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二十四章 都靈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二十四章 都靈洞字體大小: A+
     

    秦烈一行人三人前往都靈洞。

    兩日後,一塊巨大的暗紅色陸地,映入了他們的視線。

    那塊陸地上,有著一座座紅褐色禿山,仔細去看,發現很多的禿山都有大大小小的山洞,如蜂巢一般。

    這塊陸地上不見森林和湖泊,也看不見茂密的植物,乾巴巴的,貧瘠了無生機。

    「都靈洞就在這兒。」

    盧毅站在水晶戰車上,遠眺著前方暗紅陸地,神情有些複雜。

    「沒什麼出奇的地方。」秦烈說道。

    「白天沒什麼奇特的,到了夜裡……應該會有所不同。」陸逸懷有深意地說道。

    「我先把這口棺材放下來。」

    秦烈示意林涼兒和盧毅先下去,自己御動著水晶戰車,去了一個深水區,將那一口白骨棺材丟下水。

    姜鑄哲交給他的鈴鐺,他還是收了起來,準備在遇到難以解決大麻煩的時候,嘗試動用。

    「等等,等夜幕降臨,月亮升起以後,我們在深入。」盧毅建議。

    秦烈點頭。

    他知道盧毅對拜月教的一些門門道道應該比較熟悉,都靈洞身為拜月教的分支,在這座島上應該布置了一些拜月教的陣法和結界。

    盧毅要等夜裡前往,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秦烈選擇相信。

    三人於是靜候夜晚到來。

    兩個時辰后,夜色漸濃,一輪彎月緩緩浮上天穹。

    秦烈重新坐上水晶戰車。操控著飛上天空,然後凝神再看,發現身下陸地上一座座禿山的山洞,突然變得明熠無比。

    月亮的光華,如水銀匹練,一束束照耀下來,像是被人為的力量牽引著,流水般流向那些洞口。

    猛一看,就像是月亮蛻變成大海。分流出無數小小的月華溪流。

    「所有的山洞,都能聚集月光之力,供裡面拜月教的教徒吸納,修鍊種種需要月能的靈訣秘技。」盧毅神情漸漸嚴肅起來,「這兒有成百上千山洞,每一個山洞裡面應該都有都靈洞的武者吐納修鍊。當然,其中肯定大多數都是境界低微的武者,不值一提。但是,這麼多的山洞,這麼大的規模,一定還是有比較強大的武者深藏在裡面。」

    想了想。他沖秦烈道:「將水晶戰車收起來,你們跟著我。盡量不要那麼早暴露出來。」

    這般說著,盧毅的兩個眼瞳,倏地變成月牙的形狀。

    一種寒月般的皎潔光幕,從他身上釋放出來,他兩眼中同時爆出明月般的精光。

    「注意看!」盧毅輕喝。

    隨著他兩眼光芒的照射,前方一個個月華光圈浮現出來,那些光圈都在山洞口。釋放出蒙蒙月光,相互間似乎還有聯繫。

    一座座禿山。許多凸出來的岩石,突然閃閃發亮,也釋放出月光。

    那些岩石隨著盧毅眼神的變化,從中浮現出許許多多月牙般的古符,似乎都蘊藏著奇妙的力量。

    層層月華光芒,在裡面的禿山內部,凝成了一個青蒙蒙的光罩。

    那些光罩皎潔明亮,薄如蟬翼,月色下非常瑰麗,給人一種輕柔如水般的美感。

    秦烈深深看著,半響后,突然一臉訝然地說道:「怎麼和苗家在青月谷凝鍊的『寒月之盾』那麼相似?」

    盧毅淡淡地說道:「苗家先祖本來就是我拜月教的一個長老。」

    「苗風天是你們拜月教的人?」秦烈大驚失色。

    「不是他。」盧毅搖頭,「苗風天的爺爺,才是我拜月教的長老,他也在當年一戰時,被『月魔』滅殺。不過苗家的人,不會承認和我們拜月教的關係,因為今日的拜月教,已經不為世人所容納,他們可不想苗家沾上拜月教的污水。」

    秦烈依然覺得震驚。

    「沒什麼好奇怪的。」盧毅臉色淡漠,平靜地說道:「當年拜月教鼎盛時期,不單單稱霸了天寂大陸,周邊的天滅大陸還有天戮大陸,也有我拜月教的分支。」

    「現在天寂大陸的拜月宮,天戮大陸的九月會,煉月崖,這個都靈洞,還有更多黑鐵級和青石級的小勢力,都和拜月教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拜月教鼎盛時期,比寂滅宗、黑巫教、幻魔宗加起來都要強大,門徒千千萬萬,就算是沒落衰敗,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總有傳承以各種各樣的方式繼續存在。」

    一邊說著,盧毅一邊往前走,並且示意秦烈和林涼兒跟在他身旁。

    因為從他的身上,不斷釋放出明月光幕,那些光幕和周邊月亮光圈極為相似,分明是同宗同源。

    「只要別遠離我,以我身上的氣息,就不會觸發都靈洞種種結界和陣法。」盧毅解釋。

    秦烈暗暗點頭,又問:「這麼多的山洞,我們找哪一個?」

    「跟著我就是了,放心吧,我一定會帶著你找到目標。」

    「好吧。」

    旋即一路無言。

    半個時辰后,在盧毅的帶領下,三人攀上一座禿山,進入其中一個吸納月光的山洞。

    一入山洞,秦烈就看到一個個水池,那些水池在山腹之中,上面月光漣漣,充盈著很濃郁的月能。

    三名武者浸泡在月池內,就像是血煞宗以血池之水修鍊一般,他們也通過月池的池水修鍊。

    「什麼人?」

    一看到有陌生人闖入,三名通幽境的武者一躍而起,臉色陰寒,立即就要動手。

    盧毅冷哼一聲,從腰間取出一塊月牙形狀的令牌,高高舉了起來。

    那塊月牙形狀的令牌,倏一出現,月池內的池水就掀起了巨大波瀾,一絲絲精純的月能從中飛逸出來,如銀亮的絲線逸入令牌。

    令牌驟然月光大盛,在盧毅鬆手以後,令牌如一輪小小的明月懸浮在洞內,釋放出皎潔月光。

    三名通幽境武者,一看到令牌,臉上突顯極度錯愕的表情。

    「月神令?這是月神令?!」三人駭然失色地尖叫起來。

    「還不跪拜!」盧毅冷喝。

    三名都靈洞的通幽境武者,愣了一下,突然齊齊跪伏下來,朝著那令牌叩首。

    「去找赫連崢過來。」盧毅吩咐。

    「你要找大祭司?」其中一人驚訝道。

    盧毅點頭,道:「就說一個手持月神令,姓『盧』的人要見他。」

    「我這就去!」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