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新的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新的危機字體大小: A+
     

    來到暝風島,秦烈見到了邪龍吉爾伯特,還有暝風老祖。

    吉爾伯特如今已經恢復過來,十三頭邪龍,也很適應墟地,適應這裡的環境。

    秦烈和吉爾伯特說了過段時間,會和他們一同前往天滅大陸,替他將「幽影地宮」的同族喚醒,當然,前提是他們要幫自己征戰。

    吉爾伯特眼見有喚醒族人的希望,自然滿口答應下來,並叫囂著,讓那些七階的邪龍抓緊時間恢復力量。

    和暝風老祖交談了一番,秦烈知道墟地沒有什麼變化,姜鑄哲在這裡還算是安分守己,沒有四處掀起血浪,所以墟地還算是平靜。

    白骨魔君被趕出后,突然就從墟地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何處。

    招魂鬼母和古陀、赤蝘來往密切,以暝風老祖,邪龍,還有秦烈之力,硬啃這三人也很有難度,他們合計了一下,也準備暫時不動手。

    三棱大陸的天鬼族族人,因為龜縮不出,所以寂滅宗也沒有大動靜。

    只有幻魔宗和天滅大陸,一直和邪族爭鬥,但是對秦烈沒有什麼影響。

    眼見局勢還算平靜,他帶著以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重新回到了七目島。

    一部分血矛的武者,也駐紮在了七目島,修鍊了樓閣屋舍。

    琅邪則是帶著更多血矛武者,去了墟地外圍,從外面較弱的島嶼開始,磨礪血矛那些武者。

    秦烈,則是在七目島。和十四頭邪龍一樣在修鍊。

    天雷殛,寒冰訣,地心元磁錄,血靈訣,還有激發血脈的力量,焚日輪,這些種種靈訣力量,都要好好修鍊感悟。

    除此之外,他又分出大量的時間。用來深研鎮魂珠內的古陣圖,試圖勒破更多奧妙。

    他漸漸意識到灰島的發展,古陣圖將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不但如此,他如果想要發揮出遠超本身境界的實力出來,也需要藉助於器物。還有古陣圖的神秘。

