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二十五章 赫連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二十五章 赫連崢字體大小: A+
     

    三名都靈洞通幽境武者,在盧毅的吩咐下,一人匆匆離開。

    他去請都靈洞的大祭司過來。

    盧毅抬手一抓,又將「月神令」收了起來,就在月池的旁邊坐下,默然等候赫連崢的到來。

    秦烈和林涼兒也陪同左右。

    直到這時候,另外兩個跪伏在地的都靈洞武者,被盧毅示意后,才敢忐忑不安站起來。

    「您是?」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詢問。

    「等赫連崢過來,你們就退下吧,有些事情你們不宜知道太多。」盧毅傲然道。

    出奇地,兩人不但一點不惱,還紛紛點頭表示明白。

    他們接下來果然沒有繼續詢問,老實巴交在一旁站著等候,只是以好奇的目光不斷看向盧毅,在心中猜測盧毅的身份。

    一炷香燃盡的時間內,一條皎潔的月光,從極遠處飛逝而來。

    這一束月光如一柄銀亮的利劍刺入此間山洞。

    月光倏地散開,一名銀白鬍須垂到胸前,已達耄耋之年的老者突然現身。

    老者身穿寬鬆的長袍,袍子上點綴著許許多多月牙圖案,眼睛開闔間,如兩輪明熠的月亮閃耀著光芒。

    「大祭司!」

    洞內,兩個通幽境的武者,一見他過來,急忙躬身行禮。

    赫連崢以無比激動的目光看向盧毅,嘴唇輕輕顫動了一下,想要說些什麼,卻最終突然沖另外兩人喝道:「你們全部退下!」

    兩名都靈洞武者如蒙大赦。急急忙忙從洞內退走,生怕聽到不該聽到的什麼話語。

    兩人才一離洞,赫連崢當即跪伏下來,淚眼惺忪道:「老奴叩見小少爺……」

    盧毅早已站起,同樣激動難耐,他上前一把扶起赫連崢,聲音微顫,「這些年委屈赫連叔了。」

    「是老奴無能,當年沒有能保護好小少爺。我還當小少爺已經……」赫連崢慚愧萬分,不斷自責,說他護主無力,害的盧毅生死不知。

    秦烈在一旁默然聽著,從他們的話語中,漸漸理清了事情的脈絡。

    許多年前。拜月教因召喚出「月魔」,害的教內眾多魂壇強者一一喪生,令拜月教力量銳減,再也不復往昔榮光。

    同時,寂滅宗,黑巫教。幻魔宗,這三大宗門乘勢而起。也日漸強大。

    拜月教當時的教主,也被「月魔」所害,導致群龍無首。

    當時,年幼的盧毅早已被指認為「月神之子」,理當繼任教主之位,繼續統領一盤散沙的拜月教。

    可惜那時盧毅太小,實力也不足。加上支持他的那些人紛紛被「月魔」滅殺,使得他無力爭奪教主之位。

    許多教內的分支和旁系。見教內局勢不穩,紛紛自立門戶。

    還有許多人,眼見各方勢力討伐拜月教,全部隱姓埋名,暗暗潛藏了起來。

    原先,拜月教的至寶「月之冕」,就由盧毅保存著,因為「月之冕」封印著無法滅殺的「月魔」,只有教主才夠資格持有。

    可惜年幼的盧毅,根本鎮不住局面,他被有心人算計,不但被奪取了「月之冕」,還差點被暗殺致死。

    由於傳言盧毅被擊殺,拜月教再也沒有名正言順的教主,也直接導致拜月教真正四分五裂,徹底的沒落衰敗下去。

    赫連崢以前就是拜月教的祭司,從盧毅小的時候,就負責照顧「月神之子」,教導他拜月教的教義。

    赫連崢既是盧毅的老師,也是盧毅的僕人,兩人關係極為密切。

    後來,拜月教崩裂瓦解,許許多多分支獨立存在於世。

    他經過一番顛簸流轉后,變成了都靈洞主持拜月儀式的大祭司,算是安定了下來。

    「小少爺,你怎會突然前來都靈洞?」許久后,赫連崢終於從激動中平復下來,疑惑地詢問道。

    「我因為『月之冕』而來,我幾番暗察明訪,確定『月之冕』如今就在都靈洞。當年『月之冕』就由我保管,我有責任和義務確保『月之冕』內的邪物——『月魔』不會被釋放出來。」盧毅表態。

