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一十九章 月神之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一十九章 月神之子字體大小: A+
     

    七目島。

    一條條雷光電芒凝鍊的光影,在島上動蕩著,釋放出狂暴洶湧的能量。

    八根雷亟木聳立著,牽引著閃電,激發天雷,震的海島轟鳴聲不休。

    十四頭邪龍,也從棲息之地伸出頭來,看向天空的變化,還有島上恐怖的波動。

    驚天動靜持續了許久許久后,漸漸平息下來,一條條青幽電芒,接連隱沒秦烈軀體。

    「天雷殛果然是神奇莫測。」

    睜開眼,秦烈喃喃自語,以靈魂意識感測。

    在他一個個穴竅中,如今蘊藏了極為滂湃的雷霆力量,那些力量都是他這段時間凝鍊出來,將其導引進去的。

    藏雷霆霹靂於穴竅,乃是「天雷聖體」修鍊的方向,那些蘊藏在穴竅的閃電雷霆,能淬鍊身體,令他肉身愈發強大,可以發揮出超強力量出來。

    天雷殛,既能修鍊靈魂,還能淬鍊軀體,在秦烈眼中可謂是極其珍貴。

    「雷帝傳承……」

    按照童真真所說,他修鍊的天雷殛,來源於三帝中的雷帝,雷帝、冰帝、炎帝,在太古時代都是強盛一時,令所有生靈種族敬畏的強者。

    他暗自思量著,等以後暴亂之地的爭端結束,或許真要抽出時間,和童真真去一趟三帝陵,去看看能否找到雷帝、冰帝、炎帝留下的更多奇妙。

    一團團碧焰,突然從外面飄落而來。碧焰接連匯聚,落地的時候變成了暝風老祖。

    「秦烈,我收到一個消息,關於拉普的。」暝風老祖落下后,一點沒有拖泥帶水,直接道明了來意:「拉普似乎遇到了麻煩,他好像被東南方一個名叫『都靈洞』的赤銅級勢力囚禁,『都靈洞』雖然看起來獨立,據說暗中和黑巫教來往密切。一直在偷偷幫黑巫教弄一些飼養巫蟲的食材。」

    此言一出,秦烈神情一下子沉重起來。

    拉普待他不薄,他來到墟地以後,很長時間都在七目島生活,被拉普教導如何激發血脈力量,為了他。拉普還四處捕殺靈獸助他強大血脈。

    後來,拉普也是因為受他牽連,所以才被赤蝘和古陀針對,被迫離開七目島,去別的地方找尋生出第八目的方法。

    他一直很感激拉普為他所做的那些事情。

    「拉普前輩擁有七目,實力堪比涅槃境後期的強者。他離開是為了生出第八目出來,怎會被一個赤銅級的勢力囚住?」秦烈皺眉。「就算是強大一點的赤銅級勢力,也頂多有幾個涅槃境的強者,幾乎不可能出現不滅境級別的人物。沒有不滅境的強者,憑什麼困住拉普?」

    「或許,他在生長第八目期間,出現了什麼變故。」暝風老祖猜測道。

    秦烈臉色微變。

    他知道暝風老祖的猜測有道理,一般而言。像拉普這種強大的異族族人,會在突破之前。還有突破之後,都出現很多不可預料的變故。

    那些變故可能會導致他的實力銳減。

    「東南方,都靈洞,臨近黑巫教……」秦烈嘀咕了幾句,然後說道:「我必須要去一趟,弄清楚怎麼一回事,我要想辦法將拉普弄出來。」

    「你準備去一趟都靈洞?」暝風老祖眼中異光一閃。

    秦烈點頭,「我肯定要去。」

    「外面有幾個你認識的人,聽說了拉普和都靈洞的事情,非要跟過來,你要不要和他們談一談?」拉普問。

    「都是誰?」

    「你見到就知道了。」

    「好。」

    「我去帶他們過來。」

    暝風老祖旋即又飛了出去,過了一會兒,一行四人在他的帶領下,一起降臨到七目島。

    「盧毅,月姬,水姬,夜姬,怎麼會是你們?」一見暝風老祖帶過來的,竟然是這幾人,秦烈滿臉詫異。

    月姬,水姬,還有夜姬這三個女人,以前是三棱大陸拜月教負責祭祀月神的女祭司,盧毅則是血煞十老之一,對沫靈夜忠心耿耿,形影不離。

    他想不到四人會走到一塊兒。

    「我之前在邪嬰島,聽暝風老祖和邪嬰童子談話,說起都靈洞的事情,所以要求過來。」盧毅主動解釋,「月姬,水姬,還有夜姬,和我多少有點淵源。在拜月宮不復存在後,她們和宮主無法相處,又擔心三鬼族的威脅,就往這邊趕來……恰好被我遇到。」