    因此,他用在領悟古陣圖上的時間,和用來修鍊的時間,幾乎相當。

    時間匆匆。

    一眨眼,又是大半年時間過去,通過這段時間的苦修。他對天雷殛、寒冰訣的認識愈發深刻,血靈訣也更加精湛。還重新掌握了幾幅新的古陣圖。

    這些日子內,炎日島的名氣越來越大,許許多多勢力都向炎日島求購烈焰玄雷。

    另外,墨海和灰島的煉器師,已經開始著手為一些武者煉製靈器,很多常用的地級靈器,添加了古陣圖后。威力都提升明顯。

    漸漸地,炎日島成了暴亂之地除天器宗之外。另外一個受各方勢力認可的強大煉器師盤踞之地。

    灰島也開始煉製更多通用的,常見的靈器,向所有勢力出售。

    與此同時,許多有煉器天賦的少年少女,也慕名而來,選擇加入灰島,被灰島培育成煉器師。

    宋婷玉也展開手段,遊說更多周邊散落的武者,將他們一一吸引進來。

    炎日島的客卿數量,還有如意境、破碎境的高手,也在與日增多。

    所有勢力都看出了炎日島的潛力,天劍山,寂滅宗,萬獸山,紛紛派遣使者過來,和炎日島保持著密切聯繫。

    反觀幻魔宗,因為上次鎩羽而歸,成為了眾人笑柄。

    在很多人眼中,那一次的失利,讓幻魔宗不單單是顏面掃地,更讓人意識到這個老牌的白銀級勢力,分明顯現出了疲態。

    黑巫教更是向外放話,如果不是異族入侵,他們絕不會放過衝擊幻魔宗,將整個天戮大陸收服的絕佳機會。

    炎日島和血煞宗,明明離黑巫教也很近,他們卻沒有動作,沒有放出狠話出來。

    這很值得玩味。

    很多人覺得炎日島和血煞宗加起來的力量,隱隱約約間,已經超越了幻魔宗。

    ……

    天戮大陸。

    一座座巍峨宮殿,聳立在群山之巔,那些宮殿周邊雲霧濃稠,遠遠看去,那些宮殿如海市蜃樓,根本不存在。

    這裡便是幻魔宗。

    群山中央,有一片濃霧終年瀰漫的山澗,內部陰寒氣息極重。

    山崖之下,濃霧深處,有一個寒潭,潭水冰冷徹骨。

    此時,聞濱,楚妙丹,還有白骨魔君,古陀,赤蝘,羅可馨,加天器宗的煉器宗師羅翰,一起在寒潭旁邊現身。

    「嵇師叔……」

    楚妙丹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在寒潭旁邊輕聲呼喚,如受了委屈的小媳婦。

    聞濱也是畢恭畢敬站著。

    裊裊寒霧,漸漸從寒潭上方消散,寒潭底部,一座三層的寒冰魂壇坐落著,漸漸變得清晰。

    寒冰魂壇的每一層,都如剔透的水晶,折射出一束束亮光,能隱隱看到許多模糊的影子閃動。

    這座三層寒冰魂壇佔地數百畝,幾乎將整個寒潭底部填滿,處於一種堅硬的冰凍狀態。

    隨著楚妙丹的呼喚,從寒冰魂壇第三層內,飄浮出一縷影子。

    影子漸漸浮上來,一晃后,變成一個面色冰冷的乾瘦老頭。

    老頭神情僵硬,佝僂著身子,如永遠站不直一樣,他從寒潭內走了出來,冷冷看向眾人,最後目顯驚詫地看向羅翰,「羅老頭!你來做甚?!」他突地厲聲喝道。

    整個山崖內的空間都彷彿突然被冰凍起來。

    「嵇兄。」羅翰頷首致意,神情淡然,說道:「我來自然是有好事。」

    「好事?」嵇青鵬冷笑,「當年我寒冰魂壇碎裂,急需冰晶寒髓來重煉,我親自登門拜訪,向你們天器宗央求這些靈材,卻被你和馮毅拒之門外!你竟然還敢來我幻魔宗?」

    「嵇兄。當年天器宗的確沒有冰晶寒髓這種極寒奇物,的的確確幫不了你。」羅翰攤開手,態度真摯,「不過,我們現在知道在墟地一個島上,一定存在冰晶寒髓,不知嵇兄可有興趣?」

    一聽有冰晶寒髓,嵇青鵬身子明顯震動了一下,急切道:「沒有冰晶寒髓。我這座寒冰魂壇永不能修復,只能冰凍在這個寒潭!快告訴我,冰晶寒髓在墟地哪一座海島?」

    「在寒冰島地底深處。」羅翰淡然一笑。

    嵇青鵬點了點頭,激動的心情漸漸平靜下來,他知道這些人一同過來,目的肯定不簡單。於是視線在白骨魔君,古陀,赤蝘等人臉上一一掃過,然後才道:「說吧,究竟怎麼一回事,還有你們有什麼條件?」

    「嵇師叔。宗門現在局勢非常不妙,你還是先聽聽幻魔宗的難題吧。」楚妙丹連忙道。

    「你說。」嵇青鵬點頭。

    於是楚妙丹添油加醋。說雨凌薇種種不對,養了血煞宗這個白眼狼,又說炎日島和血煞宗如何卑鄙,令幻魔宗損失慘重,還擊傷他和聞濱。

    又說青鬼族還在入侵,雨凌薇故意不出力,沒有能將青鬼族擊退云云。

    嵇青鵬冷著臉。聽她將一切說完,才斜著眼看向楚妙丹和聞濱。冷哼一聲,道:「廢物!你們兩人聯手,親自殺入落日群島,竟然對付不了奪舍的血厲,還有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幻魔宗在你們的手中,竟然變成全天下的笑柄,你們還有臉過來?」

    聞濱和楚妙丹垂頭不敢反駁。

    「羅老頭,你說說想要我做什麼,我們能得到什麼,你們又想得到什麼?」他看向羅翰,還有白骨魔君等人。

    「嵇兄,我們天器宗有法子,可以讓你暫時擺脫這個寒潭的束縛。等進入墟地后,你負責對付姜鑄哲,讓他安分守己,不能胡亂插手別的事情。」羅翰說道。

    「姜鑄哲?他不是和你們天器宗一直關係密切嗎?據我所知,姜鑄哲一直潛伏在你們天器宗,為什麼突然要對付他?」嵇青鵬愕然。

    「從他鑄造出第三層魂壇,從天器宗死火山走出,踏入墟地以後,我們就和他分道揚鑣了。前些日子,我們宗主親自囑託他,希望他幫忙說服秦烈加入我們天器宗,結果事情又沒有成功,這讓他和我們越走越遠,再也不是同一戰線。」羅翰搖了搖頭,一臉無奈,「我們還打聽到,他和秦烈之間有秘密協議,會是我們對付秦烈的大障礙,所以……」

    「好,你說重點吧。」嵇青鵬不耐煩地說道。

    「你對付姜鑄哲,事後,你能得到寒冰島底下的冰晶寒髓,重煉你的寒冰魂壇,另外,幻魔宗能得到整個炎日島!」

    「我們天器宗,要我那個好師弟邪嬰童子的『諸天寶鑒』,還有秦烈的靈魂!」

    「白骨魔君,則是要回他的白骨島,還有幾頭邪龍。」

    「古陀,赤蝘,則是在獲取邪龍的同時,還要秦烈的血肉之軀。」

    羅翰仔仔細細說明戰利品的分配。

    邪嬰童子修復成功的「諸天寶鑒」,對他的實力提升極大,也是天器宗的至寶,他必須拿到。

    秦烈的靈魂,有著關於古陣圖的種種奧妙,同樣也是天器宗最為看重之物。

    灰島的煉器師,都是因為通過秦烈給予的古陣圖,才能發展出來,照羅翰來看,有了秦烈的靈魂,加上天器宗的煉器師,他們天器宗將會分分秒秒超越灰島。

    所以他不吝嗇將炎日島整個交給幻魔宗。

    另外,他是人族之身,要秦烈的血肉之軀毫無用途,將其交給古陀和赤蝘,大家各取所需,也是皆大歡喜。

    白骨魔君能奪回白骨島,還能得到幾頭邪龍,也絕對會心滿意足。

    在過來之前,他就和這些人商討清楚,如今只等嵇青鵬入伙即可。

    「什麼時候動手?」嵇青鵬想了一會兒詢問。

    「很快,等我們將你能夠離開的東西準備好,弄過來。一旦你可以走出去,我們就即可開始,如何?」羅翰問。

    嵇青鵬點頭。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