    「小少爺的消息沒有錯,『月之冕』的確就在都靈洞,被洞主何乾持有著。」

    「何乾?」盧毅眼中浮現一絲譏誚,「當年他只是我的侍童。」

    「就是他了。」赫連崢感嘆不已,「但他應該和當年害你一事沒有關係,他當年也同樣年幼,『月之冕』也是幾經倒手,才在百年前被他得到。」

    停了一下,赫連崢嘆息一聲,又道:「他還是通過一個拍賣場購買得來。」

    「拍賣場?」盧毅愕然。

    點了點頭,赫連崢苦笑著說:「那些害你的人,事後隨著拜月教被定為第一邪教,受寂滅宗,幻魔宗,還有黑巫教聯手追殺,他們中大多數人都在逃亡中被殺。被他們奪取的『月之冕』,則是被他們提前傳到後輩手中,可惜那些後輩不才,許多連修鍊天賦都沒有。這麼過了幾代后,『月之冕』就變成了家裡的一件古物,他們連那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

    「就這麼被他們販賣了?」盧毅生出一種屈辱的感覺。

    「傳承給後代的那些人,因為被追殺,沒有來得及交代太多。而且,『月之冕』內部有『月魔』存在,他們也不敢說太多,只是叮囑後輩收好,等將來有一天誰能在武道上突破到虛空境,自然就明白『月之冕』的好處了。」

    「他們的那些後代,也有一些武者誕生,可惜境界太低,就算是想要嘗試運用『月之冕』,也破不開外層的封印,根本無法感知到『月魔』的存在。」

    「久而久之,他們就覺得『月之冕』沒什麼用,根本就不能給他們帶來力量。」

    「到後來,『月之冕』越來越不被重視,最終被變賣給了一個拍賣場。」

    「何乾也是無意從得到消息,知道一個拍賣場出售一件不知名的東西,他以前是你的侍童,跟著你見過、並摸過『月之冕』,幾番打聽模樣后,才確定是『月之冕』。」

    「於是他將其收購了下來。」

    「據說……僅僅只花費了百塊地級靈石而已。」

    赫連崢詳詳細細解釋了一番。

    他臉上滿是苦澀無奈,還覺得啼笑皆非,當年拜月教各方首腦為了「月之冕」,不惜暗害盧毅,千方百計才得到「月之冕」,視之為重寶。

    「月之冕」的易手,盧毅的下落不明,最終導致強盛一時的拜月教無法凝成一股,就這麼徹底沒落。

    時隔多年後,這件惹出無數是非的拜月教至寶,竟然以區區百塊地級靈石的價碼出售,而且在何乾動手購買之前,還曾一度無人問津。

    這可謂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身為曾經的「月神之子」,聽到這番不堪目睹的過去,盧毅久久無言。

    許久許久之後,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赫連叔,我這趟過去就是要重新拿回屬於我的東西!還有,我聽說何乾試圖以秘術溝通『月之冕』內的『月魔』,不知可有這麼一回事?對了,還聽說你們囚禁了一個鬼目族的老者,叫做拉普?」

    一直沉默的秦烈,這時候眉頭一揚,精神明顯集中起來。

    他對於拜月教的至寶「月之冕」,還有其中的「月魔」,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他過來只是為了解救拉普。

    「小少爺消息真的很靈通。沒有錯,那個拉普如今就是被囚禁在都靈洞,何乾也在想辦法溝通『月之冕』內的『月魔』,試圖從『月魔』那兒獲得好處,達成什麼交易。」赫連崢對盧毅沒有任何隱瞞,「以我來看,何乾應該已經和『月魔』聯繫上了,拉普……應該就是『月魔』所缺的祭品之一。除此之外,何乾還向黑巫教那邊央求了一些東西,另外託人從墟地購買了許多陰邪之物。」

    「何乾什麼境界?」這時候,秦烈突然開口詢問。

    「他是?」赫連崢疑惑地看向盧毅。

    「炎日島的島主——秦烈。」盧毅答道。

    「炎日島島主?」赫連崢一愣后,神情微微一震,喝道:「如雷貫耳!真的是如雷貫耳!最近秦島主的大名當真是傳遍了整個暴亂之地!」

    「拉普擁有相當於涅槃境巔峰的實力,他怎會被你們都靈洞囚禁起來?」秦烈再問。

    「這個叫拉普的鬼目族族人,如今不僅僅擁有涅槃境的實力,他已生出第八目,至少也要相當於我們一層魂壇的強者,甚至還要強大一些。」話鋒一轉,赫連崢又道:「就是因為他剛剛生出第八目,還處於虛弱期,才被我們圍困住,趁著他沒有恢復之前囚禁,以消散力量的葯汁令他全身力量流逝,無法對我們構成威脅。」

    「小少爺,何乾和你一樣,也是涅槃境巔峰,他近期是準備築造魂壇,並且已經籌集好了所需的材料。」

    「他和『月魔』溝通,是希望通過交易,從『月魔』那兒獲得更多突破的底氣。」

    「拉普,就是他將要獻給『月魔』的其中一個祭品,至於『月魔』許諾給了他什麼,我就不得而知了。」

    赫連崢說明來龍去脈。

    「我要拿回『月之冕』,另外,還要助秦島主將拉普釋放,赫連叔,能否幫我?」盧毅詢問。

    赫連崢輕輕點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