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煉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煉體字體大小: A+
     

    寒冰宮殿底部被鑿開的洞穴,有五畝地大小,能完全容納寒冰鳳凰真身。

    秦烈靠近之時,就看到團團白茫茫的寒霧從洞口浮升出來,濃濃寒霧中彷彿還夾雜著碎冰和晶瑩冰絲,釋放出凍結靈魂,禁錮意識一般的寒冷。

    「你也修鍊寒冰訣,同樣也被冰帝傳承所眷顧,以你的天賦和資質,就算是無法抵禦『天冰寒晶』的極寒,也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林涼兒說道。

    她其實想看秦烈吃些苦頭。

    為了得到冰帝的傳承,她費盡心思,吃了太多太多苦頭,可謂是極為珍惜。

    她認為冰帝的傳承就是天地間最強的靈力法決。

    秦烈明明早就獲得了冰帝傳承,並且領悟了寒冰意境,卻沒有將所有精力用在寒冰訣的修鍊上,這讓她覺得秦烈簡直暴殄天物。

    她希望秦烈在「天冰寒晶」礦脈上面,被極寒之力冰凍,吃點虧以後,將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寒冰訣的修鍊上。

    到目前為止,除了她以外,只有秦烈同樣修鍊寒冰訣,而她母親曾經是冰帝追隨者,她的名字也是冰帝賜予,她覺得她有責任督促秦烈,將冰帝的寒冰傳承發揚廣大。

    即便是她,也是在靈魂和實力恢復以後,才敢在「天冰寒晶」礦脈上方修鍊。

    而她,七階的修為,相當於人族涅槃境武者,並且寒冰鳳凰一族天生適應極寒。

    所以她相信秦烈必然會吃個虧。

    當然,她也早早做好了準備。只要看到秦烈狀況不妙,她會立即將秦烈擰出來,防止更重的寒氣滲入骨髓,真正給秦烈軀體造成傷創。

    「整個人坐下去么?」秦烈隨口道。

    「嗯,你跳下去就行了。」林涼兒回應。

    「好。」

    秦烈縱身一躍,身勢落向晶光熠熠的「天冰寒晶」礦脈,半空的時候,髮絲、眉毛便已經結冰。

    「喀嚓!」

    身影落下的那一霎,如一塊冰岩墜落。發出石頭和石頭碰撞的奇異聲。

    林涼兒湊上前,明眸冰光凝鍊,發現秦烈已化為一具寒氣森森的冰雕。

    她嘴角浮現一絲的得意之色。

    「唔!」

    秦烈心中驚呼,臉上表情定格在驚懼的模樣,下一刻,他發現手腳不能動。血液凝固,丹田靈海凍結,就連靈魂意識的轉動,都漸漸緩慢下來。

    這和當初寒冰鳳凰施展極寒之力,將寒冰宮殿所有人凍結時的狀態一致。

    一縷縷極寒之力,如蝕骨的冰針。從他身下刺了進來,令他軀體的寒氣越來越重。

    因為寒氣太過於恐怖。丹田靈海和筋脈都被凍結,他發現他連寒冰訣都無法御動。

    這具軀體所有力量似乎都被暫時被寒冰封印。

    識海中,也有白茫茫寒氣滲透進來,如要冰凍他的魂湖,將他的靈魂也給凍結。

    「一念生雷!」

    一個個念頭轉動,他靈魂識海中突然電閃雷鳴,霹靂不斷碎裂爆炸。將侵入識海的寒氣給電擊潰散。

    天雷殛修鍊到「念頭生雷」這一重境界后,他的靈魂識海蘊藏著驚人雷霆之力。一旦運轉開來,一枚枚念頭爆碎開來形成的力量,足以湮滅侵入他識海的絕大多數外力。

    寒冰之氣同樣被一次次擊潰。

    這讓他的思想,靈魂意識的轉動,都不受寒氣入侵的影響。

    澄凈的魂湖,隨著一枚枚念頭爆碎而成的狂暴力量,微微蕩漾著波瀾,始終沒有被寒力冰凍。

    其間,他嘗試著調集丹田靈海寒力,來施展寒冰訣,嘗試著運用血之靈力,嘗試著施展地心元磁之力,還嘗試運用穴竅內的雷霆之力……無一奏效。

    彷彿肉身種種力量盡數被寒冰凍結。

    「如果你能一直專心修鍊領悟的冰帝傳承,反反覆復以極寒之力淬體,以你搏天族強大的血脈,加上你自身的天賦,你這具身體或許已被塑造成『寒冰靈體』。」林涼兒站在冰洞邊沿,望著渾身凍成冰晶的秦烈,幽幽說道:「一旦凝練為『寒冰靈體』,軀體就能隨意聚集極寒之力,筋脈如冰絲,骨骼如寒晶,靈海如寒潭,能真正將寒冰力量的威力釋放出來。將來,你要是突破到涅槃境後期,要築造寒冰魂壇,也會變得輕而易舉,不會出現太多的波瀾。」