    盧毅的解釋很模糊,遮遮掩掩,分明隱瞞著什麼事情。

    之前和幻魔宗的戰鬥中,盧毅曾將他喚醒,事後他聽宋婷玉提過,說盧毅以前可能是拜月教的月神衛士,身份很特殊。

    這麼一想,秦烈猜測月姬、水姬、夜姬會來墟地,可能就是因為盧毅,甚至可能是盧毅傳消息讓他們過來。

    「我要去一趟都靈洞,此事……和你們有什麼關係?」秦烈愕然。

    盧毅沉默了一下,忽然看了暝風老祖一眼。

    暝風老祖打了個哈哈,「我去找吉爾伯特聊聊。」他於是騰飛而起,一會兒就離開了。

    「盧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秦烈這才皺眉問道。

    「秦烈,他是我們拜月教的『月神之子』,如果拜月教沒有七零八散,如果還屹立在暴亂之地的話,『月神之子』就會是拜月教的繼任教主!」月姬突然表情肅穆道。

    水姬和夜姬看向盧毅的目光,也充滿了敬意,那是一種宗教徒獨有的狂熱。

    「我的祖父,是拜月教最後一任教主,他當年經過我教秘術的指引,才認為我是拜月教的『月神之子』,並不是因為血緣關係。」盧毅看向他,臉色漠然,好像在說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秦烈驚愕異常。

    「還是說說我拜月教突然衰落銷聲匿跡的緣由吧。」盧毅話鋒一轉。

    不單單是秦烈,就連月姬三女,也都認真聽了起來,似乎同樣不知道拜月教的那段過去。

    曾經雄霸暴亂之地多年,讓所有勢力敬仰的拜月教,突然間就銷聲匿跡,沒多久四分五裂,高手全部不見,這是暴亂之地最大的謎團。

    至今,也沒有人知道拜月教因何突然沒落。

    「我祖父還在的那個時代,拜月教是暴亂之地最強勢力,就算是今日的寂滅宗加黑巫教再加萬獸山,恐怕都比不上當年的拜月教。」

    「拜月教祭祀月神,崇拜月神,能牽引明月的光華修鍊,淬鍊靈魂,強大身體。種種靈訣,秘術,也是強大無比,在我們的鼎盛時期,拜月教有超過二十名的魂壇強者,其中三層魂壇武者,就有八人!」

    「那時候的拜月教,只差一步,就能躋身到黃金級勢力。」

    提起拜月教的輝煌過去,盧毅的臉上,油然而生傲然之色。

    月姬三女也背脊一挺,也覺得無比光榮。

    秦烈也是震驚無比。

    超過二十個魂壇強者,八人擁有三層魂壇,這股力量之強大,簡直難以想象。

    盧毅說那時候的拜月教,等於現今寂滅宗、黑巫教、萬獸山加起來的力量,看來還是謙虛的說法。

    據他所知,寂滅宗、黑巫教、萬獸山三大白銀級勢力加起來,也沒有二十名魂壇強者,更加不可能有八個三層魂壇的巔峰存在。

    「我們祭祀月神,當年我祖父修鍊到不滅巔峰,已經著手築造第四層魂壇,要突破到虛空境了。一次,他在牽引月華之力的時候,從月亮上聆聽到了『月神』的靈魂聲音……」

    「月神吩咐他,讓他準備祭品,月神要降臨靈域,向拜月教傳授無上**。」

    「我祖父欣喜若狂,和教內幾個長老著手準備,他們先找個一個埋藏邪龍的陰寒之地,將那裡所有邪龍的肉身和魂魄,加諸多拜月教積累的祭品奉上,用來施展月神教導的秘術。」

    「那個陰寒之地所有邪龍肉和魂,種種祭品一起奉獻后,月神說還差一點。」

    「他們隨後去了絕陰墓地,想要將以吉爾伯特為首的這些邪龍,另外加一些祭品繼續祭祀月神。」

    「這次,一半的時候,月神就降臨了。」

    「那是一個強大到不可思議的靈魂。」

    「他一降臨,並沒有根據承諾傳授拜月教的無上**,相反,他開始吸收所有拜月教教徒身上的月華之精,靈魂和體內的月之力量,他統統索要。」

    「他的降臨,是拜月教最大的秘密盛世,分散在暴亂之地各個區域的拜月教魂壇強者全部趕過來目睹。」

    「結果,拜月教最大的盛世,變成一場了血腥盛宴。」

    「一個個魂壇強者,被他吸食月華之精而肉身魂壇枯竭而亡,以我祖父為首的拜月教強者,意識到不妙后,奮起反抗。」

    「我不知道那一戰的過程,我只知道那一戰過後,拜月教絕大多數的魂壇強者隕滅了,包括我祖父本人。」

    「那個被拜月教重新稱呼為『月魔』的恐怖生命,似乎也被重創,靈魂垂危,但即便如此,以我們當時的力量也無法將其毀滅煉化。之後,我們將其封印在拜月教的天級靈器『月之冕』當中,沒多久,『月之冕』被盜走,拜月教因魂壇強者幾乎被『月魔』殺光,拜月教旋即四分五裂。」

    「根據我多方打聽,我肯定現在的都靈洞,就是盜取『月之冕』的拜月教分支。」

    盧毅緩緩說道。

    ……

    ps:今天就一章了,帶丈母娘在外地看病,抽不出更多時間更新,不好意思。(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