫連叔考慮的很周詳。」盧毅輕輕點頭。

    兩人講話的時候,林涼兒突然扯了扯秦烈衣角,臉色有些怪異。

    秦烈停了下來,扭頭看向她,「怎麼了?」

    赫連崢和盧毅也都莫名其妙看向林涼兒。

    「我想和秦烈單獨說兩句話。」林涼兒聲音清冷道。

    這時候,四人已經走進應該是囚禁拉普的山腹,途中許多都靈洞的武者,看到赫連崢的時候。都畢恭畢敬地點頭作揖。

    他們一路暢通無阻。

    山洞中,有許多分叉口,不少分叉口都有石室,從那些石室中,隱隱能聽到呻吟悲呼聲。

    那些人應該也是都靈洞囚禁的武者。

    「就要到拉普所在的囚室了。」赫連崢神色有些不悅,「有什麼話。不能等一會兒再說嗎?」

    「秦烈,要不……先等等?」盧毅徵求意見。

    「就幾句話!」林涼兒堅持。

    秦烈深深看向她,從她眼中看到了堅定,沉吟了,「我和她就說兩句話。」

    「那我們先往前走一截?」盧毅問。

    「好。」秦烈點頭。

    赫連崢回頭,以狐疑地眼神看向他和林良熱。旋即一言不發地同盧毅離開。

    兩人離開視線,林涼兒身上寒氣四溢。形成一層薄冰光盾,將她自己和秦烈一起圍在中央,防止有人窺聽到她和秦烈的談話。

    「這麼謹慎?」秦烈一臉異色,「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因,林涼兒不是小題大做的人,如果沒有事情,絕不會這時候突然要堅持和他談話。

    「那個都靈洞的大祭司在說謊。」林涼兒臉色很嚴肅。

    秦烈眉頭突然緊皺起來。瞬間重視起她的話,「說具體一點!」

    「大祭司剛剛說他資質有限。日日修鍊,也只有涅槃初期的修為。可事實並不是這樣,他其實以一種隱秘的手段,隱藏了自己的境界修為,他真正的境界……應該快要躋身魂壇了,或許他已經擁有了一層魂壇,我感知的不是特別清楚。」林涼兒一邊思索著,一邊說道:「總之,他肯定遠遠不止涅槃初期的修為,他分明對你們說謊了。」

    「快要躋身魂壇,甚至……已經擁有魂壇?」秦烈臉色巨變,「你確定?」

    「至少有八成把握。」林涼兒點頭。

    秦烈突然沉默下來。

    他知道林涼兒絕然不會騙自己,他也知道林涼兒因為是寒冰鳳凰一族,所以身上有一些秘密,對人族魂壇強者有著很玄妙的探查手段。

    他相信林涼兒的判斷不會有錯。

    那麼,就是赫連崢一定說謊了……

    他開始重新去想這件事,在想盧毅會不會也知道此事,故意和赫連崢串通起來對付他。

    「如果那個盧毅,專門就是處心積慮要對付你,他要是和赫連崢還有都靈洞一起設伏……我們一旦進洞,恐怕不可能掙脫出來。」林涼兒腦子活絡起來,「這一路上,他反覆確定我們是不是就三個人,如今來看肯定是心懷不軌。」

    「給你這麼一說,還真像那麼一回事,他不斷確認,應該是不知道我們的底細……盧毅一定沒有參合進去,因為盧毅知道我們的底細,他如果和赫連崢聯合陷害我們,赫連崢就不會連續追問了。」秦烈也思路清晰了。

    「裡面可能會是一個陷阱,不知道是為盧毅準備的,還是專門為了對付你的。」林涼兒猜測。

    秦烈暗暗點頭。

    「現在怎麼辦?」林涼兒詢問。

    「還能怎麼辦?」秦烈當機立斷,「自然是想辦法先離開了!」

    「馬上就走?」

    「總要找個理由的。」

    「你想吧。」

    「好。」

    另一邊,在山洞深處的赫連崢,等候了一會兒,見秦烈和林涼兒還沒有跟上來,不由地疑惑問道:「那女人和秦島主什麼關係?」

    「不知道。」盧毅搖了搖頭,他並不是八卦的人,對別人的私事向來沒有興趣。

    「每隔幾個時辰,何乾都會親自過來一趟,算算時間再過半個時辰,他就要來這兒了。」赫連崢有些著急,「我們必須要趕在何乾過來之前,將事情弄好,不然只能等下次機會了。」

    「我去告訴他們時間的急迫性。」盧毅轉身往回走。

    當他背對著赫連崢的時候,赫連崢的眼神,忽然變得幽深不見底,給人一種隱藏了很多秘密的感覺。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聲,突然從後面的石道傳來。

    「你明明有了那麼多女人,為何還要招惹我?我這輩子再也不想見到你!」

    下一刻,就傳來林涼兒怒不可遏的聲音,然後就看到一道身影往外面衝去。

    「聽我解釋!你聽我解釋啊!」秦烈叫嚷著,還回頭招呼著盧毅,說道:「先等等吧,等我處理好私事,然後再進去不遲。」

    他沖盧毅使了個眼色,至於盧毅能不能領會,他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盧毅明顯愣住了,他顯然也沒有預料到在關鍵時刻,兩人竟然弄出這麼一件破事出來。

    他一直聽說秦烈招惹了不少女人,在這方面很不檢點,所以他本來也當林涼兒和秦烈也是那種關係。

    只是,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大變故,怎麼也不合時宜,完全打亂了他的計劃。

    這讓盧毅很是惱怒。

    「他們搞什麼鬼?」身後,赫連崢沒有壓抑怒氣,忍不住低吼出聲。

    赫連崢的吼聲,充斥著一種很隱諱的不耐煩和暴躁,這讓盧毅心神一動。

    多年來,赫連崢一直教導他拜月教的教義,態度都是溫和謙卑,似乎永不會發脾氣。

    所以他從未聽過赫連崢發出那樣的吼聲。

    他旋即回想起秦烈離開前的古怪眼神……

    「別急著走,先把正事做好再說,等一下!」盧毅突然急匆匆追了出去。

    岩洞深處,赫連崢臉色鐵青,眼中滿是暴躁憤怒。

    望著盧毅離開的背影,他沉吟了一下,突然取出一個月牙形的音訊石,沖著裡面吼道:「不要讓他們離開山腹!」

    一時間,本來顯得冷寂的山洞,一個個人影突然涌動起來。

    就連很多囚室內,看似囚徒的那些人,也都推開門沖入了石道。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