    她知道秦烈靈魂還沒有凍結,還能聽到她的講話,所以趁機勸導。

    「你要是淬鍊成了『寒冰靈體』,在這『天冰寒晶』礦脈上修鍊,進境將會一日千里,再也不用擔心被寒力侵蝕而動彈不得。」

    「秦烈,你有很好的條件,天賦也出類拔萃,更有搏天族血脈。你要是肯專心於寒冰訣的修鍊,你將來的成就,一定不會比我低!」

    「照我來看,你現在修鍊的血靈訣,什麼大地力量,包括雷電力量,都要遜色冰帝留下來的傳承。」

    「你不要撿了芝麻丟了西瓜,明明坐擁寶山卻不知,白白將精力浪費在別的靈訣上。」

    「……」

    林涼兒很少有這麼多話,這趟為了促使秦烈將主要的精力用在修鍊寒冰訣上,可謂是費盡口舌。

    「寒冰靈體……」

    聽著她的勸告,秦烈默默思量著,回憶起冰帝傳承種種細節。

    天雷聖體、寒冰靈體分別對應天雷殛和寒冰訣,乃雷帝、冰帝淬鍊軀體的竅門,兩者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太古時代的武者,不但著重靈力的積累凝聚,靈魂的增強,還極為看重對軀體的雕琢打磨。

    人族,因為天生身體弱小,遠遠不及那些出生就強悍無比的太古強族,為了和那些太古強者爭鋒,所以挖掘出很多修鍊軀體的法門。

    天雷聖體,寒冰靈體,還有天炎靈體等等秘術,就是這些法門中最出類拔萃的那幾種。

    「以你自己的力量,想要掙脫出寒冰的封印,應該不太可能。」林涼兒眼見差不多了,便準備動手,將秦烈釋放出來,「這下子明白你修鍊的寒冰訣,只是皮毛了吧?這次出來后,希望你能將主要的心思,用在寒冰訣的修鍊上,等你凝鍊了『寒冰靈體』,就能在『天冰寒晶』上修鍊,大幅度提升肉身、寒冰之力、甚至靈魂的力量。」

    一邊說著,林涼兒一邊伸出冰晶般的左手,試圖將秦烈提出來,助他解脫。

    就在此時,已凍成冰晶的秦烈,身上突然釋放出一抹赤紅色。

    在林涼兒驚異之時,就看到一個個神秘的符文,如跳躍的火焰精靈,從秦烈全身閃爍出來。

    一種令她厭惡的炎熱氣息,不合時宜地出現在寒冰宮殿,令她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也在此時,依然處在冰雕狀態的秦烈,突然開口:「不用帶我出來了。」

    林涼兒愕然。

    「血脈之力,搏天族的血脈之力,如此的暴烈炎熱!」她瞬間明白過來。

    「天冰寒晶」或許能冰凍秦烈的筋脈,骨骼,丹田靈海,甚至血液內的血之靈力。

    卻無法冰凍血液內本源的血脈之力!

    太古強者,最依賴的力量,不是靈力,不是魂力,不是強大的器物,而是記載著一個種族強大歷史和烙印生命本源的血脈之力!

    秦烈激發血脈之力,在鮮血沸騰,一枚枚烈焰神文跳躍飛舞之時,冰凍的軀體漸漸解封。

    頃刻間,丹田靈海不再被冰凍,筋脈,骨骼,血液都如春天復甦,煥發出勃勃生機。

    心念一轉,他又運轉寒冰訣,調集寒冰元府內的極寒之力,以寒力流逸在筋脈。

    「天冰寒晶」礦脈內的極寒氣流,又突然加劇,隨著他寒冰訣的運轉,如億萬條溪流一般,從他渾身毛孔流淌進他的身體。

    同時,他血脈之力還在熊熊沸騰著,依舊有烈焰神文不時跳躍而成。

    他突然覺得血液炎熱暴烈,而筋脈和皮肉卻冰寒徹骨,有一種冰火兩重天,被極寒和極熱兩種力量不斷沖刷四肢百骸和五臟六腑的恐怖感。

    血脈之力的狂暴烈焰能量,和從「天冰寒晶」內滾滾湧入的極寒之力,以他肉身為戰場,似乎掀起了驚天大戰。

    這一刻他痛不欲生。

    即便是當年修鍊天雷殛,接納雷霆閃電洗滌煉化身子,也沒有如今這般痛苦。

    極寒和極熱兩種力量,在他體內的碰撞衝擊,對他筋脈,血肉,骨骼,臟腑的滲透,令他終於放聲怒吼起來。

    「嗚嗷!」

    如瀕臨滅絕的太古巨獸,在走投無路的絕境,發出一聲聲悲愴的吼聲,怒斥上天的不公。

    「噼里啪啦!」

    一道道電芒,又從他穴竅內釋放出來,電蛇般纏繞其身,令他全身光芒燦燦。

    冰洞口,林涼兒獃獃看著秦烈身上的變化,臉上寫滿了驚容。

    她沒有預料到會釀成這樣的局面。

    此時此刻的秦烈,身上分明出現了異常,可她並不知道如何解決,也不敢冒然靠近,以免引來秦烈身上力量的暴亂。

    她只能在一旁無助的看著。

    「嗚嗷!」

    秦烈撕心裂肺的吼聲,始終在持續,身上種種狂暴的力量,相互衝擊碰撞,在他軀體內反覆糾纏廝殺。

    大量的極寒之力,從「天冰寒晶」內釋放出來,滾滾湧入秦烈體內,和烈焰神文火芒般的能量紛紛湮滅,激射出來的無數碎芒,則是烙印在秦烈筋脈,骨骼,鮮血,臟腑內。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